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你說張帥能跑到哪兒去呢?」韓睿跟著盛行遠,一邊走一邊道。

「誰說他跑了?」盛行遠回頭瞄他一眼,小聲道,「也許他就是心情不好,出去透透風呢!」

「切!」韓睿冷哼一聲,「透透風能透到圍牆外面去?整個大院都找過了,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班長,張帥不會真跑了吧?」于威臉上寫滿了擔心。

盛行遠歎口氣,打著手電筒為他們照路:「都少說兩句,不管他跑不跑,拖得時間越長他就越危險,真要跑出這山去還好,黑更半夜的山裡可不安全。」

話音一落,於威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走吧!」盛行遠帶頭,迎著前面的手電筒光一路往前搜索。為了擴大搜索範圍,吳韜把一排的戰士通通編成了三人小組,交叉著往部隊大院週邊搜索。

正值春寒料峭,沁冷的小風嗖嗖地往衣領裡鑽,於威不住地搓手。

韓睿回頭看他一眼,道:「你走我前面。」

「為什麼?」

「班長在前,我在後,你還不那麼冷。」韓睿硬聲道。

「嘿嘿!」於威一聽就懂,緊走兩步越過韓睿,扒住盛行遠的衣角,「沒想到韓睿還有這麼善良的時候。」

「跟著我就行,別扯我衣角。」盛行遠拍他爪子。

「班長,你就讓我扯著吧!」於威可憐兮兮道,「這黑燈瞎火的,又是山路,萬一……」

「哪那麼多萬一?」韓睿一把把人拎後一步,不悅道,「你拽著班長,他就不能探路了。」

「真的?」於威不信。

「真的。」盛行遠回頭一笑,「你怕什麼,有事韓睿在後面墊底呢!」

「也對啊!」于威朝韓睿飛個媚眼,「兄弟,多謝照應啊!」

「照個屁!」韓睿看都沒看他,直接把眼刀射向了盛行遠,「要摔跤之前你先揪住班長!」

「班長,你看他……」於威告狀。

「韓睿沒惡意,註定墊底的人有權利發洩情緒。」盛行遠邊笑邊說。

「班長……」于威頓了頓,若有所思道,「我怎麼覺得這話有點陰損呢?」

「有嗎?」盛行遠不以為意。

「當然有!」韓睿悶聲道。

「呵呵!」盛行遠低笑,道,「看來實話果然傷人呐。」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韓睿沒好氣道。

盛行遠回頭看他一眼,不出聲了。

 

幾個人沉默地走了一會兒,只見半山腰裡星星點點都是手電筒的燈光。

三人小組走得並不快,他們不只沿著山路前進,還時不時地拿著手電筒掃向路邊的山石與荒草窩子。

「班長,這山裡不會有蛇吧?」於威一邊扒拉著路邊的枯枝,一邊擔心道。

「笨蛋!」韓睿哼了一聲。

「我哪裡笨了?」於威不服。

盛行遠失笑:「你難道不知道蛇是要冬眠的嗎?」

「呃……」於威語塞,「那萬一它們醒了呢?」

「少烏鴉嘴了!」韓睿橫他一眼,對盛行遠道,「七點方向!」

盛行遠條件反射一樣把手電筒掃了過去。

「沒人啊!」於威跳起來看。

韓睿皺起了眉頭,一把搶過手電沿著七點方向仔細搜索了一遍。

「要不要過去看看?」盛行遠低聲道。

「也許是我看花眼了。」韓睿搖搖頭,把手電筒遞還給他。

盛行遠抬眼望,確實沒看出什麼異常。「走吧。」

三個人繼續往前走,除了於威不斷地哼哼冷啊冷的,盛行遠和韓睿再沒交流。或許是剛才的氣氛太緊張,又或者是寒冷的山風讓他們的心頭添了幾抹凝重。這樣的天氣,張帥就是凍不死也會凍出病來。

所以,他們一定要快。

又向前走了大約一裡地,韓睿突然站住了:「不對!」

「怎麼了?」盛行遠停下腳步,疑惑地看著他。

「剛剛那地方不對勁!」韓睿奪過他手裡的手電筒,撒腿就往回跑。

到底是哪裡不對了?盛行遠來不及細想,邁開腳步緊緊跟上韓睿。

「等等我啊!」眨眼間,於威就被他們拋下了老遠,他一邊喊一邊上氣不接下氣地在後面追,「班長……」

「你確定嗎?」盛行遠跟在韓睿身後上了山。

「噓……」韓睿用食指比了比嘴唇,盛行遠隨即噤聲。

走了大約十幾米,就看到一塊黑色的山石邊,被人挖出了一捧新土,面積不大,兩隻腳踩上去就可以蓋住。

誰幹的?韓睿蹲下身,剛要伸手去摸,猛然間鼻孔裡竄進一股尿臊味。

「我操!」他及時收手,打著手電筒在這個土堆周圍尋找線索。

「韓睿你看!」在土堆邊緣清清楚楚印著一個腳印,這個腳印新兵蛋子們太熟了,就是他們每天穿的膠鞋的網底!

韓睿皺了眉頭,沿著腳印地指向摸索著往前走。

盛行遠跟在他身後,生怕打斷了他的思緒。

「哎喲!」韓睿只顧著尋找腳印,忘了看腳下的路,差點被凸起的岩石絆個跟頭。

「小心!」盛行遠一把拉住他。

韓睿搖晃了下,才借著盛行遠的手勁站穩。

「謝啦!」他不好意思道。

「哪兒的話!」盛行遠笑道,「還能真讓你墊底不成?」

韓睿的臉拉了下來,甩開手,繼續往前走。

「哎,這就生氣啦?」盛行遠追上去,再次拉起韓睿的手,「你拉著我,下次往我身上倒!」

韓睿掃他一眼,又看了看兩人交握的手,哼了一聲。

兩個人手拉著手繼續前進,冷風不斷從衣領灌入,但是兩人交握的手掌都是溫熱的,盛行遠看著韓睿專注的眼神,覺得這個彆扭的傢伙雖然嘴裡老刺張帥,但是心裡還是關心的。

這大冷天的,費心去找是盡了本分,跟著大部隊隨波逐流也在情理之中。

「這欠揍的玩意兒!」跟著腳印走了又有幾百米,韓睿突然停在了一棵松樹前面。

「怎麼了?」盛行遠不解道。

「哼!姓張的!你是自己下來還是老子揪你下來?!」韓睿突然把手電筒掃上樹冠,影影綽綽的枝條下,果然藏著一個人。

「張帥?!」盛行遠驚道。

「嗚嗚……」手電筒光直接打上張帥的臉,這個敦實的傢伙此刻正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上面哭呢!

「你給我下來!」韓睿才不管他可憐不可憐,抬腳就往樹幹上踹。

「班,班長……嗚嗚……」一見盛行遠在下麵,張帥哭得更起勁了。

「別哭,別哭啊!」盛行遠鬆開韓睿的手,張開手臂朝著張帥勸道,「班長在呢,下來吧,啊?」

「班長,我怕……」黑燈瞎火地在山裡躥了半天,耳邊又有些不知名生物的叫聲,心焦力疲的張帥快要崩潰了。

「不怕不怕,」盛行遠哄道,「我帶你回連隊。」

「他們會不會打我啊?」張帥露出一張哭花了的臉,抽噎道。

「班長在呢,誰會打你?」盛行遠笑著答道,「外面多冷啊,你快下來,咱回班裡暖和暖和去。」

「連,連長會不會叫……叫我滾蛋?」在樹上都快凍僵了,張帥實在扛不住了,但是一想到回去的待遇,這個半調子也不禁警醒起來。「班長,我真不是故意要跑的。」

「嗯,班長相信你。」盛行遠堅定的目光,給了張帥一些勇氣。

不過這些,還不足以讓他跳下樹來。

「真他娘的囉嗦。」韓睿低咒一聲。

「班長!」兩個人還在僵持,底下於威帶著一隊人馬往這邊找了過來。

「下來吧!」盛行遠繼續勸道,「下來跟連長認個錯就沒事了。」

「誰在那邊?」是吳韜的聲音。

「報告!張帥找到了!」盛行遠立正站好,大聲道。

「媽的!」吳韜心裡不知是怒是喜,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

「連長!」韓睿敬了個禮。

吳韜勉強回禮,一雙虎眼直瞪著樹上的張帥:「還想在樹上孵蛋是不是?還不快給老子滾下來!」

「老吳……」指導員賠了個笑臉,低聲道,「別把人嚇著了。」

「嚇著?」吳韜冷哼一聲,「有種逃跑就別怕就被逮著!當老子這連隊是開旅館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美不死他!」

樹上的張帥一聽這話,抖得更不成樣子了。一聲嗚咽冒出來,隨著山風飄出去老遠,眾人面面相覷,這……

「哭什麼哭?」吳韜不耐煩道,「給我下來!」

「班長……」張帥像看救命稻草一樣看著盛行遠。

「這……」盛行遠為難了,眼下說什麼都不合適啊這個。

「班長?你現在叫團長軍長都救不了你!」吳韜沖樹上的張帥下最後通牒:「給你兩個選擇:一,你自己下來!二,我讓人把你揪下來!自己選吧!」

「我……我……」張帥眼睜睜地看著戰友們把樹下圍了個水泄不通,這下插翅都飛不出去了,他抹抹眼淚,怯怯地從樹上往下爬。

「磨嘰啥?快點!」吳連長吼道。

張帥一慌,腳下一滑,直直地朝站在樹下的吳韜砸去。

「我靠!」本想站近點一把擒住逃兵的吳連長,被張帥砸得腸子都差點流出來!「你他娘……嘶……」

張帥本來就慌,這一下子腦筋就更不清醒了,整個人在吳韜身上傻愣愣地躺著。

「快起來!」盛行遠看連長被砸得臉都綠了,急忙把張帥提了起來。

「班長……」張帥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幹了什麼好事,哭喪著臉,眼巴巴地瞅著盛行遠。

盛行遠把他提溜到一邊,心說你別看我了,班長這次是真救不了你了。

「班個屁!」韓睿一個閃身隔在張帥和盛行遠中間,「別再給班長惹事了你!」

「哎喲!」吳韜在眾人的攙扶下站了起來,隱秘部位被張帥狠狠地坐了一下,痛得他幾乎要掉下男兒淚來。但是!軍人的尊嚴是要維護的,連長的威信也是要維持的,他咬著牙,努力抑制住捂住下體的衝動,很有威嚴地站直了身體。

「清點人數,原路帶回!」

「是!」一排長舉起手臂,打亮手電筒,「以一班長為基準,集合!」

一串雜亂的腳步聲過後,隊伍很快就整好了。

「報數!」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響亮的報數聲過後,一排長滿意地點點頭。

「報告!隊伍全員到齊!請指示!」

吳韜沉聲道:「全體帶回!」

「是!」

隊伍借著手電光,齊步往回走。

吳連長和指導員中間夾著張帥,走在隊伍排頭。

盛行遠擔憂地看著他們,什麼都不敢問。

張帥耷拉著腦袋,時不時往後瞄。

「看什麼看?要看的話明天給你開個大會,讓你一個人站在上面看個夠!」吳韜照著他的脖子毫不留情地拍出一掌。

張帥一個踉蹌,差點跪倒在地。

盛行遠看了心裡一抽,心說完了,看這架勢,還指不定怎麼處置張帥呢!

正思忖間,後面伸過來一隻手,抓住自己的手狠狠握了一下。

盛行遠還沒來得及反應,重重交握的兩隻手已經分開了。

他疑惑地回頭看,就見清亮的月光下,韓睿略帶擔憂地望著自己。

盛行遠沖他笑了笑,突然心裡就安定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