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盛行遠就這樣開始了狙擊手生涯。

除了在新兵連時看過韓睿的一本《狙擊手手冊》外,他對狙擊手就沒有更多的瞭解了。就算現在陸禮文開始帶他,也與實際上的狙擊手訓練有很大的距離。

「連槍都握不穩呢,談什麼狙擊?」面對盛行遠的疑問,陸禮文笑道。

「那我應該做什麼?」

「先從最基礎的開始。」陸禮文淡定道。

持槍,就是一切的基本。心態,則是持槍穩定性的保證。

陸禮文對盛行遠的訓練,是在連隊日常訓練之餘的加餐。三連的訓練本就緊張,要從這裡面擠出時間來,那真是把海綿擠幹了般的擰勁兒。

「還能堅持?」陸禮文盤腿坐在一邊,看盛行遠在烈日下練臥姿持槍。

「能。」天氣漸熱,盛行遠趴在地上,覺得胳膊都已經麻了,汗水順著肌膚的紋路往下淌,眼睛乾澀難當。

「別晃!」槍管微微晃動了一下,陸禮文抬腳就踹。

盛行遠咬牙忍了。

「是不是覺得我對你特殘忍?」陸禮文笑笑。

盛行遠低聲道:「沒。」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在部隊打拼不容易,在三連生存更不容易。」

「嗯。」

「我知道你家裡條件好,又是大學生,但是那又怎麼樣?」陸禮文失笑,「部隊就是個強者生存的地方,拼也是三年,混也是三年,好好經歷才能獲取一生受用不盡的財富。」

盛行遠無言,他真想不明白有什麼財富是他終生受用的,難道天天在陽光下暴曬兩個小時就能取得嗎?

見他一副不開竅的樣子,陸禮文也沒再多說。這個兵,悟性夠高,但是思慮也過於現實。其實軍隊是個單純的地方,服從,付出,就能得到。他相信以盛行遠的資質可以獲得更好的發展,就算以後退役了,他現在所學的,所經歷的,也足以讓他在社會上大有作為。

財富,不見得是物質和技術,最難能可貴的是精神。

「眼睛看哪裡?」見盛行遠走神,陸禮文上去又是一腳。

「報告,眼睛進沙子了。」盛行遠的左眼都紅了。

「好吧,今天就到這裡。」看看表,時間早就超過了,陸禮文拍拍屁股,決定放盛行遠一馬。

「謝謝班副!」盛行遠又在地上趴了好一會兒才爬起身來。保持一個姿勢太久,久到他全身都僵硬了。

「我看看你的眼。」陸禮文拉過他,仔細審視他的左眼。「還硌得慌嗎?」

「有點。」

「我給你吹吹。」一個好槍手最重要的就是眼睛,陸禮文的神情慎重起來,嘴巴對著盛行遠的左眼吹了吹。

盛行遠尷尬地站在原地,他知道陸禮文是為他好:「班副,我揉揉就行了。」

「腦子進水了,張大眼睛等眼淚把異物沖出來。」陸禮文按住他的手,不讓他亂動。「出來了沒?」

「出來了。」盛行遠眨了眨眼,好受多了。

「沒事就回去吧。」

「是!」

 

回到宿舍,戰友們都在休息。

「喲,回來了?」高建國坐在桌前寫東西,見他們回來,招呼了聲。

「寫什麼呢?」陸禮文靠在桌邊,微笑著看著他。

「沒,沒啥。」高建國有些忸怩,連忙護住信紙。

陸禮文一把格開他的手,取笑道:「寫信就寫信吧,當我不知道呢?給小蘭妹妹的是不是?」

「去去!」高建國拍開他,「別老妹妹妹妹地叫,那是你嫂子!」

「還沒過門兒呢啊!」陸禮文不服氣道,「連個妹妹都不讓叫了。」

「有本事自個兒找一個去!」高建國一手護著信紙,低頭繼續寫。

「稀罕!找一個就比你家小蘭妹妹漂亮。」

「漂亮頂個屁用!」高建國嗤道:「女人就得溫柔賢慧又顧家。」

「這年頭還有這種好女人嗎?」

高建國得意地笑了:「咱家那口子就是……」

「那就讓嫂子給我介紹一個唄!」風向變了,陸禮文賠出了笑臉。

「哼!邊去!忙著呢!」

「哥,你就是我親哥……」

「滾!」

「呵呵……」聽著他倆笑鬧,盛行遠不禁笑出了聲音。

陸禮文回頭一看,見他在那兒聽得津津有味,不禁惱羞成怒道:「趕緊休息一會兒,晚上加餐!」

「是!」摸摸鼻子,盛行遠拉過小板凳坐下了。然而,剛坐下他又站起來了,好像少了點什麼!

「你找什麼呢?」隔壁鋪的老兵老牛好奇道。

「韓睿呢?」他終於知道少什麼了,每天中午韓睿都趴他鋪上睡午覺,怎麼今兒沒人了?

「哦,出去了。」老牛又趴了回去,「不是上廁所了吧?」

盛行遠應了聲,也沒出去找。他太累了,沒一會兒就趴在板凳上睡著了。

韓睿在午休結束時才回宿舍,一進門臉色就不好看,眾人也不知道他怎麼了,反正他平時板著臉的時候比較多,也就沒往心裡去。

盛行遠這一覺睡得沉,等他睡醒時已經到了下午訓練的時候。

「盛行遠,快點兒!」陸禮文嚷道。

「是!」匆匆洗了把臉,到門外站隊。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沒叫我?」盛行遠的身邊仍是韓睿,但是不管幹什麼都跟他粘在一起的韓睿,這次破天荒地自己跑出來站佇列,叫都沒叫他。

韓睿斜睨他一眼,面向前方。

「怎麼了這是?」盛行遠疑惑道。

韓睿的周身散發出濃濃的不悅氣息,盛行遠再遲鈍也感應到了,但是他實在不知道哪裡又惹韓爺不高興了,只得一邊在心裡猜測一邊跟著隊伍上了訓練場。

 

例行的熱身訓練後,就是四百米障礙。

吳韜站在場邊,叉著腰看各班的表現。下連隊已經有些時日了,新兵蛋子們在老兵的帶領下,慢慢開始了各項專業技能的學習。四百米障礙是部隊傳統的訓練項目,也是三連各班比拼實力的一個重點。

「加油!加油!」一班是第一個上的,高建國帶頭沖了出去。

盛行遠挨著韓睿盤腿坐著,笑呵呵地問道:「你說班長這次表現怎麼樣?能跑進一分半嗎?」

一分五十秒就是優秀,跑進一分半的那都是英雄。

韓睿轉頭看了看他,一聲不吭。

「我說祖宗,你到底是怎麼了?」盛行遠無奈了,就算他惹這位大爺不高興了,也該有個緣由吧?

「沒怎麼。」韓睿硬邦邦砸下三個字。

「我做錯什麼了嗎?」盛行遠皺著眉頭仔細回想。今兒早上韓睿還好好的呢,就這麼半天的工夫臉色就凍成北極了,那就是說問題是在這段時間形成的。可是他真沒幹什麼啊!上午訓練,中午被陸禮文帶出去吃小灶,他連得罪韓睿的時間都沒有!

「哼!」韓睿冷哼一聲,眼睛像刀子一樣紮了過來。

盛行遠心裡一激靈,心說這下問題大了,但是他真的什麼都沒幹啊!「是不是班裡有人惹你不高興了?」

韓睿低頭想了想,沉聲道:「沒有。」

「是連裡的人?」

韓睿有些惱怒地看他一眼:「沒有!」

沒人惹你生氣,你擺什麼冷臉!盛行遠的心裡也有點不舒服了,但是遷就韓睿已經成了他的習慣,為了緩和氣氛,他笑著調侃道:「臉色這麼臭,難道是生理期?」

韓睿一愣:「什麼生理期?」

「就是每個月總有幾天……嗯嗯?」在一個連母蚊子都鮮見的純爺們兒連隊裡,每個人都有那麼幾個拿手的葷段子,再加上某些年少無知又對女人充滿好奇的新兵蛋子們的不恥下問,基本上夜聊時眾人已經把女人這種生物從頭到腳由內至外徹底研究了一遍。

每當一班有人心情不爽時,眾人也就會習慣性地冒出一句:「那個了?」

那個,就是女人每個月幾天的……那個。反正方圓幾裡都見不著個女人,拿著女人家的事過過嘴癮也蠻爽的。

可是沒成想一句調侃就惹得韓睿翻了臉:「你他媽想女人想瘋了吧?」

「啊?」盛行遠驚訝,這從何說起啊。

「沒女人就拿……」韓睿話說了一半,像是想到什麼了似的,閉了嘴。

「不是,你話說清楚……」盛行遠聽得一頭霧水,扯扯韓睿的袖子。

韓睿還想再說什麼,就見老牛氣衝衝地終點走了回來。「韓小子!你得給哥哥我報仇啊!」

「怎麼了?」韓睿轉臉問道。

「他媽的三班那缺德玩意兒,比我快了一秒就得瑟個沒完!靠!就一秒!就差了一秒!」老牛朝三班那邊齜牙。

韓睿明白過來,老牛和三班的楊班副一向不對付,每次都要比出個高低,互相嘲諷已經是家常便飯。

「你得給一班爭氣,跑贏了他們哥哥給你買煙!」

「行。」韓睿站起身,小跑著去了。

「小心點啊!」盛行遠不放心地在後面喊。

韓睿腳步頓了下,頭也不回地上了訓練場。

 

因為家庭的關係,韓睿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泡在部隊裡。

母親身體不好,父親根本就不管他,寂寞又無聊時他就跑去和戰士們混。一來二去,部隊裡的日常訓練什麼的,他也學得有模有樣。

有天分,身體素質又著實不錯,所以四百米障礙對他來說還真不算什麼難事。一分五十秒優秀,爆發起來跑到一分三十秒內也不是不可能,就因為這,一班長真拿他當業務骨幹培養。

四百米障礙,體能很重要,但是技巧也同樣重要。合理分配每一個階段的體能才是制勝的關鍵,而今天,韓睿顯然莽撞了。

開始的百米過後,就是木樁、高低台、獨木橋等項目,韓睿眼裡燃著火苗,像風一樣快速地翻越各種障礙,然而再強的人體力也有限,在折返到鑽鐵絲網時,盛行遠明顯地看到他動作遲滯了一下。

「韓睿!」盛行遠不由得跳了起來。

「你幹嗎?」老牛不解地看著他,「韓小子不是跑得好好的?」

「他太拼了!」盛行遠擔心道。韓睿肯定有心事,不然他不會連最基本的分配體力都忘了。

「拼得好!」老牛鼓掌道,「當兵的就得有這股拼勁兒!」

盛行遠無奈地看他一眼,心說您有我瞭解韓睿嗎?他這樣跑下去准得出事!

果不其然,盛行遠的視線剛轉回場上,就見韓睿一下子從高板上跌了下來!

「韓睿!」盛行遠擔心就要往前沖。

「你給我站住!」老牛一把揪住他,「這時候不能進去。」

「他!」盛行遠急得跳腳,韓睿還從來沒在訓練中出過事故,從兩米高的地方摔下來……

「摔一下算怎麼了?」老牛擺擺手,滿不在乎道,「你問問連裡誰沒摔過?」

「我……」盛行遠無語了,就在兩人對話的當口,韓睿已經從地上躍了起來,重新起跑後順利地攀上高板跑完了全程。

「你看吧!」老牛聳聳肩,「我就知道韓睿是好樣的,可惜呀……」說著,還沖三班的楊班副做了個鬼臉。

盛行遠無奈地笑笑,眼光轉回到韓睿身上。

「你沒事吧?」韓睿剛走到一班的休息區,盛行遠就迎了上去。

韓睿搖搖頭,步伐稍顯緩慢。

「摔哪兒了?」盛行遠手摸到了韓睿的腰上,「是這兒嗎?」

韓睿一閃身,卻不小心牽動了傷處:「嘶……」

「疼?」盛行遠不顧他的閃躲,一把握住他的腰,「只是訓練你那麼拼命幹嗎?快讓我看看。」

韓睿抓住他的胳膊,彆扭道:「我沒事。」

「都疼成這樣了還說沒事?」盛行遠瞪他,「給我看看!」

看他這麼執拗,韓睿也不好再堅持:「回宿舍再看吧?這麼多人……」

跑輸了,但是面子還是要的。盛行遠無奈地搖搖頭:「好吧,要是不舒服就說,我送你回去休息。」

「你當我是紙糊的?」韓睿沒好氣道。

「您是鐵打的成吧?別鬧了,快坐下。」盛行遠拉著他在自己身邊坐下,手悄悄地伸到韓睿身後給他按摩。

見他如此關心自己,韓睿擺了一下午的冷臉也不禁緩和起來。

兩個人在熱鬧的訓練場邊,享受著難得溫馨時刻。

然而,好景不長,跑完障礙的陸禮文微笑著走了過來:「行遠,該你了!」

「這麼快!」貼在韓睿後腰的大手輕輕地抽離,盛行遠笑著站了起來。

「爭氣點兒!跑得好了有獎勵!」陸禮文大力拍打盛行遠的肩膀,盛行遠一挺胸膛,正色道:「保證完成任務!」

「去吧!」陸禮文踢他一腳。

盛行遠笑嘻嘻地看了一眼韓睿,卻發現對方的臉色已經冷如冰霜。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