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後——

 

「我怕你想要失敗。」艾爾福悲傷地凝視著他。

「你根本不怕死,你很歡迎它。」斑恩嘲諷地在他耳邊說道。

 

布魯斯靠在牆壁邊,頹然地仰望那口深井的上方。

日正當中,照射進來的光芒令他不得不微瞇雙眸。

被斑恩扔入「再生池」的這幾天以來,布魯斯不斷地思索及回憶。

蝙蝠俠從來沒像這次般慘敗過,他被斑恩從正面完全擊垮了,不僅脊椎斷裂,就連金錢與地位都被徹底剝奪,淪落到和一群囚犯關在一起。

經過長達八年的安逸及平靜,正當人們對於蝙蝠俠的記憶逐漸模糊之際,恐怖份子斑恩突然出現,高譚市再度蒙上一層血腥及陰霾,警方明顯對於阻止狂人斑恩的行動無能為力。

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名叫布雷克的小警員突然找上門來,不但揭發他是「蝙蝠俠」的身份,甚至要求他重新復出打擊犯罪。

從他的口中得知戈登局長受了重傷,布魯斯戴上面罩前去醫院探望他,對方的意思也是希望蝙蝠俠能復出,高譚市不能沒有蝙蝠俠。

然而,沒有人知道,當所有人向自己訴說高譚市目前慘況的時候,布魯斯第一個打從心底升起的情緒,更近似於被人「激怒」,而不是什麼想要伸張正義的熱血沸騰。

他和超人的一生,就是在和這種邪惡力量對抗,但是無論他如何努力、奮鬥,邪惡的勢力卻像是永不止息那般不斷冒出來。最終導致世人「希望的象徵」殞落還不夠,現在他們還想來打擾他平靜許久的生活。

幾乎沒有思考太久,布魯斯便決定復出了,他也覺得自己該復出,高譚市確實不能沒有他。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艾爾福居然在最後的關頭阻止他出面,甚至不惜說出曾私自燒掉瑞秋信件的事。

於是布魯斯憤而對他說「再見!」,主僕兩人徹底決裂,艾爾福當天便收拾好行李離開偉恩豪宅。

 

我醫治過你,照顧過你,但我不想埋葬你!

 

到了現在,布魯斯已經快記不清那天他們在吵些什麼了,然而艾爾福撕心裂肺般吐出來的那句話,卻不時隱隱刺痛他的心。

他實在虧欠艾爾福太多、太多了,幸好在斑恩全面封鎖高譚市之前,艾爾福已經離開那個地方。

如果沒猜錯的話,他現在應該正在佛羅倫斯的小酒館內度假了吧?布魯斯想到這裡,嘴角不禁微微揚起一抹安心的笑意。

 

****

 

布魯斯絕對猜想不到,艾爾福離開他的身邊後,不但沒有去溫暖的國度旅行,居然一路跋山涉水地跑到了離北極不遠的地方。

他拿張地圖,指著一個地方,對所有雇船員表示要去這裡。

「啥?你要雇船去那個地方?不行!你雇不到船的!沒有人到得了那個地方!太危險了!」第一個人直接拒絕他。

「那地方什麼都沒有,只有危險的冰層!不過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是你先看見冰層之前就撞船沈沒了,老人家,我勸您還是死心吧!那地方,只有傳說中的超人才到得了!」第二個人頗有良心地多勸了幾句。

「嘿,老人家,我可以知道你想去哪理要找什麼東西嗎?……什麼?超人的孤獨堡壘?哈哈哈!那是騙小孩的傳說!你年紀這麼大了,還信這個?」第三個人直接笑了。

「還是謝謝你們。」接二連三地面對拒絕及嘲笑,老人家沒有口出惡言,仍是優雅地轉身離去。

在原地待了好幾天,始終找不到願意載他出航的人,艾爾福徹底死心了,開始計算自己的積蓄夠不夠買下一艘破冰船,不過,目前最大的問題點在於,他的錢可能足夠買下一艘船,卻買不到幫他開船的人。

現實擺在眼前,無論酬勞再高,也沒有人願意去送死。

艾爾福坐在靠近窗戶的桌旁,一邊喝咖啡、一邊眼巴巴地望著窗外。

窗外再過去幾步路便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海,與晴朗的蔚藍天空相互輝映,萬里無雲,氣溫卻非常的低,船員幾乎都休息了,沒有人想在這種寒冷的日子出海。

幾口溫熱的咖啡下肚,艾爾福渾身暖了起來,盯著大海開始思索買下破冰船後,還要再幫那艘船添置什麼樣的設備。

「嗨,介意我坐下嗎?」一名禿頭的中年男子突然站在艾爾福的咖啡桌旁,禮貌地詢問道。

「不介意,請坐。」雖然被打斷思緒,但艾爾福也不著惱,客氣地同意道。

「老人家,聽說您在尋找超人的孤獨堡壘?我或許有辦法!」一坐下後,中年男子也不賣關子,開門見山道。

「哦?什麼辦法?」敢大喇喇地跑來對自己說這種話的人,通常不是騙子就是真的有法子的人,這位先生會是哪一種呢?艾爾福探究地盯著對方的眼睛。

聰明、自信、自負,甚至有些狂妄……卻找不到哪怕一絲欺騙,艾爾福心微微一動,先信了他半分。

「可以給我看一眼地圖嗎?」

「請。」艾爾福拿出地圖來,比了一個地方給他看。這是布魯斯早些年在悼念逝去的超人時,無意中向他透漏出來的,他才聽過一遍,便牢牢地記住了。

「喔喔,很有可能!原來就是這裡!」看了眼他比的地方,中年男子伸指彈了彈地圖,激動地直嚷嚷道:「太刁鑽了!難怪我老是找不著呢!」

聞言,艾爾福不禁眼角一抽。這人也一直在找超人的孤獨堡壘?

似乎知道自己失言了,中年男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光溜溜的腦袋瓜,笑咪咪地解釋道:「我從小就是超人的狂熱崇拜者,自從超人在八年前突然消失後,我一直在尋找他的蹤跡……老人家,恕我冒昧質疑,您怎麼能肯定孤獨堡壘就在那個地方呢?」

艾爾福搖了搖頭,誠實地表示道:「我不能肯定,但我確信就在那裡。」

「確信是嗎……好!我就跟老人家您賭一把了!」中年男子遲疑了一下,便爽快地朝他伸出右手,「預祝合作愉快!」

艾爾福不由得一愣,沒想到困擾自己多日的難題,就這麼輕易解決了。

「預祝合作愉快,我叫艾爾福,不知先生如何稱呼?」

「喔,差點忘記自我介紹!老人家,我叫萊克斯.盧瑟,您可以直接喊我萊克斯。」萊克斯靦腆地笑了笑,似乎對於說出自己的本名一事有些不好意思。

科技狂人萊克斯.盧瑟!造成布魯斯少爺另一場夢魘的兇手!艾爾福擱在咖啡杯旁的手指頭微微一顫,表面上仍不動聲色,甚至變得益發和藹可親。

「不用一直喊我老人家,你也可以直接叫我艾爾福。」

 

****

 

過了幾天,登上萊克斯私人建造的船艦,和他混得比較熟後,艾爾福假裝不經意地探聽他尋找超人孤獨堡壘的真正用意,結果實情令他一陣目瞪口呆,他甚至還親眼看到一臺「時空穿梭機」。

「唉,沒有超人的日子真是太寂寞了!不瞞您說,我先前向您撒了謊,我是個科技狂人,一天可以發明出幾百項高科技產品,不過我最偉大的發明,就是各式各樣用來對付超人的氪星武器!不是我要臭屁,別的壞蛋被他打得哇哇大叫,只有我才能打得他落荒而逃!同夥們都搶著要買我的武器!」萊克斯比了比自己,露出一個陶醉神色,彷彿回到了過往那個風光的時刻。

勉強壓抑住地將這人打得滿地找牙的衝動,艾爾福彬彬有禮地詢問道:「原來如此,然後呢?」

萊克斯睜開眼眸,臉龐苦了下來,「悲劇的是,超人死後,我發明的武器再也賣不出去,不再有人需要那麼高科技又昂貴的東西了,而且大家反而把我當成壞人,說我手上擁有的武器科技超越大國整整五十年,擔心超人死後沒人可以跟我抗衡,於是演變成各國聯合起來對我執行制裁,於是一夜之間,我從香餑餑變成了過街老鼠!這讓我怎麼甘心!我東躲西藏了好幾年,只研發了旁邊這台『時光穿梭機』,為的就是將超人重新找回來!」

可以說你活該嗎?艾爾福故作理解地點點頭,「這台『時空穿梭機』,能成功嗎?」

「呃,理論上可以,但是我前幾次的實驗,都是跑到別的平行世界去,沒有找到這個世界的超人,我後來意識到,想找回真正的超人,我必須先拿到他一根頭髮當依據,可惜我始終找不到他的遺體,蝙蝠俠將消息掩蓋得太好了。」

事實是,他不敢跟蝙蝠俠打聽超人遺體的下落,他怕這次會被轟殺至渣。

「我推算了一下,強烈懷疑他被葬在孤獨堡壘內,不過我的船艦雷達始終被某種訊息干擾,有了老人家的地圖指路後,我這次很有信心可以找到。」萊克斯朝他露齒一笑,忽然道:「好了,老人家,可以換我問您為什麼要找到超人嗎?」

「很簡單,因為這世上只有他才能拯救我家的少爺。」艾爾福望向遠方,看到北極深處,臉龐帶著一抹希冀神色。

超人之所以能成為超人,就是因為他能為世人帶來希望,而那正是布魯斯最缺乏的信念。

「你家的少爺怎麼了?」

艾爾福苦笑一聲道:「就跟行屍走肉一樣,我不想眼睜睜地看他走向自我毀滅,所以我來了。」哪怕這一趟沒有任何希望,自己終究做到身為父輩應盡的責任。

「瞭解!典型的心靈受創,需要超人用傻子一樣的陽光笑容治癒是吧?」萊克斯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唔,算是吧……」艾爾福滿臉黑線,含糊其詞地點了點頭。


***

 

 

 

在冷寂的海面上飄蕩了好幾天,萊克斯終於找到超人的孤獨堡壘,並帶著艾爾福一起進入這個由柱型水晶打造的瑰麗世界。

 

艾爾福捧著一束準備多時的鮮花,慢慢地走到浸在救生槽內的超人面前,將鮮花放在他的旁邊。

 

「他看起來就像是睡著了。」艾爾福眼眶微紅。

 

不像布魯斯形容的那樣,超人的胸膛肌肉看起來完美無暇,毫無一絲破損,除了沒有任何起伏鼓動以外,他看起來就像是隨時會坐起來對自己展露笑容那般。

 

「放心,有我在,他馬上就會醒了!」萊克斯信心十足地宣誓,悲劇的是,才過了下一秒鐘,他便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從超人的身上取下頭髮,甚至連他肌膚上的屑屑都刮不下來,這意謂著當他穿梭時空時,仍然無法準確定位。

 

如果他藏起來的氪星石沒有全被蝙蝠俠搜刮走的話,萊克斯還有把握可以辦得到,現在他也束手無策了。

 

「聽說超人身軀的結構跟密度都跟地球人不同,看來果然是真的。」艾爾福嘆了口氣,無奈地看向在一旁氣得上竄下跳的萊克斯。

 

「算了!那我就當場改造『時空穿梭機』,做成『時光回溯機』!將超人的心臟恢復到尚未停止跳動之前!我就不信我辦不到!」在老人同情的眼光下,萊克斯直接暴走,從船上搬下來一堆零件開始搗鼓他的「時空穿梭機」。

 

艾爾福本來懷抱著一絲希望而來,然而見到超人毫無生氣的遺體時,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太過奢望了。

 

現實並非童話,結局不一定都會完美。

 

暫時沒有想去的地方,於是艾爾福陪著萊克斯在孤獨堡壘內待了下來。萊克斯在船上準備了大量的食物,足夠他們在這裡生活一整年。

 

「嘿,你不覺得乾等在這裡很無聊嗎?」某一天,艾爾福突然說道。其實不會,聽萊克斯嘮嘮叨叨那些科技理論,以及聽他描述去平行世界遇到的人事物,還滿有意思的。

 

「那你想要有什麼娛樂?」萊克斯滿眼血絲,從一堆零件中抬起頭來。

 

「這邊可以收得到廣播嗎?」

 

「可以,用我改造的超級天線,就可以收到。」

 

「前些日子不是傳出高譚市受到攻擊的消息嗎?要不聽看看後續發展吧?」

 

「嘿嘿,老人家也這麼八卦,行啊,聽說蝙蝠俠被痛扁得不成人樣,也不知道死了沒有。」

 

「……」

 

 

 

『……距離狂人班恩宣稱核子彈將會引爆的日子還有四十三天,引爆器仍在某位不知名的市民手中,在他核彈的威脅之下,高譚市的民眾被困在原地無法動彈,對外通訊也幾乎斷絕,軍方對此束手無策,甚至聯合封鎖高譚市對外連接的道路……』

 

『……距離狂人班恩宣稱核子彈將會引爆的日子還有二十一天,至今仍沒有一位民眾被拯救出來,藍恩議員在國會大肆抨擊軍方無能,根據核子專家尚羅表示,若狂人班恩手上的核子彈一但爆發,將引發……』

 

『……距離狂人班恩宣稱核子彈將會引爆的日子不到七天,據聞已有不少高譚市的市民因為絕望而鬧自殺……』

 

『……距離狂人班恩宣稱核子彈將會引爆的日子不到二十四小時,軍方嘗試派人潛伏進去的行動仍舊失敗,請大家為高譚市的命運祈禱……噢!鏡頭快照那個方向!那個火焰是……上帝保佑!是「蝙蝠俠」的標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