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左航一整天都氣兒不順,一夜沒合眼不算,活沒幹完被老大拎到辦公室裡一通訓,年輕人,來公司才多久?怎麼就學得跟老油條似的會磨洋工了,加一夜班就出來這麼一點?羊拉屎也比這個多啊……

「下班之前拉好給你。」左航聽得頭都快炸了。

「什麼?」老大愣了一下。

「下班之前做完,」左航趕緊轉身往外走,「不差多少了。」

一出辦公室就看莊鵬縮在電腦螢幕後頭衝他樂,他氣兒不打一處來,過去在莊鵬腦袋上拍了一巴掌:「你不樂我還忘了,你丫也好意思帶錢包,昨天差點交不出錢讓扣派出所裡。」

「給媳婦兒買手機了,她瞪眼盯了我一個月,就等發工資這天,下手比劫匪還利索,」莊鵬喝了口茶,「我這會沒事,要不要幫您分擔點?」

「趕緊的,」左航看了一眼老大辦公室,「下班之前弄不完我不活著了。」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終於把活給做完了。左航揉揉眼睛,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胳膊腿,走進茶水間,站到窗戶跟前準備抽根煙。

手機在口袋裡唱上了,他摸出來瞅了一眼,是個陌生號碼,他叼著煙接了接起來:「哪位。」

「我。」那邊有人很歡快地回答。

「少廢話,報名字。」左航點上煙,這聲音聽著稍微有點耳熟。

那邊頓了一下,很配合地報了名字:「蘇戰宇。」

左航這才想起來這兒還有一重要事件沒解決了。

昨天老媽跟二舅媽一商量,覺得蘇戰宇剛到學校沒兩個月就進了派出所實在是太危險,為了阻止他進一步滑向失足少年的罪惡深淵,她們決定把蘇戰宇強行安排到優秀青年代表左航那裡,並且拒絕接受任何反對意見。

今天忙了一天,這事不提他都忘了,現在一提他就一陣鬱悶。

他倒不是不願意倆人一塊住,本來就是跟人合租,有人給他分擔點房租也不錯。

只是他平時不愛搭理人,以前跟同屋一塊呆了大半年,除去交水電費,他都沒跟人說上十句話。蘇戰宇是他表弟,整天不理人肯定說不過去,而且家裡的意思還得讓他管著點這孩子,他想想都覺得麻煩。

 

「哦,戰宇啊。」他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

「哥,我大姑非讓我今天就搬過去,我說下學期再說,她不同意。」蘇戰宇那邊似乎也並不願意搬過來,誰願意沒事找個人管著自己,剛上大一的時候都跟野豬似的見著土堆就想拱著撒歡。

「我媽就那樣。」左航往窗戶外噴了一口煙。

沒等那邊蘇戰宇出聲,電話裡突然傳出一男一女巨大的呻吟聲,左航愣了一下樂了:「你看片兒呢?」

「……不是我,是那幫傻逼,」蘇戰宇有點尷尬,「我出去說。」

「行了,還說什麼,你知道我們公司在哪麼,拎東西過來等我下班。」

「那行吧。」蘇戰宇很快地掛掉了電話。

 

左航剛回到辦公室,心想著休息一會偷看半個電影等下班,結果屁股沒挨著椅子呢,老大腦袋伸出辦公室門來喊了一嗓子:「技術部三分鐘以後到會議室開會!」

左航把自己狠狠地砸進椅子裡,然後再站起來,跟著同事往會議室挪動。快下班的時候開會是老大的惡習之一,每個月都會發作那麼一兩次。

會議的內容也很簡單,就是個錯誤總結會,時間的長短根據錯誤的等級調整。

這次的會開的時間挺長,因為他們幫某個公司做的財務程式在跑了沒幾天之後就癲癇發作,害人家工資拖了一周才發下去。

等到老大手一揮終於結束會議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八點。

一幫人你爭我搶地擠進電梯,生怕走晚了被老大抓住加班。左航跟莊鵬摞著貼在電梯裡,旁邊一個女同事皺著眉說了一句:「唉,我兒子還等著我回去做飯呢!」

一聽這話左航心裡猛地一驚,想起來之前還讓蘇戰宇等著他下班,這都離下班時間兩小時了。

他趕緊掏出手機來看了一眼,居然沒有未接來電,這小子還沒到?

 

走到公司大廈樓下時,左航往大廳裡掃了一眼,沙發上靠著個人,戴著頂棒球帽,帽簷拉得很低,遮掉了半張臉,一看就知道正睡得香,背包就那麼胡亂地扔在沙發旁邊的地上。

他拍拍莊鵬的肩:「你先走。」

莊鵬看了一眼四仰八叉在沙發上睡覺的人:「找你的啊?誰啊?」

「我表弟。」左航走過去在蘇戰宇腿上踢了一腳。

蘇戰宇猛地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行雲流水如同被捅了一刀似的動作嚇了左航一跳:「你是睡著了還是沒睡啊!」

「這麼一腳豬都醒了。」蘇戰宇抬了抬帽簷衝左航一樂,從地上拎起背包甩到背上。

「我們下班的時候臨時開會,」左航帶著些歉意地領著蘇戰宇往停車場走,「我沒注意時間,你怎麼也沒給我打個電話?」

「我等了一會兒就睡著了,」蘇戰宇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直接睡到剛才你踢我。」

 

上了車蘇戰宇把帽子摘了,左航看了他一眼,覺得跟昨天晚上看到的有點不一樣,但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哪兒不一樣了,腦子裡還一個勁往小時候狗蛋兒身上翻找。

「我頭髮剃了,傷口不好處理。」蘇戰宇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指了指自己腦袋上的紗布。

「哦。」左航這才發現他剃了個接近光頭的髮型,都能看見短短的頭髮茬下面的青皮了。

 

蘇戰宇話不算多,左航跟不熟的人話更少,這位雖然是他表弟,但中間這些年的空白實在讓他找不出更多的話可說,一路上大半時間倆人都沉默著。

左航把車開進社區的時候,蘇戰宇放下車窗,盯著路邊公車站的站牌看了一眼:「還成,有車直接到。」

「這邊交通挺方便的,到你們學校應該有不少車,」說完這話左航才突然想起來一個事,差點不好意思開口,「你哪個學校啊?」

「師大。」蘇戰宇轉過頭看了看他,「大姑沒跟你說過麼?」

這話問的,讓左航更不好意思了:「我大半年沒回家了,公司事兒太多。」

「難怪我每次去看大姑,她都拉著我一說說一宿……」蘇戰宇笑了笑。

左航沒出聲,他可算知道蘇戰宇在老媽那裡親兒子的待遇是怎麼混出來的了。。

不過,蘇戰宇居然能考上師大,這也出了他的意料,他記得小時候狗蛋除了爬樹翻牆鑽後山老林子之外就不幹別的了,放假都沒見他寫過作業,就這還能上了師大?

 

到了家準備進門的時候,左航握著門把回過頭:「那什麼,我屋裡有點亂。」

「沒事兒,我屋就沒整齊過。」蘇戰宇很無所謂地揮揮手。

「那就行。」左航推開門進了屋。

蘇戰宇儘管有了思想準備,在進屋的那一瞬間還是愣了一下,在長輩們口中如同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下凡一般的傑出青年左航,屋子亂得跟剛被打劫過的一樣。客廳桌子上一溜好幾個泡麵碗,沙發上扔的全是衣服,地上的鞋也都踢得東一隻西一隻,牆角還放著一溜啞鈴。

「哥,你工作很忙吧。」蘇戰宇猶豫了一下,措詞相當慎重委婉。

「不忙也這樣,」左航把沙發上的衣服都推到一邊,他每天都換衣服,一周才洗一次,省時省力,「收拾屋子會嗎?」

蘇戰宇明顯愣了一下,但還是很快回答:「行,我明天上午幫你收拾,沒課。」

「誰讓你幫我收拾了,」左航有點想笑,這小子還跟小時候似的有點傻,「我讓你收拾一下那個屋,你住那間。」

 

蘇戰宇在廚房裡搓抹布,左航站在旁邊燒水,準備煮麵,確切地說,是燒水泡麵。他日子過得不太有規律,熬夜加班是常事,趕上偵錯工具的時候再出點問題,或者是接了私活,連軸轉上幾天也不奇怪,所以速食麵是他賴以生存最簡便的方式,燒水、泡,連碗都不用洗,一扔完事。

左航給蘇戰宇解釋這些的時候,他沉默了一會,拍拍左航的肩:「哥,你就直接說你不會做飯就行了,不丟人。」

左航讓他噎得一時沒話可說,從小到大,老媽太勤勞,他的確是不會做飯,只好揮揮手:「你收拾屋子去,今兒晚上還睡不睡了?」

 

蘇戰宇嘿嘿笑了一下,甩著抹布走開了。

沒過兩分鐘,那間臥室裡突然傳來一聲巨響,還伴隨著木頭裂開的劈啪聲,接著就聽到蘇戰宇悲憤的聲音:「我日他娘個腿啊!」

「你拆房子呢?」左航關了火一溜小跑衝進臥室裡。

蘇戰宇正屁股朝上一個大字趴在床上,床的狀態很驚悚,中間陷下去了老大一塊,下面的架子斷成了三截。

「我就想擦擦墊子,」蘇戰宇小心地從床上爬下來,每移動一次,床都發出慘叫,仿佛下一秒就會完全碎裂,「才剛上來,還沒動呢它就塌了,太慘無人道了……」

左航有點無語,這床之前同租的人睡了快一年都好好的,怎麼面對蘇戰宇就成了這德性,他斜眼兒打量了一下蘇戰宇:「您多少斤啊?」

「哥,這跟我多重沒關係,我就是四百斤砸上去它也不應該犧牲,」蘇戰宇的語氣很沉痛,「這跟這床之前受了什麼虐待有關係,這哥們兒帶姑娘回來折騰得有一定水準啊。」

左航很無奈,沒心情跟他解釋那哥們兒是個清心寡欲的博士後研究員,連片兒都不看,每天泡在實驗室裡,對速食麵的熱愛程度甩他兩條街,見了姑娘連正眼都沒給。一開始左航曾經懷疑過他性取向有問題,後來慢慢發現沒準兒是他性功能有問題,弄得他每次帶女朋友回來都覺得特對不起人家。

 

總之,床塌了是沒法睡了,客廳裡那張沙發他自己睡著腿都得伸出去老長,蘇戰宇比他還高點,最後他只能指了指自己臥室:「明天去買床,今兒晚上睡我屋。」

左航說這話的時候很不情願,他那屋雖然是張雙人床,但這麼熱的天跟個大老爺們兒擠在一塊實在沒意思。蘇戰宇卻無所謂,直接就撲到了床上蹦了幾下:「哥你這床比那屋的床舒服。」

「你輕點!」左航打開櫃子拿出個枕頭砸到床上,「別再把我的床給整殘疾了。」

「哥,你平時帶女朋友回來麼?」蘇戰宇跳下床把身上衣服一扒,抱著枕頭又倒回床上,看著他。

「不經常。」左航看著蘇戰宇光著的上身,小時候瘦猴兒似的身材已經消失,現在的蘇戰宇一身緊實勻稱的肌肉讓左航有些驚訝,他跟莊鵬倆人每週都有三天在健身房裡汗如雨下,折騰得莊鵬都便秘了也沒達到蘇戰宇這樣的效果。

蘇戰宇翻了個身,腦袋枕著胳膊:「那你帶女朋友回家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待學校裡就行。」

「你不用操心這個。」左航關上櫃門,轉身進廚房泡麵。

蘇戰宇這話不說還好,一說他就不得勁兒。

董歡已經快半個月沒跟他聯繫過了,這女朋友就跟擺設似的,談了快一年戀愛,倆人處得就像革命同志。約會多半都是去書店,偶爾上他這來,在關燈辦事之前,一般狀態都是董歡看她的通信專業書,他在邊上玩遊戲。

時間長了,他都覺得倆人的前戲就是看書和玩遊戲,想想都擔心落下後遺症。

 

「以後我有空了做飯吧,」蘇戰宇捧著泡麵碗吃了兩口,一臉痛苦,「這東西吃多了以後死了直接放家裡一供就行,都不用做防腐處理。」

「吃東西呢,你噁心不噁心。」左航舉著泡麵回了客廳,用膝蓋頂了一下電視機開關,然後坐在沙發上的衣服堆裡看本地新聞,某賣淫窩點被成功搗毀,小姐臉上連碼都沒打,相當影響食欲,就這樣的還有人肯花錢受罪呢?

對於蘇戰宇要做飯的話,他聽了有點感慨,連這樣的愣小子都號稱能做飯,相比之下董歡的唯一優點大概就是能夠忍受跟他一塊吃速食麵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