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走到了外面,展子舒深深吸了口氣,掏出菸給自己點上,想散散心裡這股鬱結的氣。只是不一會兒,就被國色天香旁邊巷子裡傳來的一陣呵斥與求饒的聲音給吸引了注意力。

展子舒挪了幾步,看過去,就見三個穿著國色天香安保服的男人,還有一個展子舒認識的經理正在對一個已經跪趴在地上的身影又打又罵。

展子舒想到什麼似的,就走了過去。對著那幾人道:「朱經理好威風,這是幹嘛呢?」

朱經理一聽,立刻回過頭,見來人是展子舒,忙陪笑道:「呦,三少。您怎麼到外面來了?」

展子舒晃晃手裡的菸,道:「裡面太悶,出來透口氣。你這是幹嘛呢?」

朱經理立刻笑道:「哎,三少,您可金貴著,別讓這不長眼的污了您眼睛,不過是個偷兒,教訓幾下罷了。」

展子舒嗤笑一聲,道:「朱經理,你這是教訓啊?再下去都要死人了。行了行了,能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兒?」展子舒走過去揮開幾個保安,伸腳就勾著那個趴在地上的人的下巴,微微一挑,讓他抬起頭,那人此刻差不多只有喘氣的份,勉強抬頭,還一邊喃喃著道:「別……別打了……我……再……再也不敢了……」

展子舒瞇著眼,眼前的人最多也就是十四五歲的樣子。臉上全是污漬,眼睛嘴角都腫著,不過看輪廓倒也算得上清秀。

朱經理見這樣子,趕緊跟在展子舒身邊,道:「三少,您看這就是個小把戲,您……」朱經理的意思也就是別讓展子舒再管這種事了。

展子舒輕哼一聲,道:「這麼小,就敢在國色天香偷啊?膽子挺大,朱經理,他偷了什麼?」

朱經理一陣的猶豫,最後小心的陪笑道:「三少,這事您還是……」

展子舒挑了眉,看著朱經理,道:「怎麼?難道還偷了你們什麼不能說的?這倒有趣了啊?國色天香還有什麼好玩意瞞著少爺我們的?」

「哎,三少!看您說的……能有什麼啊?就是點小錢罷了……」朱經理趕緊答道,他當然清楚這位展三少爺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但是國色天香裡也確實有些其他東西,不過,上面的人都交代過,這種事可不能讓這群少爺們知道。否則國色天香也別想在國都開下去了。

「哼,你就瞞著吧,當我不知道呢?」展子舒瞇著眼也不理那朱經理,倒是看了那少年幾眼,如果真的是一般的小偷,能把人打成這樣?展子舒也不點破,不過看起來這少年肯定也沒偷成功,否則也不可能把人拉到外面來。

那少年這會兒回過神,好像知道眼前這人能救自己,趕緊就口齒不清的說:「救命,少爺,救命,我再也不敢了。」

展子舒懶洋洋的問:「你叫啥?」

「閔……閔昊。」少年結結巴巴的回答。

「多大了?家在哪兒?」展子舒又問。

「十……十四,我……我不知道家在哪兒……我……我沒家。」少年撐著細得和柴火似的手臂爬起來。

展子舒笑笑,收回勾著少年下巴的腳,然後又像是嫌髒似的在閔昊身上還擦了兩下,對著那朱經理道:「這人有點意思,先在你這裡養著,弄乾淨點,過兩天我來看他。」

哎?朱經理愣住了,他哪裡想到展家三少還會突然出這樣的么蛾子?而且,三少說什麼養著,弄乾淨點,是什麼意思?朱經理在國色天香幹了這麼久,什麼事沒經歷過?要說這群太子黨、二代們,玩得什麼出格的都有。只是像展子舒這樣年紀的,也沒人敢給他們提不是?

那這三少到底是什麼意思?算是知道?還是不知道?朱經理心裡疑問,卻也不敢問。萬一問多了,礙了三少的忌諱,這又是多事麼?只好嘴裡應道:「哎,行!三少,就按您說的。」

展子舒滿意「嗯」了聲,也不再多說什麼,口袋裡抽了幾張大鈔給朱經理,算是小費。然後又丟了點錢在閔昊面前,道:「給你的,放聰明點,在這兒待著。敢跑,少爺打斷你的腿。」

閔昊正是無家可歸的時候,從只會酗酒和打罵他的父親那裡逃出來,輾轉幾個城市,一路行乞,又偷又騙,還吃過溝腳……哪裡見過這麼多錢。急急忙忙地抓在手裡,對著展子舒千恩萬謝,說他絕對不會跑,一定等。

展子舒也不看閔昊,轉身回了國色天香。

到了包廂,宋曉峰第一個就衝上來了,攬著展子舒的肩,不滿道:「三少,你這是去哪兒了?一個電話能打這麼久?丟著兄弟們不管,哪個情兒啊?罰酒!罰酒!」

展子舒也不掙,朝著阿紫道:「傻愣著幹嘛?倒酒啊。」

阿紫趕緊倒上酒,遞給展子舒。他就衝著宋曉峰敬了一下,道:「這人有三急,不想我拉個屎也能把宋少給等急了,願罰願罰。」說著一仰頭喝乾了。

宋曉峰聽這話險些噴出來,周圍直看著他們倆的人也是笑噴。宋曉峰掛在展子舒身上,笑得直冒眼淚,喘著大氣說:「三少!我算服了你了!」

展子舒一派淡定,就好像剛才那話不是他說的……

 

一直到了快十二點,這群人才散了去。好歹還惦記著第二天要上學。這群二代們,畢竟年紀還小,家裡人縱容歸縱容,但也管得緊,特別是對學習上的事。

展子舒到家的時候剛巧十二點敲響。正覺得累想洗洗就去睡,不料卻碰到展老爺子和展國輝,甚至還有應該在G省的展子舒的大伯展國光一齊從書房出來。這可是鮮少見到的情形。展子舒心裡一緊,難道出了什麼事?旋即一想,這時候估計也就那件事了。倒還真是件大事,否則展國光也不可能這時候回家來見老爺子。

展國輝看到帶著酒氣的兒子,略略皺眉,道:「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去睡?」

展子舒「哦」了一聲,朝著其他幾個長輩打了招呼,這才準備回房間。

「小寶,等等。」展老爺子開口了。

展子舒忙應了一聲,道:「爺爺。」

展老爺子想了想,還是朝展子舒招招手,示意他跟著進書房。又對展國輝道:「我和小寶說兩句,你們兄弟先去休息吧。國光這麼遠來,也該累了。」

展國輝應了是,雖然心裡疑惑,但還是沒問,和展國光一起走了。

展子舒並不清楚展老爺子為什麼突然要找他說話,而且還是這麼晚的時間,心裡也有點納悶。其實,這幾天他也想著要找展老爺子談,可是左思右想之下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有些話又該怎麼說出口。

一前一後進了書房。展老爺子就說:「把門關上。」

展子舒關上門,然後像犯錯一樣垂首站在展老爺子面前。他雖然不知道展老爺子突然找他究竟為了什麼事,可是估計是他犯什麼錯,自己還不知道了。所以乾脆擺出一副「我錯了」的樣子。爺爺素來疼他,想必也不會把他怎麼樣了……

展老爺子見狀倒是笑了,道:「小寶,你這是幹什麼?」

「爺爺,是不是小寶做錯什麼了?」展子舒不敢抬眼,小聲道。

「你也知道自己做錯了?」展老爺子淡聲道。他今年六十剛過,還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樣。說話間自然有懾人的氣度,這是無數經歷淬煉下來的穩健,也是展子舒最缺乏的。

展子舒一時無語,他還真不知道哪裡做錯了。

展老爺子沉默了一會兒,才道:「你上S市找你小叔去了是吧?」

展子舒一聽頓時瞪大了眼睛看向展老爺子。這事老爺子怎麼會知道?

展老爺子「哼」了一聲,又道:「膽子越來越大了啊。還借錢,一借就是一百萬。小寶啊。家裡缺你花用了?還做股票……你才多大?不好好唸書,想什麼呢?」

展子舒僵住了,他怎麼都沒想到老爺子竟然能知道的這麼清楚,不由道:「爺爺,您怎麼……怎麼知道……」

展老爺子瞪了眼展子舒道:「你以為你瞞著你爹媽,還能瞞過我?你爺爺還沒老眼昏花呢!就是你爸寵著你胡來!」

展子舒臉上陪笑說:「爺爺,您不也寵小寶麼……」邊說心裡一肚子心思亂轉。展老爺子雖然是點穿了他在做又不想讓家裡人知道的事,可是老爺子也沒跟家裡其他人說不是麼?這多少說明老爺子其實還想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麼不是?

雖然在老人家眼裡展子舒那就是個小屁孩,能幹出什麼事?但是瞭解家人的展子舒自然也清楚展家對於孩子基本都是屬於放任飛翔,但手裡牽著線的。在家人眼裡,展子舒當然是個極好的孩子。不僅唸書好,品行也是一等一的。就算平時裡驕縱了一點,可那算什麼?憑著展家的地位,就算驕上了天,那也是展家的事,別人可說不得一句。更何況,展子舒也沒橫成那樣,反倒結交些朋友,也都還謙和有禮。

所以在展家人心裡,展子舒也是個有分寸的孩子,一般都不會做出格的事。展老爺子之所以會知道展子舒做股票的事,其實也是展翼通的信。展翼畢竟是展子舒的小叔,疼愛他是必然的,而展子舒多少有些反常的樣子,展翼也看在眼裡。不過,展子舒既然想瞞著家裡人做事,想必也有他的理由。但是展子舒畢竟還小,展國輝的固執脾氣展翼又清楚,要是讓他知道展子舒做的事,估計就沒退路了,更別說支持呢。

展家最開明的到頭來竟然還是展老爺子,否則展老爺子也不會在當年那種情況下,毅然把展翼送出國,這得多大的魄力?相比起自家兄弟來,展翼還更願意相信自家老爹。

不過展老爺子這會兒當然不會和展子舒說這些。近來,他看著自己孫子的一些作為,倒是察覺出些什麼。展子翔能在市府裡逐漸走順,可不完全是展國輝的功勞。小寶這小子平時弄的什麼野外拓展會,還真功不可沒。

可是就算這樣,展老爺子一時半會也弄不清他最疼愛的小寶,這小小年紀究竟想幹什麼。而明天他又要去Z城開會,這一走沒個把月是回不來的,那件事都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他還得親自去盯著,幾個老傢伙也肯定會去,只怕這個年都不見得會好過。等到忙的時候,估計就誰都顧不上了,展老爺子也生怕這時候小寶出什麼事,所以這會兒用上了心機,準備詐詐自己的小孫子,看看他究竟想幹嘛。

「是寵你!可寵你就無法無天了?你給我說清楚。你跑去做那什麼股票,到底是幹嘛?還有,展翼那小子的那個什麼文特還是什麼森特的朋友,讓你去幫他做事,你居然也就答應了?」展老爺子虎著臉就看著展子舒。

展子舒心裡更驚訝,老爺子竟然也知道小叔的男友Vincent?!可轉念一想,可不是麼?展翼怎麼說都是老爺子曾經最疼愛的一個兒子,雖然後來因為那性向問題,被老爺子丟出了國,可怎麼說都是兒子啊!老爺子能不關心麼?展子舒這時候才明白到,他家老爺子究竟有多神通廣大,連Vincent委託他做事都能知道。

不過,展子舒也想不到這並非完全是展老爺子的神通,光憑展翼對Vincent的瞭解,他就算是抬個屁股,也能知道他要拉什麼屎出來。Vincent自認天衣無縫,可還真能瞞得過展翼麼?想想展翼這回的報信,存了多少私心還真不好說。

可展子舒卻完全不知情,於是這麼一來,倒更加堅定了展子舒心裡的某個決定。

不再猶豫,展子舒抬頭正色看向展老爺子,道:「爺爺,我有話想和您說。」

展老爺子看著眼露堅毅,神情全然不同的展子舒,心裡微微驚訝,但更掩飾不住的卻是欣賞。小寶這才多大,就能有這種氣勢,展家未來可就有望了啊。

展老爺子不露聲色,道:「你說來聽聽。」

等展子舒走出書房的時候,已經過了足足三個小時。而展子舒的臉上雖然疲倦卻有著種完全不同以往的神情,就彷彿充滿了力量和決心。

而此刻獨自留在書房的展老爺子卻將整個人陷在陰影裡,看不出表情,更看不出情緒,也不知過了多久,老人家才微微歎息一聲,像是喃喃自語道:「小寶啊,這又是何苦……」

隔天,展老爺子一早就離開去了Z城。而展國輝沒去辦公地,反倒留在了家裡和展國光閒談,展子翔也在市府請了一天假留在家裡。

只有展子舒這個悲催的高二學生不得不去學校,可天知道他是真想和展國光說點事啊,強著脾氣展子舒就和展國輝鬧著不想去學校,被展國輝大罵一頓,說都多大了,還不肯去學校,撒嬌呢?展子舒鬱鬱,小臉上滿是失落,看得人心疼不已。好在臨走的時候,展國光倒是笑瞇瞇摸摸展子舒的頭,說等他回來一起吃過晚飯才走。

展子舒這才眉開眼笑,「嘿嘿」笑了兩聲,就去學校了。

展國輝無奈道:「這孩子,被寵壞了。這麼大了還這麼不懂事。」只是話雖這麼說著,但語氣裡卻還是少不得寵溺的意思。

展國光聞言大笑,他和展國輝兄弟關係素來很好,平時也很疼愛展子舒。雖說他平時在G省,但是兄弟倆平日都少不得聯繫,也會互說些最近發生的事。展國輝之所以讓展子翔留下來,也就是讓他多聽聽的意思。

展國光昨天就到了國都,一來就被拉進了老爺子的書房議事,今天老爺子去了Z城,他也正好了有了那麼一天的空閒和弟弟多聊聊。

當下,話題就轉到了最近讓展家最關心的事上,也是老爺子去Z城的重要目的之一。

「看來經過這次應該已經差不多可以定下了吧?要是再拖,誰都會有麻煩。」展國光帶著點感歎道。

「可不是,從那位過世,這都多久了?還定不下來,老爺子也為這事煩了幾個月。」展國輝心有焉焉道「張家這回那麼多事被按在手裡,根本動彈不得,老爺子去Z城也就是為了能鎮住那群人。唉,可惜我們幾兄弟都沒一個能在軍部出頭,否則也不用老爺子這麼辛苦。」展國光有點感慨,他們展家多是文職,雖說和平年代文職能掌控更多的權力,但是遇上改朝換代的事,還是要槍桿子在手才行。

展國輝道:「不用擔心,容家和戚家都不會袖手旁觀的。更何況,國都這一塊的局勢基本已經都倒向他,幾個重省也都在我們這一邊,張家鬧不出大花樣來。」對於身在國都的展國輝對於國都局勢自然要比展國光更清楚。

展國光點頭,昨天他趕到國都也就是為了和國都的幾個大人物碰面,同時也算表明以他為首的其他幾個省的立場,然後才和展老爺子一直談到深夜,也清楚事情大體已經定了,而且局勢對展家而言一片大好。

展國輝就笑挺輕鬆道:「G省現在聲勢不錯,按這情況,你再過兩年調任國都也快了。」

展國光搖頭道:「要調國都,我早就調了。不過,目前看來還是在外強些,自由。老爺子也是這個意思,再說了,在朝在野還不都是一樣?」

展國輝略有點皺眉,道:「大哥,你不願回國都麼?」

展國光看著自己弟弟關心的目光,笑道:「你不用擔心,該回來的時候,我自然會回國都。只不過目前雖然形勢大好,但人總得未雨綢繆,等再穩定一些,再看吧。」

展國輝點頭,展國光自然有他的打算,在官場沉浮這麼多年,展國輝自然信得過自家大哥,再說還有老爺子在。於是,兄弟倆人又說起了下一輩的事。

展子翔自然是第一個被提起[x1] 的。展國光看著大侄子如今已經是一派沉穩的模樣,自然是高興的。不過語氣裡倒是多少有點擔心自己家的兩個娃娃,不由感歎道:「國輝啊,看子翔這樣,可真是不錯。大哥羡慕啊!如今在市府好好鍛煉幾年,人年輕,有的是機會在前面。子翔啊,你好好學,有你爺爺、大伯,還有你父親在,將來不怕虧了你的。」

展子翔沉穩笑道:「謝謝大伯關心,我會多學的,爭取靠自己努力向上。」

展國光滿意點頭,旋即又對著展國輝道:「可你說說,我家那兩個崽子可怎麼辦?整天不務正業,也不好好唸書,就知道玩。唉!都是被他們的媽給寵壞了。」

展國輝笑了,說起來展國光因為多年在外漂泊,結婚生子都還比他這個弟弟晚。現在的嫂子,和展國光也差了有十來歲,膝下兩個男孩,一個十七,一個十五,正是玩得厲害的年紀,可把展國光給愁壞了。

展國輝想想道:「大哥,你要是捨得,就丟部隊唄。」

「哎?」展國光愣了下,其實他倒也不是沒想過這事,只是自家老婆實在太捨不得兩個兒子都去部隊,女人家總是以為部隊那有多受苦的,而展國光可不也是疼愛自己孩子麼?不過這回聽自己弟弟也這麼說,倒是真上心了。

「大哥,去部隊也沒什麼不好。別說老爺子在那個位置,光是月音的兩個哥哥,不都在部隊麼?你還怕子明和子宇受欺負?而且,部隊那是什麼地方?是龍得盤著,是虎得伏著。有紀律好好學習管束,還怕孩子不成材?將來出了部隊,什麼不能幹?」展國輝道。

展國光這麼一想也對,而且子明和子宇也確實太頑劣。在外省,他們的老爹全省最大,他們還怕過誰了?想想也只有丟到部隊去好好訓練約束一番,否則將來這兩小子怎麼樣,誰都沒法說。展國光這回來國都其實也抱著聽聽自家兄弟老父的建議的想法,看上去是對這兩個孩子煩透了心。這下,他也就決定了。疼愛孩子是一回事,但是總不能一直放任。

想通了這一點,展國光也就像卸了重擔,又和展國輝說幾句後,又道:「子舒這孩子最近怎麼樣?我看著怎麼瘦了不少啊?」

展國輝這會兒歎了口氣,道:「那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思重很。本來說是要考國都大學,突然又改了主意要去S市,老爺子偏偏還就同意了。前兩天才從S市回來,我看他這高考還沒近前,就這樣了,我還真有點擔心。那孩子親近你,你到時候也說說他,沒必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能考上最好,考不上家裡也不逼他。」

展國光聽了這話,又感歎,道:「國輝,我可真就羡慕你這幾個孩子了,子舒從小就聽話聰明,你是擔心他高考給自己壓力太大。可你想,我就算是想操這份心,子明子宇兩個小子都沒給我這機會呢!」

展國輝和展子翔聞言對視一眼,只能無奈笑了。一家人可謂相談甚歡,下午展子翔陪著展國輝去了國都的購物中心給G省的家人帶點東西,展國輝則去了辦公室。

到了晚上,展子舒一下課就往家跑,接他放學的老王車開飛快,給他開門的可不就是展國光,展子舒笑容燦爛,就道:「大伯!您可來了,想死我了。」上前就給展國光一個大大的擁抱。

不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展國光作為展家這一輩的老大,對於弟弟們和下一輩都是極愛護的,也是最心疼展子舒的。原因大概就是因為展子舒和他兩個兒子年紀最近,可偏偏要比他家兩個聽話招人疼多了,每年展子舒生日,展國光也都會惦記著。

至於上輩子,展國光說到底也是被展子舒的事給拖累的。他家兩個兒子,展子明和展子宇進入部隊之後,各方面都受到淬煉,成了非常出色的年輕一代將官。可偏偏也是為此,他們本就是傲人的身世,各方面又優秀,遇上了當時的展子舒,那簡直就是一拍即合,膽子大的都快要包天了。在他們眼裡,他們怕什麼?又有什麼可怕的?所以後來一步錯,步步錯……直到連累家人……

展國光歡喜拉著展子舒到一旁說話,這會兒展國輝容月音還都沒回來,只有展子翔在。三人紛紛說了幾句,展國光就問展子舒學習的事。

展子舒乖巧答了。

展國光很是滿意,又記起展國輝的交代,就道:「子舒啊,你要明年才高考,所以不用急著想太多事。學習還是要扎扎實實一步步走,看你都瘦得什麼樣了,別給自己那麼大壓力。你的成績好,不用太擔心。知道麼?」

展子舒笑的甜,道:「大伯,我知道了,您放心好了。」

展國光摸摸展子舒的頭,笑得欣慰,可同時又歎道:「要是你子明和子宇兄弟能和你一樣就好了。」

展子舒眼前一亮,道:「大伯,子明哥和子宇弟弟怎麼樣了?這回你怎麼都沒把他們帶來。我們好久沒見了,怪想的。」

展國光道:「他們還上課呢,下回放假他們就來國都……哦!不對,可能還來不了。」

「為什麼?」展子舒愣了下。

展國光笑道:「我已經決定讓他們兩個都去參軍,好好收收性子,以後你見到他們,就都該是兵了,呵呵。」

展子舒頓了頓,幾乎脫口而出的阻止最後還是生生被他壓了回去。他能阻止麼?他不能阻止,他憑什麼阻止?況且,這輩子他已經重來了,那麼那些事,他怎麼都不可能再讓它發生的,展子舒暗自咬牙。

展國光見展子舒突然出神,就笑道:「子舒,別難過啊,又不是見不著了。」他以為展子舒是因為怕見不到子明子宇兄弟才愣神的。

展子舒回神,忙道:「嗯,我知道。大伯,那讓他們記得有空一定來國都啊。哦!不對,我高三畢業就要去S市了。」

展國光聞言笑道:「是啊。大伯正要問你,怎麼突然想去S市了?不喜歡國都了?」

展子舒趕緊搖頭,道:「當然不會啦,大伯,S市是經濟重城嘛,我去開開眼界唄。對啦,大伯,G省最近的經濟發展都不錯啊,我有個朋友想去那裡發展呢,您給幫幫忙唄?」

「朋友?什麼朋友?」展國光問。

展子舒笑道:「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人,在S市認識的一個做貿易的。人挺好,我路上遇到點小事,他給幫的忙。大伯,您就介紹個G省什麼好點的開發區負責人給他就是啦,算是還個情面,您都不必出面的。」

「呵呵,你小子倒是會利用人,G省那麼大,好幾個市,他想上哪兒呢?」展國光問。

展子舒撓撓頭,天真道:「我也不清楚啊,G市、D市都不錯啊?要不這樣,大伯,您回頭讓您秘書給我列個開發區清單和負責人唄,我讓他自己找好了,再麻煩您?」

展國光想想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就點頭,道:「行,就你鬼機靈。」

展子舒「嘿嘿」笑著,瞇著眼不說話。

接著沒過幾天,已經回到G省的展國光就讓他秘書給展子舒去了電話,展子舒很快拿到了那份清單,翻了翻之後,兩個熟悉的名字躍然紙上。展子舒瞇著眼看了看這兩個名字,淡淡地笑了,只是那笑意卻沒到眼睛裡。

 

時間再閃,已經是三個多月過去。展子舒的讀書學習生活相當正常而平穩,藉口考試臨近,那群髮小們叫他出來玩也少了,也就是偶爾為之一下。為的不過是聯絡一下感情,吃個飯罷了。而展子舒的失眠症狀,在每天晚上九點半的那個電話裡,徹底消失了,人又給養了回來,水靈水靈的。雖然心情煩躁是煩躁的,你說沒事打什麼電話?又不是女人!而他更不會去好奇那人每天幹嘛。但是偏偏每天那個時候,展子舒又會本能地看向電話。電話一響,他就跑去接了。這他媽的又算什麼事?展子舒一邊納悶,一邊和蕭錦程囉囉嗦嗦的說著各種事。

這天放學,展子舒讓老王直接送他到了國色天香,就把人給打發走了。這次他是一個人去的,為的是那個叫閔昊的少年。

展子舒先是找了朱經理問情況,朱經理見展子舒還真的來了,未免覺得有些驚訝。他雖然聽了展三少的話,收留了那個男孩,但是也沒真指望三少還能惦記著,況且這都幾個月了。

朱經理在說的時候難免有點誠惶誠恐,道:「三少,那孩子是在。不過……」

「嗯?」展子舒挑了挑眉,怎麼呢?

朱經理陪笑道:「三少,那孩子接了牌子……」這意思就是那少年已經出來賣了,國色天香有男牌,這是大夥兒都知道的事,只不過那年紀的展子舒他們根本沒這興趣罷了。

展子舒早就料到會有這麼回事,只不過閔昊才十四……展子舒微諷道:「你們倒還真不浪費啊?」

朱經理「嘿嘿」的尷尬笑著,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哪裡料到三少還真會對這少年上心了呢?不過,展子舒究竟是怎麼打算的,這朱經理當然不可能猜到。

「行了,帶我去見他。對了,他知道我身份了麼?」展子舒問。

朱經理這回倒是笑的一臉褶子,討好道:「哪能呢?三少,這點規矩我們還是懂的。」

展子舒輕哼了一聲,道:「算你聰明。」其實展子舒也不介意讓這少年知道他的身份,怎麼說閔昊都翻不出他的手心。當然,如果不知道的話,更好。

由於展子舒今天到的時間比較早,國色天香還沒正式營業,所以包間走廊裡都靜悄悄的,很快朱經理就把閔昊帶過來了。

展子舒施施然坐在包間的沙發上,閔昊小心翼翼站在他跟前,旁邊是朱經理。

展子舒看了眼朱經理,朱經理立刻意識到他該走了,忙笑道:「三少,人給您帶來了。我先下去了。」

展子舒點點頭,朱經理就走了,還小心翼翼給關上門。這群公子爺想做什麼,就是什麼。他這樣的,就得學會識趣。

展子舒看著閔昊,淡然道:「怎麼?不認識了?」

閔昊低著頭小聲說:「認識,是少爺救了我的命。」

「呵,把頭抬起來。」展子舒挑著眉道。

閔昊小臉上帶著惶恐抬起頭,他自被帶進國色天香之後,雖然吃穿都有了保障,但接著要幹的活,卻讓他這個才不過十四歲的少年驚恐不已。眼前這個長得好看的少爺,就是那天救他的,也說過兩天會來找他。閔昊一開始並不清楚這位少爺為什麼還要來找他,但是從國色天香裡的那些主管們對這位少爺恭敬的程度,閔昊就知道救他的人肯定身份不一般。本來也想打聽一下,誰知道根本就沒人理會他,而那個朱經理也很直白地跟他說,別指望那少爺會想到他、來找他,還是好好想想要怎麼過下去。

閔昊一開始還不信,可是等啊等啊,都一個月了,那少爺根本就沒影子,在旁人的譏諷中,閔昊終於是絕望了。朱經理就是這時候跟他說接牌子的事,國色天香不可能平白養人,而閔昊是被餓怕了的。那天被這群人追打,也是因為他想偷點東西吃,但卻沒料到會遇到這麼嚴重的圍毆。如果不是展子舒,他鐵定只有個死字。在這樣或生或死的選擇中,才十四歲的閔昊根本無從抗拒。於是,朱經理覺得這少年長相還算不錯,又沒有家,國色天香裡有些客人的口味還確實挑剔,乾脆就讓閔昊取了個牌名,上了牌子。

雖然不過是兩個多月的工夫,這十四歲的少年點他的還真不少。朱經理是笑了,但少年卻極度的恐慌中,好在朱經理還算有點人性,又或者說怕真的鬧出點什麼事來。這種未成年的都是不准帶出場的。在國色天香裡,你想怎麼弄都行,但不能帶出去。想來,在這種公共場合,就算再過,也有限度,可就算是這樣,也已經把少年嚇得夠嗆。

而此刻,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閔昊就著這麼些日子的經歷,心裡恐懼著,不知道這位少爺到底要他幹什麼。

展子舒自然不知道閔昊心裡的種種,他左右看了看少年的長相,尚覺得還算滿意。那天晚上雖然天晚,這少年臉上又帶著傷,但那輪廓看起來還是挺好。如今洗乾淨了,又沒傷,再經過這麼些時日的調教,這麼一看,居然還帶著點媚的。展子舒覺得自己果然眼光不錯了,是個漂亮的男孩。

「在這裡待著感覺怎麼樣?」展子舒淡聲問道。

「少……少爺……還……還……行。」閔昊不知道展子舒這麼問他到底什麼意思,可是本能的也不能說他實在不想待在這地方,可是不在這裡又要去哪?

「呵呵,看來你還挺喜歡這的?那就乾脆留你在這裡好了,我還省了事。」展子舒說得漫不經心。

「哎?少爺……您……您是說……」閔昊聞言一下愣住了,心裡又激動又惶恐,生怕自己弄錯了那人話裡的意思。

展子舒挑著眉,看著閔昊,道:「我本來想帶你出國色天香,不過看來你還挺喜歡的,既然這樣,你就在這裡留著吧。」說罷,展子舒站了起來,看樣子就想走。

閔昊這時候哪裡還敢猶豫,「啪」一下的就跪下了。衝著展子舒淚流滿面道:「少爺!少爺!您好心,帶我走吧,我……我不要在這裡,少爺!」說著就這麼跪著挪了兩步,一把抱住展子舒的腿。

展子舒低頭看看閔昊,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笑意,道:「那麼看來你是想跟著我走?」

「是的!是的!少爺!這裡……這裡我待不下去……」閔昊哭求道。

「要帶你出去,也可以,不過有條件。」展子舒淡淡道。

閔昊全身一僵,抬頭看向展子舒的眼裡全是希冀。

展子舒輕輕一笑,道:「從這裡出去後,你就是我的人,要聽我的。」

「少爺,少爺,只要你帶我出去,你讓我幹什麼都行,請你相信我。」閔昊慌不迭的點頭,這兩個多月的非人生活,早讓閔昊如同驚弓之鳥。

展子舒輕哼了一聲,如此廉價的忠誠,他自然不會去信。展子舒微瞇著眼,伸手拍拍閔昊漂亮的小臉,道:「我自然相信你,我能把你弄出來,也能把你再扔回來,所以我並不擔心。」

閔昊聞言打了個寒顫,看著展子舒的眼神裡充滿了畏懼。

而展子舒這時候卻笑了,笑的很溫柔,道:「起來吧,我們來說說你的事,唸過書麼?」他扶起了閔昊,並讓少年坐到了沙發上。他則像是少年的大哥哥一樣,問著少年的一些瑣事。

閔昊對展子舒突然轉變的態度有點適應不了,小聲的答道:「唸過初二……」

展子舒微微笑了,道:「那還好,想繼續唸書麼?」

「哎?」閔昊瞪大了眼睛看著展子舒,有點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你想唸書,那我就送你去唸,好好考高中,將來唸大學。」展子舒優雅地說著,一派氣定神閒。

 

S市八月的天氣,實在熱得讓人難以忍受。偏偏這時候,展子舒拖著一個行李箱下了飛機。迎面而來的滾滾熱浪,讓他不由得皺了眉頭,所幸很快一個熟悉的人影就出現了,蕭錦程遠遠的就迎了上來。

「來了?」天氣熱得展子舒都有點懶得說話。

蕭錦程點點頭,展子舒則很自然把手裡的箱子遞給他,同時微微打量這個有一年多不見的男人,仍是那樣沉默而面無表情,但行動間卻已經完全沒有了過去的青澀,透出一股成熟男人的氣息。

「去哪兒?」蕭錦程把箱子放進了後車箱,然後問道,這是他見到展子舒說的第一句話。

「和平飯店。」展子舒道。

「要住酒店?」蕭錦程愣一下,他以為展子舒會去他小叔那兒。

展子舒已經坐進了蕭錦程的車,蕭錦程體貼在接機時,沒有關掉車上的空調,所以車裡很涼快。展子舒吹著冷氣,愜意地半瞇著眼睛,慵懶的像隻貓,道:「總算到了S市,享受兩天唄,高考快累死了。」

蕭錦程無奈的笑了笑,發動了汽車。

僅僅不過一年半多的時間,展子舒看似努力用功在準備高考,但誰都不知道,已經有很多事情,在他暗中的安排下,起了不大不小的化學反應。現在的展子舒就算不依靠家裡的資助,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但這一年多的艱辛,展子舒心知肚明。所以才會選擇在收到大學錄取通知後,辭別父母兄姐,來到S市,好好放鬆一下。畢竟身在外地,就少了很多顧忌,而且身邊還有個最信任的人在,展子舒難得有這麼輕鬆的時候。

所以他早早的在S市訂了酒店,隨身就帶了幾件換洗衣服,再加一張錄取通知,就來了。雖然心裡很清楚S市也沒什麼可玩的地方,但是終於能夠離開家裡,也讓展子舒鬆了口氣。這兩年每每面對家人,展子舒就會覺得很矛盾。雖然他們對他是足夠好,但是,也給展子舒要做的事情帶來很多麻煩。特別是展子舒覺得自己隱瞞了家人做了那麼多事,讓他在心裡也覺得不安,就怕他們突然發現了起疑。

到了酒店,展子舒訂的房間是最好的一種總統套房。舒適的環境,可以眺望S市沿江風景的巨大落地窗,讓他心情突然很是舒暢,於是就對著蕭錦程道:「錦程,晚上我們去喝酒。」

蕭錦程略略皺眉,道:「你才到,還是休息一天。」

展子舒皺著臉說:「不要,又不累。」

蕭錦程只好道:「那好吧,想去哪兒?」

「新天地唄。」展子舒想也不想就說。那個地方曾是他在S市最喜歡的地方,不論從建築風格,還是那裡的酒吧,他都很喜歡,是個放鬆的絕好地方。

蕭錦程這兩年邊唸書邊弄公司,對S市吃喝玩樂的地方自然也熟悉,但是見展子舒就這麼乾脆說了個地方,倒還有點驚訝。子舒是怎麼知道那兒的呢?那地方才是新開發的,知道的人都少,不過,對於展子舒想去的地方,蕭錦程當然也不會反對。

替展子舒整理了一下行李包,把裡面的一些衣服都拿出來掛好後,蕭錦程才想問展子舒要不要去吃點東西,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工夫,那人居然就貓似的蜷縮在大床上睡著了。

蕭錦程無奈搖頭,還說不累,都睡著了。房間裡空調大,就這麼睡怕要著涼。蕭錦程也不驚動展子舒,從櫃子裡取出一條毛毯,剛想要蓋在睡著的人身上時,他卻有了一絲停頓。蕭錦程就這麼站在床邊,細細地、著迷地看著這隻高貴的貓。

身量要比過去成長了不少,纖細卻並不瘦弱。聽說這一年多來,他都有跟著展老爺子的親兵鍛煉。原本白皙的皮膚,也變得有點接近麥色。T恤因為睡姿的關係而微微皺著,露出一截緊實的腰身,胯骨微側著,低腰的牛仔褲半露著平滑的小腹,顯得格外柔白。

蕭錦程看著看著無聲嚥了口口水,覺得喉嚨發乾,他再不敢看下去,拿著毛毯趕緊把人給蓋上,然後輕輕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就這麼安靜看著床上睡著的人。那一刻就像是回到了那天晚上,他也是這樣靜靜看著展子舒入睡。蕭錦程的手不受控制微微在自己的嘴唇上抹了一下,那一瞬的炙熱和柔軟,是他到今天都無法忘記的。

這一年多,蕭錦程強忍著想要去看展子舒的念頭,他只是在努力著。展子舒讓他做什麼,他會盡全力地完美達成,但這遠遠不夠。自從與Vincent取得聯繫之後,他們的合作非常愉快,Vincent並沒有看不起這個才大學一年級的小朋友,反倒是很熱心地教他,而蕭錦程也確實從這個男人身上學會了很多。而且當Vincent以一種自豪的心情向他表述和展翼是一對同性情侶時,蕭錦程在那一瞬有種釋放的感覺,原來他並不是怪物,原來同性間也是可以有愛情的。

到了後來,隨著環保項目越來越多,蕭錦程多少察覺出展翼其實是知道他和Vincent在做什麼的。所以有意無意之間,展翼也會指點一下蕭錦程,畢竟Vincent做事是他老外的一套,而在天朝,再怎麼說,也得按照天朝的規矩來,蕭錦程的成長是讓人驚歎的。

再加上蕭俊晟這兩年來,因為國家對環保的重視,而一下又變成炙手可熱的人物。蕭錦程引進的海外技術又成功的在一些大型項目上運用,並被政府看重。這也成了蕭俊晟的一大政績,S市一躍成了國內環保前沿城市。

蕭錦程的環保公司也開始越來越紅火,而在Vincnet和展翼的建議下,蕭錦程把公司從私有制改成了股份制,也讓兩家頗具規模的建築公司入股,出讓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權,成立了藍天集團,專事環保節能專案。甚至還利用那幾家建築公司的資源,成立了一個技術研究所,不少現有的環保技術都在申請國家專利的過程中。

同時,又因為有蕭俊晟的關係,藍天集團提交了幾個火炬專案書,還有研究資金的申請書,也很順利批了下來,藍天集團幾乎是一夜成名,成了全國環保業的龍頭企業。而蕭錦程在這樣一個環境中,得到了各方面的鍛煉。有了更多人才的幫助,藍天集團正是蒸蒸日上的時候,作為大股東的蕭錦程,這會兒也不會因為自己的年紀太小,去和別人談項目時,接到不少懷疑目光了。

蕭俊晟對於自家大兒子的這番作為,實在是非常欣賞,要不是因為那件事在蕭家心裡還有疙瘩,蕭俊晟幾乎到了逢人就要誇他兒子一番的地步。不過,相對的對蕭錦程的態度也好了很多,只是蕭錦程卻仍是鮮少回家,對此,蕭家父母也沒有其他辦法。

至於由蕭錦程控制著的那幾個身份,如今也都有了名至實歸的人。當初展翼借的錢,早就已經不知翻了幾倍,但很快就被展子舒指名套現,被轉到其中一個戶頭上。包括那個戶頭以及另外的兩個,按照展子舒的意思給了一個帶著小孩和老母的男人,那個男人一來就幫那時的蕭錦程解決了公司註冊的問題,然後很快就離開了。對此,蕭錦程並沒有多問一句。

猶自剩下的兩個戶頭,隔了半年也有了著落,不過蕭錦程也不清楚那兩個到底是什麼人。蕭錦程多少有些擔心展子舒,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麼,蕭錦程總是有種展子舒在計劃什麼似的感覺,但是又覺得這種事太不可思議。畢竟展子舒才多大?他又會去計什麼?

這些疑問被蕭錦程壓在心裡,他有種感覺,如果他去問了展子舒,那麼展子舒就不會再讓他待在身邊了。所以蕭錦程告訴自己只要能站在展子舒身邊,不論他在做什麼,自己都會支援他就是了。

而就這樣一年多近兩年的時間過去,展子舒終於要來S市了。蕭錦程的心情是激動的,這點毋庸置疑。當他在機場看到展子舒的時候,他甚至激動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慶幸著自己平日裡就是這般沉默寡言,而不會引起展子舒的疑問。

直到現在,展子舒就在他面前睡得毫無防備,或許這就是他努力的結果。兩年前,他根本不敢奢望會有這樣的事發生。而現在,他每天都會準時的給展子舒打電話,展子舒的語氣就算是再不悅、再煩躁,說的話就算是再難聽,可展子舒還是接了他的電話,還是和他絮絮叨叨地說了各種事,展子舒到S市也是讓他去接……難道這樣還不夠麼?

柔情在蕭錦程的眼裡閃現,或許這輩子他都只能這樣看著展子舒。可是,只要他高興,只要他笑,只要他平平安安……那麼再怎樣的付出他蕭錦程都願意。

蕭錦程的眼神慢慢轉向了酒店的窗外,天色已經有些微微暗了下來,S市喧鬧的夜就要開始。平時的他此刻或許會在學校,或許會在公司,或許會和客戶,更多的時間則是他一個人安靜地找個地方吃飯。而此時,那個人就在他身邊不遠的地方睡著,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個人平緩起伏的呼吸,他更能上前去叫醒他,看著他迷濛惺忪的睡顏……僅僅這麼一瞬,蕭錦程有種心被填滿的感覺。

只要在他身邊……只要他在身邊……

「嗯……」床上躺著的人忽然傳來了聲響。

蕭錦程回過神,立刻走了過去,就看到展子舒在毯子裡扭著身子要醒不醒哼哼,模樣可愛極了。蕭錦程含著笑,低俯下身,輕喚道:「子舒?子舒,醒醒了。」

展子舒有點不耐煩似的抓著毛毯就往頭上扯,然後很不高興地翻了身背對著蕭錦程。蕭錦程看得輕笑出聲,伸手就攬住了展子舒的腰,然後把人又翻了過來。

蕭錦程低聲道:「子舒,該起來了,去洗洗,我們出去吃飯。」

「嗯……別煩……」展子舒嘟噥著。

蕭錦程看看他這樣,決定還是叫他起來,這都已經睡了兩個多小時了,再睡晚上估計又該睡不著了。蕭錦程這一年多最擔心的事,就是展子舒會不會失眠、會不會噩夢。雖然電話裡展子舒早就和他說過,他已經沒再失眠了,但畢竟沒親眼看到,還是會不放心。

蕭錦程只好推了推展子舒,道:「子舒,起來了,乖了,別睡了。」

在蕭錦程堅持不懈的努力下,展子舒終於清醒了。他一睜眼就看見距離自己近在咫尺的一張俊臉,嚇了一跳,還沒分辨出是誰,就本能地一甩手,然後就「啪」的一聲拍在了蕭錦程的臉上。

蕭錦程「哎」的一聲,道:「子舒?」

展子舒這才回過神,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竟然打了蕭錦程?頓時,他尷尬起來,急忙拉著蕭錦程捂在臉上的手,道:「哎?錦程!你……你沒事吧?」

蕭錦程這時候似乎是有點誤會展子舒的意思,拉開了他的手,勉強笑了下,道:「對不起,我只是……想叫你起床而已,沒別的意思。」

展子舒聞言愣了一下,該道歉的不是他麼?怎麼卻變得蕭錦程給他說「對不起」了?展子舒眼見著蕭錦程默默退開了幾步,俊臉上有點微紅,看不出神情,但展子舒莫名感覺到有股異樣的哀傷氣息自蕭錦程身上散發著。

下一瞬,展子舒就突然醒悟了,蕭錦程這是……誤會了吧?他只是本能揮手而已,並沒有……並沒有想要打蕭錦程的意思啊。

「錦程……那個,我沒有……」展子舒想解釋,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他還從來沒遇到過像現在這樣尷尬又不知道如何解釋的情形呢。

蕭錦程似乎看出了展子舒的為難,道:「我沒事,你洗洗換個衣服吧,我……去外面等你。」說著蕭錦程就轉身朝外走去。

展子舒猛地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蕭錦程這樣的小心翼翼,不知怎麼的心裡就有點發緊還疼。眼見著他就要走出門,那背影怎麼看怎麼覺得消沉,展子舒就禁不住怒了。

這個人,也太敏感了吧?他明明都沒有那種意思!都不知道胡思亂想點什麼呢!把他展子舒當成什麼了?洪水猛獸麼?

「蕭錦程!你給我站住!」展子舒大聲怒道。

蕭錦程一下頓住,慢慢轉過身,有點不明所以道:「子舒?怎麼了?」

展子舒「咚」的一下就甩開毯子跳下床,蹭蹭走到蕭錦程面前,看著他大聲道:「對不起!剛才我只是隨手揮了下,沒想到正好打著你!根本沒別的任何意思!你他媽的要是覺得不爽,就打回來好了!擺這麼個臉色給誰看呢?」

展子舒就這麼氣鼓鼓的瞪著眼睛死盯著蕭錦程。

至於蕭錦程整個人都愣住了。也不知過了多久,蕭錦程突然笑了,眼前的展子舒可不就是一隻炸了毛的貓麼?

展子舒臉上火燙就看著蕭錦程在他眼前笑,有點惱羞成怒道:「你笑什麼?有那麼好笑啊?你……」他想罵又罵不出口,實在急了就一個轉身,乾脆不理蕭錦程了。

蕭錦程心裡一片溫熱,剛才的鬱悶整個都不見了。子舒這是怕他誤會了吧?所以才會這樣給他解釋,那麼剛才他確實反應過度了?子舒沒那個意思……不過現在他是生氣了吧?蕭錦程看著正恨恨地踢著床腳的展子舒,臉上露出一抹寵溺的笑容,若是在以前,他恐怕想都不敢想的。

蕭錦程上前兩步,站到了展子舒身側,柔聲道:「別踢了,腳會疼,去洗洗換件衣服吧,我們去吃飯。」

展子舒不耐煩推開蕭錦程,道:「要你多管,一邊待著去。」他說著胡亂拿了件衣服就進了浴室。

蕭錦程啞然失笑,把被展子舒剛才生氣的時候掀翻在地上的毛毯撿了起來,疊好放回了櫃子,就坐在沙發上等人出來。

浴室裡的水聲嘩嘩的響著,過了好一會兒才停下。而這時候,就聽展子舒在浴室裡喊:「蕭錦程,快幫我把隱形眼鏡的藥水拿來。」

蕭錦程應了聲,想想也高聲道:「你放哪了?」

「在我包裡,你找找,快點。」展子舒的語氣有點急。

「哦。」蕭錦程翻開了展子舒的包,找了一會兒就看到了藥水瓶,很快走到浴室門口,道:「找到了,你開門。」

「嗯。」展子舒應了聲,然後門微微開了點,就見伸出一截白白的手臂,還帶著水珠晃悠著,「快點,快點,疼死了。」

蕭錦程趕緊遞上藥水,問:「怎麼了?」

「鏡片掉出來了,真是。」展子舒抱怨的聲音傳了出來。

蕭錦程有點擔心,站在門口就沒離開,道:「沒事吧?要我幫忙嗎?」

「你少瞎操心。」展子舒吼著。

 

 


 [x1]首當其衝是第一個受到傷害的意思,不適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