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實彈投擲那天,連裡的氣氛比以往要緊張。

為了活躍氣氛,連長站在佇列前,笑呵呵地講了兩句:「實彈投擲沒什麼大不了的,按照教官教給你們的程式,我保證每個人都能順利過關!」

新兵蛋子們偷偷松了口氣。

「不過呢!」連長話鋒一轉,繼續說道,「手榴彈這玩意兒也是要人命的!所以一定要注意安全!聽清楚了沒有?!」

「聽清楚了!!!」

第一隊帶了過去,除了要投彈的戰士,其他人都被安排在離投彈點很遠的位置觀望。

「班長,你說我行不行?」張帥緊張得直發抖。

盛行遠拍拍他:「於威都行,你有什麼不行的?」

第一組是連志國和于威,連志國已經就位,於威和二排長在另一邊的防彈坑裡等待。

「張帥,別緊張!」楊小虎也安慰他道,「就跟練習的時候一樣,拉環一拉,咻一下它就飛出去了!」

「對啊,你投彈時不是投得挺遠的嗎?」盛行遠笑道。

「我……」張帥撓頭,「可那是假的啊!」

「這個你也當假的不就行了!」楊小虎偷偷掐他一把。

「安靜!」連長掃他們一眼。

緊跟著,就看到連志國舉起手,用力一擲——嘭!!!炸了。

「耶耶耶!」於威在後面跳了起來。

還沒等他沖過去和連志國擊掌,就又乖乖在原地站好了。眾人一笑,猜他是被排長訓了。

於威表現得也不錯,很順利地將手榴彈投了出去。

眾人排著隊一個個向前,很快就輪到了張帥和韓睿。

「怎麼樣?」盛行遠偷偷問韓睿。

韓睿沒好氣地掃他一眼,指著張帥:「你以為我是他?」

「說什麼呢你!」楊小虎替兄弟抱不平。

「行了,該上去了。」盛行遠深深地瞅韓睿一眼,囑咐道:「小心點兒。」

「嗯。」韓睿難得沒給他冷臉,點點頭就跟著張帥進了投彈坑。

 

「你抖什麼抖?!」協助他們投彈的排長一看到張帥畏首畏尾的樣子,就忍不住踢了他一腳。

「報告!我,我沒抖。」

「沒抖你哆嗦啥?」再踢一腳。

「我……我……」

「要是真投不了,你可以下去休息。」排長想了想,慎重道。

「我,我能行!」就算心裡怕死了也得完成任務,怕槍怕彈的兵在軍隊是沒人看得起的,張帥咬了咬牙,努力挺起了胸膛。

排長審視了他兩眼,問道:「真沒問題?」

「沒問題!」

「注意投彈姿勢!」把手榴彈遞給張帥,讓他按以往教的程式操作。

張帥接過手榴彈,抿緊嘴唇,臉上那表情真跟那些為國英勇捐軀的英雄一樣。

「別緊張!小指套上拉環!」

「是!」張帥的腿又開始哆嗦了。

「預備!」

張帥緊緊抓著手榴彈,勁道大得幾乎要把木柄給握碎。

「投!」

拽開拉環,手握手榴彈用力一擲!!!

咻……手榴彈不僅沒向前飛,反而脫手直接往後掉。

「隱蔽!!!」在他脫手的瞬間,在張帥身邊輔導的排長嘶聲大吼。

正躲在後面防彈坑裡和二排長待命的韓睿猛然抬頭,就看到手榴彈帶著風聲飛擲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韓睿一把按住二排長的肩膀,猛然起腳——

一記淩空飛踢,準確踢中了飛來的手榴彈!

嘭!!!——十幾米外一聲巨響,震得防彈坑內的幾人耳膜生疼。

「媽的!」二排長大罵一聲,「差點就上西天了!」

韓睿喘著粗氣,躺倒在防彈坑裡,有點不敢相信剛才那驚險的一幕就發生在自己身邊。

謝天謝地,至少他們都平安無事。

 

「韓睿!」不顧紀律,盛行遠爬起來就往那邊沖。

「給我站住!」值班的三排長一聲吼。

盛行遠止住了往前沖的步伐,不顧上下級關係大聲吼了回去:「那邊炸了!」

「我知道!」三排長用力擋在了他面前,「情況沒有確定之前,誰也不能過去!」

「那裡有我的戰友!」盛行遠紅了眼。

「也有我的!」三排長比他還激動。但是在這種時候,保證現場所有人的安全,才是他的職責。

盛行遠喘了兩口粗氣,憤憤地坐了下來。

「班長,那炸點在坑外,他們會沒事的。」楊小虎蹦起來往那邊看。

盛行遠伸長了脖子,忐忑不安地往那邊張望。

過了一會兒,連長虎著臉走了過來:「媽的,個孬兵!」

「連長,沒事吧?」三排長滿臉擔心。

「沒事。」連長吳韜瞅了盛行遠一眼,「你們班的好兵啊!」

盛行遠揪著心,低頭聽訓。

「這他媽的操蛋事!出事故是你們班的,力挽狂瀾的還是你們班的,你說是好的孬的咋都紮了堆兒呢!」

話音剛落,一排長拎著張帥過來了,韓睿和二排長還在投彈坑裡待命。

「連長,還繼續練嗎?」三排長悄聲問。

「繼續!」吳韜眼一橫,道,「不能因為這麼個破事就影響了集體作業,這麼多兵都等著結業考核,不能因為這個就停止訓練!」

「是!」一排長敬個禮,把張帥送回大部隊,又回去了。

盛行遠松了口氣,拍了拍張帥的肩膀。

「班長……」張帥眼圈紅紅的,哭喪著臉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盛行遠抬頭望天,心說你要真是故意的,老子就活埋了你!

「張帥啊張帥,你說你咋老是關鍵時刻掉鏈子呢?!」楊小虎揪揪他的耳朵,愁著臉道,「這以後下連隊誰敢要你啊!」

一句話,說得張帥眼淚都掉下來了。

「行了,都少說兩句。」盛行遠想要安慰張帥,但是心裡確實有點怨氣。只得回頭對楊小虎道:「走吧,該咱們了!」

「班長,我要是萬一脫手……」楊小虎也有點害怕了。

「那我先上,你在後邊蹲著。」

「那,那也成……」楊小虎摸摸鼻子,跟著盛行遠上了訓練場。

韓睿順利完成考核,正邁步往回走,碰到盛行遠,兩人眼波對視,交纏。

沒事吧?盛行遠眼裡寫滿關切。

切,我是誰?韓睿挑挑眉。

混蛋!橫他一眼,盛行遠帶著楊小虎走了。

韓睿轉身看他一眼,心情驟然放鬆下來。

 

危急時刻勇救戰友,韓睿的大名在新兵連裡大大傳揚了一番。

這傳來傳去的,連團部裡都知道了新兵蛋子裡出了這麼一號人物。

「來,小韓同志,把當時的情況再講一遍!」團裡來的幹事興致勃勃道。

韓睿面容冷淡,絲毫沒有被當作英雄的喜悅。拗不過幹事的催促,他徐徐說道:「我當時什麼都沒做,是二排長先出手的。」

「哦?」楊幹事趕忙拿出本子來記下。

「嗯,我當時都懵了,要不是排長反應快,我們都得死在那兒。」

「這麼說,我應該採訪你們排長。」楊幹事沉思道。

韓睿一推緊張到鼻尖冒汗的二排長,道:「這事都是排長的功勞,有事您問他吧!」

他並不貪軍功,也不要啥榮譽,而且上邊的人來採訪真是煩死人了!

二排長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韓睿沖他擠擠眼。

「二排長,你快說啊!」韓睿推他。

二排長緩過神來,感激地瞅了韓睿一眼,開始結結巴巴地跟楊幹事講述了事情經過。

總之,這事講到後來,是二排長領導著韓睿完成了此次壯舉。

「韓睿,夠意思!」二排長拍著韓睿的肩膀道。

「這都是您應得的。」韓睿客氣道。

其實這事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好處,但是二排長,也就是鐵三連的三班長,正愁著沒有功勞上報提幹呢!當然了,這事他根本就不會想到,是盛行遠提點他,讓他把這功勞讓出去,賣個人情。

而且,樹大招風,新兵蛋子出那麼大名真是有害無益。這些,也是盛行遠教的。韓睿覺得無所謂,反正有那榮譽對他來說沒啥好處,丟了也沒啥壞處。

盛行遠絕不會害他,這點他心裡很清楚。

 

新兵連裡出了這麼大事,團長親自下來視察。

「同志們,對待工作要認真負責,這次幸好沒出事,不然連我都沒辦法交代!」團長王自勇厲聲道。

「這事都是我的責任,我會作出檢討。」吳韜挺直背脊,沉聲道。

「行了,」王自勇拍拍他的肩,「坐吧。

「是!」

「我看團裡的報告是你手下的排長解除了險情?」

吳韜沉吟了下,隨即答道:「是!」

王自勇的眼裡有懷疑:「不是說是個新兵蛋子幹的嗎?」

「這事……只有二排長和那個蛋子知道。」吳韜賠笑道,「我也不怕您知道,我手下這個班長就等著提幹呢,給個機會吧?」

「那蛋子就沒意見?」王自勇皮笑肉不笑道。

「怎麼會!」吳韜笑嘻嘻地湊過去,低聲道,「那蛋子一口咬定是二排長幹的,不信您自己問他啊!」

「兔崽子!」王自勇笑道,「好吧,我見見那蛋子,免得你們真幹出頂缸兒的事來大家面上難看。」

「王團,您說我能幹那事?」吳韜喊冤。

王自勇掃了他一眼,吳韜摸摸鼻子不吱聲了。

「報告!」韓睿在自家排長的帶領下來到了連部。

「進來!」

一排長帶著韓睿進了門。

「你先出去吧。」王自勇擺了擺手,吳韜帶著一排長出去了。

「你就是韓睿?」王自勇挑了挑眉。

「報告,我是新兵連一排一班戰士韓睿!」韓睿敬個禮,立正站好。

「小夥子不錯。」王自勇點點頭,仔細打量了一眼:「看著面善啊!」

韓睿眼觀鼻,鼻觀心,心說您的開場白都這樣嗎?

「籍貫?」

「A市。」

王自勇再點點頭:「這麼說,你還是城市兵。城市兵一般都比較嬌貴,還適應嗎?」

「適應!」韓睿大聲道。

「這次的事故是怎麼回事?」王自勇出其不意地問道,「我聽說是二排長搶了你的功勞?」

「什麼?」韓睿吃驚地張大嘴,「您在說什麼?」

「二排長搶了你的功勞。」

「沒有的事!」韓睿趕忙擺手,「救人的事跟我沒關係,要不是二排長保護我我可能就沒命了!」

「你沒有什麼委屈要訴?」王自勇背著手,眼裡有了一絲讚賞。

「沒有。」

「對團裡有什麼要求沒?」

想和盛行遠分到一起的念頭再度冒了出來,但是一想到臨行前盛行遠的叮囑,韓睿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報告!沒有!」

現在,王自勇對這個新兵蛋子是真有點欣賞了。「好吧,你先下去吧。」

「是!」韓睿敬了個禮,轉身出門。

王自勇望著合上的門板,沉思了半晌,這個叫韓睿的怎麼看著這麼眼熟呢!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