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蘇戰宇的同學和隊友都已經去了KTV,雖說之前左航已經安排好了,但這個時候作為主角的蘇戰宇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左航還是有些意外。

「要幹嘛?」左航看著他,蘇戰宇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就好像他剛才說的是哥我去上廁所。

「我要去通元橋。」蘇戰宇低頭看了看手機。

「去幹嘛?」通元橋離這兒開車得半個小時,左航摸出煙來點上,「你剛接的什麼人的電話,你到底有什麼事?」

「有人要投江自盡,我回來再跟你說行麼?」

「什麼!」左航喊了一聲,因為了喝了點酒,聲音沒把持住,喊得有點嘹亮,他趕緊壓低,「你到底惹什麼麻煩了?」

「車借我,我去看看。」蘇戰宇說完就往他身上摸。

「別瞎摸,」左航推開他,「你開個蛋啊,你有駕照麼?」

「沒有。」

「無證駕駛,還酒駕,你玩什麼呢。」

蘇戰宇往四周看了看,居然沒有計程車,他有點著急:「你有駕照吧,你開,哥我求你了,我不知道那小子能幹出什麼來。」

左航瞪著蘇戰宇看了足有五分鐘,最後一咬牙:「操,我是不是該著你的了。」

 

左航一直是個遵紀守法的好青年,但今天卻被逼得酒駕,他斜眼看看抱著球桿坐在他身邊不知道想什麼蘇戰宇:「這人是那天晚上跟你打電話打了兩小時那位吧?」

「嗯。」蘇戰宇看著窗外。

「一會你必須給我把事兒說清楚了。」

「好。」

左航還想說什麼,想了半天又覺得無話可說。

 

通元橋不是交通要道,到了晚上就沒什麼人了,左航把車開上橋,遠遠就看到橋欄杆上坐著個人。

「我靠,這是要幹什麼?」左航在離那人幾米遠的地方停了車。

「你別下車,」蘇戰宇開門跳了下去,「車燈關了。」

左航關掉大燈,坐在車裡看著坐在欄杆上的人,看上去跟蘇戰宇差不多年紀,有點瘦,長得很清秀,左航瞇縫了一下眼,一個男人以這樣的騎著欄杆的造型等著另一個男人,讓他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彆扭。

 

「你還是來了啊。」那人晃了晃腿。

「你他媽就是有病,」蘇戰宇離著他兩米遠站著沒再繼續往前走,「說吧,要幹嘛。」

「為什麼不理我了?」

「您真逗,我還不能不理你了啊!」蘇戰宇有點兒上火,本來他是有點擔心出事,可現在看這架式,這小子要跳了才是怪事兒了,他覺得自己被耍了。

「還是擔心我吧,要不為什麼馬上趕過來了。」那人笑笑。

「是不是感覺挺美的,」蘇戰宇回頭看了一眼還坐在車裡的左航,他不太願意讓左航知道這事,但左航看起來還挺平靜,叼著煙胳膊撐著車窗一臉看熱鬧的樣子,「我跟你說,趙辰西,這種傻逼事我也就幹這一回,你愛跳不跳,下回再打算跳不用特意跟我說了,老子沒興趣圍觀!」

「你非得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麼!」趙辰西突然提高了聲音,嗓子都有點兒破音了,「我到底哪兒惹你了你見了我跟仇人似的!」

「你以後別總找我就行,我謝謝你了,英雄,」蘇戰宇衝他抱了抱拳,轉身往車上走,「您這樣我真吃不消。」

「蘇戰宇!」趙辰西喊了一聲,突然把一條腿放到了欄杆外邊,「你給我站住!」

 

左航一看到他把腿撂欄杆外邊兒的時候嚇了一跳,酒全醒了,開了車門就準備下車。這橋倒是不算高,可下邊兒的水很急,要真出溜下去了,不會游泳的人死個一次兩次的沒問題。

「你倒底要幹嘛!」蘇戰宇怒了,他跟趙辰西這點兒破事磨磨嘰嘰折騰了有一個多月,實在是到頂了。

「你態度好點行不行?」左航壓低聲音,雖然他對一個男人大晚上說要投河,到了現場卻發現這人可能只是擺個POSE這事兒也挺窩火,但他還是擔心蘇戰宇這態度,不想跳的人都能給他刺激跳了。

「你甭管了。」蘇戰宇連頭都沒回。

「你就為這人跟我分手的吧!」趙辰西掃了一眼站在車門後邊兒的左航。

左航一下愣住了,他有一瞬間覺得自己不是幻聽了就是幻視了,合著這是倆男人鬧分手鬧到要投河自盡?

「分你大爺!」蘇戰宇氣得話都快說不利索了,「分手?老子什麼時候跟你丫拉過手啊!」

「都上過床了還不算麼!」

左航嘴裡叼著的煙什麼時候掉的他都不知道,盯著蘇戰宇的後背,腦子轉速似乎有些不夠。

 

蘇戰宇知道趙辰西有時候說話沒個把門兒的,但實在沒想到他能竄出這麼一句來,差點氣笑了,指著趙辰西半天才說了一句:「咱倆什麼時候上過床?」

「用手也算。」趙辰西把另一條腿也搭了出去,挑釁似地看著他。

「跟我用手擼過的多了去了,我還摸過我哥呢!這要都算,我他媽得有多少個伴兒啊,」蘇戰宇火竄了上來,也顧不上左航就在他身後站著,「趙大哥,講點理行不行,你都他媽要死的人了!」

「在我這兒就算,」趙辰西也指著蘇戰宇,「你還穿著我買給你的內褲呢,你不跟我一塊你幹嘛穿啊!混蛋!」

「操!你不把我內褲都給我扔了我能穿麼,你等著!」蘇戰宇一點不帶猶豫地開始脫褲子,「我現在還給你!」

「你幹嘛?」左航覺得自己實在不能再這麼站一邊看了,上去拉住蘇戰宇的胳膊,「你倆這是比賽抽瘋境界呢吧?有完沒完了還!」

「哥你別管,今兒這事兒非解決不可,」蘇戰宇說完這句就把穿著的牛仔褲給脫了下去,沒等左航再拉他,一把拽下了內褲,狠狠地往趙辰西面前扔了過去,「還想怎麼著你說!」

「蘇戰宇你夠狠,」趙辰西看著他,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今兒你就看著我從這……」

「不用!」蘇戰宇打斷了他的話,「今兒算我還你的!」

蘇戰宇沒等左航反應過來,衝到了橋欄杆邊,直接一翻就跳了下去。

 

趙辰西和左航都被他這動作給嚇愣了,直到橋下的水面發出了巨大的水聲,左航才猛地回過神來跑過去扒著欄杆往下看:「蘇戰宇!」

水面上冒出了一個腦袋,揚著頭應了一聲:「沒死。」

「你丫有病!」左航打從一開始他就覺得這整個事兒都莫名其妙,憋了半天總算是得著了個發洩的機會,「你他媽怎麼沒摔死!你最好別上來,你敢上來老子就敢幹死你個傻逼!」

「沒用,他不怕罵,」趙辰西坐在一邊輕聲說,「吃軟不吃硬。」

他不說話左航都忘了邊兒上還有個人了,這會一聽到趙辰西開口,想起來今兒晚上這事都是這小子整出來的,他壓著火:「你先下來。」

「沒事,我沒打算跳,我是沒想到他能跳。」

「你說什麼?」左航覺得自己太陽穴一下下蹦著。

「我說……」

「你他媽給老子下去!」左航沒等趙辰西說完,一巴掌拍在了他後背上,狠狠一推。

趙辰西後半句話被一聲驚叫取而代之,他在空中都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左航一把推下了欄杆,摔進了河裡。

 

左航把趙辰西推下河之後,怒火總算是退了點兒,突然有點後怕,別給這小子淹死了。他靠在欄杆上往下看,準備情況不對就跳下去救人,沒成想趙辰西撲騰了兩下居然開始往岸邊遊。

丫會游泳!操,會游泳的人投你大爺的河!

剛就應該給他腿上墜塊石頭再扔下去!

左航回到車裡,關上車門,他覺得自己有點激動,但激動什麼他不知道,是因為剛把人推下河爽了一把發現人家會游泳,還是因為他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知道了蘇戰宇居然跟個男人有這種扯不清的關係?

蘇戰宇這生日過得真帶勁兒,他點了根煙叼著,這事二舅他們知不知道?

 

水裡的二位幾分鐘之後濕淋淋地從橋那邊爬了上來,一路滴著水走了過來。

趙辰西也不再說話,默默地站在車邊,蘇戰宇走到車前邊拿起扔在地上的牛仔褲準備穿,左航想看看他倆受沒受傷,也沒多想就伸手打開了大燈。

雪亮的燈光一下照亮了車前方,也照亮了蘇戰宇的屁股。

「我操,關上!」蘇戰宇皺著眉回頭喊了一聲。

左航關了大燈,莫名其妙地覺得有點想笑。

「上車,送你回學校,」蘇戰宇脫掉濕了的衣服,拉開副駕駛的門上了車,看了一眼趙辰西,「擰擰你衣服,別一會弄得到處是水。」

趙辰西脫掉了T恤擰了一下,挑釁似地看著蘇戰宇,伸手準備解皮帶,左航趕緊擺了擺手:「上車吧,別脫了。」

路上蘇戰宇接了個電話,KTV裡的那幫小子唱了一個小時了才發現主角還沒到,打了電話過來問,蘇戰宇看了左航一眼:「你們先唱著,我哥喝大了,我陪他吐一會。」

左航把車停在師大門口,趙辰西下了車,又轉身問了一句:「這是你哥啊?」

「是誰都跟你沒關係,」蘇戰宇沒好氣兒地回答,「你再折騰別給我打電話了,今兒晚上咱倆的事就算完了,你下回再投河上吊的麻利兒地去。」

趙辰西笑了笑沒說話,轉身往學校裡走了。

 

左航沒發動車子,坐在座上看著前面的路,他已經比剛才平靜多了,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必須得說點什麼,但想了半天也開不了口。

「回去唱歌去吧。」蘇戰宇把濕衣服拎到車窗外抖著。

「你什麼時候摸過我?」左航想起來剛才讓他浪費了半根煙的這句話。

「奶奶走的時候你不是回來幾天麼,就那會兒,」蘇戰宇猶豫了一下,「那天你在家喝高了我給你脫衣服的時候也摸了,你不還說我流氓麼。」

左航胳膊撐著方向盤按了按額角,這個開頭不怎麼地,他差點順著話就問你是怎麼摸的。沉默了一會,他才重新找到了重點:「你真喜歡男人?」

「嗯。」蘇戰宇很乾脆,他本來不想讓左航知道這事,但今天這麼一鬧,瞞也瞞不住了。

「哦,」左航發動了車子,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可說的,只是覺得實在有些沒想到,最後想了想還是補充了一句,「那個趙辰西……」

「高我一屆,我剛到學校的時候宿舍不夠,住在他們宿舍來著,」蘇戰宇想了想,「我跟他真沒什麼,就有一天喝了點酒,他上我床給我弄……」

左航沒扛住嗆了口煙,咳了好一會。

「我當時有點迷糊,就沒攔著,」蘇戰宇等左航咳完了才繼續接著解釋,「然後我就睡著了,就這事兒,這小子就沒完了,生說我跟他好了,你說我冤不冤。」

「我得說你冤死了麼,」左航把煙頭彈出窗外,「這事我二舅他們知道嗎?」

「趙辰西的事?」蘇戰宇的手一直在窗外拎著他的衣服,跟拎著面旗子似的,「這破事有什麼好說的。」

「我說你喜歡男人的事。」左航斜了他一眼。

「不知道,知道了估計我就得死。」蘇戰宇嘿嘿笑了一聲,眼神裡卻有些跟笑聲不同的東西。

「這事按理說是你私事,我管不著,」左航皺皺眉,「但你自己心裡得有點數,別再搞出這種事兒來了,這一晚上鬧得亂七八糟的。」

「嗯,」蘇戰宇應了一聲,「哥,謝謝。」

左航想說不客氣,又覺得這事兒說不著,想說這是我應該做的,這更扯蛋,最後他選擇了不出聲。

 

倆人進了KTV包廂,裡邊兒鬼哭狼嚎正熱鬧,看到左航進來,一幫人趕緊閉了嘴過來問左航有事沒事,對於光個膀子拎著衣服的蘇戰宇倒是沒怎麼在意,反正屋裡一堆人還穿著上衣的也沒幾個了。

左航倒到沙發上,本來就挺鬧心,這音樂聲嘭嘭嘭地震得他腦漿子都快濺出來了,等到唱歌的人一開口,跟被人踩斷了尾巴似的炸得左航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

「哥,」蘇戰宇的心情似乎沒怎麼被之前的事兒影響,往左航身邊一窩,摟著他的肩湊到他耳邊喊,「一會聽我唱!」

蘇戰宇帶著淡淡酒味的呼吸掃到左航的脖子上,有些暖暖癢癢的感覺,左航下意識地推了他一把,坐直了身體。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