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的!是我沒神經!你一點錯都沒有!」克拉克震驚了,他沒想到布魯斯會彆扭到用這種方式向自己道歉。

「唔。」布魯斯將他環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挪開,側身翻滾到一旁,胸膛劇烈起伏地平躺在地面上,沈默不語。

以為他不信,克拉克爬到他身旁,急著解釋道:「我從來沒怪過你,上次是我自己說得太過份,都是我的錯,你不用放在心上,真的!」

「毛巾。」布魯斯沒看他,懶洋洋地揚起一隻手。

克拉克閃電般一秒鐘來回,將一條乾淨的毛巾小心翼翼地放入他手中,若他身後有尾巴,恐怕早就討好地搖起來了。

布魯斯將潔白的毛巾攤開蓋在自己汗溼的臉上,在毛巾的遮掩下,嘴角微微翹起。

正在緊張他反應的克拉克,正好用透視眼目睹到他臉上這抹笑容,純粹的愉快神情,令他原本便十分英俊的臉龐看起來更加迷人,也害得克拉克的心臟一瞬間差點痲痹。

嗯,他沒怪我了……克拉克放下心來,學他的姿勢緩緩平躺在地面上,雖然方才又是臉紅心跳又是心驚膽跳,此刻他卻感覺異常地平靜,渾身暖洋洋的,糾結了幾個月的鬱悶心情亦瞬間舒緩開來。

真希望時光就這般凍結住,咦……不對,自己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忘記了……?克拉克一個激靈,猛地坐起身來,驚恐萬分地望向他的右腿。

「你的腿不是受傷了嗎?!」方才完全被布魯斯的一舉一動牽著鼻子走,克拉克根本忘記布魯斯自從上次受傷後,有一條右腿變得行動不便,甚至要靠手杖才能行走自如,可是,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布魯斯仍然維持蒙著毛巾的姿勢不動,閉著眼睛淡然道:「自己看。」

雖然可以用透視眼察看,克拉克卻還是忍不住朝他的右腿伸出手,將褲腳捲上來到他的膝蓋處,很快便愕然發現他的右腿兩側纏上類似固定用的黑色韌帶。

「……不會痛嗎?」克拉克喉嚨發乾,指尖近乎微顫地碰了碰他的膝蓋,無法想像他是用何等堅毅的意志力克服疼痛。

毫無血色的膝蓋肌膚,看起來無比地脆弱蒼白,彷彿一捏就碎了……而這個認知,深深地刺痛克拉克的內心。

「很痛,不過你說的對。」布魯斯伸手從臉龐扯下沾了汗水的毛巾,偏頭望向他,雙眸散發出令人不感逼視的光芒,一字一字道:「殘廢的不是我的腳,而是我的心,只要我有心,就可以重新……」

「夠了!不要說了!」克拉克沈聲打斷他的話,痛苦地閉上雙眼。假如時光可以倒流,他真想撕爛自己那時的嘴臉。

不但右腿廢了,連雙親、摯友、心愛的女人都一一在他面前死去……這可憐的人一生所付出的東西還不夠多嗎?自己有什麼資格要求他繼續犧牲更多?更何況,正義值得他用一條寶貴性命來換取嗎?或許布魯斯始終無怨無悔,但克拉克卻不這麼想了。

他現在只想要布魯斯活著,快快樂樂地活著。

「克拉克……」布魯斯錯愕地望著他。

「不用這樣勉強自己!」克拉克憐惜地用手指緩緩摩挲他可能已經沒有感覺的膝蓋,語氣沈重地道:「是我錯了,上次你說的對,高譚市從來都不需要拯救,即使少了你,地球也不會停止運轉,所以夠了,恢復一個平常人的身份好好休息吧。」

聞言,布魯斯呆愣許久,好不容易才找回聲音,沙啞地輕笑道:「真不像正義感過剩的超人會說的話呢,你確定你真的是超人,而不是某個壞蛋製造出來的複製人?」

克拉克偏頭看向他,神情異常堅定。

「如果我連你都守護不了的話,我就不夠資格被稱作『超人』!」

「喂喂,你這話太肉痲了吧,害我渾身起雞皮疙瘩!」布魯斯故作感到噁心地縮了縮身子,實則原本已經如同死水般的內心卻盪起了一圈圈的漣漪,再也無法維持平靜。

總是獨來獨往的蝙蝠俠,真的可以有一個依靠嗎?而話說回來,這世上也只有超人敢這般口出狂言了吧……布魯斯有點想笑,眼角卻莫名地微微濕潤起來。

克拉克微微一笑,打定主意後,他已經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接下來就是如何實踐承諾而已,不急著表現。

「渾身都是汗的,起來去沖個澡?」方才一番「運動」過後,布魯斯身上的功夫裝有大半都被汗水浸溼了,克拉克怕他著涼,開口提議道。

「累死了,讓我再多躺一下吧。」一鬆懈下來後,布魯斯頓時渾身酸痛,彷彿快要散架般,連一根小指頭都不願動彈了。

「不行,要是感冒的話怎麼辦?」克拉克堅持,覺得他太不愛惜自己了。

「這年頭染上感冒又不會輕易死人。」

布魯斯仍是一臉無所謂,卻不知道他這句話直接觸及克拉克的底線。

「行,你不想被我用『公主抱』的姿勢抱去浴室內的話,就繼續躺著沒關係。」在某一次的危急時刻,克拉克為了即時將布魯斯從危險的地方帶走,不小心對他用了「公主抱」的姿勢,事後慘遭布魯斯對自己擺了將近一個月的冷臉,才讓他痛切地認知到「公主抱」對布魯斯而言絕對是某種禁忌中的禁忌。

布魯斯微蹙眉,斜睨他一眼:「喂喂,超人可以這樣『威脅』一個平民百姓嗎?」

克拉克毫不理會他的抗議,硬聲道:「給你十秒鐘時間考慮。」

這種老媽子般的雞婆個性,難怪會選擇去當打抱不平的超人了!布魯斯無奈地用雙肘半撐起自己的上半身,「好吧,那你總得先放開我的膝蓋吧?」

克拉克聞言一驚,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來回摩挲他膝蓋許久都沒放開,像個猥褻的色老頭似的,連忙一臉尷尬地放開他的右腿,幫他將褲腳重新捲下來。

布魯斯抹了下頰邊的汗水,有些艱辛地站起身來。拳拳彷彿打在鋼筋上的後果,便是四肢顫抖個不停,變得彷彿不像是自己的。

見他身影有些踉蹌,克拉克終於看不過去,過去扶了他一把。

布魯斯沒有推卻,輕輕地捶了他胸膛一拳,苦笑道:「跟鋼板似的,你這傢伙究竟是吃什麼長大的啊?」

「這個嘛…你確定你真的想知道?」克拉克挺起雄壯的胸膛,曖昧地舔了下嘴角。

「哈哈,還是算了……」被他促狹的模樣逗樂,布魯斯忍不住笑出聲來,伸手環住他的頸項,將身體的一半重量倚在他身上。

感受到他好哥兒們似的親暱舉動,克拉克再也掩飾不住臉上的燦爛笑容。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兩人打了一架後,彼此之間長久以來的無形隔閡彷彿也在一瞬間消失,換句話說,布魯斯是真的把他當成朋友看待了。

「浴室在哪裡?」

「就在更衣室進去後的另一側。」布魯斯抬手比了比位置,隨口道:「你也流了些汗,一起洗吧?」

「……」一起洗?!激動到差點腦充血的克拉克,一進去更衣室裡頭發現另一側的浴室是有隔間及簾子的,整個人頓時像朵枯萎的花般餒了下來。

「最裡頭還有間大浴池,洗完一起泡個澡吧。」像是生怕對克拉克的刺激還不夠多,布魯斯又輕飄飄地補了一句。

原來,推開浴室隔間旁邊一扇用毛玻璃做的門進去,裡頭還有一間可以擠下十個人沒問題的大浴池,專門用來泡澡的。

「……喔。」實話說,短短一個小時內心情起起伏伏之劇烈,饒是心臟是鐵打的,克拉克也快扛不住了。

更令克拉克快瘋掉的是,要洗澡的布魯斯得先把纏在右腿上的助行裝備卸下來,這下子走路就更需要克拉克的攙扶。平常時候幫忙一下不打緊,偏偏得在兩人的身子都光溜溜的情況下幹那種事,又是攬腰、又是搭臂的,克拉克簡直渾身冒汗,都不曉得自己有沒有足夠堅強的意志力可以挺過去。

布魯斯自己也覺得有些尷尬,但是在一隻右腿無法直立加上全身酸軟的情況下,若不靠任何人攙扶,他可能只能用爬的進去浴室的隔間及大浴池了。

幸好,他的手還能發揮正常功用,不然連脫衣服都要別人代勞,那真是太令人不自在了。

 

不得不說,男人是一種很無聊的生物,當衣服一卸除下來,面對彼此的裸體時,總是免不了下意識地較量一下雄性象徵的大小。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布魯斯還是被克拉克驚人的尺寸震憾了一下。

無論形狀、長度、粗度或色澤皆傲人無比,在在顯示克拉克是個男人中的男人,足以讓全世界大部份的雄性羨慕不已,加上他腹部的八塊肌、陽剛十足的身形以及陽光俊朗的外貌,縱使去除「超人」這個身份,只要他願意,隨便一勾手也會有女人意亂情迷地撲上來吧?短短幾秒鐘,布魯斯便給了他一個高度評價。

將褪下來的衣物放在置衣櫃上後,克拉克也忍不住偷偷瞄了布魯斯的下體幾眼。他的性器形狀十分漂亮,尺寸也頗傲人,就跟他本人一樣完美無缺,身軀的每一分肌肉都展現出一種特別優雅的美感,線條流暢又爆發力十足,像是一頭矯健的豹子,迷得克拉克幾乎移不開眼睛。

布魯斯訝異地看了他下體幾眼便迅速收回目光,沒趣地撇了撇嘴角,他可不想信心被打擊到沒了,不過也因為這樣,正好錯過克拉克隱約散發出危險光芒的眼神。

「咳,要麻煩你了。」

「嗄?……喔!」克拉克猛地回過神來,白皙的臉龐隱隱浮現一層紅暈,有些不自在地朝他伸出手。

布魯斯落落大方地伸手搭上去,被他一把從椅子上拉了起來,接著在他的幫助下,緩緩走至浴室的隔間前。

可能是太累加上四肢痠痛,布魯斯將浴間的簾子掀開到一半時,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喂,你今天要不要好人做到底,幫我搓個背?」

「……!」聞言,克拉克本來隨意搭在隔間板上的手,差點將板子捏出五個洞來。

沒將自己當朋友前,簡直視自己若無物;認定自己是朋友後,又跨越一切無形距離地跟自己親近,這前後的差距會不會太坑人了?!

久久沒等到超人回應,布魯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邁步踏進隔間內。

「算了,講講而已,你洗自己的吧。」

「等等!我搓!我幫你搓背!」嘶啦!回過神來的克拉因為太過激動無法抑制亢奮情緒,導致一跟著衝進去便扯下浴簾,踏破地面幾塊磚,外加隔間板被手肘撞凹一個洞。

「……」布魯斯回過頭來,眼角微微抽搐,無言地看著站在自己身後露出一臉狼狽神色的克拉克。

「抱歉、抱歉,沒拿捏好力氣,我保證賠你整修費。」克拉克訕訕地放下手中飽受蹂躪的浴簾,不好意思地乾笑道。

「……把本少爺伺候好,就不用你賠了。」布魯斯嘴角一翹,無奈地搖了搖頭,轉過身去朝他指了指自己的背部,示意他動手「幹活兒」。

練出一身優美肌肉的布魯斯,腰桿卻非常精瘦,與隆起的臀部銜接處凹陷出一道性感無比的凹痕,害得克拉克下半身一緊,差點想低頭吻下去,腦海甚至在一瞬間掠過許多色情禁忌的畫面,若非立即無聲地自捶腹部清醒過來,差點就靈魂升天了。

「嘿,你…你就不怕我把你搓下一層皮來?」克拉克本意是想開個玩笑,結果因為嗓音沙啞又微微顫抖,導致一整個失敗地讓人完全笑不出來。

「唔……」布魯斯微扯嘴角,還真的擔心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表示不屑道:「算了吧,以你一個小小記者的身份大概賠不起。」

「也是,偉恩少爺身上一塊皮,大概可以買下我們公司一整層辦公室了……呃,說到公司,待會兒露易絲醒過來該怎麼辦?沒任何採訪紀錄我們要如何回去交差啊?」克拉克咬緊牙根將注意力集中在跟布魯斯閒聊的話題上,盡量不去關注自己的手隔著沐浴球碰了他背後哪裡,不過,這真的好難啊啊啊……

布魯斯揚唇一笑:「不用擔心,那片催眠光碟有把以前一些我被採訪過的影像片段交錯地放進去,這會讓她錯覺自己有採訪過我,而且她醒來後還會迷迷糊糊一陣子,你就直接送她回去休息就好,什麼都不用多說。至於採訪紀錄,我已經準備好一份稿子,你們會問的問題我大致上都寫好答案了,等明天你就把採訪稿交到她手上,說是幫她整理好的,我想她也不可能再質疑你什麼。」

「嗯,就這麼辦……厲害,聰明人做事就是不一樣。」無話可說的克拉克也只能這麼贊歎一句。

背對著他的布魯斯沈默了一下,驀然低聲解釋道:「抱歉,讓露易絲活受罪了,不過我最近…有些恐懼接觸人群,如果不是知道你會一起過來,我根本就不可能讓艾爾福答應星球日報的採訪邀約。」

恐懼接觸人群?聞言,克拉克頓時呼吸一窒,他是真的沒想到布魯斯的心病已沈重若斯。

「呃,布魯斯……」該說什麼話才能安慰到他呢?克拉克動了動嘴唇,卻半天擠不出一個字來,不禁暗恨自己口拙。

「不用擔心,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像是能知道他未出口的話語,布魯斯故作灑脫地說道。

「……嗯。」我擔心的是,恐怕連時間都無法徹底治癒你。

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快被灰色的思緒淹沒,克拉克幫布魯斯搓完背後,匆匆到另一邊快速沖了個澡才冷靜下來。

調整好情緒後,克拉克攙扶布魯斯進入已經蓄滿熱水的大浴池內,結果,身旁的布魯斯一記感到舒服而發出的呻吟聲,差點又害他跳起來撞破天花板,口乾舌燥不已。

一頓痛苦並快樂著的澡洗完,兩人並肩走了出來,克拉克整個人變得有些憔悴,連黑眼圈都快跑出來了,感覺簡直比拯救世界還折磨人。

反倒是布魯斯顯得有些放鬆,連臉部神情都變得柔和不少,看得隱藏在陰影處的艾爾福暗暗點頭不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