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疏朗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一生相守

 

 

第四章

 

訓練間隙,盛行遠找韓睿談心。

韓睿靠著樹幹,心不在焉。

「大家都是一個班的,張帥反應是慢些,你多幫幫他。」盛行遠好聲好氣道。

「我幫了。」

「但是你的態度……」

「我態度怎麼了?」韓睿反問,「我示範了三次他都沒能掌握要領,這也是我的錯?」

「當然不是你的錯,不過説明戰友也要講究方式方法。」

「我沒你那麼博愛!」韓睿冷哼。

盛行遠無奈,道:「大家還要在班裡共處兩個月呢,你總不能老這麼一身刺吧?」

「我願意。」韓睿道,「橫豎不過三個月,以後能不能再見還很難說,我犯得著巴結他們嗎?」

「這不是巴結,給自己留點人緣也不是壞事。」盛行遠苦口婆心。

韓睿不吭聲,但是顯然沒將盛行遠的勸解聽進耳朵。

「你啊!」盛行遠歎息,對著這麼位油鹽不進的主,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打靶訓練,張帥五發子彈全部脫靶。這個「彪悍」的成績讓他在全連人面前都抬不起頭來。

「班長,你看我這可咋辦呢?」張帥愁得都快哭了。

「你別急,咱再想想辦法。」盛行遠安慰道。

「我成績這麼差,連裡不會把我退回去吧?」山裡娃能當個兵不容易,此時張帥心裡像十五個水桶打水一樣,七上八下。

「不會的。」盛行遠笑道:「部隊這麼大,分工各不同,這麼辛苦把你招上來還能說不要就不要了?」

「唉,我就老揪著這心,你說我咋這麼笨呢!」張帥萎靡地蹲地抱頭。

「給我站起來!成績差點不算什麼,別把人給我丟到外面!」盛行遠踢他屁股。

已經有別的班在指著張帥竊竊私語了,成績墊底了,但是氣勢不能輸!見張帥還在扭捏,盛行遠一把把他提了起來:「站直了!挺胸抬頭!」

「我……」

「我個屁!」盛行遠爆出粗口,「老子不信治不了你的毛病!晚飯後,加餐!」

「是!」張帥身體一繃,站得筆直。

「兔崽子!」盛行遠被他氣樂了,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

 

「韓睿,一起來吧!」吃過晚飯,盛行遠邀請道。

韓睿正坐在板凳上看書,聞言抬起頭來。

冬天晝短夜長,現在訓練也訓不出什麼成果。而且,張帥的問題根本就不在持槍本身,而在於他的心態上。

見他不答話,盛行遠有些失望。

韓睿想了想,下午與盛行遠的對話又湧進了腦海,對於這個一直照顧自己的戰友,他不能不反思自己的態度。

「我去。」韓睿合起書,站起身。

「好啊!」盛行遠笑了,一把攬住他的肩膀:「走!」

幾個人出了房門,到排長那裡領了槍,趁著夕陽的餘光,在院子裡比劃。

「班長,我行嗎?」張帥端起槍,瑟縮道。

「看看你這熊樣!」楊小虎咋呼道:「一端槍你就發抖,那槍是長了嘴還能吃了你咋地?」

「我……」張帥端著槍,尷尬地看著他們。

「你的問題不是持槍動作,而在於你怕!」韓睿站出來,幫他調整好姿勢,道:「打靶時我就在你旁邊,射擊時你是不是閉眼了?」

「這個……」張帥傻眼,「這你都看得出來?」

「不閉眼子彈能飛到天上去?」韓睿冷哼。

「喂,你說話客氣點啊!」楊小虎站出來打抱不平。

「別吵,別吵!」盛行遠擠到兩人中間,「有話好好說。」

韓睿抬頭望天,楊小虎氣哼哼別過頭去。

「都不是小孩子了,還鬧什麼脾氣!」盛行遠笑道:「張帥,韓睿說的你都聽到了,自己琢磨琢磨哪裡需要改進的。」

「班長,韓睿說得沒錯,可我一打靶,那槍的後坐力就讓我想閉眼。」張帥苦著臉道。

「後坐力有什麼可怕的。」韓睿不鹹不淡道。

「我說你什麼態度?」楊小虎又躥了出來:「張帥,咱自己練去,真當我們求你咋地?」

「別,別……」張帥老實巴交道,「韓睿說得在理,再說人家那槍打得確實好,那啥,韓睿……你就再給我指點指點?」

話都這麼說了,盛行遠不得不跟著幫腔:「韓睿啊,張帥都這麼說了,你就幫幫他吧!」

「那個,早上沒給你打飯是我不對。」張帥認錯態度還是好的。

看著張帥那張老實巴交的臉,韓睿心裡那點不快也跟著煙消雲散。「走吧,先去練練你的槍感。」

張帥不敢相信他真的會幫自己,仍然傻愣在原地。

「走啊!」盛行遠推了他一把,從容地跟在後面。

 

打靶風波過後,韓睿和班裡其他人的關係緩和了一些。

他單兵素質好,任何科目學得又快又標準。這樣一來,找他指導的人就多了起來。其實韓睿本身並不想和戰友們走得那麼近,但是礙於眾人的請求和盛行遠的推波助瀾,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成為了班裡的技術骨幹。

「韓睿!」吃過飯於威就叫住了韓睿。「我那軍體拳老不過關,你再比劃比劃給我看看?」

韓睿坐著沒動,看向盛行遠。

盛行遠正和連志國一起教張帥打背包,沒有聽見于韓二人的談話。

「等會兒吧,我先喘口氣。」韓睿道。

「唉,那好吧。」於威拉了板凳過來,挨著韓睿坐著。

韓睿對他這自來熟的做派,有些不適應。但是又不好當著他的面挪開,只得忍耐著繼續看書。

「你整天都捧著書看,看啥呢?」於威好奇道。

「沒什麼,就一些軍事小說。」

「真的?好看嗎?借我看看!」於威毫不客氣地伸手拽過書:「咦?《‘阻’擊手手冊》?這是什麼玩意兒?」

「不是阻擊手,是狙擊手。」韓睿解釋道。

「哦,」於威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什麼是阻,啊不,什麼是狙擊手啊?」

「書上寫著呢,你自己看。」

於威興致勃勃地翻開了書,翻了沒幾頁就不看了。「看不懂。」

韓睿也不知道怎麼說,接過書繼續看。

「班長,你們弄好沒?」與韓睿說不上話,於威又蹦躂到盛行遠他們那兒圍觀。

「快了。」盛行遠抬頭問道:「不是讓韓睿指點你軍體拳嗎?」

「他看書呢!」

盛行遠聞言向韓睿瞟了一眼,正與韓睿的視線對上。

燈光下,韓睿的面容比平時柔和了許多。

盛行遠眨眨眼,發現這傢伙長得還挺帥。

 

「還沒好?」韓睿看完一章,甩甩手,也湊了過來。

幾個人圍在張帥的床前看他打背包。

「這根繩子跟我犯沖,老是打不緊!」張帥累得滿頭大汗,打背包比拔半天軍姿還累。

「你勁兒用擰了。」韓睿看了一會兒,開口道。

盛行遠也點頭:「該用勁兒時不用,不該用的時候瞎用。」

「那怎麼辦?」張帥苦著臉,求救一樣看著他們。

「涼拌!」韓睿竟然冒出句玩笑話來。

眾人皆驚,身上泛起絲絲涼意。

「怎麼?我說錯話了?」韓睿莫名道。

「沒有,沒有……」盛行遠拍拍他的肩膀,轉而對張帥道:「韓睿說的也沒錯,打背包的步驟要領你都掌握了,剩下的就得多練多想。」

「是啊!張帥你可得努力,再不能拖咱班後腿了!」連志國大嗓門道。

幾次緊急集合,一班都因為張帥動作慢被連長批評。這也是今天幾個人幫著張帥提高業務水準的主要原因。

「唉,都怪我笨!」

「什麼笨不笨的!」盛行遠踢他一腳,「再這麼自暴自棄我就讓全班人踹你!這世界上,天生的聰明人哪有那麼多,你動作是慢了點,但是進步也是全班最大的,別喪氣,大傢伙都會幫你的!」

「是啊!是啊!」楊小虎哥倆好一樣摟著張帥的肩膀,安慰道:「張帥你別急,你再練練,我給你指導!」

於威也熱心道:「要不我打一遍給你看?」

「你別添亂了!」連志國拍他一記:「你弄的能比得過班長和韓睿?全班倒數第二的傢伙也敢出來顯擺!」

「連志國!你敢笑我!」於威怪叫一聲,一記手刀劈過去。

連志國手臂一橫,輕輕鬆松就把他擋了回去。「跟撓癢癢似的,還跟爺練!」

「看招!」於威整個人撲了過去。

「哎呀,我好怕……」連志國身形一晃,嬉笑著躥了出去。

「你別跑!」

兩個人追逐著,笑聲感染了全班的人。

 

「辛苦你了。」營房邊上,有兩塊搭起來的水泥板,平時用來晾個鞋子什麼的,這會兒,盛行遠和韓睿坐在這兒聊天。

韓睿搖搖頭,從口袋裡掏出煙盒,用眼神詢問盛行遠:抽不?

「我不抽。」盛行遠笑。

韓睿自在地彈出一根煙,叼在嘴裡,點上了火。

他的動作老練又瀟灑,盛行遠好奇道:「什麼時候學會的?」

「早了。」韓睿眯眼想了想:「高一還是高二?記不清了。」

「才不過一兩年就記不清?」盛行遠不信,「你記性有那麼差嗎?」

「不願記的事,當然記不住。」韓睿像是想起了什麼,整個人變得黯然。

見他情緒低落,盛行遠急忙轉變了話題:「那啥,今天天氣挺好的。」

抬頭看,月亮掛在半空,銀色光芒照耀著大地。

兩個人處在月光照不到的陰影裡,盛行遠努力尋找著話題,韓睿有一句沒一句地答著,倒生出了一種別人插不進去的默契。

「如果不是要來當兵,我現在應該站在美利堅的土地上看月亮……」盛行遠感歎道。

「怎麼沒去?」韓睿挑眉。

「家裡非讓來當兵。」盛行遠像想到了什麼,笑道:「說起來,我以前在A市上學的。」

「嗯?」韓睿有些吃驚,「高中嗎?」

「不是,大學。」

「哪個大學?」

「A大。」

韓睿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半晌,低喃了一句:「腦子進水了你。」

盛行遠笑,笑得寬厚又隨意:「我也覺得我腦子進水了,但是盛家有家訓,每代必須有一個男丁去當兵,所以我就來了。」

「當兵有什麼好?」韓睿不屑道。

「你不也來了嗎?」盛行遠反問。

韓睿頓住,死死地盯著盛行遠。眼神複雜。

盛行遠莫名,疑惑地看向他。

直到煙頭燙到了手指,韓睿才回過神來,他沒說話,狠狠地踩熄了煙頭,頭也不回地走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