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春節過後,新的訓練開始了。

雖然已經適應了部隊的生活節奏,但是仍有人在叫苦連天。

「哎喲,不行了,我的胳膊肘都磨破皮了!」於威癱在板凳上哀嚎。

「少嚷嚷兩句,是男子漢不?」連志國一屁股坐他旁邊,拍著身上的土。

「你皮粗肉厚當然不怕啦!」於威挽起袖子,把破皮的地方秀給連志國看:「你看!你看!」

「就青了一塊麼。」連志國不以為然。

「這才第一天!」於威義正詞嚴道。

「第一天咋了?」

「今天這是低姿匍匐,往後的種類還多呢!」於威抱怨道。

「得了!怕苦就不當兵了?」連志國摸摸他的頭。「要不你多纏點棉花。」

「我怎麼知道當兵這麼辛苦……」於威嘟噥道。

「扯淡!」連志國捶他一拳,「你看人家張帥比你多練了三遍也沒說啥啊!」

「他……他底子好唄!」

「你現在這樣,以後下了連隊可咋辦?」

「那……」於威皺眉想了想,「志國,你說我有可能分到公務班不?」

「想得美!」連志國不屑道:「再說去公務班有啥好?那叫兵嗎?」

「那怎麼不是兵啦?」於威不服氣,「革命分工不同,但是工作不分貴賤啊我告訴你!」

「能打槍的才是兵!」連志國固執的認為。

「你槍打得還沒我准呢!」

「吹個屁!」

兩個人在那邊吵吵嚷嚷的,盛行遠一邊整理衣袖一邊笑。

「班長!你給評評理!」於威梗著脖子道,「我不就想進個公務班嗎?連志國憑啥看不起人!」

「切!連長說了!好男兒就該在戰場上拼殺,你說你整天想著給首長洗洗衣服掃掃地有啥出息!」

「都說了職業不分貴賤!……」

「行了,行了!」盛行遠擺擺手,「都別吵了啊!」

兩個人不服氣地哼一聲背過身去。

「還有一個月就下連隊了,去哪裡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個月咱得踏踏實實地練好基本功。」盛行遠語重心長道:「一個兵連基本的兵樣都沒有,那還談什麼前途?」

一句話,說得於威低下了頭。

連志國得意地笑。盛行遠拍拍於威,道:「行了,有想法是好事,但是公務班可不好進,努力表現吧!」

「班長,你不笑我?」於威驚訝地抬起頭。

「笑你幹什麼?」盛行遠笑道:「咱們班要分到一塊兒也不可能,但是要能多分幾個地方,以後團裡走到哪兒都是兄弟,不也挺好?」

于威和連志國一拍手掌:「對啊!」

「所以啊,別吵了!你怎麼表現上邊都看著呢!踏踏實實的,懂了?」

「懂!」兩人齊聲應是,笑呵呵地擠一塊兒嘀咕去了。

 

盛行遠安撫好這兩個活寶,就看韓睿靠著窗臺,皺眉沉思。

「怎麼了?」他走過去,輕聲問。

自從聯歡會後,韓睿就贏得了大家的一致喜愛。畢竟,以前人人都以為他沉鬱又自閉,除了業務能力強之外,似乎也沒別的優點。結果,聯歡會上那驚人一吼,讓這些新兵蛋子們意識到原來韓睿還有這麼火暴的性格。

一時間,與他稱兄道弟的人多了起來。

可是,韓睿卻陷入了沉默。他似乎有什麼心事,偶爾與盛行遠對視,眼神裡像是有什麼話要說,可是當盛行遠走過去,他又像沒事人一樣轉開了眼。

這些的韓睿,讓盛行遠有些擔心。但是韓睿不開口,他也無從問起。開年以來,訓練一日緊過一日,甚至還有消息說團裡要組織一次檢閱,這讓連排長們都緊張起來。想要和韓睿談心的事,也就被他拋在了腦後。

「怎麼啦?」見韓睿眼神猶豫,盛行遠微笑道。

「沒什麼。」韓睿搖搖頭。

「你這些天好像有心事?」

「沒有。」韓睿皺起了眉頭,像是在抗拒他的探問。

「沒有就沒有。」盛行遠拍拍他,「最近訓練緊,還吃得消嗎?」

韓睿面色一霽:「我什麼時候吃不消了?」

「那就好。」盛行遠再看了他一眼,確定對方還是不想和自己說話,只得作罷。他坐回板凳上,繼續整理磨破的袖口。

「班長……」

「嗯?」他抬頭,見韓睿面色複雜地站在一邊。

「你……」韓睿像是很為難,他踟躕半晌才繼續說道:「你以後想去哪裡?」

「去哪兒?」盛行遠挑眉,「什麼意思?」

「就是下連隊。」韓睿像是鼓足了勇氣,問道。

「哦,那個啊!」盛行遠朗聲一笑,「我沒什麼要求,分到哪裡不一樣啊。」

「怎麼會沒要求?」韓睿皺眉,「難道讓你去養豬你也願意?」

「有什麼不願意的?」盛行遠眼裡佈滿笑意,「你也知道我是為啥來當兵的,我對以後沒什麼想法,只要踏踏實實過了這三年就成了。」

韓睿明顯鬱悶了,他蹲在盛行遠身邊,臉色沉鬱:「你就不想去野戰連隊?」

盛行遠瞄了他一眼,思忖道:「你想去?」

「嗯。」韓睿點頭。

「你肯定沒問題。」盛行遠道:「你的訓練成績在那兒擺著呢!聽排長說他早就跟連長要你了!」

「那你呢?」韓睿追問。

「我?」盛行遠失笑:「等分配那天就知道了。」

「你就不想和我一起?」韓睿反問。

盛行遠愣住,然後,微微笑了。「以後能不能在一起不是我能決定的。」

「你到底想不想?」韓睿固執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也不錯啊。」這樣固執的韓睿讓盛行遠覺得非常可愛,有點像知遠在家裡發脾氣的樣子。他想伸手摸摸韓睿的頭,但是又怕這樣的動作引起對方反感,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安撫道:「以後分到哪裡都不是你我能決定的,這些事,不要太強求。」

韓睿顯然不同意他的說法,用陰晴難辨的目光瞅了他一會兒,轉身出去了。

 

一天的訓練下來,還算熬得住,沒想到睡到半夜,緊急集合哨吹響了。

「集合!集合!」盛行遠一個激靈醒過來,翻身跳下床。

「啊?」於威還沒回過勁兒來。

「別出聲!」盛行遠低聲吩咐。

眾人都清醒過來,快速穿衣穿鞋打背包。

一班向來是韓睿動作最快,他俐落地打好背包,瞅了盛行遠一眼,第一個沖出了營房。

「完了,我背包打不上!」張帥急得快哭了。

已經沖到門口的盛行遠一個急停,又轉了回來。

「快點!」他低聲催促。

「我……」越急越亂,張帥手忙腳亂地把背包繩勒好,腰帶都沒系上就跟著盛行遠沖了出去。

「動作太慢了!」連長掐著表,怒視著還沒整好軍裝的張帥。

張帥心虛地低著頭,手微微發抖。

「整理軍容!」連長低聲道。

「是!」

暗夜裡,一丁點聲音就能傳出好遠,眾人從軍帽整起,一直到腰帶,膠鞋。整理完畢,直挺挺站著。

連長站在佇列前面,仔細審視了一番後,下達命令:「全體都有!向左轉!」

刷——沒一個做錯的,除了張帥慢了半拍。

連長毫不客氣一腳踢在張帥膝彎。

張帥晃了晃,繃得更直。

「五公里越野!二十分鐘合格!開始!」

一聲令下,隊伍開始跑動起來。

盛行遠和韓睿在排頭的位置,但是他們跑動的步伐並不大,任由一部分戰士超越他們。

五公里跑,速度當然重要,但是科學的跑步方法也很重要。前三公里要勻速跑動,三到四公里開始加速,最後的一公里才是衝刺時段。所以,保存體力就成為決勝的關鍵。

對於科學利用體力來說,盛行遠一直是這些人中的佼佼者,畢竟A大高材生不是當假的。但是韓睿的體能卻是隊裡數一數二的,連長曾經玩笑說,這小子簡直是為軍隊而生的。

兩個人肩並著肩,不慌不忙地跟著第一梯隊跑。

月光很亮,透過斑駁的樹影,盛行遠能看清韓睿的表情。他嘴唇緊抿著,雙眼炯亮,與下午的沉鬱不同,此刻的韓睿像是確定了目標一樣,步伐很堅定。

「傍晚去哪裡了?」盛行遠低聲問道。

韓睿轉頭看了他一眼,敷衍道:「沒去哪裡。」

「臭小子!」盛行遠掃他一眼,心裡有那麼一丁點的不舒服。他已經習慣了韓睿對他的依賴,眼下對方明顯的敷衍態度,讓他有點失落。

韓睿的眼裡閃過一絲猶豫,但是他仍然沒說什麼,沉默地向前跑。

 

過了三公里,加速的時候到了。

盛行遠與韓睿對視一眼,腳下開始加速。

然而,好運似乎與他們無緣,就在兩人準備到最後公里衝刺時,後邊響起一聲乒乓的聲響。

盛行遠回頭,看到一直跟在他們後邊的張帥傻眼地停在原地,腳下,是散落的背包。

「我操!」韓睿低咒一聲。

盛行遠邁開的步子又轉了回來,他要去幫張帥一把。

「別去!」韓睿拉他,神情固執。

「不行!」盛行遠也很嚴肅,張帥是一班的戰士,而他,是一班班長。

「就這一次!快跑!」韓睿臉上現出焦急,他拽著盛行遠不撒手。

「幫他一把,時間還來得及!」盛行遠帶著他後退兩步,伸手撿起張帥的膠鞋。「還能打起來嗎?」

「我試試!」張帥手忙腳亂地團起被子。

「你他媽能不能不扯人後腿!」不知為什麼,韓睿脾氣暴躁的讓人側目。

「韓睿!」盛行遠低喝,「你要跑沒人攔你!」

「你!」韓睿瞪他一眼,不忿地把眼睛轉向別處。

「別浪費時間了!」人群從他們身邊跑過,盛行遠撈起張帥散落的物品,招呼韓睿道:「你也幫一點,走吧!」

時間寶貴,只這麼一會兒工夫,他們已經落到了第三梯隊。

張帥羞愧地抱著被子,跟在他們身後狂奔。

然而,失去的時間已經補不回來,本來應該十七分鐘拿下的五公里,結果三個人堪堪在第二十分鐘才到終點。

「呼呼……」張帥喘著粗氣,對盛行遠露出歉意的笑容,「對,對不起啊班長,要不是我不,不爭氣,你們一定拿優秀!」

「別……」盛行遠還沒說完,就被韓睿搶過了話茬兒。

「哼!你也知道!」韓睿惡狠狠地瞪著他:「背包教了你多少回!怎麼回回扯人後腿!」

「對不起……」張帥頭快埋到地上去了。

「怎麼說話呢你!」連志國聽不下去了,「不就是散了個背包嗎?再說你也合格了你還想怎麼地?!」

「懶得跟你們說!」韓睿似乎對沒拿到優秀一事耿耿於懷,臉色難看地要命。

「韓睿!」盛行遠低聲喝道,「張帥背包沒打好確實應該檢討,可我們是戰友!在戰友遇到困難時伸手拉一把,這是當兵的原則!」

「我今天不想講原則!」韓睿怒目。

「那你想講什麼?」

韓睿瞪著用不贊同的眼光看著他的盛行遠,氣悶地轉過頭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