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很想躲起來自舔傷口,不需要任何人來關心或打擾。

回首審視自己的前半生,那是一段近乎恐怖的漫長日子。

布魯斯絞盡腦汁和恐怖的高譚市罪犯角力、追逐,在無止盡的黑暗仇恨中消耗生命力,到最後,與小丑之間的糾葛,更導致摯友哈維.登特及心愛的女人雙雙過世,所以他真的累了。

深深的無力感,將他徹底打垮。

到最後,他一個人也拯救不了。

父母、女友、摯友……所有布魯斯曾經在乎過、親近過的人全都死了,慘死在他面前。

蝙蝠俠根本不是什麼幫助警方打擊罪犯的英雄,事實證明,他只是一個既可悲又無能為力的失敗者罷了。

偏偏,某一名長相英俊迷人、腦容量卻跟外貌相反渺小到不行的自大外星人,老是喜歡在自己面前閒晃,不時白目地伸手觸碰他內心血淋淋的傷口,挖出來再攪一攪……布魯斯快受夠了!

……

………

「布魯斯,我需要你的協助。」穿著超人裝的克拉克一大早出現在布魯斯的餐桌旁,滿臉陽光笑容,理所當然地將懷中的一疊紙擱在布魯斯的手邊。

不同於前一次會面時的陰雨霏霏,透窗斜射進來的陽光,令超人輪廓分明的側臉彷彿撒上一層金粉,乍看之下宛若一尊威風凜凜的天神。

超人突如其來地現身,害得正喝了一口英式奶茶的布魯斯差點嗆到,不禁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神態冰冷地將那疊資料挪到一旁。

「你是想害我吞不下早餐嗎?」

「哎呀,那可不行,請少爺享用完早餐後再『辦公』吧。」管家艾爾福一臉溫和笑容地現身,親切地朝克拉克詢問道:「肯特先生,不知您吃過早餐了沒?」

「啊,還沒……」克拉克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肚子,他幾乎是一整理完資料後,便興沖沖地趕來了,連一口白開水都還沒喝呢。

「一大早就來白吃白喝的傢伙……」布魯斯不悅地嘀咕一聲,在艾爾福暗含一絲責備的眼神下,摸摸鼻子不再多話。

「那麼,請肯特先生稍坐一下,我下去幫您準備一份餐點。」

克拉克慌忙搖手,不好意思地推辭道:「不用了,其實我……」

「他不會待太久,早餐可以準備,午餐就免了。」布魯斯打斷他的話,不客氣地插嘴道。

「少爺,您這樣對肯特先生太失禮了,我記得自己可沒教過您這種待客之道喔。」艾爾福不認同地板起臉龐,眸底深處卻浮現一抹如釋重負的笑意。

自從發生變故後,布魯斯整個人陷入無法自拔的悔恨當中,終日渾渾噩噩地度過,不但將「蝙蝠裝」封印起來,更好幾天沒開口說話了,猶如一尊無魂的軀殼,沒想到超人一來,少爺頹圮的精神居然振奮不少,還懂得開口擠兌人了……艾爾福心花怒放之下,決定把超人列為偉恩家族最受歡迎的客人,唯一的。

「哼……」布魯斯別過臉去,活像一名和家人鬧彆扭的孩子。

事實上,自從決定讓「蝙蝠俠」隱退後,高譚市王子的優雅面具也被布魯斯一把撕去了,什麼良好教養、溫文高貴、謙遜禮貌全變成過往雲煙,而任由本性冒頭的下場,便是他的行為舉止變得愈來愈乖張任性,活像一名處在叛逆期的青少年,讓照顧他許久的管家艾爾福簡直頭疼不已。

被兩人夾在中間的克拉克,神情顯得有些尷尬。

「呃,艾爾福先生,真的不用麻煩了,其實我不吃東西也……」

「不用客氣,肯特先生,服侍好少爺的貴客是我的職責。」艾爾福給了一個無懈可擊的理由堵住超人的嘴後,轉身默默退下。

眼角餘光瞥見艾爾福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處,布魯斯不再壓抑極度不耐煩的神情,指骨有節奏地敲著木質桌面,語氣冷淡地開口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高譚市某個幫派和大都會的黑道合作販賣人口,這是他們所有成員的資料。」克拉克指著他手邊的一疊資料,頗自覺地用最簡潔的話語回答他。

老實說,克拉克沒有收集罪犯資料的習慣,只要他願意,極佳的耳力可以無時不刻竊聽到那些人的計畫及動向,他只要負責飛到犯罪現場直接逮人即可,但,提前打草驚蛇的下場,便是往往只能抓到幾隻漏網的小貓而已,而沒辦法將整個犯罪集團、甚至首腦繩之以法,直到跟蝙蝠俠合作後,超人才意識到「計畫」的重要性。

以往,這些資訊都是蝙蝠俠負責收集,然後謀劃出一個制裁犯罪集團的全盤計畫,而他只要負責聽命協助(打雜、竊聽、跑腿、逮人……)即可,直到蝙蝠俠日前宣稱要退役,換他接手這一塊後,克拉克才淚流滿面地領悟到……這是聰明人才幹得來的事啊啊啊!所以他眼巴巴地跑來向蝙蝠俠尋求協助了。

布魯斯微挑眉,沒好氣的模樣,像是在看著一名白癡。

「這關我什麼事?」

聞言,克拉克一臉錯愕,接著露出「你方才沒聽清楚嗎?」的狐疑神情。

「呃,高譚市的罪犯也有涉入其中喔?」

我方才聽得很清楚,不需要你再一次的提醒!布魯斯用力閉了閉眼睛,努力平復內心的焦躁感,否則他恐怕會忍不住痛揮對方一拳。

「我說過了,這關我什麼事?」在克拉克試圖開口前,布魯斯緊接著面無表情地道:「我是布魯斯.偉恩,高譚市的慈善企業家,一名普普通通的生意人,女人眼中的花花公子,你想對付高譚市的幫派,不該來找我吧?」

克拉克有些困惑地搖了搖頭,像是無法理解他的邏輯。

「我不認識什麼慈善企業家布魯斯.偉恩,我只認識蝙蝠俠,而他現在就坐在我的面前。」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在克拉克黑白分明的想法中,蝙蝠俠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人。

「慈善企業家布魯斯.偉恩」只是一個讓蝙蝠俠更加方便行事的偽裝罷了,花花公子般的輕浮行徑不過是他用來迷惑人心的手段,並非他的真實本性,真正的布魯斯,性格更貼近於在黑暗中遊走的蝙蝠俠。安靜、堅毅、鬼魅、令人恐懼的同時卻又讓人無比安心,矛盾的綜合體,黑暗中的英雄。

砰!地一聲,布魯斯終於忍無可忍地怒捶了桌面一下,桌面上的茶盤頓時被震離了原地,濺出幾滴液體。

他實在無法理解,不斷地親手撕開別人想要深埋起來的傷口,是一件好玩的事嗎?還是外星人天生就看不懂人的臉色?

見他的臉色異常難看,克拉克沈默了一下,低聲道:「若你覺得我冒犯了你,我願意道歉。」

道歉?若你不覺得自己有說錯話,那麼道歉又有何意義?布魯斯早就看穿克拉克的想法,於是不屑地冷笑一聲道:「喔,你是應該道歉沒錯,託你的福,害我失去享用早餐的胃口。」

以前的蝙蝠俠雖然作風獨斷,甚至有些邪氣,卻不是一個會輕易洩漏真實情緒的人,理智得過分,克拉克從來沒看過他這般陰陽怪氣的模樣,這令他有些無所適從。

「我是真心誠意的,雖然我不明白……」蝙蝠俠明明是這世上最不可能陷入自溺情緒的人,偏偏卻發生了,克拉克對此感到十分憂心。

「上次不是說過了嗎?我的右腳廢了。」見超人的瞳孔微微瑟縮一下,布魯斯的語氣益發冷厲殘酷,「沒聽清楚的話,需要我再重複一遍嗎?」

「可是……你是蝙蝠俠。」克拉克無法不語氣沈重地說道。

蝙蝠俠掙脫過無數次的逆境,無論被擊倒多少次,哪怕傷痕累累都會重新站起來,絕不會向苦痛屈服,所以右腳殘廢絕對不可能是他選擇退役的主因,至少,超人無法接受這個說詞。

「喔,你是魔鬼嗎?超人,居然要求一名『殘疾人士』繼續去跟危險的幫派份子周旋?若被你的崇拜者們知道了,他們會嚇傻的。」布魯斯語調誇張地說道。然而,隱隱抽搐的太陽穴,卻洩漏出被這番話語刺傷的並不是只有克拉克一個人而已。

「不,殘廢的不是你的腳,而是你的心。」克拉克抿了抿性感的唇瓣,直視他道。

「……」

從以前便知曉超人不會說謊及不擅於言詞,但布魯斯沒想到他竟會這般……直接。

布魯斯抹了下疲憊的臉龐,抬起一雙陰鷙的眼眸。

「是誰賦予你可以一再指責我的權力?」

蝙蝠俠含了一絲危險的沙啞嗓音,令克拉克的心臟微縮,腦海浮現不妙預感,卻沒有移開和他對視的目光。

「……我是在關心你。」但,顯然用錯方式了……克拉克在心底默默道。

「不需要!」

「布魯斯,或許是我猜錯了,不過……你是不是在害怕些什麼?你可以向我傾訴,我發誓我……」

「閉嘴!」

「……」

「我看起來需要你的拯救嗎?不要妄想救贖每一個人,那樣會顯得你的同情心太過廉價。」布魯斯深吸一口氣,不顧理智的阻止,繼續從口中吐露出殘酷的字眼:「怎麼?被每個人喊『超人』久了,你真的以為你自己是無所不能的神嗎?」

克拉克豁然站起身來,總是筆挺的高大身影頭一遭顯得有些瑟縮。

「我……從來沒那樣想過……」

呃,我怎會說出那種話……話一出口,布魯斯便感到懊悔了。

縱使平素的交情算不上多深,布魯斯卻很明白克拉克比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還要有正義感,是一個正直過頭、沒有陰暗面的人,他會那般熱衷於救人,只源於他的善良使得他無法對於世人的苦難視而不見,相較於自己打擊犯罪的不良動機,超人無疑是個更加純粹的好人。

更進一步地說,若超人真的自大傲慢到自以為是拯救世人的神,那麼布魯斯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和他有什麼來往。

「克拉克,我……」

布魯斯艱難地試圖開口道歉,但還來不及多說一個字,超人便頭也不回地飛走了,以驚人的光速決絕地遠離高譚市。

這一走,超人恐怕永遠都不會過來了……當意識到這點時,布魯斯的心頭瞬間涼了大半,窩在椅子上的身影如雕像般凍結。

固執的認定無論自身如何惡毒,對方都要照單全收地包容,這難道不是一種更加傲慢的任性?

艾爾福端著餐盤從陰影處慢慢地走了出來,起初他不想打擾兩人的談話,但沒想到耽擱了一下後,手中這份早餐就這樣浪費了。

「您不該那樣說肯特先生,他是個好人,是真心地關懷著少爺。」艾爾福輕輕地嘆了口氣。

布魯斯目不轉睛地盯著手邊已經涼掉的英式奶茶,神情顯得偏執而僵硬。

「……我很好,不需要任何人的關心。」不需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