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伸手扒了扒凌亂的頭髮,望向窗外明月高懸的天空,一陣心煩意亂。不曉得自己究竟是發了什麼瘋,居然會莫名其妙地答應接受星球日報的採訪……

「少爺,時候不早,該安歇了。」艾爾福端來一杯溫熱的寧神茶,擱在床頭櫃上,同時不忘出聲提醒道。

瞄了一眼布魯斯眼眶底下的淺淺黑色陰影,艾爾福忍不住暗暗嘆息一聲。

布魯斯已經持續失眠許久,英俊的容顏顯得憔悴許多,褐黑色的頭髮亦黯淡無光,不復往昔的容光煥發。

尤其幾個月前將唯一的好友(當然,布魯斯始終不承認這點)趕走後,布魯斯連最後一點生氣都喪失了,像一隻懼怕陽光的蝙蝠般將自己深深窩藏在房間中,反覆地沈思、發呆、睡覺,無意義地耗損生命。

艾爾福頗心疼他這般近乎自虐的生活方式,可惜除了將三餐的營養程度提高數倍以外,根本無計可施。

幸虧他今天突然靈光一閃,想起星球日報已經提出許多次專訪布魯斯的要求,索性在午餐時間不經意地提起。

而布魯斯果然給了他一個驚喜,幾乎沒讓他等多久便點了點頭,雖然表情還有些意會不過來地茫然,但,確實是點頭了……艾爾福當下立刻打了電話過去,快到令布魯斯終於醒悟過來時也來不及阻止了。

呵呵,少爺果然也想見克拉克先生了,否則也不會下意識地答應此事……當下,滿心喜悅的艾爾福直接無視布魯斯陰惻惻的眼神,一整天做事情都很有幹勁。

啊啊……明天該為超人先生準備什麼樣的精美餐點呢?艾爾福忍不住浮現滿臉笑容。

布魯斯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扳起臉龐咳嗽一聲道:「艾爾福,準備下午茶就夠了,晚餐我看就不必了。」

「不不,光這樣怎麼行……」一句話徹底暴露艾爾福的野望,不過薑畢竟是老的辣,頓了一下便很自然地開口接下去道:「超人的運動量大,肯定容易肚子餓,我實在不忍心餓著他呀,這也不符合偉恩家族的待客之道。」說完,臉龐露出隱含一絲狡猾的瞇瞇眼笑容。

「……隨便你。」那個非人類的傢伙就算少吃十餐也不會餓死吧?布魯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自己愈來愈拿這個亦父亦友的老管家沒轍了。

「少爺,請早點安歇,明天早上我過來幫您刮鬍子吧?」艾爾福詢問道。他拿剃刀刮鬍子的技術堪稱一絕,不但迅速又乾淨俐落,甚至能刮得比電動式的還乾淨,不過不願勞煩他太多的布魯斯已經溫言婉拒許久了,如今他突然主動提起這件事,足以證明他頗重視將於隔天登門造訪的貴客。

呃,我的外貌已經糟糕到連艾爾福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嗎?布魯斯下意識地摸了摸觸感有些粗糙的臉龐肌膚。

「咳,需要的話,靠窗台櫃子的第二個抽屜內放有一盒滋潤型面膜,敷十五分鐘即可,拿掉後不用再次洗臉。」完美的管家,總是能從主人的一舉一動當中察覺出他們的真正需要,並提前預備好。

「……」

在布魯斯反應過來並惱羞成怒之前,艾爾福暗道一聲「晚安」,便迅速退下了。

 

****

 

克拉克高大挺拔的身軀背對透窗射入的皎潔月光,被拉得長長的陰影正好將床上的俊美男人整個覆蓋住。

克拉克相信自己肯定是魔怔了,整夜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之後便在一個衝動驅使之下,跨越數個大城鎮的距離闖入布魯斯的寢室當中。當他回過神來,布魯斯淺淺的呼吸聲已近在觸手可及的地步。

連區區一天都等不及嗎?克拉克忍不住自嘲一笑,黏在布魯斯側臉上的目光卻遲遲捨不得移開。

布魯斯側躺著,從被單的起伏形狀來看,可猜得出他的身子正像個沒有安全感的嬰孩般微微向內蜷縮起來,濃密長捲的眼睫毛在眼眶處烙下魅惑的陰影,頭髮不復往昔那般一絲不苟,凌亂地散落在額前,令他看起來頓時年輕了好幾歲。

蒼白、脆弱,甚至有些稚氣。

今晚所撞見的,又刷新了一次布魯斯在克拉克心底銘刻過的既定印象。

其實,和對方初次碰面時,並沒有發生所謂「英雄惜英雄」的浪漫場景。

起初,從來只有耳聞過對方事跡的克拉克,根據某些片段所累積起來的對於他的印象,只用簡短幾個字便可以概括了——那個行事邪魅的傢伙。

哪怕行的是正義之事,對方運用的手段,也幾乎遊走在犯罪的邊緣,甚至比一些犯罪份子還要行蹤鬼祟,躲藏在陽光照射不到的陰影之下,讓人摸不清他的真正用意……嗯,總之就是一個讓人無法喜歡的陰沈傢伙,克拉克當時如是想。

而日後,久聞對方大名的克拉克終於見到活生生的蝙蝠俠出現在面前時,甚至下意識地對他起了一絲戒心。

危險!極端的危險!擁有遠遠超越人類所能擁有之力量的克拉克,頭一遭直覺一名平凡的人類也能對自己起到極大的威脅,令他戒備到一貫的陽光笑容都收斂不少。

如果沒有必要,雙方最好仍維持井水不犯河水的距離吧……克拉克覺得不光是自己這般想,對方肯定也是保持著這種打算。

縱使有一些接觸往來,試探性的成份也佔了大多數。

然而,世事變遷總是快得超乎預期,為了有效打擊跨城市的犯罪行為,超人和蝙蝠俠最終不得不和攜手合作(據聞消息傳出後,不少犯罪人士發出慘嚎聲),近距離地接觸的時日一久,布魯斯充滿矛盾的魅力,再次迷惑了超人的心神。

無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方面,他從來沒在人類當中,見過如布魯斯這般「強悍」的生命體,驕傲不屈,令人眩目的美麗。

隨著戒心遞減,克拉克幾乎是無法自制地逐步深受吸引。

從不信任、放下成見、到欣賞,最後一發不可收拾地充滿好感。

本以為對方帶給自己的觀感就這麼在心底深植了,所以克拉克萬萬也沒想到布魯斯會親手摧毀這一切,輕易地在自己面前顯露出頹喪而落魄的一面。

出乎意料的是,除了最初的吃驚以外,克拉克的內心最後僅存的情緒居然只有「心疼」兩字而已。

就因為心疼,才看不下去他自我放逐的行徑,忍不住雞婆地想幫助他儘快恢復精神,結果,過於心急的下場,最終導致那場口角上的衝突爆發。

我真的有辦法幫助對方嗎……克拉克曾一度自我懷疑,甚至為此逃避不見布魯斯長達兩個多月之久,然而好笑的是,對方才稍微釋放出一些曖昧不清的訊息,克拉克突然再也無法多忍耐一秒鐘,滿腦子快要將人逼瘋的思念,當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出現在布魯斯的房間內了,時間是半夜。

這種擅闖他人臥室的行徑,算不算得上是變態跟蹤狂啊?克拉克不禁苦笑。

「唔……」布魯斯忽然眉頭微蹙,翻了下身子。

克拉克從來不曉得自己的心跳頻率居然可以瞬間飆升至一分鐘兩百下,以及一百九十點五公分高的身軀可以剎那間趴伏得比床板還低。

床鋪上傳來肌膚和棉被摩挲了幾下的細微聲響後,便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克拉克微挑眉,探頭提心弔膽地瞄了床上熟睡的男人幾眼,見棉被從他身上滑落下來,忍不住手癢地伸手拉起被子,幫他重新蓋好。

唔……

布魯斯眨了眨迷濛的雙眼,忽有所覺地往窗戶一旁望去,卻只看見被絲絲透窗而入的夜風吹起一小角的窗簾。

趴伏在地板上的克拉克屏住呼吸,絲毫不敢動彈。

「……克拉克?」

克拉克嘴巴一張,差點回應布魯斯輕柔的呼喚聲,幸虧他的手搶先一步緊緊捂上,才不至於愚蠢地暴露自己的存在。

「呵……怎麼可能?」布魯斯對著空蕩蕩的室內自嘲一笑,翻身又睡過去了。

一室寂然。

捏了一把冷汗的超人在原地等了又等,好幾分鐘過去後,跟作賊似的探頭探腦一會兒,隨即趁夜悄然遁逃。

 

以後再也不當偷窺狂了!自己沒那種天份!差點將頭髮嚇白的克拉克下定決心地心想。

悲劇的是,克拉克完全沒料想到日後的自己,將一次又一次地打破今晚的誓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