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怎麼樣?沒為難你吧?」韓睿一回來,盛行遠就迎了上去。

「那麼大官為難我這個新兵蛋子?」韓睿睨他一眼,「他腦子又沒進水。」

「噓……你小聲點。」盛行遠瞄瞄左右,看沒人注意他們,才把人拖到一邊,叮嚀道,「想讓人抓小辮子還是怎麼著?」

韓睿摘了帽子,展示自己的青瓜皮髮型:「你看我有辮子讓人抓嗎?」

盛行遠被他逗得笑了出來:「好了好了,你自己注意點兒。這幾天大傢伙都在議論那天的事,你風頭出得不小了,現在競爭這麼激烈,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你呢!」

「我知道了。」韓睿點點頭。

「團長跟你說什麼了?」

「沒什麼。」韓睿想了想,把和王自勇見面的過程講了一遍,「那人挺有意思,還說看我面善。」

「你以前見過他?」盛行遠疑惑道。

「不可能!」韓睿搖頭,「A市離這裡天南海北的,我跑哪兒認識他呀!」

「這倒也是。」盛行遠捏起他下巴,仔細打量了兩眼,「難道你這就是傳說中的大眾臉?」

韓睿猛一甩頭,沒好氣道:「爺這是標準的帥哥臉,你什麼眼神兒!」

盛行遠失笑:「是團長說你面善的,可不是我。」

「得,那是他老眼昏花看錯人了!」韓睿不以為意道。

「韓睿同志,關於這一點我不得不批評你了啊!」盛行遠清清嗓子,正色道,「不能老在背後詆毀領導……」

韓睿扭頭望向一邊:「老學究,馬屁精。」

「就算他們真像你想的那樣,也得揣著掖著爛在肚子裡,不能給人留下把柄。」說完,沖韓睿擠擠眼。

韓睿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老狐狸!」

「咳,本帥哥一點都不老。」某人抗議。

「狐狸還分老中青?拉倒吧!」

「你又侮辱領導!」某人追了上去。

「來,領導……」韓睿頓住腳步,手指勾住盛行遠的下巴,輕佻道, 「讓小的侮辱欺辱淩辱一番如何?」

盛行遠笑彎了眼:「你會嗎?」

「大活人咱還沒欺辱過,但是收拾只豬還是沒問題的!」

「兔崽子!」輕揚起頭,解救了自己的下巴。盛行遠攬住韓睿的肩膀,笑道:「玩笑時間結束,幹活兒!」

韓睿摸摸鼻子,心說你怕了就怕了,你轉移什麼話題嘛!

盛行遠踢他一腳:「快走啊!」

韓睿撇撇嘴,不甘不願地被他拖走了。

 

新兵連結業時團裡要求搞一次閱兵。

為這,連長等人已經合計了很久,新兵蛋子們最後一個星期什麼都沒幹,就練佇列行進了。

「班長,這事啥時候是個頭啊!」於威趴床上哀叫。

「後天就閱兵了,閱完兵咱就該下連隊了,你自己想想什麼時候是個頭。」盛行遠打開儲物櫃,取出家裡寄來的信看。

「還看啊?」韓睿搭著毛巾走過來,嗤笑道,「就收到這麼一封信,看了那麼多遍都會背了吧?」

「我只是整理一下,」盛行遠好脾氣道,「下了連隊就會有新的位址,新兵連的家信多有紀念意義。」

韓睿眼神黯了黯,道:「也是。」

盛行遠掃了他一眼,把信遞給他:「喏,借給你看。」

「稀罕!」三個月沒有和任何人聯絡過,韓睿心裡不是不在意的。看別人興高采烈地給家裡寫信打電話,自己卻連個可以寫信的人都沒有,那感覺……

「我請你看,成不?」盛行遠笑道。

韓睿瞅他一眼,看他臉上寫著的只有關心,這才彆扭地接過信來:「這是你求我看的啊!」

「是,榮幸之至。」盛行遠摸摸他的頭,端了臉盆出去了。

韓睿翻身上床,就著燈光細細地閱讀起來。

盛行遠的家信很長,盛爸,盛媽都細細寫了叮嚀的話,其中還夾雜著盛弟弟搞怪的話語,甚至盛奶奶也寫了幾筆祝福。濃濃的親情,是韓睿很久很久沒有感受過的。

其實這信他也看了好幾遍了,每次都看到鼻子發酸。因為是自己缺失的,所以才想借著別人的幸福來彌補。盛行遠知道他這一點,才經常把信拿出來,硬塞給他請他來看。

如果這個家就是自己的家該有多好……韓睿躺平身體,把信紙蓋在臉上。

「韓睿,你幹嗎呢?」同在上鋪的於威嚷道。

「怎麼了?」韓睿揭開信紙,不悅道。

「見張帥了嗎?」

「我怎麼知道。」說著,又把信紙蓋了回去。

「昨天張帥借了我的筆,現在都沒還回來!」於威嘟囔道。

「哎,說到張帥,好一會兒沒見他了啊!」連志國抬起頭來。

於威看看表:「都快晚點名了,他跑哪兒去了?」

宿舍裡的幾個人面面相覷,終於意識到一個問題:張帥呢?

「你們說什麼呢?」盛行遠回來了。

「班長!你看見張帥了沒?」

「沒啊!」盛行遠疑惑道,「他沒在宿舍嗎?」

「沒有!」楊小虎跳了起來,「我想起來了,吃完飯他說要自己待會兒,我見他在水泥板上坐了!」

「後來呢?」眾人齊聲吼道。

「後來……」楊小虎抓抓頭,「後來我就給忘了!」

「你怎麼不看著他點兒!」於威蹦了起來。

「我去水房洗衣服了!」楊小虎也急了,「誰知道他沒回來啊!你們在宿舍裡怎麼不知道找人了?」

眾人無語,盛行遠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安靜。「都別吵了!現在趕緊出去找張帥,不要聲張,就算沒有找到也要趕緊回到班裡來報告,聽清楚沒?」

眾人點頭,意識到這事可能要壞菜。

「現在,大家分頭出去找,每組負責的區域是……」盛行遠一一分配完任務,低聲道:「都沒問題吧?」

「沒問題!」

 

事實證明,問題大了。

一班眾人或明或暗地在連裡找了一圈,沒找到人。

回到班裡,於威臉都嚇白了:「班長,張帥不見了!」

盛行遠看看表,離晚點名只有五分鐘時間了。「連裡犄角旮旯都找過了?」

「找過了!」楊小虎跑得一頭汗。

盛行遠嚴肅地掃視一圈,眾人臉色急切,眼光清亮,沒人說謊。

「難道他真的……」

最後兩個字沒敢說出來,逃兵,這在部隊裡可是要人命的大事!盛行遠幾乎要歎息了,怎麼八百年沒出過的事都攤到了自己頭上。上報?不上報?眼看著就要點名了,如果知情不報……

他擰緊了眉頭,發現這事還真他媽難辦!

「去報告連長!」韓睿沉聲道。

「你瘋了?!」楊小虎瞠目,「這事捅出去張帥就完了!」

「不上報我們才完蛋!」韓睿一把揪住盛行遠,「別猶豫了,快去報告!」

「班長,不能去!也許張帥會自己回來呢!」

「快去!」韓睿急了,隱瞞不報會害了盛行遠!

「班長……」楊小虎哀求道。

韓睿一把把盛行遠推了出去:「快去找排長連長!」

「韓睿,你不要太過分!」楊小虎就要衝上去。

韓睿一個跨步擋在宿舍門口,臉色深沉如水:「我看誰敢攔著!!!」

眾人被他的氣勢震懾住,都不敢動了。

盛行遠深吸一口氣,快步朝連部辦公室跑去。

「你說什麼?!」一排長的臉色都白了,「跑了?」

「跑沒跑不知道,從吃過飯後就沒人了。」盛行遠耷拉著腦袋。

「媽的!連個人都看不住!」排長氣得直踹他。

盛行遠一聲不吭地挨了,出了這麼大事他確實有責任。從手榴彈投擲失誤起,張帥的情緒就一直很壓抑,這幾天下來,戰友的揶揄,上級的失望,讓張帥承受了極大的心理壓力。

「排長,是我工作沒做好。」如果再多勸勸,多找人陪陪張帥,也許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事了。

「行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一排長抹了把臉,道,「這事不能耽擱,你跟我去找連長。」

「是!」盛行遠凝重著一張臉,跟著一排長進了連長辦公室。

「報告!」

「進來!」

吳韜手裡拿著帽子,奇怪地看著他倆:「馬上就點名了,有事?」

「連長……」一排長硬擠出個笑容。

「怎麼了?皮笑肉不笑的。」

「我跟您報告個事。」

「啥事?」吳韜抓過水杯喝了口水。

「那什麼,有個兵跑了。」

噗——!!!

「你說什麼?!!!」吳韜一口水全噴了出去,一排長躲閃不及,被噴了一臉,「你他媽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遍!」

一排長乾笑,笑得比哭還難看:「有個兵……跑了。」

吳韜氣急,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吼道:「誰?什麼時候!」

「報告,跑的是張帥,吃完晚飯就……」盛行遠囁嚅道。

「狗娘養的,你們早幹嗎了?!」

兩人低著頭,不敢吱聲。

「找了沒?都去哪兒找了?!」吳韜抹了把臉,勉強按下了情緒。

「連裡都找遍了,沒有。」盛行遠抬頭起,低聲道,「外面……還沒去。」

吳韜手叉著腰,仔細思量了下:「這事不能拖,黑燈瞎火的,又是在山裡,他跑不遠。」

一排長點頭稱是。

「這麼著,點名照常進行,你們先不要聲張。一班長,你先回班裡,把同志們的情緒穩定下來,切記,不可外傳!」

「是!」盛行遠敬了個禮,轉身走了。

「娘的,這他媽的操蛋事也讓老子趕上了!」吳韜狠啐一口,對一排長道:「去,馬上把指導員找來!」

「是!」

一排長領命而去。

吳韜狠狠地踢了一腳凳子,罵道:「操你媽的張帥,等找到人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