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下午——

 

克拉克將車子靠邊停妥,跟在一身鮮艷套裝的露易絲身後來到偉恩豪宅的大門前,時間正好是一點五十分。

正要抬手敲門,管家艾爾福已經推開門板,朝兩人露出一臉溫和笑意。

「先生您好,我們是星球日報的採訪記者,我叫露易絲.萊恩,他叫克拉克.肯特,今天受邀前來這裡採訪偉恩先生,請多多指教。」露易絲禮貌十足地朝艾爾福遞出名片,自我介紹道。

嗨~站在露易絲身後的克拉克嘴角微翹,頑皮地朝艾爾福眨了眨眼,暗中交換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叫我艾爾福就行了,兩位請進。」

艾爾福側身讓開道路,邀請兩人入內,繞過寬廣的大廳及曲折走道,最後帶著他們進入一間小型的會客室中。一套質感簡約大氣的義大利製沙發擺放其中,中間的圓桌上方放著一壺奶茶及一碟手工餅乾,旁邊櫃子上還有一臺正播放著不知名節目的電視。

「請問偉恩先生目前是在……?」露易絲看了看會客室四周,遲疑地詢問道。

「請先坐下,少爺稍候就過來了。」

「喔,好的。」露易絲點點頭,在長形沙發的一角坐下,視線不經意地被電視節目吸引過去,這一看,她便看直了眼,彷彿瞬間沈迷其中。

克拉克正要跟著走過去坐下,衣襬卻被艾爾福拉住,疑惑地回頭一看,只見艾爾福朝自己搖了搖頭,接著朝門口方向示意了一下。

這是怎麼了?克拉克會意地跟著艾爾福走到會客室門外。

艾爾福將門板緊緊掩上,才開口對一頭霧水的克拉克解釋道:「那臺電視機播放的是催眠光碟,整整三個小時,過一會兒她就會睡著了。在放完之前,露易絲小姐不會清醒過來,就算醒來後也不會意識到發生了何事,你不用擔心。」

克拉克聞言大吃一驚,不解地詢問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艾爾福苦笑道:「其實少爺會答應接受你們的採訪,是我半騙半哄來的,結果你們快抵達之前他突然又鬧了彆扭,一直說除了你之外不想接見其他人,我實在沒辦法了,只好這麼處理。」

只想見我?克拉克微挑眉,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感到開心還是忐忑,昨天才當了一次偷窺狂的他是有些心虛的。

「請隨我來,少爺在另外一個房間等你。」艾爾福朝他打了個手勢,領他往另一邊走去。

「喔,好……」鑒於昨晚不小心做了一回偷窺狂,克拉克一進入此處便特別地心虛,不敢多問什麼,乖乖地跟在艾爾福身後。

隨著艾爾福踏入一處寬敞的空間內時,一套乾淨的白色功夫裝突然當頭砸了過來,克拉克疑惑地一把抓住,狐疑地看向站在中央一大塊塌塌米上的布魯斯。

布魯斯也是一身潔白的功夫裝,比起往常西裝筆挺的模樣,今天顯得格外英姿颯爽、生氣勃勃。

「換衣服,咱們來比試一場。」

嗄?跟我打架?自覺自己用一根手指頭就能把對方彈飛的克拉克,情不自禁地露出不敢苟同的神色。

布魯斯自然不會漏看他的神情,豎起大拇指往下比了比,不屑道:「少自我感覺良好,假如不動用你那一身『蠻力』,我一招就可以把你打趴在地上!」

但凡男人都禁不得「激」,更何況是賀爾蒙過剩的超人?一對上布魯斯輕蔑的眼神,克拉克瞬間便腦充血了。

誰來瞧不起他都無所謂,就是自己最看重的人不行!

「好,我就不用『蠻力』跟你打一場!」

克拉克隨手摘下眼鏡,忿忿不平地一甩手中的功夫裝,衝進更衣間換衣服去了。

站在門邊的艾爾福見狀一笑,默默退下去準備兩人的下午茶。

超人換裝的速度一向飛快,不到三秒鐘就衝了出來,站在布魯斯的面前躍躍欲試。

見他只是胡亂披上衣服在腰前打個結,布魯斯強忍翻白眼的衝動,朝他胸前的衣襟伸出手。

克拉克右手一抬作勢欲擋,手腕頓時被布魯斯抓住,從對方指尖傳來的熱度霎時令他身子一僵,英俊的臉龐隱約浮現一層紅暈。

「……這就開始了?」接下來要怎麼打?不懂武功招式的克拉克用左手抓了抓腦袋。

布魯斯嗤笑一聲,搖首道:「連衣服都沒穿好,要怎麼開始?」語畢,放開克拉克的手腕,轉而伸手扯開他的腰帶,動作利落地幫他將上衣理得平順一點,再順著他的身形將下襬左右拉緊。

「……」縱使布魯斯一番動作下來做得瀟灑坦率,克拉克的心底卻頓時掀起滔天大浪,彷彿被從天而降的核子彈轟炸過一輪,更不用說兩人幾乎以相隔不到十公分的距離面對著面,甚至可以感覺到對方含著一絲清爽男人味的呼吸不時噴灑到自己胸膛的肌膚上。

胸膛一個劇烈起伏後,克拉克霎時像個機器人般站得直挺挺的,屏住氣息,動也不敢動。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太過親密,布魯斯有些不自在地半垂下濃密的眼睫毛,沈聲解釋道:「照你方才那種穿法,對招沒幾次你的腰帶和上衣就會鬆開來了,光溜溜的能看嗎?」

克拉克摸了摸差點充血的鼻子,不在乎地咕噥道:「反正又不是下半身光溜溜的就……咳!」

布魯斯一個大力交叉扯緊他身上的腰帶,差點害克拉克被口水嗆到,臉上的可疑紅暈又加深了一些。

「開打吧!」布魯斯退後兩步,左右腳一前一後岔開微蹲,朝他比了個起手式。

真的要打啊?見他一臉認真,克拉克嘴裡有些發苦。老實說,收斂一身天生神力的自己,肯定打不過武術技巧精湛的布魯斯,但力量的微控很困難,他害怕自己一個不小心使錯力,導致對方身受重傷,這樣他絕對無法原諒自己。

「扭扭捏捏的,你是女人嗎?」布魯斯不屑地嘲諷一聲,右拳直接往他的臉龐砸了下去,被他瞬間擋住後,再度亂拳揮了下去,一副毫不留情的惡狠模樣。

克拉克雖然收斂神力,本能的反應速度仍沒有減弱半分,雖然布魯斯的攻勢十分刁鑽又狠辣,甚至猝不及防地用膝蓋頂撞他的要害處,仍被他一一精準地擋下所有招呼到自己身上的攻擊。

不過他身軀微彎、一邊退後一邊擋挌,看起來就像是被布魯斯完全壓制了一般,顯得狼狽不已。

「超人就只有這點斤兩嗎?反擊啊!」布魯斯氣他像隻龜縮不出的烏龜頻頻挨打,不由得出言挑釁道。

克拉克偷眼瞄著布魯斯含著一抹狠勁的冷酷神情,內心像是浮沈在暴風圈中的小舟般激盪不已。他不知懷念布魯斯這個表情多久了,比起頹喪失意的模樣,這副意氣風發的樣子還是最適合他了。

不過,男人的面子還是要顧的。

「要我反擊,也得你先打疼我吧?」克拉克哼了一聲,怪聲怪氣地反擊道。

果不其然,布魯斯動作一頓後,往他身上招呼的攻擊更加猛烈了。可惜的是,超人就是一個人形怪物,無論布魯斯使出多麼狠辣的絕招,他都像一塊穿不透的鋼板般巍然不動。

這傢伙……布魯斯以前就知道兩人的差距很大,但沒想到會差異到這般令人絕望的地步。挨打的人不痛不癢,自己這個打人的,雙拳肌膚卻逐漸紅腫一片,彷彿快骨裂般隱隱疼痛。

「出手啊!你瞧不起我嗎?」布魯斯心底暗暗歎息,嘴巴仍是不饒人地出聲罵道。

克拉克撇了撇嘴角,仍是不主動出手。要不是小心蹭破對方一塊皮,哭都沒地方哭去。

砰!一聲,卻是布魯斯豁然放棄了,氣喘吁吁地呈現大字型般躺倒在塌塌米上,不自我折磨了。

終於死心啦?今天盡忠地當一塊挨打沙包的克拉克嘴角微翹,全身放鬆地走向他。才剛彎下腰想跟他說幾句話,微微敞開的衣襟突然被布魯斯伸手揪住,用力地往下一扯,克拉克一個重心不穩,順勢摔倒在塌塌米上。好吧,老實說他是故意摔倒以顧全布魯斯的顏面,不過,很快他就後悔了……

布魯斯趁他還一陣茫然的時候,對他使出一招「十字固定技」,雙手抱住他一隻右手臂,交叉雙腿牢牢鎖住他的臂膀,用盡全力反折他的手部。

克拉克仍是不痛不癢,臉龐卻倏然脹紅。

GOD!你……你的要害處磨蹭到我的手臂了你知不知道啊啊啊……?

臂膀處傳來一陣陣柔軟又溫熱的觸感,令克拉克瞬間整個血脈沸騰,試圖掙扎了一下,渾身力氣卻使不上來,反而讓兩人接觸的面積擴大了不少。克拉克俊朗的臉龐愈來愈紅,汗珠從額際冒了出來。

布魯斯沒有察覺他的異狀,兀自認為克拉克還沒有完全被他制伏住,於是更加賣力地用四肢絞緊他的右手臂及身軀,殊不知,這對心思不正的克拉克而言簡直就是地獄般的折磨啊啊啊……

「哼,你……」

布魯斯一句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倏然被平舉了起來,接著如砲彈般橫向飛了出去。

糟了!感覺自己的背脊就要狠狠撞上牆壁,布魯斯閉上雙眸、咬緊牙關,等待預期的疼痛襲來。

砰!地一聲,布魯斯的後背確實結結實實地撞上某樣物體,不過卻不是預想中的冰冷牆壁,而是將他直接甩飛的克拉克回過神來後,第一時間飛速趕到,用自己的身軀充當肉墊攔截住他,及時將他整個人擒在懷中。

「唔……」雖然沒有撞斷骨頭,巨大的反震力仍令布魯斯一陣氣血上湧,蹙眉捂住胸口。

「你還好吧?」克拉克慌張地扳過他的身子,察看他是否受傷。要知道,他一手就可以輕鬆地捏斷一截鋼筋,布魯斯只不過是平凡的血肉之軀,哪怕只是輕輕一碰,就有可能骨斷肢殘,不由得他不緊張。

「死不了……」布魯斯從肺部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嗓音有些沙啞地道:「這樣…算扯平了吧?」

「什麼?」克拉克聞言一呆,茫然地看著他。

布魯斯半垂下眼眸,臉龐閃過一抹難為情,有些難以啟齒地開口道:「上次……是我不對。」

光是開口道歉,布魯斯覺得誠意不夠,便想說讓他揍一頓消消氣好了,誰知道超人皮粗肉厚的程度遠遠超乎自己的想像,加上又不主動反擊,害他的計畫變得有些荒腔走板。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