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左航說不上來什麼感覺,就覺得這事兒特別不真實,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很有情緒地打包了一罐優酪乳,然後在董歡複雜的眼神注視下轉身走出了優酪乳店。

莊鵬跟在他身後,一連串罵了好幾個操。

董歡他見過,一塊吃過幾次飯。他一直覺得這姑娘雖說談不上特別有吸引力,但也湊合能夠得上工科普通美女形象,跟左航的關係屬於平平淡淡才是真那個層次的,沒想到這樣的姑娘居然也玩這套。

「操,真沒看出來。」莊鵬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左航,男人碰上這種事,什麼安慰的話都是扯蛋,得憋屈死。

「我回家了。」左航喝了一口優酪乳,往健身房的停車場走。

「我也回家得了,正好趕上吃飯。」莊鵬被這麼一鬧,也沒心情去健什麼身了。

「你打車回,今兒不送你了,心情不好怕撞了。」左航頭也不回甩了一句。

「左兒,」莊鵬停下腳步,想了想,「你家有人麼?」

「我弟在家,」左航回了一句,背對著他揮了揮手,「別緊張,為董歡我不至於。」

 

左航點了根煙在車上坐著,董歡那句前男友著實讓他有些受刺激,半個月沒見面,突然就一點預兆沒有地變成了前男友,還是當著現男友的面被告知的,這事兒上哪說理去。

他覺得自己手有點抖,沒急著開車,把那罐優酪乳慢慢喝完了,才拿出手機給蘇戰宇撥了個電話。既然不健身了,他打算帶蘇戰宇去樓下館子點倆菜吃,弟弟上他這住來了,頭頓飯吃的是速食麵,第二頓總不能還是速食麵。

「你在家待著呢?」左航聽到蘇戰宇那邊有電視的聲音。

「嗯。」

「我今兒不健身了,你等我回去吧,一會出去吃點。」

「別啊,」蘇戰宇那邊傳來煤氣灶打火的聲音,「我這會兒正做飯呢,你回來差不多能做好了。」

左航愣了一下,這小子說做飯居然不是順嘴一說,是來真的了,他發動了車子:「我一會路過超市,還差什麼嗎?」

「什麼也不差,人回來就行,」蘇戰宇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手忙腳亂,「不跟你說了,糊鍋了。」

 

左航從電梯裡走出來的時候,正好碰上了樓上那位清秀文靜的姑娘,他立馬回憶起了昨兒晚上那銷魂的劃破夜空的呻吟,女人真是不能看表面。

在姑娘進電梯的一瞬間,左航忍不住吹了聲口哨,這不是他的本意,絕對不是,他一定是魔障了,他聽到那姑娘在電梯裡輕聲罵了一句:「神經病。」

他真是快神經病了,他談過的姑娘不少,但除去初戀,董歡是他第二個認真對待的女朋友,考慮過結婚的那種,儘管他倆的前戲是打遊戲和看書。

現在董歡用這樣的方式給了他重重一擊,他說不清自己心裡翻湧著的是什麼樣的滋味,總之掏鑰匙開門的時候他的手都還在抖,鑰匙對著鎖眼捅了幾下都沒進去。

「開門!」左航抬腳往門上踢了一下。

裡面傳來腳步聲,蘇戰宇舉著鍋鏟給他開了門:「挺快啊,差最後一個菜,等著。」

 

左航坐在已經被蘇戰宇收拾利索了的桌子邊上看著他在廚房裡忙碌的背影,以前他經常有這樣的想像,自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廚房裡有個忙著做飯的身影,屋裡彌漫著菜香。

現在看著變得整齊乾淨的房間,廚房裡這個背影雖然是個看起來不怎麼太著調的男人,但心裡還是有些暖意,至少不用吃速食麵了不是,這些菜聞起來也都是正常的飯菜香味,應該不會像他自己做的那樣特別有秒殺的能力。

但緊隨著這份暖意而來的是難以忍受的刺痛。

左航輕輕搖搖頭,強迫自己停止對這件事的進一步思考。

 

「幹嘛非得自己做,不想吃速食麵出去吃就行了。」左航看著桌上的三菜一湯,隨便夾了一筷子放進嘴裡,色香味居然都算得上是不錯。

「哥,這你不懂,」蘇戰宇在他對面撐著桌子,很是滿意地看著桌上的菜,「人這輩子有兩件事不能湊合,一個是感情,一個是吃飯。」

「這倆挨得著麼。」一聽到感情倆字,左航心裡抽了一下,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他站起來轉身去開了電視。

「我買啤酒了,喝點吧?」蘇戰宇打開冰箱。

左航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啤酒罐子,掏出錢包扔過去:「喝白的,去買。」

蘇戰宇接住錢包,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左航轉開臉,祈禱蘇戰宇千萬不要問為什麼。

「二鍋頭?」蘇戰宇把錢包扔到桌上,往門口走。

「悶倒驢。」左航回到桌邊坐下。

蘇戰宇關門出去之後,他趴到了桌上,真他媽操蛋!他拿出手機,把董歡以前發過來的訊息連同她的號碼一塊都刪掉了,心裡卻依舊不好受,這種憋屈的感受不光是失戀可以概括的。

他狠狠地在桌子下面踹了一腳,對面的椅子被踹飛了出去,倒在地上。

 

蘇戰宇拿著兩瓶一斤裝的悶倒驢回來的時候,看著倒在地上的椅子笑了笑,把酒放在左航面前,過去拎起椅子放好坐在了他對面:「練著呢?無影腳麼。」

「就兩瓶?」左航看了看面前的酒。

「你喝,」蘇戰宇站起來拿過瓶子往他杯子裡倒酒,「我喝啤酒,明天要訓練。」

左航沒出聲,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六十七度的悶倒驢夠勁兒,順著嗓子眼一路燒到胃裡:「沒看出來你真會做菜呢。」

「你沒看出來的多了,以後慢慢看。」蘇戰宇笑笑,拿過一罐啤酒仰著脖子灌了一大口。

左航悶頭喝酒,菜雖然味道不錯,他卻實在沒什麼心情吃,蘇戰宇也不說話,在對面沉默地吃著,時不時瞄一眼電視,跟著傻樂兩聲。

左航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很明顯地不對勁,挺擔心蘇戰宇會問他怎麼了,這種事他寧可憋死,也不願意說出來給一個比自己小五六歲的傻小子聽。但蘇戰宇始終沒有問他,只是看電視吃飯,時不時拿著啤酒罐子在他杯子上碰一下。

這種沉默的只有電視聲的氛圍很適合喝悶酒,左航沒吃幾口菜就喝完了一瓶,眼前有些飄金花,伸手準備拿另一瓶的時候,被蘇戰宇一把按住了。

 

「你喝太猛了,」蘇戰宇估計是看出了他就不到一斤的量,把另外那瓶酒放到了自己身邊的地板上,「這麼喝下去明天早上一準兒得頭疼,到時悔死你。」

「沒事,拿來。」左航抽出手,他就是鬱悶,喝暈了往床上一倒什麼也不想最好,頭疼不頭疼的明天再說,這時候誰還管那個。

「一會再喝吧,先吃點菜,我折騰一小時做的呢。」蘇戰宇往他碗裡夾了點菜,沒有給他拿酒的意思。

「別廢話行不行,」左航拍了一下桌子,這會他基本上踩在喝大發的那條線上了,說話有些不受控制,「管的真他媽多。」

蘇戰宇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彎腰拿起了那瓶酒走進了廚房,左航有些暈乎乎地看著他,不知道他這是要幹嘛,沒等想明白了,廚房裡傳來了玻璃碎裂的聲音,把左航嚇了一跳。

蘇戰宇直接把那瓶酒砸在了流理台裡。

左航一下從椅子上蹦了起來:「蘇戰宇我操你大爺!」

「去操。」蘇戰宇轉身走出來,抱著胳膊靠在門框上,「我大爺你認識。」

左航指了指他,氣得一時半會不知道說什麼好,壓著心裡想要拿椅子往他臉上掄過去的衝動,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哥,有什麼事也不能折騰自己,不划算,」蘇戰宇坐回桌子旁邊,拿起筷子開始慢慢吃菜,「折騰再狠也沒人知道。」

左航盯著蘇戰宇,琢磨找個什麼玩意兒往他臉上呼一下才解氣,看了一圈,發現沙發旁邊靠著放了一根球桿,應該是蘇戰宇的冰球桿,就你了。

 

他剛往沙發那邊邁了一步,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

「好!」蘇戰宇聽到這鈴聲,愣了一下,接著就沒心沒肺地叫了一聲好,左航被他這一嗓子鬧得瞬間以為置身戲園子裡了。

「傻逼,」左航罵了一句,掏出手機,迷迷糊糊地半天才看清是個沒有存過的號碼,有些眼熟,但想不起來是誰了,他猶豫了一下接了電話,「哪位?」

「……董歡。」那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左航感覺自己呼吸停頓了能有一分鐘,都快背過氣兒去了才冷冷地回了一句:「什麼事。」

「有些事我想還是跟你解釋一下比較好。」董歡說話帶著很重的鼻音,似乎是哭過。

「寶貝兒,你跟前男友還有什麼可解釋的,就這麼著吧。」左航坐到椅子上,想找煙但發現口袋是空的。

蘇戰宇從自己身上摸了根煙點上,遞到他面前,他偏過頭叼上,電話裡董歡開始低聲哭泣:「對不起,左航,我真的……對不起你。」

 

「知道了,」左航皺皺眉,他不能聽姑娘哭,但董歡的哭聲卻讓他莫名其妙地心煩意亂,就好像現在對不起誰的是他,「你現在說這些多可樂啊,你說完了是不是還得我說一句沒關係啊?」

「我跟你在一起快一年了吧,」董歡抽泣著繼續說,就跟沒聽到左航的話似的,「你對我真的挺好的,可這不是我想要的那種愛情,我覺得我們倆在一起實在是太沒有激情了,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覺得自己每天都是輕鬆快樂的……」

左航聽了這話都快氣笑了,他打斷董歡:「您真逗,約會拉著我上圖書館的是你吧?到我家過夜來還帶著本《信號與系統》一看看一晚上的是你吧?你想玩激情你裝什麼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呢!我他媽讓你誤導了大半年以為你就這麼清心寡欲連做愛都不好意思多做了,我讓哪兒哭去啊!」

「左航你個混蛋!」董歡大概是讓左航這一通給說懵了,愣了一會才提高聲音大聲罵了一句。

「那你還跟個混蛋廢什麼話?」左航說完這句也不等董歡有反應,直接把手機電池給摳了出來,往桌上一砸,「激情你奶奶!」

電池在桌上彈了一下,蹦進了桌上的湯盆兒裡。

 

蘇戰宇一直坐在邊兒上抽煙,這會趕緊跳起來把電池從湯裡撈出來,抽了兩張衛生紙擦著。

左航大概是不解氣,一揮手把手機也往桌上砸了過來。蘇戰宇一邊擦電池一邊盯著他的手,估摸著他氣急了得來這手,所以在手機砸到桌上之前,伸手一撈給接住了:「要不你砸我吧,我比手機結實。」

左航沒顧得上理他,胃裡打從剛才接了董歡電話就一直在翻騰,這會兒動作大了,翻騰得更是風聲水起。

「邊兒去!」左航推了蘇戰宇一把,衝進了廁所,對著馬桶就跪了下去,跟見了皇上似的,抱著皇上的腿就吐上了,真對不住皇上。

胃裡那種難受勁兒簡直沒法提,就覺得有誰拿著個船槳在裡頭攪和,他整個人一個勁發軟,捧著馬桶圈吐得眼淚都下來了。

最關鍵的是,現在酒勁都上來了,他暈得天旋地轉,老有往馬桶裡一腦袋紮下去的衝動。

「喝點水。」蘇戰宇不知道什麼時候跟進來的,扳著他的肩把一杯水遞到了他眼前。

他全身沒勁兒,接過杯子直接往地上一坐,靠在蘇戰宇腿上就動不了了,但理智還沒完全消散,他知道這會兒廁所裡不定有多噁心呢,這種丟人現眼的場面不想讓蘇戰宇多看,他把杯子往地上一放:「你出去。」

 

蘇戰宇也不說話,往後退了一步,左航後背一下空了,人又使不上勁,直接躺到了地上。

「看到沒,我出去你就得躺下,」蘇戰宇蹲下扶著他坐好,「吐完了沒?」

「嗯。」左航暈得厲害,閉著眼不敢眼開,一睜眼就跟著廁所一塊兒跟坐雲霄飛車似的翻。

蘇戰宇拿過一條毛巾給他擦了擦臉,然後從他身後一摟,半拖著把他從廁所拖到了客廳裡,左航感覺自己的狀態就跟屍體差不多,他有點不得勁兒,迷迷糊糊地嘟囔:「你丫非得拖著我走麼……」

「今天跑了十公里,要抱你一準兒得給你砸地上。」蘇戰宇笑了笑,又把他拖進了臥室。

被蘇戰宇放到床上之後,左航才感覺稍微好受點,但還是暈,特別剛才吐過之後,胃裡難受得不行。蘇戰宇手腳麻利地脫掉了他的衣服,然後是褲子,末了還在順著他肚子一路摸到腿上:「哥,身材不錯。」

「臭不要臉的。」左航迷迷瞪瞪地罵了一句。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