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盛小子……」老牛扭扭捏捏道。

「嗯?」盛行遠停下手裡的動作,抬頭問道,「什麼事?」

「你和韓睿……」老牛瞄瞄四下裡沒人,曖昧地擠擠眼,「是不是……啊?」

「是什麼啊?」盛行遠不解。

「就那個嘛!」老牛雙手握拳,大拇指啾啾地碰碰。

盛行遠眯眼思量半晌,終於恍然大悟:「哦……」

「嘿嘿!」老牛笑笑,道,「放心,牛哥不會說出去的。」

「您又瞎琢磨什麼啊!」盛行遠搖頭笑道,「我和韓睿那可是清清白白的同志關係!」

「同志就同志,還加個清白!切!」老牛不以為然。

「我說老哥,」盛行遠無奈了,「我們倆不就是鬧得過火了點兒嗎?您都想到哪裡去了啊?」

老牛不服:「誰說我想歪了,我就是看你們有那個苗頭提個醒嘛!」

盛行遠心說:你就掰吧,我們有什麼苗頭了!

「你不聽就算了,別等以後鬧出什麼么蛾子來老哥我可救不了你。」老牛哼道。

「謝謝您了啊!」盛行遠憋著氣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們本來就沒什麼,以後注意!」說著,又想起一件事來:「牛哥!我怎麼覺得你這麼希望我倆成呢?」

一聽到這個,老牛來勁兒了,他眯著眼笑道:「嘿嘿,你不知道吧?咱們連以前出過這種事!」

盛行遠額頭落下三道黑線,心說我和韓睿不是這種事!但是見老牛興致勃勃的樣子,知道辯解也沒用。

「可惜呀,兩人都退役了。」老牛搖搖頭。

盛行遠一見他那滿臉懷想的樣子,不禁打了個冷顫:「牛哥,這事在部隊是要被開除的!」

「我知道!」老牛掃他一眼,道,「檯面上是一回事,檯面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哦?」盛行遠的好奇心被他揪了起來,「當初是咋回事?」

「其實我也不知道,人家都說是,連長還找他們談過話,後來……過了幾個月就退役了,誰知道是怎麼回事!」老牛頗有些不能親眼目睹歷史的遺憾。

盛行遠扶額,無奈道:「那您找我談的什麼心啊!」

「我無聊唄……」老牛笑嘻嘻道。

「去去,我忙著呢!」盛行遠忍著不去踹他一腳,埋頭幹活。

老牛見再也打探不出什麼,只得悻悻地走了。

 

三天后,盛行遠收到家裡的來信。

「又來信了?」韓睿笑嘻嘻地湊過來,「給我看看!」

「喏。」盛行遠也不計較,把沒拆封的信遞給了他。

入伍這麼長時間,韓睿從來接到過來自外邊的消息,每次看到戰友們閱讀家信,總是悄悄地避開。盛行遠心疼他,從新兵連開始就與他共用家信,後來又在回信中略提了一下韓睿的情況,好傢伙,愛心氾濫的盛家人每次寫信都會特意給韓睿寫上一大段話。

天熱了要注意防暑,訓練緊了要注意身體,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是信中暖暖的關懷卻讓韓睿濕了眼眶。媽媽,就該是盛媽媽那樣的慈愛,家庭,就該像盛家那樣才叫溫暖。

「咱媽說什麼?」盛行遠笑道。

韓睿一字一行地慢慢看,看到盛媽媽的叮嚀時,臉上就露出了笑意。但是還沒等他笑完,底下盛知遠的話卻讓他的心裡不舒服起來。

「怎麼了?」見他臉色有異,盛行遠疑惑道。

「等我看完。」韓睿拿著信紙,不給他看。

「給我看看嘛……」這是寫給自己的信吧?怎麼看韓睿的樣子他倒成了那個外人?

韓睿看完了信,一聲不吭地遞還給他。

「怎麼,有不好的消息?」盛行遠一邊接信一邊問道。

「怎麼會不好?是天大的好消息!」韓睿硬擠出一個笑容,語調輕快道。

「好消息?」盛行遠低下頭,快速地流覽起來。

韓睿看著他英俊的側臉,心裡越發的不是滋味。知遠說有個自稱「方雪嬌」的女生曾打過電話到家裡,不僅詢問了盛行遠的情況,還要了盛行遠的通訊方式想要和他聯繫。家裡人曾問過他們是什麼關係,女生答他們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信末,盛知遠還笑嘻嘻地問他哥:「很好很好的朋友」有多好啊?是女朋友的那種好嗎?連盛媽媽都調侃了一句:有女朋友又不是壞事,還藏著掖著呢?

「原來我有嫂子了啊。」韓睿笑笑。

「什麼嫂子啊!」盛行遠莫名道。

「方雪嬌。」

「啊?」盛行遠也剛看到那一段,仔細看了知遠的話後,搖頭笑了。「這小子!」

「那個……」韓睿還想再說什麼,但是看盛行遠看信的喜悅樣子,沒再說話,轉身就出去了。

盛行遠看到方雪嬌這個名字時,還有點愣。方雪嬌?那是誰?他皺眉思索了好久,才意識到那似乎是自己的同班同學。

自己什麼時候和她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了?A大是典型的男多女少的學校,他們班上的女生也只有五個。盛行遠入學時就確定了要出國留學的目標,而且盛爸已經開始了對他的培養,每天上課學習什麼的忙得分身乏術,他倒是想找個女朋友呢,可也得有時間才行。

再說,他外在條件太好,已經夠讓男生們防備了。為了表示他沒有和兄弟們爭奪有限資源的心思,他已經很努力和班上的女生們保持距離了。

現在,這個方雪嬌把電話打到家裡說他們「關係匪淺」,真讓他感覺壓力好大。

「我什麼時候和她是好朋友了?」盛行遠哂笑,邊笑邊轉頭看韓睿。結果——韓睿呢?

「朱哥,見韓睿了沒?」突然間就沒人了,盛行遠問旁邊的朱勇。

朱勇茫然轉頭:「什麼韓睿?」

「難道上廁所了?」盛行遠自言自語道,把信折好,放進櫃子裡。

 

一直到午飯時,韓睿才回來。

「你去哪兒了?」盛行遠一見他就迎了上去,「我都等你半天了。」

「我沒幹嗎。」韓睿淡聲道:「寫完回信了?」

「沒寫。」盛行遠摸摸他的臉,道:「你哪裡不舒服嗎?」

韓睿扭著臉避開他的手指:「瞎摸什麼,我沒毛沒病的。」

「那你這半天幹嗎去了?」

「我去請假了。」韓睿道。

「請假?你要出去?」盛行遠皺眉道,「你怎麼沒跟我說?」

「我幹嗎什麼事都和你報告?你是我媽啊?」韓睿不耐煩道。

「那你出去幹嗎啊?買東西?」盛行遠深吸一口氣,平復被韓睿掀起的怒氣,「錢夠嗎?」

雖然有個舅舅是師參謀長,但是韓睿一直是靠津貼過日子的。幸好部隊裡什麼都管,真正用得著花錢的地方並不多。韓睿最大的支出就是買煙,但是這方面盛行遠也雞婆地管上了,他買煙,韓睿抽。每個月就那麼多定額,超了不給。

「夠了。」韓睿其實並不想買東西,只是被盛行遠那突然冒出來的「很好的朋友」給鬱悶到了。

「要不我請假和你一起出去?」盛行遠道。

「不用了,我和班長一起去。」韓睿低聲道。

這下,輪到盛行遠鬱悶了:「你什麼時候和班長那麼好了?」

「本來就是班長帶我,我們什麼時候關係不好了?」韓睿反問一句,不等他答話,出去等吃飯了。

 

韓睿臨出門前,盛行遠還是偷著塞給了他兩百塊錢。

「我用不著。」以前韓睿拿他的錢物拿得那叫一個爽快,這次卻突然扭捏起來。

「萬一班長有什麼想要的呢?」盛行遠低聲道,「你長點眼色,哄得班長高興了對你有好處。」

韓睿撇了撇嘴,把錢塞兜裡,道:「我會還的。」

「你他媽找抽呢?」盛行遠真想踹他,但是對韓睿寬容慣了,真要動手他還提不起腳來。「去吧!」

韓睿點點頭,走了。

盛行遠看著他和高建國並肩而去的背影,感覺愈發地煩悶。

「喲,韓睿和班長出去了?」老牛收拾了膠鞋要拿出去刷,一見盛行遠被韓睿放了單,臉上曖昧的笑笑:「怎麼,被甩了?」

「甩你娘個頭!」盛行遠啐道,「韓睿和大家處得好是好事,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嘖嘖!」老牛煞有介事地圍著他轉了兩圈,取笑道:「高興你就笑啊,看這臉臭的!」

盛行遠擠出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沖老牛齜了齜牙。

「切,懶得管你們。」老牛端著盆,一搖三晃地出去了。

盛行遠把攢下來的雜事收拾齊整,坐在桌前給家裡寫回信。首先,他明確地說明了自己和方雪嬌的關係,第二,表明了自己現階段沒有交女朋友的打算,第三,斥責了一番盛知遠沒事找事小小年紀把純潔的同學友誼想歪的不良動機,最後,請盛媽密切注意盛知遠的言行舉止,將所有不良的苗頭扼殺在搖籃之中。

寫完了信,盛行遠得意地笑笑,有了老媽的監視,看你小子還敢不敢亂造謠。

「喲,寫信呢?」陸禮文回來了。

「班副。」盛行遠站了起來。

「你坐你坐。」陸禮文擺擺手,道:「聽說你交女朋友了。」

「什麼?」盛行遠傻眼,「我怎麼不知道?」

「不會吧?」陸禮文靠在桌邊,露出個促狹的笑容,「這可是韓睿說的啊!」

「他胡說什麼啊!」盛行遠無奈道,「就一個女同學,我都記不清人家長什麼模樣了,談個屁的女朋友啊!」

「看看,激動了吧?」陸禮文拍拍他的肩膀,道,「不是說家裡人都認可了嗎?狡辯是沒有用滴!」

「我……」盛行遠苦笑,韓睿到底跟他們說了什麼啊!他清清白白的一單身男青年,莫名其妙就成了有主的人了?

「行遠,有女朋友了得請客啊!」朱勇也笑嘻嘻地湊過來。

「這個真沒有。」盛行遠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

「這個可以有!」朱勇道。

「這個必須有!」陸禮文道。

「小陸!出來打球!」吳韜在窗外喊道。

「哎!來了!」吳韜的話瞬間拯救了盛行遠,陸禮文轉身就往外跑。

吳韜顛著球,看到盛行遠也在那兒站著,叫道:「盛行遠也來!」

盛行遠無奈,大聲道:「是!」

一行人進了球場,吳韜倒沒急著開球,而是一副八卦兮兮的樣子道:「聽說有人交女朋友了?還是A大的高材生?」

正在做熱身運動的盛行遠僵住,臉上尷尬地看著各位「領導」。

「行遠!你女朋友漂亮不?」顧飛來勁兒了,噌一下就躥到了盛行遠身邊。

「我不知道。」誰知道方雪嬌她長什麼樣啊!

「看看,還藏著掖著,忒不地道了!」陸禮文嘖嘖搖頭。

「我沒有。」盛行遠嘔得快得內傷了,已經有種要把韓睿掐死的衝動。

「說說,說說!」整天和一群大老爺們兒混一塊兒,一聽到屬下交女朋友了,吳韜也跟著心癢起來。

說個屁啊!盛行遠悲憤莫名,他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怒火了,等韓睿回來不揍他個半死老子就不姓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