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過了一會兒,展子舒換完衣服就出來了。蕭錦程立刻上前,一手按著他的肩,一手抬起展子舒的下顎,仔細看了看,還好就是眼睛有點發紅,蕭錦程就皺眉道:「隱形眼鏡常戴不好,傷眼睛。」

展子舒被蕭錦程的突然靠近弄得有點發愣,這會兒臉上又開始發燙了,他猛地揮開蕭錦程的手,道:「你真煩,還吃不吃飯了?」

蕭錦程無奈,道:「好,那走吧,你想吃什麼?」

展子舒隨口一句:「隨便唄。」他才懶得操這心。

蕭錦程更無奈了,吃飯可不就是怕聽這句麼?要是換成任何其他人對他說這話,估計蕭錦程都不會給好臉色看,但誰讓說這話的是展子舒呢?

蕭錦程拉著展子舒就出門了。

 

這時候的S市還處於開發初期,原本只想就近帶著展子舒逛一圈的蕭錦程,卻被身邊突然顯得興致勃勃的人拉著說要去江的另一邊,蕭錦程只好順著人的意思開車往大橋上走,一邊大開著車窗吹著夜晚的江風,一邊看著沿江的景色,展子舒突然道:「錦程,在這邊買幾塊地吧。」

「嗯?」蕭錦程因為橋上的風太大,吹呼呼作響,展子舒聲音又輕就沒聽太清,只道他要買什麼,就大聲問「你要買什麼?我給你買?」

展子舒聞言愣一下,側頭看向蕭錦程,他認真開車的模樣讓展子舒突然覺得很可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和蕭錦程竟然能這麼平和地說話了?而且這次見面,怎麼都算一年多沒見了,可他們之間竟然也沒有一絲陌生的隔閡。為什麼?難道就是因為每天晚上,從未間斷過的電話麼?展子舒有了一絲晃神,每晚他的電話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每每會看看時間有沒有到九點半,每每會在九點半前把手機拿在手裡,每每電話一響就會接起……而現在,再度見到蕭錦程的時候,他居然覺得理所當然,他居然覺得熟悉,透著股成熟氣息的蕭錦程和展子舒記憶中的蕭錦程更為接近。

「子舒?你要買什麼?」蕭錦程見展子舒久久不回答就乘著間隙看了他一眼,卻發現那人正睜著大眼睛看他,眉頭挑著,挺翹的鼻子微微皺著,年輕俊美的臉上滿是認真思索的神情。這不禁又讓蕭錦程輕笑起來,不由分出右手在展子舒的額頭上揉了揉,道:「想什麼呢?要什麼就說。」

被蕭錦程的動作弄回神的展子舒「哼」了一聲,不悅道:「幹嘛?把人當小孩呢?」說著抓了抓自己被風吹亂了的頭髮,又道:「我要你給我買啥?我是說,讓你去幾塊地。如果有銀行願意貸款就多弄幾塊,這邊沿江的,還有那邊市中心的。」

蕭錦程總算聽清了展子舒的話,就笑道:「怎麼?想當地主了?」

展子舒白了眼蕭錦程,道:「有點眼光行不行?S市按照現在這麼發展下去,土地是最大一塊資源了。」

蕭錦程笑笑道:「我知道。」

展子舒挑眉看向蕭錦程,道:「你知道?」

蕭錦程見展子舒又是一副快炸毛的貓高高弓著背的樣子,就覺得心裡癢癢的,故意逗他,道:「你想我知道什麼?」

展子舒一聽蕭錦程不正經的語氣,就來氣,咬牙切齒道:「蕭錦程!我在跟你說正經的。」

蕭錦程一看果然炸毛了,那模樣真是可愛極了,他忍不住搖著頭笑,道:「行了,我說我知道了,地的事,我們已經在討論了。藍天現在形勢不錯,前段時間才簽了市裡好幾個開發區的綜合供應設施合同,政府會撥款,我和董事會已經開過會了,到時候會用合同去抵押,貸款的一部分就用來投資地產。我已經看中了兩塊地,你有空就一起去看看。」

哎?展子舒聞言倒是驚訝了,這男人真不能小看啊。想想一年多前,他還在為怎麼弄公司註冊資金煩惱,可現在居然已經這麼有眼光的知道投資地產了。到底誰是重生的啊?展子舒在心裡不滿地吼了一聲,隨即又有點鬱悶,他這時候才剛進大學,要比起來,蕭錦程還是比他優秀多了。

蕭錦程見展子舒一副鬱悶的模樣,就道:「子舒,你怎麼了?」

「沒怎麼。」展子舒語氣悶悶的,多少有點不甘心。

「呐,別生氣了啊,我帶你去吃好東西。」以蕭錦程對展子舒的瞭解,怎麼可能看不出他生氣了?於是就好言安慰著。

展子舒瞥了眼蕭錦程,看他一臉柔和的笑意,帥氣成熟的俊臉充滿著男性的剛毅的魅力。不知怎麼的,展子舒心裡有點像是被貓撓著似的,這人不是個冷臉寡言的麼?怎麼這時候就笑成這模樣?平白散發什麼荷爾蒙呢。

「誰生氣了?」展子舒彆彆扭扭嘟噥了一句,旋即就不理蕭錦程了。

蕭錦程輕笑著,開著車帶著展子舒在江邊兜兜轉轉了一大圈,眼看著天差不多全暗了,才又回到市中心,去了一家他常去的粵菜館子。那裡菜都不錯,服務好,環境也好,相信子舒會喜歡。

不過兩人都沒想到的是,到了S市的第一天,居然就遇到了熟人。

這間粵菜館子,在S市也算非常有名,包廂生意超好,因為不少政府部門又或者公司宴請都會選擇這裡的包廂,反倒是大廳顯得比一般的餐廳要小,但貴在精緻。而展子舒和蕭錦程今天才兩個人,當然不會去坐什麼包廂,就在大堂找了個位置。

蕭錦程顯然是常客,一看到他,就有服務主任上前接待,很熟悉的叫著「蕭總」。展子舒在旁聽得暗自發笑,蕭錦程一看就是年輕的,就算表現得再成熟,那也還是年輕。「蕭總」兩個字,實在有點詭異的感覺。

蕭錦程淡淡橫了眼展子舒,沒說什麼,就跟著領位的走到一張兩人桌邊。桌靠著窗,外面是S市的夜景,很是賞心悅目。

大堂裡基本沒有太多人,顯得也很安靜。展子舒沒煩點菜的事,蕭錦程就點了幾個,讓服務員就走了。蕭錦程給展子舒倒了茶,道:「先喝口水。」

展子舒「嗯」了一聲,看了會兒外面的夜景,才轉頭道:「你父親現在怎樣?」

蕭錦程微愣了一下,才道:「挺好,你也知道,環保現在很熱。而且看樣子將來的形勢很不錯,你說對了。」

展子舒笑笑,道:「前段時間國都的事情,你聽說了麼?」

「你是說張家麼?」蕭錦程問。

「嗯。」展子舒點點頭,喝了口水。

蕭錦程深吸了口氣,道:「國都從來都是這樣。誰上去,誰下去,不過也就眨個眼而已。」語氣裡的深沉和蕭錦程的實際年齡全然不符。算起來,他們蕭家也算是張家一個派系的,也正因為張家的失勢,而讓蕭家面臨很大危機。所幸後來展家出手,才得以有了今天的局面,但是對這樣的事,蕭錦程實在已經沒有了任何好感。

他已經非常明確的告訴了蕭俊晟,他是絕對不會從政的。這點讓蕭俊晟即生氣又無奈,他也沒法強硬地要求蕭錦程進入市府工作不是麼?特別是在蕭錦程已經有了今天這樣的成績時,而更讓蕭俊晟頭疼的現在變成了蕭錦歡,他似乎和他哥哥一樣,對於從政打心底裡反感。

不過這些事情,蕭錦程並沒有和展子舒說過。他們家已經受了展家的情,而這份情,蕭錦程不論於公還是於私都願意還的。

展子舒聞言輕輕笑了聲,道:「你怎麼說這麼滄桑了?」

蕭錦程挑了挑眉,道:「可不是?」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蕭錦程在面對展子舒的時候,也不再像過去那樣沉默寡言毫無表情了。

展子舒輕「哼」一聲,道:「那你知不知道宋家也到S市了?」

蕭錦程點頭,道:「這麼大的事怎麼可能不知道?S市市委書記……」這可是近年來S市政界的頭等大事。宋家本來就是S市出去的,現在再度回到S市,又擔任如此要職,誰都知道宋家稱得上新興了,他們和國都的關係必然也是不一樣的。

展子舒低聲道:「是啊,市現在是重要發展城市,這個S市市委書記,可不那麼簡單。」

蕭錦程在聽到這話時,不由微微皺了皺眉,子舒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他才多大?根本用不著為這些事操心吧?蕭錦程言道:「子舒,你擔心這些幹什麼?你還是學生,這些事你想再多也沒用,難道你將來想從政?」

展子舒聞言笑著搖搖頭,道:「怎麼可能,我才不要從政。」

聽展子舒回答得斷然,蕭錦程心裡微有的一些擔心這才消散。雖然不知道未來如何,但展子舒的性格高傲,素來都是我行我素,又被家人保護得好,性子裡有種獨特的天真率直,並非他不懂得和人相處,而是他根本不需要。展子舒這樣的身份就已經決定了他天生就是被人順著的,所以,如果展子舒想要從政,那麼他的個性,還真的非常不合適,蕭錦程對此難免會操心。

鬆了口氣的蕭錦程這才道:「那你想做什麼?將來?」

展子舒沉默了一會兒,才眨著眼睛道:「遊手好閒唄。」

「啊?」蕭錦程倒是真驚訝了,怎麼都想不到展子舒會冒出這麼個答案。

展子舒笑了起來,年輕的仍帶著青澀的臉上閃動著光耀,一雙鳳眼晶亮亮的,他道:「反正就算我什麼都不幹,也缺不了我吃喝,我還那麼賣力氣幹嘛?」

蕭錦程苦笑,道:「子舒,你怎麼這麼想。」

展子舒笑容滿面,興奮道:「為啥不能這麼想?難道我爸媽、我哥姐、我伯伯、我小叔……嗯,還有你,能看著我餓死?蕭錦程,我可跟你說,那種混吃等死的日子,才叫舒坦。想想我考大學,累跟狗一樣,有什麼意思?我要每天睡到自然醒。」

蕭錦程徹底呆了,他看著展子舒一臉嚮往的模樣,沒一點做戲的成分在裡面,不由生硬道:「子舒!你……你這想法,你父母……展老爺子……他們能同意?」

展子舒不耐煩揮揮手,道:「管他們呢,我只要把大學文憑拿到手,他們就管不了了。我要上班還是開公司又或者什麼都不幹,他們能把我怎麼樣?我才不要和我哥那樣,天天跑市府,忙得要死,還要受人指揮。」

蕭錦程無語了,就這麼看著展子舒,一副二世祖官二代的模樣,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

展子舒偷瞥著蕭錦程的神色,心裡則笑得胃疼。這人還真信了,不過,或許他真的會這麼做也說不定,展子舒眼裡閃過幾許深意。

「唉!好吧,如果你真這麼想,到時候,你就在藍天裡掛個名,也算給你家人一個交代。再說了,藍天集團也有你的一半,餓不死你,你想幹嘛就幹嘛唄。」蕭錦程想了想,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這回輪到展子舒無語,他哪想到蕭錦程不僅當真,還幫他把後路也想好了?這人可真是……

就在展子舒瞪著眼睛看蕭錦程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的時候,突然從旁冒出個帶著驚訝的聲音:「展子舒?」

展子舒一聽就回頭,剛好看見宋曉峰和他身後的一群人來到大廳。宋曉峰顯然沒想到展子舒會在這裡,這會兒滿臉驚訝和欣喜,疾走了兩步就上前,道:「你小子真在這裡啊?哈哈!我們這算不算有緣千里來相會?」

對於宋曉峰會在這裡出現,展子舒倒真是一點驚訝也沒有。他早就知道宋曉峰到了S市,而且還是和現在的他唸一個學校,這個地方更是達官貴人出入多,所以會碰上根本不稀奇。

展子舒挑著眉揮開宋曉峰伸在他肩上的爪子,道:「誰和你有緣千里?突然就跑到S市,也不和兄弟們打個招呼,我可沒你這樣的朋友。」說著他轉過頭根本就不理宋曉峰。

要是換了別人說這話,按宋曉峰的火爆脾氣早就要開口罵「給臉不要臉」了。哪知道,偏偏是展子舒這麼個精緻人兒,宋曉峰還就吃他那套傲氣得不得了的模樣。

宋曉峰就在旁陪笑,道:「三少,三少,別這樣嘛,我是走了急點,後來不是也派人通知你了麼?你也知道,高三啊!要考試!我這不是也不敢打擾你麼?」宋曉峰邊說邊扯了扯展子舒的衣袖。

展子舒斜著眼看他,「哼」了一聲,還是不理人。

宋曉峰就急了,偏偏他後面跟著的那群人開喊了:「曉峰,你幹嘛呢?快點啊。」

展子舒看了看那群人,就說:「有人喊了,別耽擱了您少爺的寶貴時間。」

「哎哎,三少,說什麼見外話呢。」宋曉峰說了兩句,然後回頭就朝著他那群朋友,喝道:「沒看見少爺正說話麼?你們先去!」

宋曉峰喊話了,那群人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就跟著服務員走了。

宋曉峰這才對著展子舒道:「三少!嘿嘿,你這也不能全怪我啊。你看你,到了S市不也是沒和兄弟我說一聲麼?我還聽說你進了S市大學,心裡想著開學來找你呢。」

「哦?那麼說,還是我不對了?」展子舒似笑非笑看著宋曉峰。

宋曉峰哪敢說展子舒的不是,忙道:「哎,怎麼會?都是我的錯麼。」說著,他看了眼在旁始終保持沉默的蕭錦程,故意岔開話題道:「呦,這位是三少的朋友?小弟宋曉峰,你好。」

「蕭錦程,你好。」蕭錦程在有外人的狀況下,基本都是一個表情,話也少了。

「三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後多聯繫。」宋曉峰朝著蕭錦程笑笑。

「客氣了。」蕭錦程頷首,並不多話。

宋曉峰顯然更多的注意力還是在展子舒身上,繼續道:「三少,我都給你不是了,你就原諒兄弟唄?你看,以後你要在S市有點什麼事,都包在我身上。」

展子舒「哼」了一聲,道:「那是,你現在可是宋書記的公子,S市哪個不給你面子?」

「哎,哎,三少,別這麼說嘛。」宋曉峰話裡謙虛,但神情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展子舒「嘁」了一聲,道:「行啦,宋大公子,你朋友還在等你呢,別在我這裡耽擱了。」

宋曉峰嘻笑道:「那三少你可別生氣了?」

展子舒瞇眼道:「誰有空和你生氣?還不快滾你的。」

宋曉峰見展子舒真沒生氣的意思,也就放心了,道:「等會我來敬酒啊,再介紹兩個朋友給你認識。」

展子舒不耐煩點頭,宋曉峰見狀又朝著蕭錦程打了個招呼,這才走了。

蕭錦程等人走了才問:「他是?」

「宋曉峰,現任市委書記宋禹默的兒子。」展子舒淡淡說。

蕭錦程有那麼一絲驚訝,道:「你們很熟?」

展子舒輕聲哼笑,道:「在國都認識的,算得上熟吧。」他的語氣裡流露出些許的古怪。

蕭錦程沉默了一會兒,道:「你不喜歡他?」展子舒愣了下,看著蕭錦程好一會兒,才道:「你說什麼呢?」

蕭錦程默默看著展子舒,如果他的感覺沒錯,那麼剛才在看到那個宋曉峰的刹那間,展子舒全身都是僵硬的,後來才漸漸好起來,而且展子舒始終不停擺弄著水杯的手,就在暗暗表示著他心裡壓抑著的煩躁。

然而,展子舒明顯想要掩飾什麼的表情,讓蕭錦程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輕輕拍了拍展子舒的手,道:「別想太多,吃飯吧。」

展子舒微微動了下身子,有點百般滋味在心頭的感覺蕭錦程居然能看出來……他還以為自己掩飾有多好呢,展子舒還以為蕭錦程會追問宋曉峰的事,哪知他竟然也就一句不提了,不知道怎麼的,展子舒心裡就有點不舒服。為啥不問呢?既然看出他不喜歡宋曉峰,難道就不能再聽他叨咕幾句?這扯出話題的是蕭錦程,可現在偏偏又不說話了,算什麼意思嘛?別想太多,誰願意真去想太多啊?

展子舒極不爽用筷子戳著盤子裡的菜,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難道還怪蕭錦程沒追問?不一會兒,一盤清蒸魚就被他給戳爛了。

蕭錦程無奈道:「子舒……好好吃飯。」

展子舒瞪了眼蕭錦程,罵了句:「都怨你,多事。」說著棄魚,改吃一旁的蟹粉西蘭花。

蕭錦程和那條魚實在有點無辜了,但是無辜歸無辜,蕭錦程還是讓服務員重新上了盤魚,然後細心給展子舒挑了刺,放到他碗裡,邊道:「這是X島湖的魚,新鮮的,國都吃不上。」

展子舒夾了一塊,放在嘴裡慢慢嚼著,淡淡的溫溫的滋味在心裡蔓延。

吃的差不多的時候,宋曉峰果然帶著他的兩個朋友拿著酒杯過來了。一經介紹後,一個是S市武警部隊宋隊長的兒子宋學斌,另一個則是規劃局錢局長的公子錢濤。

那宋學斌展子舒當然還有印象,他也是宋家的人,至於他父親宋隊長,展子舒就更是記憶猶新了,想忘都忘不掉。錢濤是誰,他就不清楚了,當年也鮮少和規劃局打交道。倒是錢濤好像還知道蕭錦程,一下就道出了蕭錦程的身份。

宋曉峰其實到S市也沒多久,這群人也不過是剛認識的。倒是沒想到蕭錦程會是環保局局長的兒子。現在國家三令五申地在說環保,大眾就算不清楚,可他們知道。宋曉峰也明白這環保局局長現在可是熱門人物,於是三言兩語,就和蕭錦程喝了好幾杯,同樣稱兄道弟起來。

不過,顯然蕭錦程看上去比在場的幾個都要來得年長且成熟,再加上他一貫的面無表情,對這群少年而言,顯然有點接受無能。至於展子舒,就更不用說,這是宋曉峰都要討好的人,其他兩個根本沒敢怎麼搭話,所以就這麼閒話了幾句,就有點說不下去了。

展子舒看上去懶洋洋道:「行啦,喝幾杯意思意思得了,錦程待會兒還要開車呢。我說宋少,你這酒敬得也沒半點誠意的,一半一半喝,算啥?我看著也不爽,改天吧,改天我做東,大夥兒一起喝。」

宋曉峰是被展子舒給說叨了,但是沒見他有半點不愉快,聽了展子舒說改天要做東,趕緊就應了聲,道:「哪裡還敢讓三少破費?這酒算我的,算我給三少陪不是了,行不?你也就大人大量,原諒我唄?」

宋曉峰這話說得宋學斌和錢濤都目瞪口呆,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傲氣不可一世的宋大公子這麼說話的?這位三少,到底是何方人物?

展子舒也不推辭,就道:「行,你定了時間,就告訴我。好了,你可以走了,走吧走吧,別礙著我吃飯。」

宋曉峰就這麼樂呵呵走了,連帶著兩個已然傻了的朋友。

展子舒見他們走遠了,也吃不下飯了。看到宋學斌,讓他的心情一下跌到谷底。當年宋家做了件可謂大義滅親的事情,就是讓宋學斌的父親親手把他送進了S市的監獄,那個猶如噩夢般的地方。

蕭錦程明顯感覺到展子舒情緒不對勁,皺起眉道:「子舒?怎麼了?」

展子舒搖搖頭,道:「沒事,我們走吧。」

蕭錦程覺得也不想在這裡坐下去,就招了服務員埋單,很快就帶著展子舒離開了飯店。出了門,天氣仍是熱得很,蕭錦程跑去開車,展子舒就一個人抽了根菸站在路邊。這裡是S市繁華的地界,燈火輝煌的,展子舒看著這一切,心裡在嘲諷,誰又知道背後有多少骯髒的東西呢?深深吸了口菸,看著蕭錦程開著車過來,他捻滅了菸頭,坐上了車。

「去新天地?」蕭錦程問。

展子舒搖了搖頭,他沒興趣了,就道:「去江邊吧。」

蕭錦程沒再問,發動汽車就走了。

蕭錦程把車停到了酒店,酒店離江邊不遠,所以兩人就走了過去。夜晚的江邊很漂亮,來來往往的很多人,有遊客,也有情侶,像蕭錦程和展子舒這樣兩個帥哥施施然走在江邊的還真不多,頻頻地就有人回頭。

走了一會兒,展子舒就懶了,在江堤邊站住。天氣太熱,就這麼一動就是汗,所幸江邊風還大,吹得很舒服。

兩人靜靜站在江邊上,好一會兒後,展子舒突然笑了,他道:「錦程,你說再過十年,這江還會這麼一股子味麼?」

蕭錦程愣了下,旋即笑道:「那下個專案要不就是這條江的污水治理工程?」

展子舒轉過身背靠在江堤上,看著蕭錦程好一會兒,才道:「錦程,你應該知道,我來S市唸書的目的不是這麼簡單,將來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我不想碌碌無為,真的當一個二世祖,可是……這裡的水太深。」

蕭錦程臉色平靜,一言不發聽著展子舒說話。

展子舒避開蕭錦程的眼神,低著頭道:「我只是……想再問你一次,你還願意幫我麼?將來……或許會有……會有危險,你也知道……很多時候只是一個人一句話的事……」

「我幫你。」蕭錦程的語氣柔和卻堅定,伸手將眼前人緊緊擁了一下,放開才道:「我能感覺到,你有事壓在心裡。我不會問,但如果你願意說,我會聽。只要你想,我就會在。子舒,我不想避諱我對你的感情,否則那就是一種卑鄙,對你的褻瀆,但是我也不想你有壓力。現在我做的一切,都是我自願的,你不用顧忌。」

展子舒抬起頭神情複雜看著蕭錦程,這個人的直白讓他避無所避。

此時,蕭錦程自若笑笑,道:「原來你是胸懷大志,剛才竟然還騙我?」

「哎?」展子舒愣一下,旋即失笑,道「誰說的,我還真就做這二世祖了,有規定說二世祖就不能有出息了?」

蕭錦程輕笑一聲,道:「那好吧,我期待。」

「嘁,言不由衷。」展子舒白了眼蕭錦程,再度轉身看向江面。先前那一刻的事,似乎就這麼過去了,但展子舒卻知道,他這輩子恐怕都忘不了蕭錦程剛才對他說的那些話,他在心裡暗歎了一聲,能怎樣?他真的不知道了。

「子舒,後天就要報到了吧?」蕭錦程岔開了話題。

展子舒點點頭,「嗯」了一聲,道:「真麻煩,還有一堆東西要買。」

「你準備住學校?」蕭錦程問。

展子舒猶豫了一下,道:「可能吧,但是住學校也不方便,可我又不想住小叔那兒。」

蕭錦程原本想問展子舒是不是要住到他那兒去,但是想想還是沒問出口,就道:「那你……要不要我去幫你問問房子的事?」

展子舒沒意識到蕭錦程的停頓,想想就道:「也行,要不就在學校旁找個房子。」

「好。」蕭錦程應聲。

展子舒窒了窒,多少有點無奈道:「錦程,你……真不用這樣……」對他太好,要叫他怎麼還?

蕭錦程輕笑一聲,沒說什麼,反倒是一轉身拉著展子舒道:「走吧,去喝一杯,慶祝你順利考入S市大學。」

「哎?」展子舒沒反應過來就被蕭錦程拉著走了。

本想著放鬆兩天的展子舒最後還是沒實現願望,隔天一早就被蕭錦程拉走,去買東西了。然後又看了房子,順便還幫著蕭錦程看了看藍天集團想買的地,展子舒就埋怨蕭錦程,這是拉壯丁呢?蕭錦程的理由讓展子舒完全沒法反駁,誰讓藍天集團也有他展子舒的一份呢?雖然外界並不清楚這事。

而且展子舒到了S市的事,已經被展翼知道了。當天晚上,展翼和Vincent就拽著展子舒一起吃飯,展子舒還被展翼結結實實地教訓了一頓。原因無他,誰讓展子舒和蕭錦程拽上了Vincent一起做事呢?展翼當然不會去找蕭錦程的麻煩,反倒是他還挺欣賞這個沉默寡言的青年,但是面對展子舒,展翼可沒那麼好說話了。

所以就出現了這麼一幕,展子舒耷拉著腦袋像是隻剛從水裡撈出來的小貓,聽這展翼絮絮叨叨足足說了大半個小時,就算房間裡開了空調,展子舒都是腦袋上冒汗,蕭錦程在旁忍著笑給他送紙巾,同樣也是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還有Vincent,不過他顯然已經習慣了展翼的脾氣,死皮賴臉就不停朝著展翼湊,無數次被打趴下,又無數次站起來。連展子舒都看不下去了,不免在心裡感歎小叔的調教有方。

終於吃完一頓飯之後,展子舒送走了又變得恩恩愛愛的展翼和Vincent,才和蕭錦程對視一眼,相繼失笑,這兩人還真是絕配了。

蕭錦程看了看時間也快九點了,結結實實忙了一整天,蕭錦程怕展子舒會累,於是也準備走了,沒想到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聽見正在房間裡東忙西忙的展子舒隨口來了句:「到家記得打個電話。」

蕭錦程頓了頓,臉上深藏著笑意,應了聲「好」後,就離開了。

 

S市大學,全國著名學府,新生報到日一連三天也都熱鬧很。彩旗飄揚,人來人往,雖然是大熱天,但學生們看上去興致都挺高。

展子舒在報到日最後一天才到,想著會不會人少一點,哪知還是到處擠得都是人,一看見人多,展子舒就頭疼了。蕭錦程在旁看著有趣,替展子舒拿了一個行李,就拉著他往一旁人少的地方去,在樹蔭下,蕭錦程讓展子舒待著等他,而他就匆匆走了。

展子舒也沒反對,蕭錦程也在這裡唸大三,多少認識點人。等得有點不耐煩,展子舒就乾脆席地坐下,點起根菸,瞇眼看著來來往往的人。

而就在這時候,展子舒恍惚看到幾個熟悉的人影。他略略皺起了眉頭,朝著樹後靠了靠,那邊則轟轟烈烈的來了一大群人,好一陣喧鬧,站在中間的赫然是宋曉峰,一旁還有宋禹默和他夫人,以及一個女孩,還有幾個像是學校老師的人陪在旁邊。

展子舒冷眼看著,不愧是市委書記的兒子,聲勢浩大啊。

過了一會兒,蕭錦程就拿著報到的號牌過來了,見展子舒冷著臉,不由問道:「怎麼了?」

展子舒搖搖頭,從地上站起來,拍拍褲腿上的土,道:「沒事,搞定了?」

蕭錦程點頭,道:「正好有個認識的學妹。」

展子舒也不多說,就眼神示意「走吧。」

蕭錦程帶著展子舒往他分派到的宿舍樓而去。他這回唸的是金融,在S大絕對屬於一個熱門專業,一整棟宿舍樓有好幾層都是他們金融系的。展子舒的宿舍在三零六室,由於報到的晚,宿舍裡已經有了三個室友,只留下一張靠門邊的上鋪,展子舒原本就沒準備在學校住,這會兒倒也無所謂床鋪的事。

三個室友都算友好朝著展子舒打了招呼,展子舒也和他們互換了姓名。蕭錦程跟著他進來,給那幾人點頭問了個好之後,就逕自給展子舒整理起東西,鋪床、疊被子、放東西,動作俐落得很。

展子舒倒是和那幾個室友聊了起來,這三個人只有一個是S市本地的,叫年遙。還有一個是來自G省,叫張家民,說話總是「啦」啊「啦」的。最後那個則是來自比較邊遠的S省,叫王鐵,可能是來自小地方,整個人穿著帶著點土氣,笑起來憨憨的。

年遙是典型的S市男生纖瘦模樣,穿著入時,看著也算帥氣的那種,但是,對於外來戶,就有點挑著下巴仰著臉說話的感覺,特別是對那個S省的王鐵,基本沒正眼看過,不冷不熱的。不過,這種情緒他也沒表現的太明顯就是了,畢竟整個宿舍就他一個本地人,這點見識他還是有的。

相對於來自國都的展子舒,那個年遙顯然更願意和同屬南方的張家民搭話,張家民倒是對著展子舒挺熱情,似乎挺好奇國都,又因為南方人的體格,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一雙小鹿似的眼睛水汪汪看著展子舒。至於王鐵,話不多,帶著S省的口音,體格瞧著就挺魁梧,笑起來很爽朗,一口白牙。

正說著話,蕭錦程整理完東西來到了展子舒身邊,低聲道:「都弄好了,你晚點要不要去食堂看看?」

展子舒搖搖頭,道:「不去,那能有什麼吃的。」他向來對學校食堂的東西沒有任何興趣,當年在國都大學那食堂已經算是不錯的,可還是讓素來挑剔的展子舒皺眉。

蕭錦程也知道展子舒的性子,也就這麼一說罷了,想想還是追了一句:「那改天還是去看看,萬一哪天餓了,認個路。」

展子舒笑笑「嗯」了一聲。

這時候,旁邊的張家民好奇問道:「展子舒,這位是?你哥麼?」

展子舒愣一下,才道:「不是,他是我朋友蕭錦程,現在也在S大唸大三,化學系。」

幾人一聽是學長,立刻就打起了招呼:「學長好。」

蕭錦程點點頭,道:「沒事,你們聊。」說著拿起新給展子舒買的熱水瓶走了出去,看樣子是給展子舒裝水去了。

張家民見狀就說:「哎,展子舒,你這朋友可真好啦,這麼照顧你啦。」

展子舒聞言尷尬笑了笑「哈哈?真的?哈哈,朋友嘛……」他還真的沒注意到,這會兒想想,可不是?進了宿舍,他連根手指都沒動,蕭錦程就全幫他弄妥帖了。展子舒忍不住在心裡罵了句自己,他怎麼就真還習慣了呢?

「你這朋友對你可真夠好的。」說話的是年遙。

展子舒還不知道怎麼答時,一旁王鐵憨憨插了一句:「素髮小唄。」

展子舒只能點頭。

蕭錦程很快就回來,果然是去給展子舒倒開水了,不過一回來他就說:「子舒,我看還是給你再買個電熱壺吧,水房遠,人也多。」

展子舒這會兒有點臉熱,覺得自己就真像個少爺,啥都不幹,旁邊還有室友呢不是?他又不是小孩,蕭錦程也真是的……也不看看場合。

展子舒就說:「你放著就行了,忙什麼啊,當我小孩呢?我會去倒水。」語氣實在算不上好。

蕭錦程沒說什麼,就把水瓶放下了。然後看了看時間,道:「子舒,要不請你的室友一起吃個飯吧?都快六點了。」

按照宿舍的習慣,大家都會選擇在第一天和室友們一起出去吃頓飯,說不上誰請客,就算AA,大家也都願意。畢竟這未來四年都要和這群人一起同進同出,搞好關係是必要的。

展子舒當然不會反對,其他幾個室友聞言也挺高興的,就一起出去了。

這回蕭錦程當然沒把人帶到那些貴得離譜的飯店,倒是在學校旁邊的一家不錯的飯館找了個地方,蕭錦程就推薦說,這地方味道都不錯,他和同學有時候也會來。

席間,氣氛不錯。蕭錦程對著那群新同學的表現,倒是讓展子舒有點愣神。說話妙趣橫生,非常得體,也不會冷落誰,一副學長的派頭,其實展子舒是早就知道蕭錦程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沉默寡言,面無表情了。這兩年的鍛煉,早讓蕭錦程成熟起來,必要的時候或者場合,根本就沒人能看得出蕭錦程的情緒,全身上下得體的幾乎都挑不出刺來。唯獨面對展子舒的時候,他才會真正的流露表情,所以這會兒,居然是蕭錦程說得多,展子舒反倒沒怎麼說話了,要說出去,還真沒人信。

展子舒默默吃著菜,蕭錦程不時給他夾幾筷子,幾個新同學也算看出來了,這位學長對自己的髮小兼學弟可不是普通照顧。

一頓飯吃愉快,結的時候,蕭錦程沒讓那幾個同學掏錢,就說是學長請客,應該的。年遙看看這一頓飯要說少,可真是不少了。九九年的時候,貨幣還是挺值錢的,更別說大學生了,負擔還是挺重的,這一頓飯至少有三百多四百塊,蕭錦程點的菜都是不錯的,雖說是五個人分,但也有小半個月伙食費了,像王鐵這樣邊區來的,估計大半月的錢都沒了。

看著蕭錦程掏錢的樣子,年遙這個S市長大的孩子就算看出來了,這位學長估計家境挺好的,再看看一旁話不多的新同學,吃飯的樣子和隱約散發出來的派頭,那也和一般人不一樣。所以說S市的人精明,就這會兒工夫,年遙已經打定主意要和這新同學好好相處了。

至於另外張家民和王鐵,倒是沒有年遙那麼多心眼。張家民估計也是家裡寵著長大的,說話間透著股天真,屢屢讓人失笑。王鐵在準備掏錢的時候,倒是漲紅了臉,最後朝著蕭錦程說了聲:「謝謝大哥。」

蕭錦程很爽快笑了,拍了拍王鐵的肩,對著眾人道:「我這弟弟性子不好,還請大夥兒多關照點,要有什麼事就來化學系找我……哎呦。」蕭錦程話說了一半,就被展子舒踢了一腳。

展子舒瞪他一眼,道:「誰性子不好呢?」說著,朝著幾個同學笑道「別聽他胡扯。以後一個宿舍了,就是兄弟,大夥兒多照應。」

幾個同學紛紛笑著點頭。

看時間差不多了,蕭錦程就送了展子舒他們一起回宿舍,展子舒今天就準備在宿舍睡了。臨了,蕭錦程悄聲對展子舒說:「要是不習慣,就先上我那睡去。萬一有人睡相不好……打個呼嚕什麼的。」

展子舒白了眼蕭錦程,低聲道:「你就睡相好了?」

蕭錦程輕「嗯」了一聲,道:「以前又不是沒睡過,你還不知道?」

展子舒一聽這一語雙關的話,臉就熱了,重重在蕭錦程的小腿肚上踹了腳,低罵道:「誰和你睡……去,那是一個屋,混蛋你……快滾!」

蕭錦程低笑著就轉身走了,展子舒氣得不輕,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混蛋蕭錦程居然會有事沒事的就和他開點曖昧的小玩笑,弄得展子舒氣不好、不氣也不好。最重要的是,他明明知道蕭錦程對他的心思,可是怎麼就拉不下臉來真的狠罵他。每每想到過去他曾經那樣對待蕭錦程,展子舒心裡的愧疚就少不了,再加上現在展子舒能真正放心信任的人也只有蕭錦程,所以很多話更說不出口了。展子舒難免有點頭疼,他知道這樣下去不對,他和蕭錦程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又沒法拒絕蕭錦程,至少現在蕭錦程根本也沒對他做出什麼過分的事,反倒是處處順著他,替他想著。

唉!展子舒在心裡重重歎了口氣,這事可怎麼整好!

展子舒正煩悶著,偏偏這時候,大熱天的,宿舍裡的人都端著盆子排隊等洗澡。一般這種情況不太會出現,但是估計今天到校的人比較集中,就有點擠了,沒一會兒,又聽裡面傳出「沒熱水了」的大喊。

展子舒皺著眉看著這樣的情況,不免又想起以前在國都大學的時候,他那會兒高興住學校就住學校,高興在家就在家,反正車接車送,可舒服很,哪裡像現在這樣。

雖說大熱天洗冷水也沒什麼,可想想不太甘心的展子舒乾脆也不洗了,拿著錢包就準備往外走,剛巧年遙看到,就問:「子舒,你要去哪裡?」

展子舒語氣不佳道:「出去找個地方洗澡。」

年遙就笑了,道:「這種天,你走出去打個來回,都是一身汗,不是平白的麼?」

展子舒又愣了,想想可不是?看來還是得將就一晚了。

而這時候,展子舒的電話響起來,他一看是蕭錦程,自那天他到了S市之後,蕭錦程沒給他打電話,展子舒就覺得莫名的少了點什麼,後來發現自己居然無意識的就拿著電話在手裡轉悠,才發現居然是因為這個茬,展子舒覺得自己是不是魔障了。

然後第二天,展子舒就又莫名其妙說了句讓蕭錦程回家後給他打個電話,他本來的意思也很尋常,就是想確認一下蕭錦程有沒有安全到家。畢竟,那天也喝了酒了,酒駕可危險的。但是自那天開始,蕭錦程不論多晚走,晚上總會給展子舒再打個電話,展子舒又覺得煩了。

接起電話,他語氣就很不好:「幹嘛?不是才走麼?」

蕭錦程低笑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道:「我剛想起來,估計這會兒澡房該沒熱水了,我車就在外面,還是住我那去吧,我保證不打呼嚕。」

展子舒一通咬牙切齒,但是最終還是敵不過洗澡的誘惑,蕭錦程家又不是沒住過,他還怕了不成?這混蛋,要他睡地板!

結果,展子舒唯一一次有可能睡在宿舍的機會就這麼被蕭錦程剝奪了,之後的大學生涯裡,大概除了午睡,展子舒都沒在宿舍裡睡過。

展子舒就朝著年遙打了個招呼,道:「我出去。」
年遙愣一下,道:「都這麼晚了?你要去哪兒?這裡學校還比較偏的,沒什麼地方可去,晚上車也少。」

展子舒笑笑,拿起個小包,道:「沒事,有車在外面,要是有老師來問,你就說我外宿。謝了啊!」說著他就轉身走了。

校門口就見蕭錦程新買的那輛車停著,比以前他開的小破車要強了不少。展子舒快步走了過去,上了車,就氣鼓鼓地道:「你故意的吧?」蕭錦程在這學校都待了那麼久了,難道會不知道這個點該沒熱水了?這人一定是想看他笑話呢!

「哪能呢?」蕭錦程笑的無辜。

展子舒瞪他一眼,繫上安全帶,說:「你明天就給我找個房子,不然,你就搬出去。」好吧,他展子舒認了!他就是個受不得苦的,咱是二代!

 

蕭錦程還是住在了原來的房子裡。展子舒有點弄不明白,按理說他現在又不缺錢,幹嘛不住得舒服點。蕭錦程笑說要低調,再說了,老房子也舒服。話是這麼說,不過展子舒也沒忽略蕭錦程眼裡的那抹溫柔。展子舒心裡嘀咕,這人不會是因為……展子舒沒讓自己再想下去。

再次來到蕭錦程住的地方,擺設什麼的基本都沒變過,還是收拾乾乾淨淨,也沒其他多餘的東西。蕭錦程給展子舒拿了條毛巾和睡衣遞給他,說:「你先洗吧,我再看會兒東西。」

展子舒沒多話,就跑去浴室。很快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擦著頭髮就出來了。蕭錦程似乎在看公司的文件,展子舒沒打擾他,就坐到一旁開了電視,聲音調得很輕,正播著新聞,他看了會兒覺得沒意思,就轉去看西遊記了。

兩人各幹各的事,顯得很安靜也很平和。不一會兒,蕭錦程處理完事,就給展子舒泡了杯熱牛奶,然後自己去了浴室洗澡。

水聲嘩嘩的響,忽然蕭錦程的聲音打浴室裡傳來:「子舒,外面有條毛巾,幫我拿一下,我給忘了。」

 

展子舒「哦」了一聲,西遊記正放到女兒國,展子舒邊感歎還是舊版西遊記好看,邊站起身拿著那條毛巾走到浴室門口,因為水聲大了點,他怕蕭錦程聽不見,就用力敲了下門,沒想到門居然就這麼一下打開了,一股熱氣冒出,展子舒眼睜睜的就看著蕭錦程光著身子站在淋浴下面,這會兒他看到門突然開了似乎愣住了,也沒見遮掩。

展子舒頓時大感尷尬,舉著毛巾,眼睛也不知道朝哪裡瞄好,話都結巴了:「你……你……這門……」

蕭錦程乾笑兩聲,趕緊一步到門口拿過毛巾,說了聲「謝謝。」接著又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又道:「子舒,你還是去看電視吧……」

展子舒這會兒神情沒法用語言形容,最後怒了,道:「你這門修到今天都沒修好呢?」

展子舒丟下這話就又回坐到沙發上,氣鼓鼓看著電視裡演西遊記,可腦子裡滿滿都是剛才那一幕。蕭錦程修長堅實的身軀,像真理[x1] 一樣裸露在空氣裡,猶帶著水珠的麥色肌膚,伸展明晰的肌理,緊實的小腹……水汽的掩飾中,竟是如此性感……

展子舒暴躁一口氣喝乾了牛奶,心裡大罵著,這懶人!一年多前這門是壞的,到今天還是壞的!雖然大夥都是男人,展子舒也不是沒看過男人的裸體,可是……可這是有前提的啊!蕭錦程這混蛋……

展子舒「啪」的一聲,把電視給關了。然後,直接裹著薄毛毯躺到了床上,接著又衝還在浴室的蕭錦程吼了聲:「蕭錦程,你今天睡地板。」說著他翻了個身就睡了。

蕭錦程悄悄地出了浴室,展子舒知道,蕭錦程悄悄地在地上打了地鋪,展子舒也知道。蕭錦程輕輕說了句:「子舒,晚安,我喜歡你。」展子舒就不淡定了,可再不淡定,他也不可能這時候跳起來,跟蕭錦程絕交。

直到睡在地上的那人,平穩的呼吸聲起,展子舒才微微鬆了口氣,也不知道自己在糾結什麼,漸漸也就睡過去了。

莫名的,展子舒覺得自己正被人看著。他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居然怎麼都動不了。然後,就看見蕭錦程全裸著身子朝他一步步走來,雄性象徵昂揚得像柄利刃。展子舒看得兩眼發直,全身毛骨悚然,他想喊卻喊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蕭錦程對他露出一抹只能用兇狠來形容的笑容。

就聽他面目猙獰說:「你逃不了的!」那一瞬,蕭錦程的眼睛裡滿是只要是男人就能一看就懂的慾火。

他……他不會是要……展子舒驚了,努力的想掙扎,卻一點用沒有。蕭錦程整個伏下了身,然後灼熱的手掌開始在展子舒的全身遊走,帶起他的驚喘,而沒一會兒後,那手直接按在了展子舒的中心……

「不……不要……放……放開!」展子舒努力掙扎,口中斷斷續續迸出了幾個字,但這樣卻絲毫阻止不了蕭錦程的動作,展子舒越來越怕,蕭錦程卻笑得越發張揚……

「子舒……?子舒!醒醒,天亮了……你怎麼了?又做噩夢了?」

猛然間,展子舒覺得自己被一陣猛地晃動。他突然一下睜開眼,卻看到蕭錦程正一臉擔憂的皺著眉看他,而他自己……

展子舒猛一把推開蕭錦程,從床上坐了起來,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好好的穿著睡衣,然後,蕭錦程也沒有光著身子……

展子舒突然鬆了口氣,終於明白,自己原來是在做夢,只是那夢的內容,實在是……

「子舒?是不是又做噩夢了?子舒?說話啊。」蕭錦程在旁看著臉色蒼白的展子舒更擔心了。

「你……你……」這一刻,展子舒整個黑著臉,超級不待見蕭錦程。夢裡的一切,讓他覺得實在太難接受。要是蕭錦程真用那種眼神看著他,他估計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更讓展子舒自己覺得匪夷所思的是,他怎麼會做這種夢?竟然讓他夢見了全裸的蕭錦程,更離譜的是……在那種狀況下……他竟然也站起來了……

蕭錦程的臉就這麼在展子舒眼前晃悠著,透過他的臉,展子舒似乎還能看到蕭錦程赤裸的身子。展子舒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衝進了洗手間。他一定是魔障了!一定是!這個混蛋蕭錦程!

展子舒出人意料的反應,讓蕭錦程非常擔心,他生怕展子舒是不是真的又做噩夢,急急忙忙就追在展子舒身後,到了洗手間門口,又不敢進門,就高聲道:「子舒,你到底怎麼了?不舒服麼?你說話啊。」

展子舒在洗手間裡怒吼一聲:「蕭錦程,你給我閉嘴!」

 

接著的一天裡,蕭錦程可日子不好過。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對著展子舒陪著小心。展子舒顯然是心情極度不好的,蕭錦程莫名其妙地不知道哪裡觸了他的神經。大早上好不容易等展子舒從洗手間出來,他就黑著一張臉,蕭錦程還以為他是不是又做噩夢失眠,想上前安慰兩句,哪知道迎來的竟然是展子舒毫不留情的一拳頭,雖然不是那種用死力的,可打在身上還是夠疼的,結果還被罵了句「暴露狂」。蕭錦程那時候也黑線了,他想到昨晚發生的事,可天知道,他真不是故意的,誰想到展子舒會突然把門給推開了,好吧,雖然他一直沒修那門也是不對……

不過蕭錦程算是看出來了,展子舒的心情不是一點不好。因此,把人乖乖送到學校,蕭錦程就撤退了,無他,給展子舒找房子去了。好歹一個藍天集團的董事長,回到公司後,立刻找了他的秘書和助理,以公謀私了一下,全部派出去找合適的房子,他自己也不例外。終於乘著展子舒在大學的第一天生涯之後,找到了三間比較合意的房子,就等展子舒去看了。

快到晚上的時候,蕭錦程跑來接展子舒,順便去看房子。那時候,展子舒看到蕭錦程還有點彆扭,不過比早上那會算好多了。蕭錦程總算是暗暗放心,否則,他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其實,展子舒也有點覺得自己未免莫名其妙遷怒於人了。按理說,是他自己做了個詭異無比的夢,干人家蕭錦程什麼事?但難免一看到蕭錦程就想到夢裡的情形,然後就各種不爽。展子舒發現他其實也挺小家子氣的……

這會兒蕭錦程小心翼翼陪著不是,展子舒也就順著氣了些。過兩天學校又要軍訓,又要開學,他遇著蕭錦程的時間更少了,他也沒必要為了這種事搞得不高興,再者人家還真的沒做錯什麼。

看了房子之後,展子舒覺得挺滿意,就選了套離學校最近的住了下來,走路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他懶得開車,所以這樣是最方便的,房子還要收拾一下,蕭錦程連夜安排了人。而晚上,展子舒也就還是住到了蕭錦程家,雖然經歷那麼一場夢,但那終究不過是夢罷了,相比宿舍簡陋的條件,展子舒還是認命在自己的挑剔性格上。

 

當天晚上,展老爺子、展國輝、容月音、他大哥二姐都給他打了電話,問他在學校的事。展子舒不厭其煩地前前後後說了,一家人表示對蕭錦程的非常感謝,蕭錦程也在電話旁邊說了句「不用客氣,他應該的。」迎來了一家人的極好稱讚。

唯獨展子舒臉部神經又有點抽搐,他不是沒看出來蕭錦程對著他家人的過分恭敬。這讓展子舒說了不好、不說也不好,實在有點鬱悶著的。蕭錦程的心思他當然清楚,可是……展子舒雖然不止一次地拒絕過他,但實情卻是他展子舒似乎對蕭錦程的依賴更強了。

蕭錦程口口聲聲說著不需要他在意,但是展子舒也不是傻子,人心也都是肉長的,他怎麼可能真的不在意?有那麼一瞬,展子舒似乎都認為蕭錦程是不是故意這麼做,讓他心生愧疚的。但是想起上輩子,蕭錦程所做的一切,展子舒實在沒法去責怪蕭錦程什麼,人家都用生命來證實一些事情了,他展子舒還能有什麼立場去懷疑?

所以,對於這樣的現狀,展子舒有點不知所措。他上輩子做事情素來隨心所欲,可經歷了生死之後,他心知那樣是不對的。但是,在面對那些人的時候,他可以裝,他可以嬉笑以對,他甚至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張口閉口說胡話,可蕭錦程不同。

展子舒不想再像上輩子那樣傷害他,也不想他難過,更不想騙他。可這點願望,從本質上就存在著矛盾。展子舒清楚自己不可能會去喜歡一個男人,但是這偏偏是蕭錦程想的,所以,他註定就是要讓蕭錦程失望的。可現在,他越來越依賴蕭錦程,越來越覺得蕭錦程身邊是他唯一可以喘口氣的地方,在他身邊,他甚至可以不用去想很多事。

但是,不論怎樣,展子舒都不認為自己會用對女人的態度去喜歡蕭錦程。蕭錦程從哪個地方看,都是個男人。昨晚尤其是!就這麼赤裸裸地展現在展子舒的面前,他有的,蕭錦程也都有。

這輩子雖然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厭惡同性戀,但是展子舒還是覺得自己不可能成為那種人。至於早上的那種不自然反應,這完全是因為青春期吧?而且他也確實很久都沒有紓解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展子舒越來越覺得蕭錦程對著他的時候,一些尺度和動作都有點……嗯,曖昧。或許,蕭錦程做得很自然,他也不覺得什麼,但是展子舒的感覺就有點難以形容。

可以說,展子舒並不算討厭蕭錦程的這種接近。他一直都是隨心的人,如果真的不喜歡或者厭惡,展子舒絕對會流露出來。但現實是,他並沒有覺得難以接受,不論是蕭錦程的靠近,又或者是他的擁抱。然而也正因為這一點,展子舒有點莫名的慌亂,他不知道這樣下去究竟會怎樣。他喜歡的是女人,他不可能真的和蕭錦程……想想早上那個夢,展子舒就覺得毛骨悚然。

但這樣對蕭錦程是不公平的。他不能再眼睜睜地看著蕭錦程在他身上耗費全部的熱情和精力,因為他償不起。他本來就欠了蕭錦程的,就算要他拿命去還,展子舒都不會猶豫。可偏偏這事……真不行。或許,他真的應該在大學裡找個女人了。

這樣,他也可以從側面拒絕蕭錦程?展子舒這麼想著。但他隱約感覺到,事情恐怕還真沒那麼簡單。蕭錦程會有什麼反應,展子舒沒法猜測,但肯定不會好受……不過這也是不得已的事。蕭錦程早晚總要明白,不,他應該早就明白這一點才對。展子舒是不會和他……

就在這樣莫名的糾結中,展子舒搬入了新居,參加了軍訓,到了九月的時候,他終於正式的成為了一名S市大學的學生。期間,宋曉峰三天兩頭地打電話給他,約他出去,但展子舒都以軍訓的名義給拒絕了,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宋曉峰是直接免了軍訓的。

正式開學之後,展子舒才真正開始忙了起來。只是他的這種忙,和一般學生還真的不太一樣。對於學業,展子舒並沒有太放在心上,他花了不少時間在藍天集團裡,幫著蕭錦程出謀劃策,而更多的則是和宋曉峰一群人混在一起,S市的權貴一族,他很快就因為宋曉峰的緣故,熟識了。

在S市,玩的東西比國都更多,也更瘋。不過這會兒在展子舒眼裡,這些他都已經見慣,也沒什麼好奇。但對於S市的二代們而言,才唸了大學,又或者剛開始工作的這群人裡,好奇的就更多了。

也不過月餘,展子舒陪著他們吃喝玩樂,他帥氣的外表,得體的言行,爽快的作風,很快就被那群人接受,而且因為他在國都的背景,展子舒已經直接被定位成了一個典型的二代。和宋曉峰之間的關係,也越發熟稔起來。

而有一天的下午,展子舒沒和任何人打招呼,就去見了一個人。

 


 [x1]轉繁出了問題?好奇怪的說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