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疏朗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一生相守

 

第六章

 

軍隊裡的髮型真沒什麼可期待的。

到了下午,盛行遠帶著一班的同志們排好了隊,等著指導員理髮。

理髮工具很簡單,一把梳子,一把老式剃頭推子。

不管你原來髮型如何,經過指導員的辣手摧殘,一個個全像褪了毛的豬,只剩薄薄一層發茬,倒是乾淨。

於威第一個上場的,他看著頭髮刷刷地往下掉,不禁抱怨道:「指導員,您還不如直接給我剃個禿瓢呢!」

指導員手下不停,哼道:「你以為我願意費這事?紀律不允許。」

理完發,於威摸摸頭,不自在地縮了縮脖子。

「行了,過倆月就長長了,摸啥摸?」指導員掃了掃推子,喚道:「下一個!」

手起推落,褪毛豬一號二號快速出爐。

盛行遠跟在後面看著,心說這次也難逃一劫了。

「怕了?」韓睿排在他前面,揶揄道。

「你不怕?」盛行遠撥撥韓睿的頭髮,「你的髮型比我的可酷多了,這一推子下去……」

「那怎麼了?」韓睿聳肩,「在這全是和尚的地界,剃個光頭也沒人看。」

「倒也是。」盛行遠點點頭,來到新兵連一個多月,連只母蚊子都沒見過。

很快就輪到了韓睿,他端端正正坐在凳子上,脖子上圍了一塊白布,就等著指導員下手了。

「小夥子長得挺俊啊!」指導員打量了他一眼。

「指導員您好眼光!」理完發的楊小虎嬉笑道:「韓睿可是我們班長得最帥的!」

「嗯!」指導員往一班眾人身上掃了一眼,道:「長得帥又不能當飯吃,我看這小夥子也挺英氣。」

盛行遠見他眼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狐疑地左右看看。

「班長,你看啥看,指導員誇你呢!」於威捅捅他。

「咳,我可不如韓睿。」盛行遠謙虛道。

「班長,過分謙虛就是驕傲啊!」連志國揶揄道。

「說什麼呢!」盛行遠臉上發熱。

「對了,這個帥哥,」指導員一邊給韓睿推頭一邊玩笑道,「聯歡會給大家表演啥節目?」

「我沒節目。」韓睿道。

「怎麼能沒節目呢!」指導員眼一瞪,「不表演不是浪費了這張臉?」

「哦……」楊小虎長長拖了一句,「原來是讓韓睿上去賣笑的!」

盛行遠撲哧一聲樂了出來。

韓睿狠狠瞪他一眼。

 

「對不住,我不是故意的。」理完發,一班人端著盆去洗澡,盛行遠走在後面跟韓睿道歉。

「明天,你跟我上臺。」韓睿冷哼一聲。

「我什麼都不會啊!」盛行遠無辜道。

「你櫃子裡有口琴我看見了。」

盛行遠無奈:「這你都看得到。」

韓睿瞟他一眼,轉身進了浴室。

部隊的浴室和外面的澡堂子沒什麼區別,外面是更衣室,裡面繞著牆裝了一圈淋浴噴頭。

盛行遠和韓睿到得晚,更衣櫃只剩一個了。

「得,擠擠吧。」韓睿俐落地脫了衣服。

盛行遠也不客氣,拜日常的緊急集合所賜,他穿脫衣服的速度絕對上升了不只一個檔次。

韓睿先脫光了衣物,拿著毛巾和香皂催促道:「快點!冷死了!」

盛行遠轉頭笑道:「你急什麼?」

「別說進了新兵連洗澡多困難了,就昨天那一身汗,也夠我受的。」見盛行遠已經褪下了衣物,韓睿一把扯住他胳膊:「走!」

「等下!我拿毛巾!」盛行遠扒住櫃門,笑道:「熱水又不會跑,三秒鐘!」

「快點啊!」韓睿撫了撫胳膊。

盛行遠關好櫃門,好奇地摸了摸他肩膀。「喲,還起雞皮疙瘩了!」

「別磨蹭了!再發一次燒我可不幹!」韓睿率先進去了。

盛行遠跟在他身後,看著他修長的身材上隱約有肌肉顯現,寬肩窄腰,屁股挺翹,一雙長腿筆直有力。

韓睿這樣的身材,就算身為同性的自己,也會忍不住欣賞。

 「班長!快來呀!」於威看到了他,招呼道:「這水可真舒服,快來洗吧!」

盛行遠回神,梭巡了一圈,發現就韓睿隔壁還有個噴頭。

「別開那個!」見他走了過來,韓睿阻攔道:「那個只有熱水沒涼水,能把人燙下一層皮!」

盛行遠傻眼,這運氣是不是太背了點?

「別不信,看我這胳膊。」韓睿胳膊上有一片紅印,「剛燙的。」

盛行遠心有餘悸地看了看作孽的水龍頭。

「你就在這洗吧。」韓睿讓出地方,拿著澡巾在身上起勁的搓,「一會兒還能互相搓搓背。」

「成。」盛行遠向前跨了一步站到噴頭下,溫熱的水流順著頭髮一直流到了腳後跟,他舒服地逸出一聲歎息。

「很爽?」韓睿取笑道。

「那當然。」盛行遠享受夠了熱水的沖淋,才拿起香皂往頭髮上抹。

「志國!你他娘的傢伙這麼大!」楊小虎咋呼一聲,大傢伙的目光齊刷刷掃了過去。

「看,看什麼看!」饒是連志國很為自己的尺寸得意,也沒有被全澡堂的人參觀的勇氣。他伸手捂住下體,狼狽地對楊小虎道:「小虎子你瞎咋呼啥?」

「志國你捂什麼捂,我看看!」於威小跑著躥了過去。

連志國不同意,手捂著下體面壁。

「我,我也看看?」一向老實的張帥也按捺不住了,跟在於威身後蹭了過去。

「媽的!老子有的你們也有,看什麼看?」連志國一氣之下轉過身,攤開手。「怎麼樣?」

於威看看他的傢伙,又低頭看看自己的,灰溜溜地躥回去了。

張帥摸摸鼻子,躡不悄地回了原位。

「不會吧?」韓睿聽著那邊的動靜,搡了搡盛行遠,「喂,過去看看?」

「少湊熱鬧了!」盛行遠低頭沖頭上的泡沫,一個沒注意那話兒就被韓睿撥了一下:「班長,雄偉傲人呐。」

盛行遠一個激靈,不自在地側過身體。「幹嗎呢?」

韓睿無辜地聳肩:「參觀一下。」

盛行遠啞然失笑:「有什麼好參觀的。」說著,眼光卻不由自主地瞄向了韓睿的下體,不得不說,雖然韓睿身材不錯,但是那話兒的尺寸……盛行遠暗自比較了一下,發現還是自己略勝一籌。

男人嘛,嘴裡說不在意,心裡對自己的男性特徵還是非常重視的。尤其在這雄性紮堆的地方,誰都想較個高下。

看韓睿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經暗自比較了一番,盛行遠心裡憋笑,一本正經道:「要擦背嗎?」

韓睿抬起頭,有些不平地瞅了他一眼,甩手把澡巾拋給他。

「力道重不重?」韓睿的皮膚白,盛行遠還真有點難以下手。

「你撓癢癢呢?」韓睿手撐在牆上,彎著腰,整個人的姿勢讓盛行遠覺得怪怪的,他轉頭看,發現大多數搓背的戰士都是這姿勢,不禁覺得自己想多了。「那我用勁兒了,疼你就說話!」

「嗯。」韓睿哼了一聲,轉回頭去。

盛行遠加了手勁,把韓睿的背上擦得一片紅彤彤。

「疼嗎?」

「不疼。」韓睿搖頭。

那一身白皮,配上自己弄出來的紅印子,讓盛行遠不禁有些擔心。「你皮膚也太嫩了吧?」

韓睿站直身體,不悅道:「說什麼呢?娘們兒的皮膚才嫩呢!」

「對不起,我說錯了。」盛行遠掐掐他胳膊,心說這皮膚是男人身上長得嗎?說你嫩你還不承認。

韓睿撇撇嘴,抽回澡巾:「換你了!」

盛行遠乖乖撐在牆上,道:「用點勁兒啊!」

韓睿也不客氣,一把搓下去就差點搓下盛行遠一層皮來。

盛行遠背部肌肉抽動,強忍著沒出聲。

「疼?」韓睿挑眉。

盛行遠搖頭:「沒事。」

於是韓睿維持著原來的力度毫不客氣地給盛行遠搓了一通背。盛行遠手撐著牆,心裡腹誹道:他真的不是在報復自己剛才用力過猛嗎?

這一通搓下來,盛行遠感覺自己的背上像刮了次痧一樣,到處都是紅印。當然這些不是他自己看到的,而是於威大嗓門喊出來的:「班長!你怎麼這麼狠,磨了層皮下去?!」

楊小虎也嘖嘖道:「班長,我知道大家都挺髒的,可您至於跟自己過不去嗎?」

盛行遠苦笑,心說:是我跟自己過不去嗎?

韓睿一邊沖水,一邊拿著澡巾搓胳膊搓腿的,全當沒聽見。

 

清清爽爽洗了澡出來,盛行遠有種再生為人的感覺。

新兵蛋子們頂著一樣的青瓜皮髮型,換上了乾淨的軍裝,一個個精神抖擻,容光煥發。

盛行遠對著鏡子整理著裝,鏡子裡的髮型是有他有生以來最土最銼的,不知道被熟人看到會不會笑掉大牙。

「別照了,真正的帥哥是不會被髮型左右的。」韓睿換好衣服,精精神神地站在一邊。他的頭髮也被剃得只剩薄薄一層,整張臉的輪廓清晰地顯露出來,倒比剛入伍時多了幾分英氣。

「嗯,我看你就沒被埋沒。」盛行遠一本正經道。

韓睿刺了他一眼,拿過帽子戴上。

「班長,咋還不通知咱們打電話啊?」連志國望眼欲穿道。

「著什麼急啊!」盛行遠道:「坐下,等通知。」

「我能不著急嗎?」連志國抱怨道,「我來了連隊還沒往家打過電話呢!」

盛行遠安撫地拍拍他:「再忍忍,一會兒排長就該叫咱們了。」

「唉!」連志國巴巴地望著窗外。

天黑前,排長終於現身了。

「集合!集合!」

連志國第一個躥了出去。

盛行遠笑,招呼大家趕快排隊。

「班長!」韓睿慢了一步,把盛行遠攔在了門口。

「有事?」盛行遠臉上還帶著笑,能給家裡打電話讓他也很興奮。

「我能不去嗎?」

「什麼?」盛行遠斂了笑,凝重地看著他:「為什麼不想去?」

「沒有可以打的電話。」韓睿低聲道。

「集合!動作快!」排長在外面嘟嘟地吹哨。

「先出去再說!」盛行遠一把拎住韓睿,直接把他塞進了隊裡。

排好隊,眾人高高興興地往連部的辦公室走去。

盛行遠走在韓睿身後,尋思著他剛才那話是什麼意思。沒有可以打的電話?他家裡人呢?他盯著韓睿的後腦勺,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辦公室,排頭已經進去了,眾人排成一列在樓道裡等。

「到底怎麼回事?」新兵蛋子們都在熱烈地交頭接耳,盛行遠拍了拍韓睿,低聲問道。

「就那麼回事唄。」韓睿擠出一抹笑,滿不在乎道。

「少給我打哈哈,你不給家裡打電話?」盛行遠勸道:「多難得的機會,抓緊時間說兩句。」

「我沒有家。」韓睿將頭撇到一邊,使勁盯著牆上的污痕,似乎要在上邊看出朵花來。

「真的?」盛行遠吃了一驚。

「當然是真的,你就別問了。」

聽他語氣,像是別有隱情的樣子,盛行遠也不好再深究下去,只得說道:「那親戚,朋友,同學……」

韓睿搖搖頭,神色黯然:「大過年的,誰會記得我呢。」

盛行遠啞然,抬手摟住了他的肩膀。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