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超人回歸,引成大都會黑幫份子恐慌的「夜魔」莫名地消失蹤影,然而,事件看似平安地落幕,實則尚未真正結束。

布魯斯暗地裡籌謀了一個計畫,當然是要瞞著克拉克的…不,正確來說,是要瞞著超人,但,他總覺得那人被自己拒絕過後,仍沒有徹底從自己身旁消失。

 

過了很久、很久以後,布魯斯想起這件事,曾對克拉克疑問道:「照理說,你那時候應該傷心得不想再看到我了才對?怎麼隔了一天又偷偷躲在暗處觀察我?」

結果克拉克聳了聳肩膀,理所當然地回答道:「我是很傷心啊,但是又覺得你那陣子的精神狀況很不好,如果沒有我在一旁看著,不曉得會出什麼事,所以過了一天又忍不住偷偷飛去找你,怕給你壓力,所以不敢出聲。當時只是想,做不成情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就是喜歡你而已,只要看你過得好,我就開心了。」

「……你這人都不會有什麼心理陰影嗎?」外星人的關係?

「不會啊,一看到你,有什麼病都治癒了。」克拉克這時候笑得特別甜、特別傻。

布魯斯不問了,直接獻上激情的吻。

……嗝!忠犬事後表示吃好飽。

 

總之,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當時有好一陣子,布魯斯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幻覺及幻聽,老是覺得有人躲在暗處偷偷地盯著自己。雖然那股視線不會讓人感覺發毛,卻也讓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他不得不懷疑克拉克尚未死心,仍然悄悄圍繞著自己打轉,為此他不得不重新戴上「花花公子」的面具,四處散發費洛蒙,和每個先前對他做出暗示的美女約會、獻殷勤,以求達到讓克拉克最終不得不死心的目的。

然而悲劇的是,或許是神經繃得太緊了,當他猛地一回過神來,便大驚失色地發現自己滿腦子塞滿那傢伙的身影,即使身旁美女如雲,卻無法牽動他心底絲毫漣漪。

那些女人,究竟是喜愛自己哪一點呢?布魯斯感覺自己像是得了精神分裂症,一半的自己可以和女人談笑風生、妙語如珠,另一半的自己卻無比冷漠、冷眼旁觀。

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樣了,過去他或許還有心力跟女人逢場作戲一番,現今他卻興致缺缺,像個老人般心如止水,反而是腦海中不時浮現的那個被克拉克強吻的畫面,會令他突然臉紅一下。

充滿男人味的性感氣息,霸道又強勢的動作,令人很難置信那天突然朝自己展現出強烈攻擊性的英俊男人,平常時候在自己面前總是一派溫吞斯文的模樣。

強烈的反差印象,成功地在布魯斯的腦海烙印下深刻無比的痕跡,不知不覺間,除了熟睡時,滿腦子已全是和對方曾相處過的片段點滴,就像著了魔似的,活像個剛踏入青春期的毛頭小子。

對那人的感覺不知是從何時開始逐步變質的,是對方狂妄地說要「守護」自己的那一天?還是見他在自己面前重傷倒下、才驚覺不能失去他的那時候呢?想了老半天,布魯斯也無法確定,畢竟感情這種東西根本無法受到控制。

只不過,有的時候布魯斯也免不了自我懷疑超人喜歡自己什麼地方?撇開自己的人見人愛的表面人格不談,私底下的自己根本就是個扭曲、專制、陰沈、控制欲強的討厭鬼,一點都不討喜。

反觀克拉克,即使天生一身恐怖的怪力,卻從來不濫用力量,反而擁有超乎常人的正義感及同情心,渾身繚繞陽光氣息,用不盡的充沛活力,簡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令人崇拜的神祇。

天生就是站在對立面的光和影,要如何才能並肩而行?恐怕到最後不是自己被對方的光芒曬傷,便是對方被自己的陰暗侵蝕,最後終究是……走不到一遭去的……

既然如此,又何必牽牽扯扯、互相拖累呢?

「布魯斯,你覺得我的提議如何呢?呃…布魯斯?」艾莉兒微蹙了秀眉,輕輕碰觸他擱在沙發臂上的手背。她是偉恩集團某個大股東之一的寶貝女兒,拜此所賜,能跟布魯斯接觸的機會比尋常女人還多很多,而她的父親自然十分贊成她和布魯斯成為一對。因此,當布魯斯結束半隱居生活,開始周旋在女人當中時,艾莉兒是最常出現的一位。

艾莉兒對自己的外貌很有信心,遺憾的是布魯斯似乎比她想像中的來得彬彬有禮,所以兩人即使過從甚密,卻始終只停留在摸摸親親的階段,一直沒做到最後一步。這令她不得不懷疑布魯斯的心底其實藏著某人,或者有其他更好的選擇,不過,這些疑惑對於艾莉兒而言都不是問題,已經火力全開的她,自信滿滿地認為布魯斯這個情聖終究逃不過她的五指山。

布魯斯回過神來,將思緒拉回到方才談論的話題中,微挑眉道:「喔,陪妳去大都會一趟購物是可以,不過這樣不會太為難妳的父親嗎?」

「呵呵,不過是借乘私人飛機幾天而已,爹地才不會那麼小氣呢!考慮得怎麼樣了?還是說,你是大男人主義者,不喜歡陪女人逛街?」艾莉兒滿臉撒嬌地盯著他。內心暗自打算一和布魯斯遠離高譚市,就要爬上他的床,用高超的技巧征服他,讓他最後離不開自己。

布魯斯是何許人也,一眼便看穿艾莉兒的心思,不過目前確實沒有比她更好用的「棋子」了,想擺脫那人如影隨形的視線,這趟行程或許是個好機會。

「怎麼會呢?」打定主意後,布魯斯朝他露出一抹極其魅惑的微笑,頷首同意道:「能陪艾莉兒小姐出遊,是我莫大的榮幸才是。」

「噢,布魯斯,你能答應真是太好了!」感覺布魯斯已經有一半落入自己的手中,艾莉兒整個人都飄飄然了起來,興奮得紅光滿面道:「至於何時出發及落腳處,等安排好後我再聯繫你?」

「沒問題,期待接到妳的來電。」布魯斯俊美端正的臉龐又笑開了幾分,顯得益發迷人,沒人知道他的腦子已在瞬間高速運轉起來。

他覺得,是該下帖重藥的時候了……

「呵呵,布魯斯,還沒問你今晚……」艾莉兒微微傾身向前,胸部狀似不經意地貼近他的手臂。

「艾莉兒小姐,時候不早了,您父親派來的司機已經在外頭等您半小時囉。」艾爾福突然出現在敞開的門口處,溫和地提醒道。

「哦,知道了……布魯斯,那咱們下次再聊。」艾莉兒咬了咬下唇,偷覷布魯斯的神情。見他沒有邀請自己留下來過夜的意思,只好起身和他道別,拎著香奈兒包包悻悻然地離去。

禮貌性地將她送至大門口目送她上車的布魯斯,轉身經過艾爾福身邊時,突然喚他一聲。

「艾爾福。」

「是。」

「那個司機其實是你通知的吧?」

「少爺英明。」

「為什麼這麼做?」布魯斯沒有生氣,只是頗疑惑老管家和自己挺有默契的。

「喔,是超人用心電感應指使我這麼做的。」

「……」

「呵呵,開玩笑的。」

「………」

 

****

 

艾莉兒的行動十分迅速,不到三天內便打電話通知布魯斯行程已經搞定,完全按照他所預想的那樣安排。

接下來,布魯斯選擇感覺沒被人窺視的時候,透過她的手下祕密運送一批蝙蝠俠專用的武器到她父親的私人飛機上。當一切就定位時,布魯斯突然感覺一股許久未湧現的衝勁充斥四肢百骸。

超人的擔憂或許是對的,蝙蝠俠確實是個危險的傢伙。

「少爺……」站在布魯斯身後的艾爾福單手拎著西裝外套,忽然出聲輕喚道。

「嗯?」正在打領帶的布魯斯微微抬頭,透過長形的著衣鏡瞄向他。

「發生危險、尤其是從高空墜落下來的時候,記得大聲喊『超人!』。」艾爾福一本正經地提醒道。

布魯斯的嘴角微微抽搐,心想自己的管家什麼時候變成忠實的超人迷了?

「呃,我該再次強調,我們已經絕交了嗎?」

「絕交、和好,再絕交、再和好……你們經常是這樣的。」艾爾福如此表示道,仍舊笑咪咪的。

「……」是這樣嗎?

原來在艾爾福的眼中,我們之間的決裂只是像過家家般既幼稚又好笑?突然間想通這一點的布魯斯,不禁無比鬱卒。

「他不會出現的,我保證。」

「不,他會出現、並拯救每一個人包括少爺在內,因為他是超人!」

「……喔,那真是棒呆了。」看著眼神透露出堅定光芒的老管家,布魯斯再也無話可說,N度完敗。

 

待精心地整裝完畢,艾莉兒安排的車子已經停妥在偉恩豪宅前方等候。

布魯斯坐上車,沒過多久便抵達艾莉兒家族的私人停機坪內,和她一同搭上私人飛機。

兩人一有單獨相處的機會,艾莉兒便像塊黏皮糖般痴纏著布魯斯不放,不過,此時此地還不是他所認為的恰當時機,所以態度不冷不熱的,既不會讓艾莉兒感覺受到冷落,卻也令她難以找到突破點下手。

「布魯斯,你的心底是不是有別人了?」膩在他堅實手臂旁的艾莉兒,忽然有些幽怨地試探道。

有別人?這問法是把妳自個兒當成「正宮」了?布魯斯微挑眉,一臉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為何這麼認為呢?」

見他第一時間沒否認,本來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的艾莉兒立即認真起來,蹙眉數落道:「這很簡單,第一,你跟我說話的時候常常走神。第二,你跟我接吻的時候我感覺得出來你不專心。第三,你對待我的態度像我是一名客人,而不是你的親密女友……還要我舉出第四個例子嗎?」

「喔,艾莉兒……」該死的女人直覺!布魯斯伸手撫摸她柔美的臉龐,神情不但沒有顯露出被戳破真相的驚訝,反而是一派坦然中帶點委屈,「我也很想更進一步,但,妳家的司機天天在外頭等著,我不得不顧慮到妳父親的心情。」

艾莉兒的臉蛋一下子通紅起來。是的,她沒想到還有這種可能性!

「我很抱歉,布魯斯,你是個真正的紳士。不過,這次我已經獲得我父親的承諾,他保證在我們旅行的期間不打擾我們。」天哪!說出這種話來,布魯斯會不會覺得我很急色呢?艾莉兒有些尷尬地絞著手指。

布魯斯低頭看向她,幽深的眼眸閃過一絲不知名的情緒。

「很高興妳這麼喜歡我,艾莉兒。」如果不是知道妳曾向妳父親保證過,有機會從我手中拿到集團股權的話,願意讓出大部份給他,我或許會相信妳對我有一絲真心。只可惜,這世上不會有人無緣無故地對你好……除了那個博愛的超人以外。

一想起克拉克,布魯斯的內心突然隱隱作痛。他是個好人,不該被自己那樣刺傷,然而事已至此,他只能堅持地繼續走下去。

不到兩個小時,私人飛機已經抵達目的地,此時已經過了黃昏時分,星空黯淡,烏雲遮擋了月光。

共度愉快的晚餐時光後,布魯斯和艾莉兒連袂前往五星級飯店內歇息,才剛通過走廊時,布魯斯突然將她一把抱起,接著低頭吻住她,像是已經迫不及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艾莉兒大喜過望,滿臉通紅地伸手環住他的脖子,激情地回吻著。

兩人就這樣一路黏黏膩膩地來到房門口前,布魯斯邊吻她邊插入房卡推門而入。若艾莉兒夠冷靜的話,或許能察覺布魯斯拿著房卡的手十分穩定,一點都不像是陷入興奮狀態的人該有的樣子,可惜她這時已經意亂情迷了。

兩人衣服凌亂地滾倒在床上,唇舌交纏,肢體纏繞在一起,情色的景象令人口乾舌燥。

該死的!該不會要等我真的上了她,你才會死心吧?布魯斯焦躁起來,在內心暗暗咒罵,正當他要解開艾莉兒的蕾絲胸罩時,那股一直窺探著布魯斯的視線忽然徹底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那般。

走了?

布魯斯倏然抬起上半身,一時有些茫然,說不上來是鬆了口氣還是感到失落。

「嗯…布魯斯?」一下子失去男人體溫的艾莉兒困惑地纏了上去。

「艾莉兒……」布魯斯抬起右手捧住她的頸項,接著用力一捏,艾莉兒便眼睛一翻地在他懷中暈死過去,「……抱歉。」

將失去意識的艾莉兒整理好服裝蓋上棉被後,布魯斯又靜靜地等了十幾分鐘,確認那股窺伺的視線不再出現後,他去到隔壁的房間,將繁多的行李箱一一打開,沉寂許久的蝙蝠俠又悄悄地重出江湖。

月黑風高,正適合打算復仇的人展開行動。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