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先通知便闖入布魯斯臥室的克拉克,一眼便看見布魯斯像隻陷入冬眠當中的動物似的,將自己緊緊包裹在棉被當中,蜷縮在床鋪上一動也不動。

透視眼讓他清楚地看到布魯斯眼眶底下濃重的黑眼圈,而這項認知令他心痛不已。

「……誰?」被子蠕動了一下,傳出來的嗓音像是三天三夜沒喝過水似的沙啞。

「是我,克拉克。」多麼渴望撲上前去一把抱住他!克拉克待在原地,緊握的雙手微微輕顫。

「喔,超人……」那道沙啞又冰冷的嗓音玩味地停頓了一下,接著漫不經心地詢問道:「那麼,你大駕光臨,是來逮補我的嗎?」

布魯斯坐起身來,緩緩掀開覆蓋在身上的棉被,絲質睡衣包裹著他修長健美的身軀,藍眸澄澈若水,臉龐無比蒼白,性感的薄唇微微翹起,俊美得像是一隻危險的吸血鬼。

克拉克頓時呼吸一窒,有一瞬間甚至忘記自己到此的目的。

「喔不……當然不是,布魯斯……」

「不?」布魯斯冷淡地掃了他一眼,似諷刺似自嘲地開口道:「別忘了你是超人,克拉克。難道你不想阻止一個聰明、危險又心狠手辣的壞蛋,繼續破壞你心愛的大都會?」

「那是誤會,布魯斯。」克拉克苦笑,有些狼狽地試圖解釋道:「我事先不曉得那是你,所以……」

「但你現在知道了。」布魯斯打斷他的話,挑釁似的睨著他,「如果不阻止我繼續出手的話,你心愛的大都會未來不曉得會變成什麼樣子喔?」

聞言,克拉克反而稍微冷靜下來,甚至懷疑自己先前為何那般糾結,因為只要一看見他,就曉得了不是嗎?布魯斯永遠都不會變成自己害怕的那副樣子,永遠。

「你不會的,布魯斯,我相信你。」

布魯斯撇了撇嘴角,不屑至極。

「喔,那是因為你沒親眼看見我猙獰的模樣,克拉克,就連那些平常無惡不作的壞蛋,都嚇得屁滾尿流、狂喊『媽媽救我!』呢,哈哈……」

「這並不好笑,布魯斯,不要裝出你自己也不喜歡的樣子,你根本就不是那種……」我為什麼要躲他那麼多天呢?明知他如此需要自己……克拉克沒有受到他話語的影響,反而自責不已。

「住口!不要說得你好像有多麼瞭解我!」像是被觸中逆鱗似的,布魯斯猛地咆哮道。

「喔,布魯斯,我很抱歉。」克拉克緩緩靠近他,神情充滿歉意及不易察覺的心痛。

「別過來!不用裝出那副你喜歡我、什麼都可以包容的深情樣子,你噁心得讓我想吐!」彷彿被某根尖針刺到般,布魯斯瑟縮了一下,再也無法繼續維持淡漠又嘲諷的神情,惡毒的字眼不斷從喉嚨湧出:「你怎麼能如此虛偽?!好幾天過去,你仍沒有查清楚我的『真面目』嗎?多麼黑暗又墮落,我甚至為了達成目地,暗中指使那些小混混去幫我做事!失望了吧?克拉克,你大可以直接唾棄我,不必裝出一副可以包容或理解的模樣!」

「別說了,布魯斯。」

克拉克從來沒見過布魯斯這般脆弱的模樣,像是被層層剝開的洋蔥般,被自己窺見最柔軟的地方,彷彿被自己輕輕一碰,就能碎了。

「小丑說得對,我就是一個心理變態的怪物!跟他一模一樣的……唔!」

克拉克低頭吻住他,不忍繼續聽他說出充滿自殘的話語。

布魯斯似乎獃住了,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就這麼雙眸圓睜地任他親吻。

過了許久,克拉克才緩緩抬起頭來,結束這個沒有摻入絲毫情慾的一吻,接著伸手將他緊緊攬入懷中,兩人的身軀貼合得沒有一絲縫隙,彷彿天生就適合融為一體。

「布魯斯,即使你是怪物,我也愛你,如果你墮入地獄,那我就跟著一起跳下去……從今以後,你的痛苦,由我來背;你的罪孽,由我來擔;你厭惡的人,就由我……來處理!」

倘若不能將他拉出深淵,那便同流合污吧,無論如何,克拉克發誓都不會再放任他孤獨一人。

布魯斯聞言渾身一顫,不敢置信會從被世人預為「救世主」的超人口中,聽到這種話來。

當光芒從這位太陽之子的身上逐漸褪去,飛往天空的羽翼被一把扯落,拯救世人的雙手沾滿血腥,正義的象徵——超人,會變成什麼樣子?布魯斯彷彿可以預見末日來臨的恐怖景象,而始作俑者,就是自己。

喔,上帝,天哪……自己究竟幹了些什麼?

 

「滾!滾出去——!」

 

下一秒鐘,布魯斯聽見絕望的大吼聲從自己的喉嚨中狂湧而出。

 

****

 

被狠狠地拒絕了……

 

那天被狼狽地趕出去後,克拉克到了隔天又厚著臉皮出現在偉恩豪宅中,然後依照慣例在艾爾福幫他準備的房間內換裝,待衣冠楚楚地出來後,便見到艾爾福一臉複雜神情地站在門外等他。

「肯特先生,請隨我來。」艾爾福朝他點頭示意,便轉身在前方帶路。

嗯?怎麼了?好像發生什麼某些不妙的事情?克拉克從空氣中嗅聞到一絲不對勁,原先開朗的神情收斂起來,轉而滿懷忐忑地尾隨在艾爾福身後。

叩叩!

「少爺,肯特先生來了。」艾爾福伸手敲了敲門板,隨即安靜地站在一旁。

「讓他等一下。」布魯斯低沈而性感的嗓音隱約傳出門外。

以前來找他的時候沒這般慎重其事啊?克拉克實在摸不著頭緒,有些緊張地站在門口附近,過了約五分鐘後,厚實的門板終於開啓,克拉克習慣性地朝正在推門而出的人揚起一抹陽光笑容,但,不到一秒鐘,這抹笑容便瞬間凍結在他臉上。

一名千嬌百媚的女人踩著高跟鞋,緩緩從布魯斯的臥房內走出來,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以及一絲尚未消褪的迷醉神情。

克拉克沒有多看她一眼,視線越過她的肩膀,直接往室內望去。布魯斯正慢條斯理地動手扣上襯衫的鈕釦,最後一個釦子扣上、衣領豎起時,正好將脖子附近一道疑似吻痕的紅色痕跡遮掩住了。

「艾莉兒小姐,計程車已在外頭等了,請隨我來。」艾爾福走上前,彬彬有禮地向她道。

「嗯,勞煩你了。」艾莉兒朝他點了下頭,蓮步輕移地走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腦海裡頭剎那間像打雷似的轟隆隆地作響,克拉克用力地閉了閉眼睛,頭痛欲裂。

「你可以進來了。」布魯斯待在房內沒有移動,像君王召喚臣子似的說了一句,彷彿見你是種恩賜。

克拉克深吸口氣,移動僵硬的雙腿邁入其中,感覺自己就像是即將走上斷頭台的犯人。

布魯斯坐在床沿邊,歪著腦袋看著他,沒有人可以從他的表情讀出任何一絲情緒。

「來找我有事嗎?」

有事才能來找你嗎?克拉克差點忍不住苦笑出聲。

「布魯斯,我…不懂你的意思?」

昨天才又告白一次,今天就讓他見識到這一幕,克拉克不得不懷疑布魯斯是蓄意的。只不過,明知對方擺明了要自己識相地知難而退,克拉克仍想親耳聽他說出口。

「你是一個好人,克拉克。」

布魯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彷彿兩人只是陌生人。

「布魯斯……」

「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

不是的,布魯斯,我的黑暗騎士,你明明清楚我對你從來就不是同情……克拉克痛苦地將自己的思慕之情吞回肚內。

他早就有心理準備,布魯斯是個出名的花花公子,身旁無時不刻地圍繞著美女,怎麼可能對身為同性的自己有任何興趣,只不過,見他意圖裝傻矇混過去,甚至擅自將自己的感情定義為「同情」,克拉克的內心瞬間沮喪到極點。

「還有其他事嗎?」見他呆呆地杵在原地默不作聲,布魯斯露出一絲不耐煩的神色。

「等等……可以讓我說幾句話嗎?」克拉克憋了半晌,嗓音苦澀地開口道。

「可以。」

「首先,我很清楚你喜歡的是女人,所以不用特地找女人在我面前演這齣戲……」所謂「心頭淌血」大概就是自己現在心情的寫照吧?

「我找女人是因為我憋太久了,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布魯斯毫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

「喔,那我為自己的不當發言道歉。」克拉克點了下頭,強忍心頭的刺痛,神情麻木地繼續說道:「雖然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但我還是想跟你說,我對你是真心的,絕對不是什麼『同情』,不過我從來沒有奢望能獲得你的回應,我只想待在你身旁,繼續維持我們之間的友誼,就像之前一樣。」

「不,克拉克,我不認為我們還適合當朋友。」布魯斯半垂眼眸,清楚地聽見一字字殘酷至極的話語從自己的口中流洩出來。

克拉克瞬間如遭雷擊,湛藍色的眼眸流露出一絲被拒絕的憂傷。

「為什麼?我說過我並不奢望你的回應,既然如此,這並不妨礙我們繼續友好地往來吧?」

曾經他們靠得那般近,彷彿全世界中只有彼此的存在,然而這段美好的時光卻因為自己的一時大意而搞砸了,克拉克感到既懊惱又無奈。

布魯斯搖了搖頭,保持令人難堪的沈默。

不,克拉克,自從我發現自己也對你產生一絲好感後,答案就是否定的了。

我怎麼可能不會受到你的吸引呢?你絕對無法想像一個長期處在黑暗之中的人,對於光明的渴求程度會有多深……然而,那就像是一種毒癮,想緊緊抓到手卻又知道絕對不該碰觸。欣喜若狂的對立面,絕望如此之深。

你是希望的象徵,是一切純淨之物的化身,甚至被世人推崇為「救世主」。而我,只不過是一隻從黑暗中誕生的血腥怪物,人生充滿不幸與厄運,害得身旁的人也跟著飽受牽連與苦難。

我不值得你的喜愛,若你靠得我太近,最終只會被我扯落一對黃金色的羽翼,直線墜入地獄……

你終究會對我感到失望的,總是笑得陽光燦爛的超人,我的光明之子。當你發現跟我在一起後只會獲得不幸與痛苦,你將會詛咒這一切,並且對我避之唯恐不及……你我之間何苦鬧到此種地步?所以,放了彼此一馬吧,趁我還有自制力的時候,趁我還來不及將你扯入無止盡的深淵之前……趕緊走吧!

布魯斯抿緊唇瓣,在內心無聲地吶喊著。

「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嗎?」比起被人親口拒絕,布魯斯無聲的沈默更令克拉克感到受傷。

「……」就因為知道你是真心的,我就更加不能拖累你……布魯斯咬了咬下唇,狠心地繼續保持沈默。

「我不明白,你這麼排斥的話,先前為什麼不讓我直接死掉算了?」克拉克雙目緊緊地盯著他,像是要看穿他的內心深處。

「別胡說八道!」布魯斯心頭一驚,抬起頭來駁斥道。

克拉克神情緊繃,他不是自暴自棄,而是真心這麼認為。

「如果不關心我的話,為什麼要幫我報仇?如果不是把我當成朋友的話,為什麼跑去大都會幹下那些事?布魯斯,你沒有發現自己的言行很矛盾嗎?」

告白被拒絕就算了,但連朋友都做不下去的話,克拉克絕對無法忍受。或許連布魯斯自身都沒有察覺吧,他有強烈的自毀傾向,若沒有自己在他身旁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克拉克擔心自己看不到他白頭的那一天,所以無論如何都想逼出他的真心話。

「好,你要我說實話我就說!」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被逼到差點啞口無言的地步,布魯斯深吸口氣,直言道:「克拉克,我覺得你的感情對我來說……太沈重了!」

沈重到令他深受感動,卻又不得不放棄的地步。

「什麼意思?」克拉克呼吸一窒,嗓音沙啞得像是一名陷入窮途末日的人。

這人就是學不會放棄嗎?布魯斯差點壓抑不住歎息的衝動,緩緩別過臉去,眼神空茫地看向臥房內的一角。

「你一定要我說出什麼難聽的話,才肯死心嗎?」

「對,你直接判我一個死刑吧!」克拉克雙手環胸,以一種防禦似的姿態和他遙遙對峙。他覺得自己很卑微,卻又不願快刀斬亂麻,寧願苟延殘喘地掙扎到最後一刻。

呵,你希冀一個死刑,卻根本不知我的心靈正在飽受凌遲。

「克拉克……」猶豫許久,布魯斯終於轉過頭來,重新看向他,以訴說事實似的堅定口吻緩聲道:「我沒辦法回應你,沒辦法給你想要的一切。溫柔、體貼、互相信賴及依靠……所有身為戀人該具備的美好品質,我都沒有。即使你說你不奢望,我仍然會被你的思慕影響,日積月累下來,無疑會形成一種沈重的負荷……所以我認為唯一對彼此都好的方式,便是在我們之間拉開一段適當的距離。」

負荷?我對你而言,就只有這兩個字能形容?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難道對你並不具備任何意義嗎?克拉克偉岸的身軀微微顫抖著,一點一滴地被「哀莫大於心死」的情緒侵蝕至骨裡。

儘管布魯斯的說辭極盡委婉,克拉克仍明白自己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對方甚至連身旁一點點位置都不願留給自己,所以,只有徹底死心一途了嗎?

他不明白,不明白布魯斯為何能對自己這般狠心……

「你想錯了。」克拉克咬緊牙根,臉龐沒有一絲表情,嗓音異常平板地回覆道:「我不需要你的回應,也從來不曾奢望從你身上獲取任何東西,不過,饒是如此仍讓你感覺『沈重』的話,我真的深感抱歉。」

不,該說抱歉的人是我……布魯斯感覺胸腔一陣陣刺痛,渾身力氣也被一隻無形的手絲絲抽離,彷彿生命當中有一件最重要的東西被人奪走了那般,只能眼睜睜看著而無能為力。

「克拉克……」

克拉克高大挺拔的身影動了,他慢慢地往後退去,在兩人之間拉出一道愈來愈大的無形鴻溝。

「如果艾爾福先生已準備好兩人份的晚餐,請幫我跟他說聲抱歉……」

「別這樣,你還是可以……」布魯斯動了動嘴唇,說到一半卻再也說不下去,因為自己的挽留是那麼虛假無力。

「不了,等改天,等我的心思徹底淡了……」克拉克緩緩抬起頭來,抿了下唇瓣後,朝他露出一抹如往昔般俊朗陽光的笑容,儘管眼眶有些發紅,神情略帶憂傷,仍是英俊得令人眩目:「或許,我們可以再度愉快地一起享受用餐時光?」

「喔,當然……」布魯斯的眼眸像是被什麼刺痛般微微瞇起,語氣虛弱地呢喃道:「當然可以……為何不呢?」

「嗯,期待那天到來。」克拉克朝他點了下頭,隨即決然地轉身離去。

期待哪天到來?你對我徹底死心的那天嗎?布魯斯默默地看著他的背影逐漸消失在門口處,心頭彷彿被人硬生生地挖走了一大塊肉,隱隱作疼。

過了不知多久,布魯斯的精神不但沒好轉,反而愈來愈空茫,他從來沒這般徬徨過。

「少爺,晚餐準備好了。」在一旁陪他許久的艾爾福突然出聲提醒道。若他不說句話,恐怕布魯斯會坐在床沿邊直至隔日一早。

「……我吃不下。」

「您最近瘦了許多,不吃點東西會受不了的。」

布魯斯搖首,「我真的吃不下……艾爾福,你覺得我錯了嗎?」

若非這句問話真的出自於自身的口中,布魯斯恐怕打死都不相信自己會發出這種近似怯懦的聲音。

「不,既然這是您的選擇……」艾爾福搖首否認,不過靜默半晌後,終究忍不住低聲道:「少爺,我只希望您能獲得幸福。」

 

但,您總是親手將幸福推得愈來愈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