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指導員那走不通,盛行遠又打起了連長的主意。

其實他真不想費這個勁,但是又扛不住韓睿那假裝不在意偏偏又隱含期待的眼神。只得硬著頭皮揣了兩包軟中華敲了連長的門。

「報告!」

「進來!」

盛行遠帶著絲尷尬走了進去。

「一班長,有事?」連長吳韜漫不經心掃了他一眼。

「吳連長……」盛行遠摸了摸兜裡的煙,有點不好開口。

「有事說事,別娘們兒嘰嘰的。」吳韜催促道。

「就是下連隊的事。」盛行遠賠笑道。

「韓睿讓你來的?」

盛行遠幾乎要歎息了,怎麼每個人都知道他想和韓睿分到一塊兒的事?「您看這事能成嗎?」

「我倒是想要你,可為了這事已經和李指導員吵了兩次了!」吳韜無奈道。

「連長,您想想辦法!」盛行遠把兩盒煙塞到連長抽屜裡。

「少來這一套啊我跟你說!」吳韜作勢要拿煙扔他。

「別!別!」盛行遠急忙伸手擋住,「我沒別的意思,孝敬您兩盒煙抽不是應該的嗎?」

吳韜挑眉一笑,隨手把抽屜又關上了。

盛行遠松了一口氣,繼續問道:「這事一點餘地都沒有?」

「有,也沒有。」

「怎麼說?」

「要是豁出來把你劃到我連也不是沒辦法,但是你們要分到一個班是不可能了!」吳韜笑了笑,話音一轉:「不過我倒好奇另一件事。」

「什麼事?」盛行遠提起精神。

「為什麼非要和韓睿分到一塊兒?」

盛行遠笑,心說我也不想的,但是一看韓睿那孤寂的小眼神,心就軟了。不過這話不能端到檯面上來說,他深吸了口氣,組織了下語言:「其實您也知道韓睿不太合群,這三個月來雖然說他改變了不少,但是我還是希望能陪著他直到他真的融入集體為止。」

吳韜搖頭:「你真是高看了自己,這奶一直不斷,他就一直依賴你。當然啦,過兩年他斷了奶你是功成身退,可如果斷不了呢?斷不了他就永遠融入不了集體,部隊是集體作業,可不是讓你們倆聯絡感情的!」

盛行遠語塞,連長這話雖說有道理,可也太危言聳聽了吧!「軍人以服從為天職,個人感情不會影響整體作業,這一點,我和韓睿都可以保證!」

「好吧!」吳韜並沒有窮追猛打,只是哼道,「這些事老子懶得管,知道自己是幹什麼的就成!」

盛行遠悄悄松了口氣,隨即想到另一個問題:「連長,既然我和韓睿能進一個連隊,為什麼不能進一個班?」

「我說你小子缺心眼兒還是怎麼地?」吳韜不耐煩道:「你想想,你是新兵連裡最優秀的班長,雖然說單兵素質不是最好,但是也算上等,更牛的是你那學歷,A大優秀畢業生,而且你學的還是理科!怪不得通信連那邊死盯著你不放!」

盛行遠無辜,這不是他的錯啊!

「得,別裝無辜!」吳韜抽出根煙來,點上。「你表現亮眼,韓睿比你還招人,偵察連喜歡什麼樣的兵?單兵素質高不說,還要敢打敢拼,韓睿這小子兩樣全占了!現在連裡九個班的班長都想要他!」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吳韜嗤笑:「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一個班裡能分一個尖子就不錯了,要是把你們倆分到一個班裡,分不到尖子兵的班長能同意?!」

「這……」這也算理由?

「要怪就怪你們倆太優秀了。」吳連長做總結性發言。

盛行遠無語,優秀也不是他們的錯啊!

 

離下連隊還有半個月,盛行遠把能想的轍都想了。

連續在指導員和連長那碰了釘子,他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怎麼辦?」兩人坐在水泥板上看月亮,盛行遠苦惱道。

「我也不知道。」韓睿輕聲道:「不過,謝謝你的努力。」

「你這麼客氣,還真讓我不適應。」盛行遠笑道。

韓睿斜他一眼:「哼,你就習慣我的冷言冷語是吧?」

「當然不是。」盛行遠拍拍他的肩膀,「我又不是受虐狂。」

韓睿聳肩,顯然不同意他的解釋。

「如果不能分到一起……」盛行遠轉頭看他的眼,關心道,「你沒問題吧?」

韓睿轉過臉,冷哼:「我能有什麼問題!」

喂!當初鬧著要分到一塊兒的人是誰啊!盛行遠盯著他的後腦勺,真想把它剖開看看裡面的構造。

韓睿沒看到他的小動作,憂鬱地望著天。

「你別這樣,離下連隊還有半個月呢,沒準兒有什麼轉機。」盛行遠安慰道。

韓睿擰眉,嘴硬道:「我都說了我不在乎!」

盛行遠歎氣,您怎麼這麼彆扭呢!兩個人在一起也真沒什麼不好,至少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兩個人相互扶持是好事啊。把手搭上韓睿的肩膀,那位爺還不領情,盛行遠手下用力,總算把手掌固定到了韓睿的肩膀上。「我這邊確實沒辦法了,你要是有門路,就走走。」

韓睿轉頭看他一眼,眼神複雜:「我要走門路早走了,至於這麼麻煩。」

「也是。」盛行遠點點頭,「那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我是不是給你添了很多麻煩?」韓睿飄飄忽忽地冒出這麼一句。

或許是今晚的月色太朦朧,也或許是韓睿的一時良心發現,總之,當盛行遠聽到這句類似道歉的話時,他真的呆了一下。

「咳!」韓睿輕咳一聲。

盛行遠回過神來,更加用力地摟住他的肩膀,疊聲道:「沒有,真沒有。」

「切!我就那麼說說你也信。」

盛行遠撲哧樂了,笑道:「得,小的心甘情願為韓爺您做牛做馬,萬死不辭。」

韓睿面無表情地繼續看月亮,只是微微彎起的嘴角,洩露出他的好心情。

 

「救命啊!這日子沒法過了!」於威哀嚎道。

「咋了?誰把你煮了?」連志國敲敲床板,笑呵呵道。

「我倒想讓人把我煮了呢,可惜啊可惜,在下鍋之前還得先把手榴彈投合格了才行!」

連志國得意地握拳,展示肌肉:「這下知道練體能的重要性了吧?」

「切!你個東北熊瞎子!」于威轉頭背向他。

「得了,別抱怨了,哥哥陪你到場上練練去?」

「我胳膊抬不起來了都。」於威甩手道。

「我給你揉揉。」也不管於威願意不願意,連志國一把拽過他的胳膊。

「哎喲!你輕點輕點!」於威哀叫。

連志國手下用力,於威嘴上叫得更歡了:「我這是胳膊不是豬腿!你能不能不用殺豬的力氣?!」

「是不是男子漢啊?」連志國絲毫不放鬆力道,順著於威的穴道往上揉,「叫起來跟個娘們兒似的,丟不丟人?」

「爺是正經的蜀中好漢,你少看不起人!」

「個小雞崽子,爺一隻胳膊就能你拎起來你信不信?」連志國嗤笑。

「少跟我耍威風,」于威拿下巴點點胳膊,「繼續按!」

連志國撇撇嘴,心說孔老夫子說的果然沒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于威這小個子跟自己這膀大腰圓的東北大漢比起來,那就是小人中的小人,所以老爺們不跟小人一般見識,哼!

「忙著呢?」盛行遠和韓睿回來了。

「班長!我手榴彈投擲還是不合格,你說連裡會不會把我退回去啊?」於威苦著臉道。

「退回去倒是不會,把你發配去養豬倒有可能。」韓睿難得冒出一句笑話。

「不會吧?」于威白了臉。

「韓睿說的你也信?」盛行遠挑眉,「那我說投擲不合格的明天掃廁所你信不?」

於威一滯:「班長,這笑話不好笑。」

「投不達標你就練唄,這可真沒什麼好辦法。」盛行遠安慰道。

「我體能也沒少練,可一投就是二十八九米,就差那一米了!」

「投手榴彈不能用蠻勁兒,得有技巧。」韓睿解釋道。

「他就是胳膊沒力氣,老子不用什麼技巧,照樣投優秀!」連志國顯擺道。

「你以為都跟你一樣是史泰龍的體格?」盛行遠踢他一腳。

「你們都是在顯擺!」於威不服氣道,「能不能教我點實際的?」

「實際的?」幾人面面相覷,連志國一把架起於威,「走,上訓練場!」

「我不去!我胳膊疼!我要休息!!!」於威耍賴,腿拖在地上不打彎。

「韓睿!上!」連志國一揚頭,韓睿會意,與連志國一人架了於威一邊肩膀,把人拖出了房門。

「我不去!」於威還在叫喚。

「注意軍容!」盛行遠一聲低喝,於威習慣性站直了身體,四人排成一列,雄赳赳氣昂昂朝訓練場進發。

於威哭喪著臉:「你們這幫強盜,土匪,虐待狂!」

盛行遠微笑:「誰讓你長了張討虐的臉呢!」

韓睿排在於威身後,在他又一次試圖逃跑時,一腳把人踢回了佇列。

 

在一班眾人的鞭策下,於威的手榴彈投擲終於合格了。

於是,讓新兵蛋子們又興奮又緊張的實彈投擲提上了日程。

「明天就要投實彈了!」於威興奮得直蹦。

「喲!這投了八百次才投過三十米的人果然有底氣啊!」連志國揶揄道。

「你個東北熊瞎子,再多說一句爺當場跟你翻臉!」

連志國慢悠悠地坐下:「您還有閒心跟我翻臉?還是擔心明天的實彈投擲吧!這玩意兒要是失了手,你可就光榮了!」

「烏鴉嘴,死胖子!」於威伸腳往下踹。

連志國做鬼臉:「踢不著啊踢不著!」

「大傢伙說說……」張帥坐在板凳上,表情憂慮,「這要是真投不出可咋辦啊?」

「張帥你個笨蛋!」楊小虎猛拍他一下,「多少年人家投實彈的就沒出過事故,你長點出息行不?」

「我就是怕……」

「怕個屁!打槍你怕,投手榴彈還怕,你說你怕來怕去你當啥兵?」楊小虎恨鐵不成鋼。

「我……我……」張帥慚愧地低下了頭。

「行了,都少說兩句。」盛行遠笑道:「緊張是正常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考慮在前,也免得實戰時失誤。」

張帥感激地瞅了他一眼。

「不過呢,」盛行遠話鋒一轉,「過於緊張就不好了,小虎說得對,明天投彈時連長排長都會給咱保駕護航,所以別想太多,正常發揮就行了!」

「班長英明!」楊小虎狗腿道。

「對!」連志國鼓掌,「做領導的最高境界就是——稀泥和得好!!!」

「兔崽子!」盛行遠抬腳就踹,連志國一骨碌翻上了床。

「怎麼還不睡?」臨近熄燈,盛行遠看韓睿還盤腿坐在床上,不禁好奇道。

「沒事。」韓睿搖搖頭,眉頭輕皺。

「怎麼會沒事呢?」看沒人注意,盛行遠也翻上了他的床。

兩人並排坐著,韓睿已經脫了褲子,腿上蓋著棉被。

「想什麼呢?」盛行遠拍拍他。

「沒想什麼。」韓睿強笑了一下。

「擔心明天的實彈投擲?」

「怎麼會!」韓睿失笑,「軍隊裡的東西我都玩得不帶玩了,那有什麼。」

「不會吧?」盛行遠驚訝,「說得跟軍隊是你家開的似的。」

「當然不是我家開的,」韓睿解釋道,「不過我以前都住在部隊裡的。」

「怪不得!」盛行遠捅捅他,「既然不是擔心這個,那你憂鬱啥?」

韓睿愣了愣:「我就不能偶爾心情抑鬱一下?」

「可以。」盛行遠點頭,「但是偶爾不等於常常,你最近情緒太不穩定了。」

「你關心我?」韓睿眼裡帶了絲笑意。

「韓爺,我一直都很關心你。」盛行遠歎氣道。

「我只是想,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能讓我們分到一起。」似乎不習慣跟人解釋自己的心思,韓睿多少有些不自在。

「別想太多,既然人力都用盡了,那就看天意吧。」盛行遠攬住他的肩膀,樂觀道:「千里迢迢地走到這裡,我相信緣分不會就這麼輕易斷的,你認為呢?」

韓睿點頭:「也許吧。」

「好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投實彈呢!」盛行遠拍拍他,玩笑道:「放輕鬆,表情別這麼沉重,又不是明天就要光榮了!」

韓睿沖他齜牙。

盛行遠笑呵呵地翻身下床。

正在玩笑中的兩人,誰也不會預料到,盛行遠差點就一語成讖。

不過,那都是第二天的事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