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疏朗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一生相守

 

第八章

 

大年三十,新兵蛋子們一大早就興奮起來。

掛燈籠,貼春聯,一個個忙得不亦樂乎。

楊小虎還在演練他那快板,晚上就要演出了,他一遍遍地背詞,生怕到時候出紕漏。

「小虎,你這詞我都快會背了,饒了我吧!」於威坐在小板凳上,可憐巴巴地瞅著他。

「你再聽一遍,就一遍!」楊小虎停下來,討好道:「再給我聽聽有啥不順的沒?啊?」

於威撐著下巴,無限哀怨。

盛行遠從他們面前走過,被楊小虎一把抓住:「班長!你覺得我這快板怎麼樣?」

「挺好!別緊張,照這水準發揮,一準兒得第一!」

「真的?」楊小虎眼睛晶亮,摩拳擦掌。

「真的。」盛行遠拍拍他的頭,像哄小狗一樣帶著笑出去了。

「小於子!我再給你來一遍!」楊小虎信心滿滿地打起了竹板:「竹板這麼一打呀,別的咱不誇,就說一說這軍營新變化……」

「我不活了!」於威哀嚎。

「再堅持堅持!就說這軍營新變化……」

屋裡哀嚎聲嬉笑聲不斷,屋外陽光燦爛,是入冬以來難得的好天氣。

盛行遠站在院子裡,看著院門口掛著的大紅燈籠和貼在兩邊的大紅春聯,濃濃的過年氣息撲面而來。

過年了呢!他搓搓手,走到一群搬著梯子掛彩旗的新兵面前。

「要幫忙嗎?」

「盛行遠?!」底下扶梯子的竟然是在火車上認識的小胖子楊超,一見盛行遠立即笑道:「你來得正好,房頂上那兩面旗就交給你了!」

盛行遠笑道:「把這麼艱巨任務交給我,你們三班也忒不夠意思了!」

「誰讓您個子長得高呢?」楊超無賴地笑:「有事能者服其勞,請吧!」

盛行遠搖搖頭,俐落地爬上梯子。

「是這裡吧?掛正了沒?」他沖著底下問。

「再偏左一點,對對!」底下有人指揮著。

「這一面呢?正不正?」

「往右往右!」底下人嘰嘰喳喳道。

「好了沒?」

「對!好了好了!」

盛行遠扶著梯子就要跳下來,一轉頭,卻看到韓睿進了連部辦公室。

他去那裡幹什麼?盛行遠扒著梯子,陷入了深思。

 

吃過午飯,還沒等盛行遠問韓睿上午去連部有什麼事,就聽排長在外面叫人。

「報告!」盛行遠急忙跑了出去。

「沒啥大事,」排長笑呵呵道,「炊事班那邊要包餃子,你看能帶人去幫幫忙嗎?」

「包餃子?!」盛行遠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自從來到這西南地界,別說餃子了,許多平時吃慣的北方菜就再沒入過眼球。「這次真要改善伙食啦?」

「瞧把你美的!這不是領導怕你們新兵蛋子想家,特地讓食堂準備的節日大餐嘛!」排長踢他一腳:「帶上你們班會包餃子的,去食堂!」

「是!」盛行遠敬個禮,一蹦三跳地跑回了宿舍。

「楊小虎!」

「到!」

「你快板準備地怎麼樣了?」

「報告班長,我還想再練練!」楊小虎大聲道。

「好吧,你繼續。連志國!」

「到!」

「跟我來!」盛行遠本想叫上韓睿,但是這小子一吃完午飯就沒影了。他心裡納悶那小子又跑到哪裡去了,剛出房門,韓睿回來了。

「韓睿!」

「到!」

盛行遠本想直接把人拎到伙房的,但是一想到韓睿無故失蹤兩次可能是有事要幹,就停頓了一下,問他:「你有事嗎?」

韓睿一愣,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神閃爍道:「沒事啊。」

「真的?」盛行遠顯然不信。

「真的。」韓睿舉手保證。

「好吧,既然你沒事,就跟我和志國一起到伙房幫忙吧!」盛行遠露出一個笑容。

「幫什麼忙?」韓睿警惕道。

「去了就知道了。」

韓睿將信將疑地跟著他們去了伙房,一進門就傻眼了。

那成捆的白菜、大蔥,還有豬肉,整整齊齊地碼在案板上。

他扯扯盛行遠的衣角,悄聲問:「班長,咱到底來幹啥?」

盛行遠沒理他,堆起滿面笑容走向炊事班長:「老班長,我們來幫忙啦!」

炊事班長是東北人,長得憨實敦厚,因為姓馬,大家都叫他老馬班長。老馬班長正在清點物資,見盛行遠領了人來,笑道:「一班這幫蛋子還不錯,第一批來的!幾個人?」

「三個。」盛行遠恭恭敬敬道:「您給我們派活兒吧!」

「行!」老馬豪爽道,「看到那塊案板沒?你們仨!剁白菜!」

連志國一看這架勢就知道要包餃子了,他朝盛行遠使個眼色,美不顛地去抱白菜了。

韓睿摸摸鼻子,也有樣學樣抱了棵白菜,擠到盛行遠身邊,悄聲道:「班長,別看我是正宗的北方人,可我真不會包餃子!」

「怕什麼?有我呢!」盛行遠鎮定自若地擦刀,切菜。

韓睿左右瞄瞄,拎刀開剁。

咚咚咚!咚咚咚!沒多一會兒,整個伙房都是這種剁餡的咚咚聲。韓睿沒下廚的經驗,做事畏首畏尾,經過盛行遠和連志國的聯手調教後,終於摸到了竅門,雙手握刀,左右開弓,把個案板剁得咚咚響。

「再練幾次,你自己包餃子就不成問題了。」盛行遠一邊剝蔥一邊指點他。

「我看夠嗆!」連志國指著韓睿那誓要把案板剁穿的愣勁兒,取笑道:「一看就沒有做飯的天分。」

「勤能補拙!」韓睿不服。

「一年就吃這麼一回餃子,你要是想練出來,估計得等到退伍娶媳婦兒的時候了。」連志國笑嘻嘻道。

「這跟娶媳婦兒有啥關係?」韓睿不解。

「討好老丈母娘唄!」

「這話不對,沒準兒韓睿找個南方姑娘呢。」盛行遠笑道。

「那就更得自己練了!」

「為什麼?」

「媳婦兒不會做啊!」連志國攤手。

「也對。」盛行遠點頭,「看來凡事得靠自己。」

「切!」韓睿不屑:「我為什麼非得自己學?我要想吃了,就去班長那兒蹭飯!」說著,對著盛行遠道:「班長,你會給我包餃子吃吧?」

盛行遠一愣,含笑點頭:「會啊。」

韓睿得意了,沖連志國笑道:「看吧,有班長在呢,我幹嗎非得自己費那牛勁?」

「天真!」連志國嗤笑:「別說以後各回各家,天南海北的見不著面,就說近的,再一個多月咱就得下連隊了,你能保證和班長分到一塊兒?」

這話一出,三人都沉默了。

新兵連是個特殊的存在,每一個沒兵樣的普通人進入這裡,經過三個月的磨練,漸漸打磨出兵的樣子。這些人,共同經歷懵懂,共同經歷磨難,走向共同的終點。而這個終點,卻意味著分別。

「行了,別想這些有的沒的了。」盛行遠揚揚下巴,道:「不管到哪裡,咱們都是兄弟!現在,幹活!」

連志國訕訕一笑,低頭去搬豬肉。

韓睿手握著菜刀,低頭思索了很久。

 

「面和好了!誰會擀皮兒?」老馬班長指著一大缸面,叫道。

「我會!」連志國趕忙舉手。

僅有的兩根擀麵杖立即被人搶走,沒搶到的人只好用茶杯代替。

「班長,我可不會包餃子。」雖然頂著北方人的名號,但是韓睿對做飯一事一竅不通,更別提包餃子了。從一進伙房他就跟在盛行遠身邊,有樣學樣還算學得像樣。

「我教你。」盛行遠笑道。

「你怎麼什麼都會啊?」韓睿不禁有些嫉妒了。高大英俊,頭腦聰明,還是A大的高材生。不僅如此,這人竟然還很生活化,很謙虛。這一點,就很難得了。韓睿瞅著他,眼神複雜。

「怎麼這樣看我?」盛行遠摸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沾東西了?」

韓睿眼珠一轉,點頭:「沾了。」

「哪裡?」

韓睿手指偷偷沾了麵粉,趁盛行遠不注意,一把抹到他臉上:「沾麵粉了!」

「兔崽子!」盛行遠抬腳就踹,韓睿熟練地開溜。

「哈哈,踢不到!」

盛行遠無奈搖頭,道:「別鬧了,快點過來我教你包餃子。」

韓睿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他兩眼,等他拿了面皮包出兩個白胖敦實的餃子後,才躡手躡腳地蹭回他身邊。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韓睿以為危機已經解除的時候,盛行遠就像背後長了眼睛一樣,手一伸一抓,眨眼就揪住了韓睿的脖子,韓睿還來不及掙扎,一塊指甲大的麵團已經塞進了他嘴裡!

「啊呸呸!」粘膩地麵團帶著奇怪的麥子味道,韓睿臉色都青了,一個箭步沖向了垃圾桶。

「哈哈!」盛行遠大笑,得意地看著角落裡狼狽的韓睿。

「班長!不帶你這麼欺負人的!」韓睿抗議。

「這不叫欺負,」盛行遠笑意未減,一本正經道,「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韓睿摳著喉嚨,啞了。

 

「看見了沒?手要這樣握,然後用力一擠。」盛行遠拿了面皮,手把手地教韓睿。

「班長,照這速度,你把韓睿教會了,年也就過了。」連志國笑嘻嘻道。

「去去!」韓睿搡他一下,又把目光調回到盛行遠身上,他手忙腳亂地學著盛行遠地樣子,雙手交握,用力一擠——噗!餃子皮破了,餡料擠了一手。

「太用力了。」盛行遠把他擠破的面皮揉了揉,扔給連志國讓他返工。連志國撇撇嘴,道:「韓睿啊,你就饒了哥哥我吧!你擠破一片我再擀一片,這啥時候是個頭啊!」

「你還想不想吃了?」韓睿威脅道。

連志國齜牙,好男不跟惡男鬥。

「別著急,仔細看我的動作。」盛行遠耐心地又教了一遍。

韓睿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的手,修長的手指交握,沒用什麼力氣,一個大肚水餃就捏了出來。

「你再試試。」

韓睿有樣學樣,雙手交握,這次用得力道小了些。沒破皮,隱隱約約還有了個餃子的形狀,但是……他皺了皺眉,道:「你那餃子像個驕傲的將軍,我這個……怎麼像個七扭八歪的癟三兒?」

連志國撲哧樂了。

韓睿橫掃一眼,連志國輕咳一聲,眼睛瞟向別處。

「第一次包成這樣就不錯了。」盛行遠鼓勵道:「我第一次包餃子還不如你呢!」

「真的?」又是哄小孩的話吧?

「真的。」盛行遠笑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韓睿側頭想想,好像還真沒有。那麼說,自己的手藝還是很值得肯定的。想到此,不由信心大增,抓過幾片面皮兒就忙活起來。

盛行遠一邊包一邊指點,眼看著兩人的成品越來越多,韓睿的臉上不由得浮現出笑意。

班長!不帶你這麼忽悠人的!連志國猛朝盛行遠使眼色。

怎麼了?盛行遠回以一笑。

韓睿包得那是餃子嗎?出來那就是面片湯!

盛行遠看看韓睿包出來的那一大堆七扭八歪的「餃子」,回給連志國一個眼色:新手上路,要多鼓勵!

連志國悲憤:要吃你吃!反正老子不吃!!!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