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盛行遠和韓睿之間的名額之爭,和平落幕。

讓人想不到的是射擊項目的人選卻出現了波折。盛行遠確定不參加比武,另一個名額就從陸禮文和顧飛之間產生。

以陸禮文和顧飛的交情,眾人以為他們會互相謙讓和平收場,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兩個人這次不僅沒謙讓,反而掐到要反目的程度。

這事嚴重了,上至吳韜下至兩個班的戰士們,都發了愁。勸說,威嚇,都不管用,最後決出人選的方式,反而是要在射擊場上PK。

臥姿、站姿、跪姿、移動靶,以總分定輸贏。

比賽那天,全連的人都去觀戰,與以往熱熱鬧鬧的氣氛不同,全場鴉雀無聲。

陸禮文一臉淡定地站在射擊位前,顧飛站在離他最遠的位置,一臉肅殺。

「他們到底出什麼事了?」韓睿擔心道。

盛行遠搖頭:「我也不知道。」

「好得能穿一條褲子的兄弟,現在卻掐成這樣。」

盛行遠將胳膊搭上他的肩膀,安慰道:「班副他們的事咱們管不了,不過……」

「嗯?」韓睿轉頭。

「我們一定不會像他們這樣。」盛行遠笑道,「打死我都不會和你爭。」

「少來這套,老子用不著你讓。」

「這不是讓不讓的問題,如果是我擅長的專案,我相信你一定想也不想就會讓我上,對不對?」

韓睿點頭。

「我也是一樣的。」盛行遠堅定道,「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傷害彼此的感情,哪怕是善意的也要彼此坦白。」

韓睿聽了,過了很長時間才緩緩點了點頭。

就在兩人說話的當口,兩人PK已經開始了。

一輪臥姿比下來,顧飛落後兩環。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陸禮文,轉頭去換彈夾。

陸禮文閉了閉眼,再睜開,又是一片沉靜。

第二輪,第三輪過後,顧飛的分數又追回來了,甚至還領先了三環,這是一個比較大的差距了,如果移動靶那輪順利的話,顧飛就贏定了。

場邊的氣氛緊張起來,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有的說三班長贏定了,有的說陸班副可不是吃素的,不到最後一秒誰也不好說結果是什麼。

盛行遠遠遠地看著,顧飛臉上輕蔑的笑,還有陸禮文那張波瀾不驚的臉。

每個人都在猜測這對兄弟間發生了什麼,他曾經聽過連長對著陸禮文拍桌子,但是仍然沒有結果。陸禮文這人看著好親近,但是真正強起來,那真是天皇老子來了也沒用。

十數米的距離就像一道天塹,切斷了親如兄弟的友情也切斷了往日的歡聲笑語。盛行遠出神地看著他們,似乎又回到了以往訓練的時候,那時候陸禮文總是拽著顧飛來給他當陪練,自己趴在那裡喂蚊子,這兩個人就坐在旁邊嘻嘻哈哈地笑鬧。三連裡的人都知道三班長和一班副關係最鐵,可是一夕之間全變了,知道原因的人,卻守口如瓶死不開口。

盛行遠歎了口氣,放棄了深究的可能。

移動靶比賽結束,顧飛出現了重大失誤,不僅沒能領先到最後,反而以四環之差輸給了陸禮文。

盛行遠盯著場上,顧飛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或許是他太自信了,也或許是他想贏的欲望太強了。當結果沒達到自己預期時,那種痛苦,失望,憤怒瞬間充斥了他全身。

「你滿意了吧?!」顧飛臉色扭曲,一把摔了槍,轉身就走。

陸禮文站在原地,臉上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反而一臉沉靜,眼裡透出深沉的悲哀。

顧飛越走越遠,陸禮文一直站在原地目送。

場邊眾人就這麼看著,兩人之間那種詭異的氣場,讓他們不敢輕易上前。

「得,勝負分出來了,走走走,該幹嗎去幹嗎去!」吳韜站在場邊吼道。

眾人面面相覷,只得三三兩兩地離去了。

盛行遠與韓睿是最後一個走的,他想要過去安慰陸禮文兩句,但是看著對方那堅硬挺直的背脊,突然意識到此刻這個男人所需要的,是絕對的安靜。

 

陸禮文與顧飛翻臉後,盛行遠的射擊訓練也暫時停止了。

這樣也好,他有了更多的時間幫助韓睿訓練。每天兩人都自覺加訓,只要是韓睿參加的項目,盛行遠都義無反顧地作陪。

「怎麼,盛小子也要參加比賽了?」老牛打趣道。

盛行遠陪著韓睿跑完最後一圈,邊蹣跚著走步邊喘著氣道:「您,您說什麼呐!」

「你這麼拼命幹什麼?」

「我就是……」盛行遠想了想,道,「為了明年的比武做準備啊!」

「你小子未免想得也太遠了吧?」老牛嗤笑:「不過也對,成績這東西是一天一天磨出來的,現在就開始下工夫比到時候抱佛腳強。」

盛行遠笑笑,拿過毛巾水壺遞給韓睿:「累不累?」

韓睿走了差不多百米才慢慢坐下來:「呼……」

「喝點水。」

韓睿接過水壺潤了潤喉,就不再喝了。

盛行遠拿回水壺,毫不避諱地就往嘴裡倒。

老牛在一邊待得無趣,轉身走了。

「這電燈泡挺亮吧?」盛行遠打趣道。

「瞎說什麼!」韓睿赧道。

盛行遠雙手撐地,一隻手挪啊挪,挪到了韓睿的手邊。

韓睿下意識地轉頭看,在盛行遠燦爛的笑容裡,手悄悄被他握住了。

「人來人往的。」韓睿不自在道。

「誰閑著沒事看你的手啊。」盛行遠的大掌覆在他的手背上,溫熱的體溫透過皮膚傳過來,韓睿覺得越來越熱了。

「休息夠了沒?」韓睿一邊對著路過的戰友笑,一邊咬牙切齒道。

「沒有。」盛行遠耍賴,兩個人的手有大半掩在草叢裡,真不知道韓睿在緊張什麼。

韓睿反手把手掌翻了出來,又氣又惱地看著盛行遠道:「走啦!」

「去哪裡?」再逗下去韓睿真要翻臉了,盛行遠斂了笑,乖乖地跟著站了起來。

「去……」韓睿還沒說完,就見遠處跑過來一個人,大聲喊著:「盛行遠!盛行遠!」

兩人停止了交談,等著遠處的人走近。

「盛行遠!」朱勇大步跑過來,臉上全是笑,「有個大美女來看你了!」

「啊?」盛行遠有點傻眼。

「快去啊!就在大門口等著呢!」

「你確定找我?」盛行遠指著自己的鼻子,不敢置信道。

「絕對是找你!聽說是你同學!」朱勇上去就推他,「人家大老遠跑來看你,你別愣著了!快去啊!」

盛行遠下意識地就去看韓睿。

韓睿站在原地,剛剛還冒著熱氣的小臉蛋,已經凝成了冰霜。

「我不去。」盛行遠定住了腳步,「不是說只有直系親屬才能探親嗎?這哪裡來的阿貓阿狗啊非得讓我見!」

「你強個什麼勁!」朱勇跳腳道,「聽說有個大美女來看你,咱們連都轟動了,你腦子進水了你不見!」

盛行遠只看著韓睿不說話。

「你看他幹嗎啊?」朱勇不解其意,繼續說道,「趕緊的!晚了兄弟們非得把你踹過去!」

「那就踹吧!」盛行遠不悅道,「我都不知道來人是誰,吃飽了撐得我去見人!」

「好像是姓方的。」朱勇回想道。

此言一出,盛行遠和韓睿都愣了。

 

方雪嬌的來訪成了三連的第一等大事。

一群光棍們很長時間裡連母豬都沒見過,更別提嬌滴滴的女人了。所以當有人通報有女人要找盛行遠的時候,全連的人都炸了窩。

明明訓練得要死要活的戰士們,一聽到有女人來訪,一個個精神煥發起來,偷偷找藉口溜到大門口去看的更是不計其數。

「怎麼樣?」沒能出去的人悄聲問道。

「漂亮!」某人咂嘴道,「跟畫報上的女明星似的!」

「媽的,盛行遠這小子豔福不淺啊!」有人嫉妒道。

「不僅豔福不淺,還很癡情咧!聽說是坐飛機又倒了幾趟車才過來的。」

「哇……」齊聲驚歎。

「瞎吵吵什麼呢?」吳韜叉著腰走了過來,「你,你,還有你!誰允許你們出去看人的?」

「我們又沒有出門口。」

「沒有出門也算違紀!」吳韜強詞奪理道:「不就一個女人嘛,看看你們那熊樣!現在,操場三千米!」

「連長……」哀求道。

「再多說一個字就五千!」吳韜擲地有聲道:「我看你們就是精力太旺盛了,去消耗消耗!」

眾人苦著臉,跑步去了操場。

吳韜站在原地,等他們走了臉上才帶出笑來。

「報告!」盛行遠大聲道。

「要假條?」吳韜曖昧的笑了笑,道,「人家姑娘這麼大老遠的過來,多請你半天假?」

「謝謝!不用了!」盛行遠正色道,「連長,方雪嬌不是我女朋友,我和她講幾句話就回來。」

吳韜僵住,半晌才驚訝道:「你小子腦袋被門擠了?!」

盛行遠搖頭,道:「連長,她真的不是我女朋友。」

「那人家跑這麼大老遠來看你?」吳韜不敢置信道。

「這是她的問題,不是我的。」盛行遠一臉平靜。

「你……」吳韜拿手指著他,說不出話來。

「連長,請您簽一下假條,時間還早,還夠她趕回去。」

「真想拿皮帶抽你!」吳韜瞪他一眼,滿懷遺憾地給他簽了字。

「走吧!」盛行遠拿了假條,對韓睿道。

「幹嗎?」

「一起去啊!」盛行遠理所當然道。

韓睿驚訝地看著他,道:「你……人家是找你!」

盛行遠突然笑了,笑得有些促狹,道:「你放心讓我自己去見她?」

韓睿心說他是不放心,但是設身處地想想,人家方雪嬌幾千里地飛過來,可不會希望有人打擾。

「走吧,你遠遠看著也行。」盛行遠道,「我想讓你放心。」

韓睿無語,他從來不知道盛行遠是這麼坦蕩的一個人。

最終,韓睿拗不過他,跟著去了。

 

團部大門外,佇立著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子。

韓睿本來是對方雪嬌抱持著很大的敵意的,就算戰友們再怎麼誇方雪嬌漂亮,他心裡也是存了幾分不屑。

直到看到真人才相信,方雪嬌確實挺漂亮的。

淡淡的妝容,休閒的衣裙,臉上有些冷淡。但是在她看到盛行遠的那一刹那,眼睛亮了,嘴角也彎了起來。

就這麼一眼,韓睿確定這個人是真的喜歡盛行遠。

他不安地揪住了盛行遠的衣擺,手指泛白。

「怎麼啦?」感覺到他的異樣,盛行遠轉頭問道。

韓睿搖了搖頭,道:「你去吧。」

「我去跟她說清楚,你要不要一起去?」

韓睿停下腳步,站在大門內:「你去吧,我在這邊等。」

盛行遠深深地注視他,好一會兒才說道:「我馬上回來。」

韓睿鬆開手,目視盛行遠走出大門,走到方雪嬌身前,然後他就轉過身去,不再看了。

盛行遠轉頭又看了看他,才慢慢綻出一個微笑,對方雪嬌道:「你好。」

「你好。」方雪嬌有些緊張地看著他,穿上軍裝的盛行遠黑了些,瘦了些,但是那種形而外的剛強堅毅卻比上學時還要抓人眼球。

「到這裡來,一定很不容易吧。」盛行遠道。

「呃,還好。」方雪嬌佯裝堅強地看著他,卻不知微微發顫地雙腿洩露了她的心情,「你……當兵還習慣嗎?苦不苦?」

「挺好的。」盛行遠言簡意賅道。經過上次知遠的提醒,他努力想了幾天終於記起了方雪嬌的模樣,印象中是比較高傲的漂亮女生,學習成績挺不錯,其他的就想不起來了。

看著他如沐春風的笑容,方雪嬌緊張地絞了絞手指,這個人,一派的從容淡定,很難從他表情上讀出他的情緒,不會因為你漂亮優秀就高看你一眼,也不會因為你平凡而低看你一眼。

平和,疏離,有著超齡的成熟。是那種他不願意,你再怎麼努力也接近不了的類型。

方雪嬌咬了咬下唇,低聲道:「我已經申請到了H學院的獎學金,下周就要走了。」

「是嗎?」盛行遠溫文笑道,「那真是恭喜了。」

H學院也是他曾經的目的地,但是經過盛爸那一番攪和,徹底黃了。不過同學能到哪裡去,也很不錯啊。

「我是因為……」方雪嬌仰頭看著這個一臉淡定的男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因為你申請了那所學校,所以我才……」

盛行遠有些吃驚,這算是變相的告白嗎?看著方雪嬌明明緊張到發抖卻又堅強地揚起來的臉,他無聲歎了口氣。

「方同學,不論做什麼決定都應該根據自己的需求,不要輕易被別人影響。」

「難道你聽不懂嗎?」方雪嬌質問道。

盛行遠微笑,低聲道:「不可能的。」

「為什麼?只要你說,我就不會走的!」

盛行遠搖頭,道:「我說過,不要被別人影響你的決定,H學院是很好的學校,我相信你在那裡一定能學到很多有用的知識。」

「我不是為那個!」方雪嬌像是豁出去一樣,大聲道:「我是為了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願意當你的眼睛和耳朵,我願意學那些你沒機會學到的知識!」

盛行遠頓住,有些驚愕地看著她,又轉頭去看等在大門內的韓睿。

韓睿臉色很僵,任誰聽到有人無怨無悔地為自己的愛人付出,心情都不會興奮的。

「謝謝,但是真的很抱歉。」

方雪嬌沒料到他拒絕得如此直接,陡然愣住。

「如果是我會錯意的話,我很抱歉。」盛行遠溫聲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是,是嗎?」血色刷一下從方雪嬌臉上褪去,她抖著聲音道,「因為伯父伯母說你還沒有女朋友,所以我才……對,對不起……」

「你還好吧?」

「我,我挺好的,呵呵……」方雪嬌強笑道。

盛行遠不知道要說什麼,安慰?道歉?在這個努力不讓自己示弱的女人面前似乎一切都顯得多餘。

過了不知多久,方雪嬌終於找到自己的聲音,她紅著眼圈,深吸了口氣道:「可能我的到來給你增添了困擾,大學四年你都沒有親近的女性朋友,我以為我還有機會……」

盛行遠略帶歉意地看著她。

「不要對我感到抱歉,這段感情確實是我一廂情願了。」方雪嬌武裝好自己,自嘲地笑笑:「喜歡一個人,不告訴他就只能是自己的秘密,我只是想……」哽咽了下,繼續說道:「只是想在臨走前給自己一個微薄的希望,或許,我潛意識告訴自己,說出來就解脫了。」

「謝謝。」盛行遠低聲道。

「我才要謝謝你。」方雪嬌帶著淚笑道,「謝謝你讓我嘗到了暗戀的滋味,也謝謝你這麼乾脆地拒絕我。」

「對不起。」

「不要說對不起,壓在心底四年了,終於給了自己死心的機會。」

兩人四目相對,盛行遠只有深深地歉意。

「我能要求一個擁抱嗎?」方雪嬌故作輕鬆道。

盛行遠下意識地往後看,韓睿站在陰影裡,看不清表情。

還沒等他點頭,方雪嬌已經撲了上來。他僵住手臂,幾秒後,才緩緩地拍了拍方雪嬌的肩膀。

這個擁抱的時間很短,但是對於盛行遠來說卻很長。他是很感激方雪嬌的錯愛,但是他更擔心大門內的韓睿。

這個距離,韓睿聽不到他們的談話,但是這個動作……

「謝謝你。」方雪嬌淚中帶笑。

「祝你一路順風。」

方雪嬌深深地看他一眼,突然轉過身,大聲道:「盛行遠,再見了!」

說完,大步離去。

盛行遠站在原地,目送著她的背影,突然心生敬意。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