23

幾人最後商量好,阿吉帶著三人去找孔雀河河道,然後沿著古河道前往羅布泊。到達羅布泊地區之後,陳玉會再給他手裡的地圖,找那個有著無冠鳥的墓。

 

羅布泊位於在塔里木盆地中部,歷史上,羅布泊是由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和米蘭河等注入,所形成的美麗巨大的湖泊。千年前,羅布泊曾是綠林環繞,牛馬成群,鮮花遍地的人間仙境,沙漠綠洲,如黃金沙盤上碧綠的寶石。可是由於周圍生態壞境不斷被破壞,湖水慢慢減少,最後終於被沙漠吞沒,乾涸成一隻巨大的耳朵。這個比喻是因為美國宇航局觀察從太空拍攝來的照片,發現中國的羅布泊酷似人類耳朵,令美國科學家驚訝了很久,至今還有人在研究其形成原因。

 

還有一說是巨大的羅布泊湖本就是一個“遊移湖”,已經游離到其它地方,人們再難尋找其蹤跡。

羅布泊是如此輝煌而神秘,然而,現實中對它的評價,對陳玉他們來說其實是更不幸的消息:乾涸的羅布泊被稱為中國的死亡之海、生命禁區,死亡或者迷失在這片大漠裡的探險者不計其數。

 

出乎四人意料的是,阿吉人小,個性彆扭到連話都懶得說,卻很有信心帶這幾人從羅布泊出來。說只要三人不拖他後退,生存下來應該沒有問題。接下來的幾天,阿吉成功帶領他們躲過幾次較大規模的風沙,幾人才知道小孩的自信不是沒有原因的。

 

頭兩天,還能隔著老遠看到奇形怪狀、肆意生長的胡楊林和河床上一叢叢矮小的灌木。漸漸的就只見漫天黃沙,和稀稀疏疏的樹木,天空連只鳥都沒有。

偶爾抬頭望去,半球狀的天空上只有蛋黃派大的太陽,光芒四射的籠罩著四方。浮雲,已經被它的熱情蒸發得無影無蹤了。

 

 

現在正值八月末,白天的太陽是能烤死人的,溫度更是高得可怕,中午的地表溫度能到六十攝氏度。為了節省能源,悍馬裡面並沒有開空調,陳玉和馬文青熱得奄奄一息。兩人還要換班開車,每次陳玉濕透一身衣服從駕駛座上爬下來,就坐到封寒旁邊,一小口一小口地不停地喝水。

 

封寒自從進了沙漠就經常靠在後座打盹,陳玉偷偷用手測量了一下,封寒身上還是泛著涼意!即便這樣,陳玉也擔心這粽子在高熱氣候下有個好歹,隊伍裡將缺少一個強悍的勞動力,不時塞給他水壺,讓封寒補充水分。同時借機往封寒那邊靠過去,挨著這低溫粽子圖個舒服。

對於陳玉的小動作,封寒僅僅往旁邊瞥兩眼,就繼續看外面漫天的黃沙。

 

進了沙漠的第三天,到了陽光暴曬的中午,阿吉帶著駱駝先停了下來。然後幾人湊到一起解決午飯,因為嫌麻煩,只是燒了水,泡的壓縮蔬菜,每人又啃了些壓縮餅乾。阿吉仰頭灌了幾口水,忽然說道:“今天下午估計不能停了,要快點走,晚上會起風,在那之前我們得找個躲避風沙的地方。”

 

馬文青一聽又有風,嘟囔了一聲:“靠,這三天就沒消停過。”

阿吉白了馬文青一眼,轉臉看著遠處,“這麼點風就受不了了?真正的黑風暴是魔鬼的使者,它經過的地方是不會有生靈的,你根本還沒見過。好在黑風暴並不常見,且多在春天,不然,就算是我,也不敢進沙漠。”

 

陳玉抹了把汗,又坐到了駕駛位上,那邊阿吉也將全身包裹嚴實,上了駱駝。走了沒多長時間,在這樣炎熱高溫的沙漠,老天居然給了他們一次驚喜,居然遇到一個小型湖泊,方圓幾裡,水大概只到膝間,周圍長著蒿草,遠處也能見到些植被。

駱駝頓時有些不受控制地往湖邊跑,阿吉差點給掀到水裡,他單手撐著駝峰跳了下來,陳玉看到他滾到沙地上都自己都覺得燙。午後的沙地上,那溫度能煮熟地瓜,所以天氣再熱,他們都穿著高筒牛皮靴子。

 

陳玉看到湖水有些驚喜,正好可以在這裡補充一下水源,雖然他們現在帶的水還有不少。

下車之後,陳玉才發現,盯著湖水的,除了他們,還有一群動物。且這些動物絕對稱不上可愛,有幾隻還在進行著一場鬥爭。

 

幾隻沙狼和一隻沙豹正對峙著,沙豹瘦骨嶙峋,依舊銳利的眼緊緊盯著那幾隻沙狼,見到這邊的動靜,轉眼看了看,可能擔心遇到新的敵人,想離開,稍稍退了一步。

然而,沙狼是狡猾而聰明的,又早就盯上這只豹子了,見它有了怯意,側面那只沙狼逮到機會,立刻撲咬過去。當豹子轉身的時候,其它幾隻配合著也沖上來。於是,四人眼前,轉瞬間已經完成了一場生死之搏,沙豹最後倒在了地上,被沙狼拖走了。

 

最後那只沙狼看著陳玉的方向沒有動,似乎在猶豫要不要稍帶些口糧,陳玉俐落地將手裡的手槍拉上保險。那狼嗅到危險,立即謹慎地往後退了一步,又不舍地看了兩眼,終於追著另外兩隻狼的身影逃了。

 

陳玉驚訝地發現,那狼最後一眼注意的是草叢裡,難道——他彎下腰,立刻滿頭黑線的發現一只有著細細絨毛,斑斑點點的像幼貓的動物正蹲在他腳邊。見陳玉看它,往旁邊翻滾了兩下。眨了眨黑乎乎的小眼睛,畏縮著低低嗚了一聲。

陳玉的槍舉不起來了,轉身就走,忽然覺得腿上一重。低下頭,卻見到兩隻毛茸茸的幼小前爪正努力抱住他的長靴,那小動物戰戰兢兢地盯著陳玉的眼,嘴裡還委屈地嗚嗚叫著。

 

當陳玉拎著手上的小傢伙回車上時,馬文青眼睛頓時一亮,咽了咽口水,喃喃說道:“小陳......小白,真是好樣的!知道哥哥想吃肉很久了,嗷嗷——” 因為擔心阿吉知道陳玉的名字,不肯陪他們進沙漠,馬文青自作主張給陳玉改名陳白,惹得陳玉老大不高興。

陳玉踹開撲過來的馬文青,一指湖邊,“馬文青,你現在立刻滾下去裝水。”

 

馬文青抱怨著,還是拎著工具下了車。陳玉將小東西扔到後座,也準備下車幫忙。結果小豹子勉勉強強站穩之後,抬眼看到封寒,立刻全身炸毛,迅速轉身躥到陳玉身上,用可憐的小爪子牢牢地將肉呼呼的身體掛在了陳玉衣服上。

陳玉哭笑不得的看著封寒,這傢伙真是可以當護身符用,鬼神莫近,連野獸都能感覺到他身上的詭異氣場。封寒轉頭看看陳玉身上的小東西,冷冷地哼了一聲,小傢伙立時以肉眼可見的程度抖成一團。

 

沒有辦法,陳玉只得將小豹子扔到肩膀上,拎著水壺往湖邊走。

等駱駝喝飽了水,也補充了足夠的水源,幾人卻發現了被忽視的另外一個難題,他們前進的話需要繞開湖,只能讓悍馬爬上左右坡度不小的沙丘。

 

馬文青上前轉了一圈,回來說道:“試試,我看差不多,悍馬應該過得去。我看達喀爾拉力賽上,他們都這麼直接開上去,老子也試試。”

陳玉抿了抿嘴角,沒有說話,只是抱著小豹子默默下了車。封寒也打開另外一側車門,俐落地跳了下去。

 

悍馬很頑強地爬上了沙丘,陳玉笑得眯了眼,這車不錯啊。看著成功越過沙丘的悍馬,馬文青那猥瑣的形象都有些高大了。

小豹子被曬的沒了精神,沖著陳玉嗚了一聲,不知道是渴了是餓了,還是想拉想尿。陳玉和那小傢伙大眼瞪小眼,過了會,小豹子忍不住轉頭叼住陳玉抱著他的手,用尖尖的牙咬了一下。

 

旁邊的封寒立刻停住了腳步,伸手拎起小豹子後脖子上的毛,揚起了手,看意思是要扔出去。陳玉開始愣愣地看著他,後來意識到封寒的行為,立刻準備將嚇得呼吸快停止了的小豹子趕緊搶過來。

嘴裡叫著:“喂,不要——”結果陳玉跑的時候 ,腳崴到沙子裡,一個失足,直接順著沙丘滾了下去。

 

俗話說的沒錯:一失足成千古恨!

靠啊,陳玉悲憤地在心裡大罵,用長袍子蒙住頭臉,還是被燙得抓狂。

他沒有看到的是,一直順利地翻越沙丘的悍馬在馬上要開到平地上的時候,車身一個側歪,不動了。

陳玉直接撞到了車上,然後擺成了屁股朝上,頭頂落地的姿勢,滿口黃沙,瞪著沙坡上那個依然提著小豹子的男人,滿心那個恨啊!

 

小豹子開始拼命掙扎,最後居然被它掙了出來,連滾帶爬地用跟?陳玉一樣的姿勢滾下沙丘。然後奮力爬上陳玉的胸口,睜著一雙濕漉漉的小眼睛,尾巴一甩,嘴巴一咧嘴,算是笑?!

陳玉閉了閉眼,小豹子是絕對掙不開封寒的手的,看來封寒還是放水了。

 

忍著頭暈,陳玉從滾燙的沙丘上爬起來,馬文青也剛好打開門從車裡狼狽地躥出來。

馬文青實驗的結果就是悍馬陷進了沙丘裡,馬文青直罵:“奶奶的,怎麼會這樣,悍馬絕對不會連這種程度的沙丘都翻不過去的!”

 

陳玉渾身不斷掉落著沙子,望著馬文青,平靜地說道:“悍馬確實不會,但是這也要看是誰開吧。”

馬文青立刻惱羞成怒,拎起陳玉的領子,“你是說爺的技術不好?!”

 

在兩人吵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阿吉將駱駝身上的東西卸了下來,讓駱駝拖車。

然而細沙似乎緊緊地吸住輪胎,悍馬動也不動。

 

陳玉和馬文青見了,立刻一個上去強制發動車,一個來幫忙拖車。然而,隨著悍馬的轟鳴,車輪越陷越深,最後,終於到了徹底出不來的程度。

三個人,五峰駱駝累得汗流浹背,終於放棄的時候,封寒非常淡定地從三人身邊走過,微微彎腰,看著很輕鬆地,一手將車子抬了起來,並且拖到了平坦的地方。

 

陳玉和馬文青坐在地上,張著大嘴巴,抬頭四十五度角仰視著,天上的太陽閃耀,此時的封寒如同天神一般金光四射。而地上張大嘴的兩人被襯托得如同兩隻蛤蟆,就差“呱呱”兩聲,來表達內心的驚訝和讚美。

阿吉緊緊咬著牙,神色複雜地看著封寒,又回身默不作聲地收拾東西。

 

封寒倒是仍然那副淡定的樣子,只是將地上的陳玉拎過來靠著,陳玉才發現封寒滿頭是汗。陳玉傻笑了兩聲,將身上的水壺遞給他。小豹子含淚往想吃肉的馬文青身上躥過去。

 

因為是中午趕路,再上路的時候,陳玉將阿吉叫上車,車裡再悶也比外面好得多。

阿吉坐在陳玉旁邊,儘量往遠離封寒的地方待著。少年很安靜,抿著嘴唇,眼睛裡除了漠然還有顯而易見的擔憂。

 

陳玉忽然問道:“阿吉,為什麼不能跟名字裡有玉字的人一起出門?”

 

阿吉靠在車窗上,聽到陳玉問話,立刻戒備地看著他。

陳玉堅持地微笑著回視,立志刨根問底,看看到底自己名字有什麼不對。

阿吉轉開了眼,低下頭,在陳玉以為少年不會說的時候,有個聲音從旁邊傳過來:“很久之前,有人告訴了我一個預言,在我十八歲的時候,尤其可能是夏天,會遇到名字裡帶著玉字的男人,我會跟他一起進那個地方。他會殺了我,將我推入魔鬼的深淵。”

 

陳玉一驚,轉臉看少年,自己是絕對不會有殺人的念頭的。從小到大,雖然父親或者陳家的其他人避免不了會涉入矛盾糾紛,但是他陳玉一直是被排除在外的。誰會殺人也不會輪到他,除了小時候經常蹂躪小動物,陳玉發誓他還沒幹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就連動物,現在自己都已經在彌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