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登這輩子還沒這般無能為力過,雖然為高譚市爭取了最後十一秒的生存機會,但他卻不是為了讓蝙蝠俠最後去送死才這般拼死拼活。

但是,他們已經別無選擇了。

走到蝙蝠戰機的旁邊,戈登盯著蝙蝠俠頭上的面罩,嗓音沙啞地說道:「我從來都不在乎你是誰,但是該讓大家知道誰救了他們!」

布魯斯看向他多年的好友,終於說道:

「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英雄,即使是幫小男孩披上外套這個小動作…讓他知道人生還可以繼續。」

語畢,蝙蝠戰機的機罩迅速合攏起來,蝙蝠俠發動起飛裝置。

戈登愣在當場,直到蝙蝠戰機拖著核子彈飛得快看不見時,才突然醒悟過來。

「你是布魯斯.偉恩……」當年那個失去雙親的小男孩……

 

雖然在六個月前,蝙蝠戰機已經被自己改為可以自動駕駛,布魯斯卻突然不確定自己該不該逃脫。

或許這就是每一個英雄的宿命。藉由英雄的壯烈犧牲,激起民眾的血性。

況且,戴上蝙蝠俠的面具多年,他也感到累了。

所有他所愛、及愛自己的人都已遠離自己而去,就連艾爾福也是,獨自一人回到空蕩蕩的偉恩豪宅,實在太空虛了。

雖然歷經再生池的折磨,布魯斯已學會對「死亡」抱持應有的敬畏及恐懼,然而生命對於他而言,仍是顯得太漫長了。

時間仍在倒數,布魯斯卻僵在駕駛座上,遲遲不按下緊急逃生鍵。

七、六、五、四……

砰——!

布魯斯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蝙蝠戰機的罩子已經被怪力擊破一個大洞,緊接著整個人被人大力扯了出來。

來人將他抱穩後,隨即以像是超越光速的速度筆直往外飛去。

 

轟隆!

 

核子彈在海灣深處炸出驚人的蕈狀雲出來,死裡逃生的高譚市民眾目睹此狀,無不爆出劇烈的歡呼聲。

兒時英雄壯烈犧牲,換來的卻是一片歡聲雷動,小警員布雷克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失落與悲傷,默默地扯下警徽扔棄河裡。

 

****

 

直到超人抱著他,緩緩降落到一個陌生的房間內,雙腳接觸到實地了,布魯斯仍覺得自己在作夢。

「布魯斯,好久不見了。」似乎明白他的心情,克拉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他露出一抹傻兮兮的開心笑容。

燦爛一如往昔,彷彿沒有歷經過八年的歲月流逝。

「渾蛋!」還活著…這個蠢超人還活著!布魯斯激動得渾身顫抖,心底有千言萬語想說,嘴巴卻不受控制地不斷吐出兩個字:「渾蛋!渾蛋!渾蛋!」

克拉克得意洋洋地聳了聳肩膀,「嘿,我承認我偶爾有點渾蛋,但我這次可是英雄救美了一回,你不是應該……唔!」

雖然渾身細胞叫囂著「不行!」,激動不已的布魯斯仍不顧一切地撲上他,偏頭吻了下去,喜悅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嗄?被、被、被布魯斯強吻了?克拉克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眸,渾身僵硬,腦海裡頭第一個浮現的想法便是——

布魯斯的嘴唇好柔軟喔……

受到這般熱烈的歡迎,克拉克的情緒也是很激動,緊緊抱著他,微微張開嘴唇,迎接他柔韌的舌頭進來。

兩人唇舌交纏,吸吮彼此口中的汁液,身軀貼合得容不下一絲縫隙,激烈得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好不容易依依不捨地結束這個吻,布魯斯的額頭抵著對方,滿足地微微喘了口氣後,方才一瞬間飛走的理智猛地全數回歸。

布魯斯錯愕地抬起頭來,一把推開男人,退後了半步。

「這是怎麼一回事?你不是死了嗎?」

「嘿,別詛咒我呀,我是不會死的,別忘記我可是刀槍不入的鋼鐵之子。」克拉克見他又開始繃緊神經,嘗試做出一個搞笑的健美先生姿勢,試圖破壞凝重的氣氛,可惜,似乎失敗了。

「不准轉移話題!我不會弄錯的,你上次真的死了,心臟停止,呼吸消失,活生生地在我的面前斷氣…可惡……」布魯斯說不下去了,握緊的拳頭不住顫抖。

「噓,好了,別說了……」克拉克伸手按住他性感的嘴唇,重新將他環抱在懷中,額頭抵著他的,低聲解釋道:「或許很難理解,不過我那時候應該是生命機能降到最低點,所以身軀主動呈現出假死的狀態,幸好你不是將我埋入土裡,而是將我浸入孤獨堡壘的救生槽內,身體細胞才有能量一點一滴地修補我受到的創傷,不過我畢竟是心臟器官嚴重受損,很有可能需要二、三十年的漫長恢復期,假如不是艾爾福和萊克斯誤打誤撞地……」

「等等!這關艾爾福和萊克斯什麼事?」聞言,布魯斯一陣目瞪口呆。

「你不知道?」克拉克驚訝地看著他。

布魯斯猛搖頭,腦筋一片混亂。艾爾福不是離開自己、跑去佛羅倫斯度假了嗎?而萊克斯,他應該正在監獄內服刑才對!

「呃,我也不曉得那兩個人是怎麼湊在一起的,只記得當時突然被一束莫大的衝擊力驚醒,緩緩睜開眼眸的時候,看見的便是艾爾福和萊克斯抱在一起大聲歡呼的景象。」克拉克一臉匪夷所思地回憶道:「我從救生槽爬出來後,艾爾福滿臉欣喜淚水地捧著我的超人裝遞給我,萊克斯則在一旁大吼大叫,說他是宇宙最偉大的發明家,超人是被他用『時光回溯機』救醒的!總之場面很混亂,緊接著,我便聽到從廣播機裡傳出來的記者播報聲,說『蝙蝠俠突然駕著蝙蝠戰機拖起核子彈往海灣深處飛去,民眾發出歡呼,他是個貨真價值的英雄……』,我就撇下他們兩人趕到了。」

「所以,你……」布魯斯神情有些呆滯地瞪著他,不敢置信道:「你真的是萊克斯用那個什麼『時光回溯機』救醒的?」而艾爾福,該不會離開自己後,跑去北極尋找孤獨堡壘了?然後和萊克斯誤打誤撞地走在一起?

克拉克摸了摸心口處,有點不確定道:「可能吧,不過我感覺不出身體的細胞有恢復年輕的跡象,倒不如說是我被那臺機器發射出來的能量給一下子震醒了,本能地以為受到攻擊,假死狀態被迫剎那間解除,眼睛自然地睜開。本來我可能還會歷經一段渾渾噩噩的自我療傷期,結果,一從廣播機中聽見你又做出冒死拖走核子彈這種事,我整個人瞬間都清醒了。」

聽出他話語裡頭濃濃的擔心,布魯斯也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克拉克沒有及時趕到,或許他真的會就此長眠在海灣內。

「其實我……」布魯斯嘴唇動了動,試圖解釋。好像每次都被克拉克撞見自己最不堪的一面,這挺損他男人的顏面。

克拉克搖首,心滿意足地將他抱緊在懷中,啞聲道:「別說了,只要你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就好了。」差一點,自己只差一點點就趕不上了!克拉克此時此刻無比感謝上帝的恩賜。

布魯斯眼眶微紅,在他懷中靜靜待了一陣子後,才有些尷尬地驚醒過來,微微推開克拉克的懷抱,偏頭打量他將自己帶來的這個陌生房間。

「這裡是?」他走到房間中央,隨手拿起一個相框。照片中是一名笑得很開心的可愛小男孩站在黃金色麥田中的景象。

「我的房間,你看的是我小時候的照片。」克拉克走到他身旁,懷念地盯著照片道。

「喔,你的房間,我早該猜到才對……」布魯斯又仔細看了看照片中那個小男孩天真無邪的笑臉,聽說克拉克曾有一對養父母,但似乎也死去多時了。

「離開了八年多,卻沒有斷水斷電,連灰塵都被打掃得乾乾淨淨,應該是你請人幫我處理的吧?」克拉克環視房間一圈,突然回過頭來看向布魯斯,滿臉溫柔笑意。

「唔,反正只是順便。」布魯斯沒有否認,看著他,突然有些口乾舌燥。不知怎地,一被那雙純淨又美麗的天藍色眼眸盯著,他就會回想起方才兩人之間那個火熱至極的吻……天哪!他方才是失心瘋了嗎?居然主動去親吻他,活像好幾天沒洩慾似的飢渴!

不行!再繼續跟他單獨相處下去!我恐怕會變身成餓狼撲上去!布魯斯甩了下腦袋,強迫自己清醒點。

「呃,我…我現在身上很髒。」

「嗯,看得出來,辛苦你了。」克拉克仍然溫柔地凝視著他,且整個人貼得很近。

「為了解除高譚市的危機,我以經好幾個小時沒睡了。」沒聽懂嗎?布魯斯決定換個說法暗示道。

可惜,超人的腦袋瓜裡恐怕只充斥肌肉,明顯無法體會他的意思,像塊橡皮糖似的黏得死緊,就是不肯走。

「嗯,這也看得出來,黑眼圈很重。」

「好吧,我直接說好了,我累了,需要洗個澡,然後上床睡覺。」

「那就這樣做啊,浴室就在旁邊。」克拉克仍是傻傻地看著他,好像永遠都看不夠。

這傢伙是在裝傻還是怎樣?布魯斯火了,冷冷地斜睨他一眼,最後決定直接出口趕人。

「這身蝙蝠俠裝備又重又熱,你不走,要我怎麼脫下來?」

被他瞪了一眼,克拉克正迷糊間,聞言雙眸陡然一亮,突然想到一個討好布魯斯的好主意。

「我幫你脫吧?」

布魯斯腦袋一暈,心想這個蠢超人以前到底是靠什麼打擊犯罪的?一身肌肉打天下?

「不用你多管閒事!……克拉克!」

布魯斯怒斥的嗓音十分嚴厲,卻在克拉克溫暖的大手覆蓋在自己臉龐冰冷的面具上時,忍不住渾身一顫,頓時弱了幾分氣勢。

成功了!真的排斥的話,布魯斯絕對會拍掉我的手……克拉克難得敏銳了一把,不敢開口說話怕破壞此時的氣氛,小心翼翼地扯下他的面罩。

克拉克的身材畢竟比他高大一些,布魯斯不由得仰起俊美的臉龐,緊閉的纖長眼睫毛不住微微顫抖,在眼窩處印下脆弱的陰影。

明明是個男人,此刻卻美得驚人,克拉克一瞬間忘了呼吸,就這樣愣愣盯著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