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報內部——

 

「克拉克,你最近是怎麼一回事?這陣子老是忘東忘西的,你看看,這一段又漏掉上次採訪的……克拉克?!」露易絲抓著幾張新聞稿來到克拉克的桌子旁,氣沖沖地指責幾句後,瞥見當事人仍一副魂遊神外的呆愣模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啪!」地將手中的新聞稿往他面前摔去。

魂不守舍的克拉克這才驚醒過來,一臉茫然地看向露易絲,這神情搭配老氣的髮型及眼鏡,頓時令他看起來比平常更加憨厚好欺負。

「啊,露易絲,怎麼了嗎?」

露易絲受不了地翻了個白眼,「你問我怎麼了?我才想問你究竟是怎麼了!方才我講了什麼,你有聽進去嗎?」

「呃,不好意思……」剛剛露易絲有對自己講話嗎?克拉克一邊心想、一邊羞愧地垂下腦袋表示懺悔。

「算了!」見他像一隻蜷縮在椅子上的大狗般可憐兮兮,露易絲沒好氣地隨手拉來一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詢問道:「你給我老實招來,最近是不是發生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老是做事做到一半就發起呆來,連老總都快看不下去了。」

「其實也沒什麼事……」

或許人心就是這般現實吧,在尚未喜歡上別人之前,以往露易絲若是稍微對自己表示關心,他低沈的情緒總會振奮許多,然而,這一次「特效藥」似乎徹底失效了。克拉克試圖朝她揚起一貫淳厚的笑容,不過從露易絲微挑眉的表情看來,顯然是失敗了。

「怎麼啦?……你老實說,該不會是暗戀失敗了吧?」露易絲靈活的眼珠子轉了一圈,伸手輕輕搭在他寬闊的肩膀上,促狹地朝他擠了擠眼睛。

抬眸望著把自己當成哥兒般的露易絲,克拉克不由得面露苦笑。

從以前便是這樣了,或許是怕笨拙的同事克拉克喜歡上她,露易絲老是一心認定他心底有其他喜歡的人,藉此為兩人之間拉開一道似有若無的距離。在她面前便嘴巴笨拙的克拉克始終解釋不清,最後索性放棄了,而當露易絲某一天將未婚夫介紹給自己認識時,克拉克也決定終結對她的最後一絲留戀。

不得不承認,克拉克雖然有點傷感,卻更多的是鬆了口氣的感覺。

而之後,當自己糊裡糊塗地對布魯斯產生好感後,克拉克更是不知該怎麼應付她這方面的調侃了。

「呃……」錯把他的苦笑當成默認的露易絲不禁露出尷尬的神情,用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有些忐忑地詢問道:「你還好吧?我真的不知道你…唔……我不是故意的……」

「妳想到哪裡去了,跟什麼暗戀失敗的沒關係,我只是在擔心我一位朋友的近況而已。」克拉克搖了搖頭,一想起他那名渾身死氣沈沈的朋友,被眼鏡遮掩住的俊朗眉宇不由得皺了起來。

「呼!那就好,還以為踩到地雷了呢!」露易絲拍了拍胸口,安心地繼續一臉八卦地追問道:「你那位朋友怎麼了?很難解決的事情嗎?是男、是女啊?」

不愧是星球日報的王牌記者,好奇心始終這般旺盛……險些招架不住的克拉克,在露易絲目光炯炯的盯視下,有些結巴地坦承道:「是、是男的,他最近遇到很多不好的事,心情變得異常沮喪,我好說歹說地想幫助他走出來,可是他不領情……」

「是什麼事?」

「喔,好像是好友跟未婚妻因為某件意外先後身亡,而他自己的右腳也…也殘廢了……」

在露易絲愈來愈怪異的眼神注視下,克拉克渾身冷汗都冒出來了。

「克拉克,可以詢問一下你是說了什麼讓他不領情的話嗎?」

露易絲的嗓音很是輕柔,克拉克的脖子卻不由自主地縮了一下。

「其…其實我也不想罵他的,可是我看他整個人陷入頹喪的情緒當中遲遲不肯走出來,藉故希望他能幫我個忙又推三阻四的,寧願像個廢人似的什麼都不想做,老拿他右腳瘸了這件事當藉口,最後我終於忍不住唸他:『殘廢的不是你的腳,而是你的心』,結果他就爆炸了,冷言冷語地把我氣走……露易絲,我真的做錯了嗎?」

露易絲沒有回答他,而是面無表情地反問了一句:「克拉克,你是豬腦袋嗎?」

「……」原來真是我的錯啊……好啦,其實我早就後悔自己對他說話太直接了……終於願意承認錯誤的克拉克懊惱地抹了把臉,腦袋都快垂到胸膛上了。

自從和布魯斯鬧了彆扭後,克拉克已經兩個多月沒去探望他了,如今想來真是懊悔,以布魯斯天生愛自虐的性格,不知把自己折磨得瘦了幾公斤了?這麼一想,克拉克就恨不得立刻飛去高譚市道歉。

「你以為你的朋友是刀槍不入的『超人』嗎?克拉克。」露易絲不悅地皺起眉頭,指責道。

露易絲老是做出驚人的發言呢……克拉克嚇了一跳,立即猛搖頭。

「呃,不……我當然不會這麼認為。」因為超人的本尊就活生生地坐在妳面前啊啊啊……

「但你對待他的態度是!」露易絲深吸口氣,繼續恨鐵不成鋼地責備道:「請你設身處地的為他想想好嗎?接連遭受失去好友及未婚妻的打擊,脆弱一點的人恐怕早就自殺了,更不用說他自己也殘廢了,是人都需要一點時間沈澱一下,你這時候去煩他、要他振作起來,根本就是故意在他的傷口上撒鹽,一點同理心都沒有!今天如果換作我是他呀,早就一腳踩在你臉上,然後亂棒將你轟出門,只對你冷言冷語算是很客氣了!」

「嗄……」克拉克啞然無語地張大嘴巴,樣子說有多呆就有多呆,顯然沒料想到自己的作為有那般可恨可憎到這種地步。

或許「物種」不同就是這樣吧,無論身心內外都超乎尋常人堅強的克拉克,有的時候真的無法體會人類的「脆弱」是何種滋味。不過,被痛罵了一頓後,醒悟過來的克拉克頓時深切地感到懊悔,因為他那幾次對待布魯斯的態度確實太不溫柔了,也難怪對方老是不領情……

朽木不可雕也呀!露易絲從鼻子惡狠狠地呼出一口氣,最後說道:「這下子你明白了吧?內心受到傷害的人,此刻是很敏感的,任何刺激性的話語對他們來說就是毒藥,我知道你有時候說話很直接,但是你不能這樣對待一個內心敏感脆弱的人,不然要是害他得了憂鬱症該怎麼辦?」

「憂、憂鬱症?」克拉克結結巴巴地重複那三個字眼,同時間布魯斯既頹廢又無神的模樣忽然從腦海一閃而逝,心頭不由得揪了一下。

「是啊,這下子你知道嚴重性了吧?如果你真的關心你那名朋友,那我勸你要嘛換個方式、要嘛不要再去見他,省得又害他不開心。」露易絲攤了攤手,誠心地給了一個建議。

露易絲的這番話對於克拉克來說簡直就是「當頭棒喝」,一下子想通不少先前糾結不已的心思,克拉克握緊了下拳頭,臉龐浮現一抹近乎「傻笑」的喜悅笑容。

「謝謝妳,露易絲,我知道要怎麼做了。」

「知道就好,之後上班時不准再這麼心不在焉的,最近失業率偏高,很多人盯著我們的飯碗,小心老總開除你呀。」露易絲拿隻筆點了下他的腦袋,半開玩笑地訓斥道。

「嗯,不會了。」克拉克鄭重地道,無論如何他還是很重視眼前這名知交好友的勸諫。

「那就好……唉,其實要小心被老總開除的是我才對,最近超人又無聲無息地人間蒸發,讓我想採訪他做篇報導都不行,也不曉得他又跑去哪裡『拯救世界』了?」

聽著露易絲漏透出一絲寂寥的喃喃自語,克拉克也不曉得內心瞬間湧上的是何種滋味,亦酸亦甜,不過,總歸是錯過了,既然露易絲的心底始終沒有「同事克拉克」的存在,那麼自己就永遠不願打破她的幻想。

卸下英勇超人的外殼,真實的克拉克其實是一個笨拙又無趣的人,若露易絲知道真相的話,恐怕最終只會感到失望罷了,既然如此,克拉克寧願她永遠都活在美夢當中。

「呵,誰知道呢?就算是超人,也需要休息個幾天吧,搞不好他明天又冒出來了。」克拉克聳了聳肩膀。

其實,超人也不是沒有出現,只不過更加神出鬼沒及刻意減少出現在露易絲面前而已。自從被布魯斯訓斥他是「自以為無所不能的神」後,克拉克深切地反省過自己,不願像先前那般高調地行事。況且,露易絲已經有未婚夫了,他不想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嗯,再等看看囉……」露易絲意興闌珊地嘟嚷著,恰在此時,她放在西裝外套口袋中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迅速接通後,默默傾聽對方來話的露易絲不斷「嗯、嗯、」地應聲,一雙眸子愈來愈亮,最後簡直像一隻餓狼般發出綠色精光了。

「呃,妳是怎麼了?誰打來的電話?」饒是刀槍不入的超人,也被她的眸光嚇得頭皮發麻。又是哪個倒楣的人士被這個王牌記者盯上了?

「克拉克!大新聞呀!老總剛剛來電,高譚市的王子答應接受我們的採訪了!」掛掉電話後,露易絲發出一記興奮的尖叫。

「……嗄?妳說誰?」克拉克不敢置信地茫然問道。

露易絲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高譚市的王子還會有誰?當然是又高又帥又有錢的布魯斯.偉恩!」

克拉克這才回過神來,接著險些跳了起來,心臟怦亂地鼓譟著。布魯斯知曉自己在人類社會中的真實身份,如今他答應接受採訪,是否意謂著……他願意原諒自己先前無禮的行為了?

「會面時間被安排在明天下午兩點,雖然很趕,但我相信你挪得出時間來吧?」露易絲意氣風發地站起身來,已經在思索明天要提出什麼樣的犀利發問才能挖掘出有價值的新聞。若稿子寫得好,這將會是她繼超人的訪問稿後又一個重大的突破。

相較之下,克拉克什麼都沒在想,腦海裡頭只剩下一句話不斷迴響著——

 

明天可以見面了,明天可以見面了,明天可以見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