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包完餃子,還有兩個小時的閒置時間。

盛行遠決定回宿舍歇會兒,晚上要聚餐,要聯歡,不保存一點體力恐怕撐不過去。

「班長!」韓睿在身後叫他。

「嗯?」他回過頭,停在宿舍門口,「什麼事?」

「那個……」韓睿難得扭捏了下,他探頭看看屋裡嬉笑的眾人,一把把盛行遠拉到了一邊。

「什麼事這麼神秘?」盛行遠失笑,由著他把自己拉走。

「你口琴還在吧?」韓睿低聲問。

「在。」

「那什麼,你能陪我練個節目嗎?」韓睿臉上泛紅,顯然求人這事不在他業務範圍內。

「練節目?」盛行遠吃了一驚。

「你小聲點兒!」韓睿偷偷往屋裡瞄了一眼,見沒人注意他們,嗔怪道。

「哦,對不住哈。」盛行遠點點頭,繼續問道,「你要表演啥節目?」

「你別問了,帶上口琴跟我到小樹林那兒練練?」

見他彆彆扭扭的樣子,盛行遠也不再逗他了,遂點頭道:「好。」

「你先去,我去借樣東西就跟你匯合。」韓睿小聲叮囑道。

盛行遠的好奇心被徹底勾了起來,他回宿舍拿了口琴,走了五分鐘,就到了離新兵連不遠的一處小樹林邊。

說是小樹林,也真是小,最多有半個足球場大,樹林的一邊是操場,另一邊是一窪水塘。

現在是冬天,雖然地處西南,並沒有那麼冷,但是小樹林邊也少有人來。盛行遠搓搓手,靜靜地等。

「班長?」韓睿背著一個大東西,東張西望地貓了過來。

盛行遠回頭一看,不由得笑了。「一個吉他,你藏什麼藏?」

「我不是藏。」韓睿站直了身體,尷尬道,「讓人看見我背著這個,挺不好意思的。」

「拿過來我看看。」盛行遠接過他手裡的吉他,流暢地彈出一串和絃。

韓睿吃驚,道:「班長,有什麼你不會的嗎?」

盛行遠嚴肅點頭:「我不會的多了。」

「比如?」

「比如生孩子。」

「哈哈!」韓睿捧腹大笑,白皙的臉上泛起了紅暈,一向緊抿的嘴唇大張著,卻讓人感受到一股豪氣。

「就該這麼笑。」盛行遠拍拍他,眼裡閃過一絲欣慰。

「嗯?」韓睿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被他慈悲的目光弄得不知所措。

「你這個年紀,就該這樣笑。」

韓睿沉默了,半晌後,他重拾歡顏,道:「班長,你說我唱個啥歌比較好?」

「怎麼突然想表演節目了?」盛行遠笑問。

「就理髮那天,指導員不是揪住我了嗎?」韓睿一想到那天的情形就皺起了眉,「後來他遇見我又問了一次,沒轍了,我就答應了下來。」

「你呀!」盛行遠無奈,繼而問道:「吉他哪兒來的?」

「連部,找三排長借的。」

盛行遠低頭想了想,似乎三排長抱著吉他唱過歌。

「班長,你說我唱啥好呢?」韓睿抱著吉他坐了下來,一邊試音一邊道:「《軍中綠花》?《同桌的你》?」

盛行遠嗤笑:「還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呢!」

「怎麼了?」韓睿不解。

「大過年的,你這不是想家就是想女朋友的,想讓大傢伙哭死?」

「我就覺得這兩個歌好唱,沒想別的。」韓睿汗顏。

「來個節奏輕快的。」

「我叫王小義你叫買買提?」韓睿調侃道。

「你想唱也可以啊。」盛行遠盤腿坐到他身邊。

韓睿想了想,這麼老掉牙的歌還是別整出來獻寶了。

「班長,我還沒聽你吹過口琴呢。」韓睿無意識地撥弄著琴弦,好奇道。

「想聽?」

「嗯。」

「你想聽我就吹給你聽?」盛行遠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勢。

「切!你以為老子稀罕?」韓睿比他還拽,手指一撥拉,自彈自唱起來。

盛行遠失笑,摸出口琴擦了擦,伴著吉他的旋律為他和音。

「沒想到你還愛聽老歌。」一曲《喀秋莎》奏罷,盛行遠眼裡滿是笑意。

「不是我愛聽,是……」說到這裡,韓睿像是想起了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盛行遠像是沒注意到他的不適,問道:「怎麼?聯歡會就唱這個?」

韓睿搖頭:「我覺得不太好。」

「唔……」盛行遠摸摸下巴,「要不你來個青春的,熱鬧的?」

「什麼比較青春?」韓睿皺眉。

「你平時喜歡聽什麼?」

「除了蘇聯老歌,就是搖滾。」

「搖滾不錯啊!」盛行遠眼睛一亮,「一準兒讓他們大開眼界。」

「在軍隊裡唱搖滾……」韓睿為難,「這也太那個了吧?」

「思維狹隘了吧?」盛行遠嘖嘖搖頭,「軍隊裡人才濟濟,你以為就你一個玩頹廢的?」

「搖滾不是頹廢!!!」韓睿抗議。

「我知道,我知道……」盛行遠哂笑,「好了,咱開始吧!」

 

晚飯很豐盛,吃到自己動手包的餃子心情更好。

當然啦,這些餃子有大肚將軍的,也有煮成片兒湯的,至於誰的是將軍,誰的是片兒湯……咳,大家心知肚明。

總之,老馬班長是一絲不苟地把好的壞的全都端了上來。

「韓睿,給!」連志國毫不客氣地把煮壞的餃子送到韓睿面前。

韓睿挑眉橫他一眼,默不作聲把面片蘸了蘸醋,吃了。

「別老欺負韓睿,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盛行遠也夾了兩張面片兒,面不改色地塞進了嘴裡。

三十兒的年夜飯不再禁止士兵們說話,所以這一桌桌的顯得格外熱鬧。連志國繼續咋呼道:「班長,就你護著韓睿!」

「哦?」盛行遠挑眉,「我護著他不假,可我什麼時候虐待你了?」

連志國搔搔頭,好像還真沒有。

「嘿嘿!志國!」于威樂了,「你是不是太平日子過久了,想找人收拾收拾你?」

「別瞎說!」連志國一把把他按下去。

「志國!你要是寂寞了,兄弟們就陪你操練操練!」有人大叫。

「是啊是啊,兄弟雖不才,但是收拾你還是綽綽有餘的!」楊小虎起哄道。

「就你這小身板,還收拾我?」連志國怒目一瞪,一把提起了楊小虎:「怎麼,跟哥哥到外面練練去?」

「別,別……」楊小虎威武馬上屈,連聲道,「我晚上還有節目呢,你先讓我吃飽行不行?」

「熊樣!」連志國鼻孔裡噴氣,動作卻不大,把楊小虎又按回凳子上。

「班長,你晚上有啥節目不?」于威邊吃邊問。

「我?」盛行遠笑笑,給韓睿和張帥各夾了一筷子菜。「沒有。」

「真的?我可是見韓睿背吉他了,」於威咬著筷子,嬉笑道:「沒想到韓睿還有這一手!」

「我也沒想到,」盛行遠笑道,「韓睿厲害吧?」

「還沒聽他彈過呢,誰知道厲害不厲害!」楊小虎不服氣。

「一會兒就能聽見了。」盛行遠道:「你們一個說快板,一個彈琴唱歌,有什麼可比的?」

楊小虎撓撓頭,道:「這倒也是。」

「小虎,你別怵!」張帥嘴裡塞滿了餃子,還大聲安慰他,「一會兒我使勁兒給你鼓掌!」

「還是張帥夠兄弟!」楊小虎轉憂為喜,給張帥夾了兩塊紅燒肉:「張帥!吃!」

「唔,夠了,夠了……」張帥急忙推辭,他是真吃不下去了。

「別客氣,別客氣!」楊小虎笑得見牙不見眼,不住地對眾人道:「兄弟們,一會兒可得給我面子,鼓掌大大地!」

眾人笑,盛行遠覷了韓睿一眼,見他神色如常,這才放下心來。

「要不要我給你拉拉票?」盛行遠打趣道。

韓睿揚頭:「咱靠的是實力!」

 

聯歡會在眾人的翹首期盼中到來了。

連長、指導員先為大家暖了暖場,合作唱了段《沙家浜》,尤其是指導員一人分飾兩角,引得大家掌聲不斷。

幾個排長也隨後為大家表演了節目,尤其是二排長的霹靂舞把大家都震懵了,鼓掌叫好聲幾乎掀翻了房頂。看著拼命鼓掌的眾人,盛行遠朝韓睿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是你可勁兒折騰,越出挑越好。

韓睿點了點頭,終於沒了顧慮。

下午兩個人在小樹林合練了幾首歌,韓睿發現,不管他彈什麼曲子,盛行遠都能準確地跟上節奏,而且他唱的歌盛行遠似乎都會唱。邀他合唱,對方卻指了指口琴,甘願做好伴奏工作。

如果以往,韓睿肯定會懷疑對方有什麼企圖,畢竟在軍隊裡誰不想嶄露頭角得到領導重視,進而分到一個好單位呢?但是盛行遠不,韓睿也清楚地知道,他不是裝腔作勢,他是真的無所求。

周圍的歡笑聲已經進不到他的耳朵,他轉過頭,仔仔細細地審視著盛行遠。燈光下,盛行遠那線條硬朗的側臉比以往柔和了許多,感覺到他的目光,盛行遠轉過頭來,眼裡有著疑問。

韓睿赧然,扭過頭去。

盛行遠不以為意,繼續看表演。

輪到楊小虎上臺了,演練了無數次的戰士緊張了。

「班長……」楊小虎聲音直發顫。

「慌什麼!」盛行遠狠拍他一記,鼓勵道,「我們對你有信心,大家給他呱唧呱唧!」他一帶頭鼓掌,一班的眾人立即呱唧呱唧起來。

楊小虎深吸一口氣,昂首挺胸上了台。

「竹板這麼一打呀,別的咱不誇……」楊小虎的聲音都是抖的,但是看到戰友們鼓勵的目光,剛上臺的緊張感奇跡地消退了,他越說越順,到最後那簡直是眉飛色舞,神采飛揚!

「好!」盛行遠、連志國齊聲大吼!

楊小虎精神大振,一個俐落地結尾,完美地結束了演出。

「小夥子不錯!」指導員笑眯眯道。

楊小虎幾乎是飄著下臺的。

下一個,就是韓睿。

他找三排長拿了吉他,整了整表情,走上台去。

盛行遠摸出口琴,也不上臺,就在台邊盤腿坐了,等著韓睿開始。

韓睿的衣領半開著,袖口也挽了起來,就在眾人以為他要開始的時候,他竟然不慌不忙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條紅布,蒙在眼上。

大家竊竊私語,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有知情的,大笑道:「別磨蹭了!崔大神,快開始吧!!!」

韓睿勾唇笑了笑,握住吉他,手指一撥,開唱!

「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蒙住我雙眼也蒙住了天,你問我看見了什麼,我說我看見了幸福……」他沙啞了嗓子,就這麼唱著,底下的人在靜靜地聽。

簡單的節奏,沙啞的歌喉,把眾人帶入了遐想中。

一個段落結束,盛行遠適時地加入口琴合奏。韓睿也坐了下來,在他身邊撥弄著琴弦。

「我感覺你不是鐵,卻像鐵一樣強和烈……」他對著盛行遠唱著,聲音裡流露出調侃,「我感覺你身上有血,因為你的手是熱乎乎……」

盛行遠舉起手,狠狠擰了他一把,大聲問:「熱吧?!」

底下齊呼:「熱!!!」

一曲即罷,大家的巴掌都拍紅了。

「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韓睿一把扯下眼上的紅布,有點不知所措。

「來一個!再來一個!」盛行遠起哄道。

韓睿瞅著他,對此人落井下石的行為充分表示了憤慨,但是盛情難卻,他一躍而起,像是賭氣一樣跳到了舞臺中央。

「一!二!三!四!」他大聲吼著。

盛行遠一聽他的聲音,就意識到這孩子要發飆了。但是他更清楚對方要唱什麼,不待韓睿示意,口琴聲立即響起。

韓睿的手揮了起來,大聲唱道:「聽說過,沒見過,兩萬五千里!有的說,沒得做,怎知不容易!埋著頭,向前走,尋找我自己……」

這歌節奏簡單,容易上口,底下會唱的立即跟著吼了起來。

韓睿一邊揮著手,一邊喊著:「一!二!三!四!」

這個口號是全體人員每天必喊的口號,一瞬間吼聲差點把屋頂震塌。盛行遠一邊吹著口琴,一邊看著舞臺中央氣勢驚人的韓睿,此刻,他昂著頭,手一揮,應者如雲,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君臨天下的氣勢,讓人目眩神迷。

正恍惚間,見韓睿不滿的目光射了過來,盛行遠一整心神,立即跟上他的節奏。

「怎樣說,怎樣做,才真正是自己?怎樣歌,怎麼唱,這心中才得意?」唱這兩句時韓睿一直注視著盛行遠,眼裡露出陰鷙痛苦的光芒。

盛行遠心中一軟,陡然發現,韓睿還是初相識時,那個迷茫的孩子。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