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人受傷後,布魯斯憑藉強大的情報網及解析能力,很快便調查出幕後的主使者是誰——萊克斯.盧瑟,克拉克兒時的好友,長大後徹底決裂的宿敵。

他是個科技狂人,利用手邊數不清的氪星石製造可以傷害超人的武器。超人雖然曾數度打敗過他,萊克斯仍憑藉絕頂的智謀一次次逃脫出生天。

這回讓布魯斯無法忍受的是,他這次居然成功地製造出大量的「氪星槍」,雖然只有一次性的攻擊能力,卻勝在可以量產化。

萊克斯意圖將這種武器散播到每個幫派份子的手上,讓他們擁有的武力可以和超人抗衡。

上次超人受傷的事件,便是他精心策劃出來的。為的是在那些買家的面前展示這種武器的威力。

而超人一受傷後霎時落荒而逃的景象,無疑加強了那些買家的信心,爭相搶購這種新式武器,也讓萊克斯賺進了大把的鈔票。

假如讓萊克斯的奸計得逞的話,曾經象徵無敵的超人恐怕會變成一場世紀大笑話。

化身「夜魔」的布魯斯,甫一下現身便是打擊那些手中握有「氪星槍」的買家們,摧毀他們的武器庫,接著整合一部份當地的混混去四處打聽那批武器的下落,順便給萊克斯製造壓力,因為倒了大楣的人全和他有過接觸。

在摧毀武器的過程中,布魯斯發現有大量的假貨參雜在其中,這顯示萊克斯掌握的技術似乎尚不完全,讓布魯斯大大地鬆了口氣,不過他並沒有因此鬆懈下來,大都會內所有疑似接觸過「氪星槍」的人,都在他的逼迫下,不是銷毀武器便是逃亡。

超人的作法和夜魔不同。超人闡揚正義的方式是溫和的,只要你別在他面前犯傻,或讓他聽到一些蛛絲馬跡,超人基本上不會主動上門來抓你;但夜魔不同,你甚至還沒開始犯錯,只是有一點點跡象,他就將你追殺到天涯海角,不過,能惹來夜魔這個煞星的關鍵物,往往是「氪星槍」。

這肯定是私仇!在夜魔最活躍的時候,吃盡苦頭的黑暗世界開始流傳一則謠言,夜魔乃是針對萊克斯而來,大家想活命,就得拱出萊克斯去面對這個心狠手辣的煞星。

一群人渣在折磨平民百姓的時候,覺得很爽快,不過當被虐待的人淪到自己時,他們反而不那麼痛快了,甚至感到無比委屈,不斷叫囂著要萊克斯出面收拾殘局,逼得他不得不遷移實驗室的地址,就連「氪星槍」也滯銷了。

 

這天,收到一項不妙消息的萊克斯匆忙地來到頂樓上。

強風獵獵,月黯星稀,籠罩在一片灰濛霧氣的大城市,卻不時有某處爆發出絢麗的火光。轟隆隆的爆破聲,嚇得小市民們躲在公寓裡頭,不敢探出頭來。

萊克斯俯瞰腳底下的城市,心頭一陣陣抽搐。那些爆出火花的地方,都是他存放武器的祕密基地,他一直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沒想到會在今夜被人一鍋端了。

「夜魔…不,或許我該叫你『蝙蝠俠』?」萊克斯緩緩轉過身來,神情猙獰地瞪著眼前一身黑色裝備的黑暗騎士。

「萊克斯.盧瑟。」布魯斯面無表情地盯著他。

「嘿嘿,超人的好友『蝙蝠俠』,居然同時是近來大名鼎鼎的『夜魔』之化身,我該感到意外、還是驚喜呢?」萊克斯笑得一臉詭異。

「廢話少說,剩下的氪星石在哪裡?」若非判斷出萊克斯手上仍握有一批數量不少的氪星石,布魯斯根本不打算親自現身。

萊克斯就是一個瘋子,跟小丑沒兩樣,喜歡將自身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和這種瘋子周旋,布魯斯曾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他不希望克拉克也遭遇到和自己一樣的事情。

「氪星石?喔喔,你真的是為了超人來的嗎?你做的這一系列的舉動都是為了他?天哪!多麼偉大的友情啊!我他媽感動得都快流眼淚了!」

對於萊克斯癲狂的表現,布魯斯根本無動於衷,嗓音平板地繼續詢問道:「我最後一次問你,剩下的氪星石藏在哪裡?」

「如果我說我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萊克斯邊笑、邊慢慢地往後退去,試圖和渾身散發出危險氣息的蝙蝠俠拉開一段距離。

「撒謊!」

「你不覺得從我口中逼出實話的想法,才顯得更可笑嗎?」

「不坦承沒關係,我會有方法的。」

布魯斯無聲無息地朝他射出蝙蝠飛鏢,立即將萊克斯的褲腳釘在原地上,使得他無法再多後退一步。

動彈不得的萊克斯無奈地攤了攤手,「用什麼法子?不要跟我說你會嚴刑逼供。根據我的瞭解,你就跟超人一樣迂腐,即使小丑害死你兩個重要的人,你仍然沒有出手殺了他。」

布魯斯下顎一緊,萊克斯不該在這時候提起那件往事,這讓他聯想到差點失去克拉克的那一晚。

「這次我會的,不交出氪星石,我會殺了你!」布魯斯的嗓音既低沈又危險。

「噢,媽咪,我好怕呀!」萊克斯雙手環胸,故作驚恐狀。

不對勁!萊克斯的態度太……鎮定了!布魯斯當機立斷,身軀伏低往他的方向衝刺。

才往前跑了三、四步,兩道激光突然射向蝙蝠俠的身軀,布魯斯抓起黑色披風一揚,包裹住自己迅速退至後方,事後察看,那兩道激光赫然在他的披風上留下兩個焦黑的印記。

抬眸看向正前方的萊克斯,對方笑得既得意又猖狂。

「嘿嘿,你以為我什麼準備都沒有嗎?這裡可是我的地盤哪!讓你一個外來者囂張這麼久,是我失禮了,接下來是我為你精心準備的小禮物,請盡情享用吧!」

中間的地板突然出現一個圓形的坑洞,一具高大威猛的銀色機器人從地底升了起來,萊克斯拿把小刀將膝蓋以下的褲料卸除下來,恢復行動力後,一個箭步衝上前,爬上那具機器人,掀開頂蓋,將大半的身子嵌入其中,完美地和機器人融合在一起。

連接神經系統,萊克斯立刻感覺到自己可以自由地操控機器人的身軀。有力地握了握機器人的手,神情猙獰地舔了下嘴角,笑了。

「這東西製造出來後,我本來想讓超人當它的第一個對手,如今換成是你,好像也不錯。」

「如果不是用了氪星石,這玩意兒連超人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布魯斯眼神冷漠,不屑至極地評論道。

萊克斯立即被觸怒了,「胡說!超人算什麼!不過是一個從異星來的怪物罷了!只要人類想,隨時都可以用科技摧毀他!」

「你真無聊。」布魯斯話語頓了頓,明知對方聽不進去,還是忍不住開口反駁道:「超人是真心地喜歡地球人、對地球人好,人類有什麼理由要摧毀他?認為他是怪物,需要被毀滅,不過是因為你自身的妄念在作祟罷了,人類不會因此感激你,反而會責怪你……看不清自己內心真正想法的人,最可悲了。」

「住口!住口!」萊克斯發怒了,操縱機器人朝他衝撞而去,往往一個拳頭擊出去便能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洞。

沒有合適裝備在身,布魯斯只能靈活地左閃右躲,被逼到頂樓的邊緣處時,他也沒有任何掙扎,直接往後一躍,墜落了下去。

不敢相信自己會這般輕易地解決掉蝙蝠俠這個狡猾的敵人,萊克斯一愣,呆滯了幾秒鐘後,雙眸突然圓睜,因為一輛蝙蝠飛機正從頂樓邊緣處緩緩上升,黝黑的槍口正對著自己。

咻——砰!砰!砰!

蝙蝠飛機上強大的火力不斷朝萊克斯發射,包裹住他的機器人身軀霎時被毀損了幾個區域,原本配備的火箭按鈕也失靈了。

萊克斯氣得眼睛都紅了,朝天怒吼一聲,一個撲前跳躍,整具機身頓時攀附在蝙蝠飛機的玻璃罩前,試圖將它扯落下來。

布魯斯迅速地將飛機的手動操控模式重新設定為自動操控,接著按下掀起玻璃罩的控制按鈕。

罩子一打開,手持軍用刀的布魯斯便將利刃狠狠地插入機器人的手臂關節縫隙當中,接著用力一轉,那地方霎時爆出火花。

當萊克斯反應過來時,他已經無法靈活地操空機器人的左手臂了,加上他的神經正與機器人銜接在一起,這下子無疑承受了八成的斷臂之苦,疼痛使得他更加瘋狂。

原本蝙蝠俠在他眼中不過是一個小小人類,雖然也擁有一定程度的科技力量,卻遠遠及不上自己,尤其令他忿忿不平的是,為什麼這樣一個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卻可以輕易地獲得超人的青睞、甚至尊敬?

萊克斯本來以為一用上最新型的機器人,三兩下就可以將他捏死,沒想到結局卻顛倒了過來,纏鬥至今,蝙蝠俠仍毫髮無傷,而他寄予厚望的機器人卻已經遍體鱗傷,有一隻手臂甚至抬不起來了。

「該死的!這不可能!」萊克斯惱羞成怒地吼叫著,用雙腳夾緊蝙蝠飛機的機身,右手朝蝙蝠俠揮舞過去。

布魯斯機警地放開軍用刀,從機艙中跳了起來往後閃避,無奈他的披風目標太大,被萊克斯的機械手一把揪住,往旁大力拉扯。

布魯斯一個重心不穩,差點跌落機身,連忙單手攀在艙頂的位置,另一手則迅速地卸除自己的披風。緊接著反手一揚,將黑色披風籠罩在萊克斯的頭上,趁他一時間看不清楚的時候,一個使力爬入機艙內,火速地將自動操控模式又轉為手動操控。

萊克斯抓了好幾次終於將頭上的披風掀開來,見蝙蝠俠就坐在自己的正前方,霎時猙獰一笑,抬手朝他的脖子抓去。

布魯斯抿了抿嘴唇,突然將飛機的操控盤用力往下一壓,蝙蝠飛機頓停了一下,隨即機頭朝下地筆直地墜落,萊克斯正好趴伏在機身之前,整個人立即失去重心地往後摔跌了下去。

轟隆!萊克斯成大字型地掉落在樓頂的地面上,緊跟著蝙蝠飛機從上方砸了下來,機頭頂住他的機器人身軀,將他進一步壓入地面內。

雖然擊墜的距離並不長,但重力加速度仍令布魯斯受傷了,他按著微微淌血的腹部,搖搖晃晃地從機艙中爬了出來,癱靠在頂樓邊緣處的欄杆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雖然廝殺的時間不長,隨時會喪命的危機感,卻比先前任何一次的戰鬥都來得令他心力交瘁。

如果這裡就是萊克斯的「地盤」,或許氪星石有可能藏在這裡?布魯斯才剛興起這個念頭,腳邊「砰!」地一聲槍響,令他猛地回過神來。

「不好意思,打偏了。」萊克斯舔了下沾血的嘴唇,手中的槍口穩穩地對準蝙蝠俠。

原來他的機器人裡頭設有緊急時刻將人彈出的裝置,所以在蝙蝠飛機砸下來的千鈞一髮之際,萊克斯順利死裡逃生,還從機器人的裝置中卸下一根槍枝朝向他,這下子情勢倒轉。

「你的命很大。」布魯斯微微喘息著,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

「哈,我的命很大,你的命就不好了。」萊克斯得意地笑了,故意詢問道:「你的好友超人呢?他怎麼不來救你?喔!也怪你蠢,到處設置炸彈,將大都會搞得雞飛狗跳的,我看他現在應該正忙著救人及滅火,沒空理你。」

「是呀,他不會來的。」

布魯斯勾唇一笑,放棄穩住身子的重心,輕輕地往後倒去。

眼角餘光,似乎還能瞥見下方有一兩隻鳥兒咻地飛過。

一切都結束了……布魯斯輕輕閉上眼睛,一剎那間竟猶豫著要不要從腰帶中拿出強吸力抓鈎槍。

雖然他設置的那些炸彈份量應該不會潑及到旁人,只足以摧毀萊克斯放置武器的祕密基地而已,不過,在大都會內大肆搞破壞確實犯了超人的禁忌,他知情後肯定不會原諒自己了。

更可笑的是,就在此時,布魯斯的腦海裡頭突然一閃而逝老管家曾對自己提出的建言。

發生危險、尤其是從高空墜落下來的時候,記得大聲喊「超人!」

不,他不會來的,因為他已經對自己徹底失望及死心了……

 

「…克拉克……」

 

 

突然間,布魯斯感覺失速墜落的身體被人穩穩地接住,懸浮在天空中。

雖然不害怕,身子被緊緊箍住的瞬間,肌膚仍泛起一陣微不可聞的顫慄,

充滿溫暖的好聞氣息,一下子充斥布魯斯的鼻翼。

布魯斯不敢置信地睜開眼眸。

克拉克正衝著他露齒一笑,笑容毫無陰霾,燦爛得令人差點睜不開眼,彷彿他們之間從未產生裂痕過。

布魯斯的心臟微微顫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臉龐,以確認他是真實的。

「你……」

「我一直在等你呼喚我。」

克拉克沈聲說著。在黑夜中,從超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令他看起來就像一顆小太陽,熨暖了布魯斯冷寂的心。

「不!我們還沒分出勝負!」看見這一幕的萊克斯,深感挫敗地大吼著。急急忙忙從脖子上扯下一小塊氪星石,然後填入手中的槍械裡,想也不想地朝超人的背後開了一槍。

 

砰!

 

超人的身軀劇烈地顫抖了一下,鮮血從他的背後噴灑了出來,但他沒有停留在原地,而是突然直線向前飛去。

「哈哈哈!看見沒!我擊中超人的心臟了!我贏了!哈哈哈! 超人也沒什麼了不起的!科技萬歲!萬歲!」萊克斯伸長手指著飛往遠處的超人,在頂樓上又叫又跳,開心得像是瘋了一樣。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他傷了你嗎?」

隔得太遠,布魯斯聽不見萊克斯的聒噪聲,卻沒有忽略先前那聲槍響,心底驀地浮現極為不妙的預感,焦慮地連聲詢問。

「我沒事,別擔心,別擔心……」

超人抱著他,飛得比往常還高。

高聳的建築物及眩目的霓虹燈被兩人遠遠地踩在腳底下,四周一片漆黑,寂靜無比的天空彷彿只剩下彼此。

正當布魯斯有些呼吸困難,以為超人即將帶著自己衝破大氣層,遠離地球時,超人身上的光芒忽然一點一滴地黯淡了下來,速度也開始緩緩下降。

「克拉克?」布魯斯感覺臉側好像沾到什麼黏膩的濕氣,不禁疑惑地摸了摸他的胸膛。

「唔……」克拉克立即疼得微抽口冷氣。

「這是什麼…血?不不……不要再飛了!停下!快停下來!」布魯斯摸著他胸膛上逐漸擴散開來的血跡,腦袋一片空白,嗓音嘶啞地吶喊著。

事情發生得太快、太突然了,布魯斯一直以為他們可能只會老死不相往來,卻沒有猜到會是這種結局。

「不……」克拉克搖了搖頭,艱難地喘息道:「我…我還沒抵達安全的地方……我得……」

「夠了!立刻下去!」

「不,萊克斯有飛行器,我得飛得夠遠…夠遠才行……」

「夠遠了!我們已經夠遠了!克拉克…算我求你了……」

布魯斯哽咽了,他從來沒有這麼痛恨自己過,若這次太過魯莽的復仇行動,導致克拉克發生什麼不測的話,他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

「不……還不夠……」

克拉克固執地無視布魯斯的哀求,一心只想將他送到安全的地方,因為這也許是自己最後一次能幫他了。

如果這時候有人探頭往天空望去,那麼他們將會看見一隻彷彿被人折了翼的紅色鳥兒,在空中忽高忽低地飛著,劃過一道道哀傷的弧線。

當發現自己無論怎麼斥責或是懇求都無法使克拉克改變主意,布魯斯終於累了,神情麻木地將臉龐貼靠在他的頸窩處,安靜又絕望地等待最後一刻的來臨。

「我一直…夢想著這樣抱著你……」

克拉克突然低聲說道,雖然飛得東倒西歪,卻從來沒有這麼滿足過。

當他撞見布魯斯失去重心地從高空中墜落下來的那一剎那,心臟差點就痲痹了。幸好,幸好自己還來得及……

「嗯。」

「我喜歡你。」

「嗯,我知道。」

布魯斯只是輕輕地應了聲,克拉克便開心得不得了,因為他終究將自己的心意完整地傳達了出去。

安靜了半晌,布魯斯忽然詢問道:

「你說,我們能一起看到日出嗎?」

「當然…我會陪你一起看到……」

克拉克在黑暗中飛翔,溫柔地向他許下最後一個承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