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左航早上被嚴謹的生物鐘折騰著還是跟平時一樣的時間醒了過來,躺在床上想再睡會回籠覺,但尿憋得厲害,只得萬般不情願地起來去廁所。

等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已然神清氣爽睡意全無,他拉開冰箱拿出一盒果汁隨便喝了兩口,發現蘇戰宇似乎不在屋裡。

今天是周日,作為新一代的大學生,蘇戰宇難道不應該在沙發上睡到天荒地老才對麼?

左航在屋裡轉了一圈,確定蘇戰宇同學的確出門了,因為給他買的那根桿子也跟他一樣不在屋裡。

他拿出手機撥了蘇戰宇的號碼,這好像是他第一次打這個號碼,之前都是蘇戰宇給他打過來。

聽到第一句來電答鈴的時候他就覺得全身汗毛都立起來了,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

一直唱到火辣辣的歌謠是我們的期待,蘇戰宇才總算接了電話,聲音有點喘:「哥?」

「我靠,你用這來電答鈴人家得給你倒貼錢吧!」左航走回臥室裡穿衣服,他今天得去公司自覺自願地加班。

「悠悠的唱著最炫的民族風……」蘇戰宇唱了一句,嘿嘿樂了,「挺好的嘛,我專門挑的。」

「你一大早跑哪去了?」左航把話題拉回來,他現在腦子裡全是這個調。

「學校,我們訓練呢。」

「那你訓吧,我晚點回,今天加班不知道弄到幾點。」

「等你吃飯麼?」

「不用了,你自己吃,我到點兒就餓,估計吃速食麵了。」

 

蘇戰宇掛掉電話在跑道邊發了一會呆,左航的語氣跟平時沒什麼不同,就好像昨天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這比他被左航板著臉訓斥一通更讓人難受,他鬧不明白左航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蘇戰宇!別偷懶!跑起來,訓練的時候誰讓你玩手機了!」陳教練離得老遠舉著個喇叭衝他喊,還順帶狠狠吹了幾聲哨子。

蘇戰宇把手機往包裡一扔,拔腿一陣狂奔,追上了前面正圍著操場轉圈跑的隊伍。

「哪個小娘子打來的啊,」跑在他前面的梁平回手戳了一下他的肚子,「居然敢冒死當著老陳的面兒接電話。」

「怕毛,大不了再跑五公里。」蘇戰宇滿不在乎地笑笑。

「那是,你都習慣了。」梁平樂了。這小子比蘇戰宇高一屆,是隊裡的主力,跟他關係很好,此人最大的特點就是對姑娘永遠充滿亢奮,方圓三百米之內所有的姑娘,無論美醜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蘇戰宇沒接梁平的話,他訓練有時候不是太專心,差不多每次都會被要求嚴格的老陳收拾,加跑個五公里什麼的是常事,好在他身體素質還成,一般都能挺過去,就是跑完了腿軟。

「哎,」跑在蘇戰宇身後的張廣哲突然小聲喊了一聲,「看臺上那個長頭髮的妞,是不是那天來問戰宇要號碼的那個啊,叫什麼來著?天天來啊,真執著。」

「湯曉,」梁平看都沒看就說出了姑娘的名字,「來了好一陣了,我們剛開始跑人家就坐那兒了,才看到啊。」

 

蘇戰宇一直沒留意看臺,這會才往那邊看了一眼,看到有幾個姑娘坐在看臺上,見到他轉頭,一個穿牛仔裙的姑娘立刻抬手朝他揮了揮,笑得很燦爛。

蘇戰宇沒回應,迅速扭臉盯著前面的跑道。這妞是隔壁外語學院的大一新生,前天還是大前天突然在他訓練結束之後過來問他要電話號碼,說交個朋友。

當時被隊裡的人一通起哄,蘇戰宇不想駁了人家姑娘的面子,把電話號碼給了她,但她一直也沒打,只是雷打不動天天過來看他們訓練。

「真挺漂亮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梁平一邊喘一邊還沒忘了評價一番,「戰宇你真不打算下手?」

「真會形容,您長了一臉鼻子,」蘇戰宇熱得難受,不願意多說話,這種天氣頂著太陽繞圈跑,沒幾圈就能讓人眼前蹦出小金花來,「你看上了你就上。」

「算了,這種妞如果不是倒貼上來的,不好泡。」梁平搖搖頭。

跑完步回到休息區,一幫人蹲在地上聽老陳訓練安排,他們都喜歡冰上訓練,但老陳大部分安排的都是體能訓練:「別一聽體能就歎氣,你技術再好,上場沒幾秒鐘就喘上了有屁用!換人都不夠換的!都給我打起精神來!」

「是——」

 

「那個小姑娘是不是找蘇戰宇的,天天來,」老陳看了一眼看臺上正抱著胳膊往這邊看的湯曉,「休息時間可以過去了。」

「……不是。」蘇戰宇坐在地上不想動,他過去個屁啊,是個帥哥他沒準兒能聊兩句,姑娘他是半點興趣也沒有。

「害羞了!」梁平帶頭起哄,休息時間也沒別的事可幹,正好湊個熱鬧,「去唄戰宇,人家天天來,多感人的場面啊!這還不過去太不人面子了。」

蘇戰宇不出聲,只管自己喝水,可最後扛不住這幫人連哄帶推的,動靜大得湯曉那邊都能聽清了,衝著這邊一直笑,他只得站了起來把瓶子往梁平身上一扔:「你們這幫操蛋玩意兒。」

他慢吞吞地晃了過去,翻過欄杆跳到了看臺上,湯曉身邊的幾個女生都笑得挺意味深長的,看得他心裡一陣發毛,離著湯曉還有兩層臺階就站下了:「你還真是一天不落啊,訓練有什麼好看的。」

「那得分是看誰訓練了,」湯曉笑了起來,低頭從包裡拿出一瓶包裝看上去很高端的水遞了過來,「喝這個吧,補充體能的。」

蘇戰宇接過水看了一眼,一堆英文,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喝了一口,一股木屑味兒,跟小時候老爸鋸木頭的味差不多,這要不是當著湯曉的面,他早直接吐地上了。

「謝謝,」他咬牙把木屑水吞了下去,「我們訓練強度也不是很大,喝這玩意兒浪費了。」

「你們什麼時候有冰上訓練啊,」湯曉從臺階上跳下來,站到他身邊,「特別想看你溜冰的樣子。」

湯曉個子很高挑,蘇戰宇目測了一下估計在一七五左右,其實這姑娘長相和身材都不錯,做女朋友絕對長臉,可惜他對姑娘從來都沒有動過心思。

「明天吧,看場地安排,你想看冰上訓練現在去冰球館也能看到,有別的隊在。」蘇戰宇捏了捏手裡的瓶子,隊裡那幫人都津津有味地瞅著這邊,他想快點結束談話。

 

「我說的是看你啊,」湯曉笑著看他,很大方,「你拿著桿子繞三角椎的時候帥得我都想尖叫。」

蘇戰宇沒說話,湯曉的話說得很直白,他也不想讓人家姑娘浪費時間在他身上,沉默了一會,他回手指了指球隊那幫看熱鬧的:「你看那邊那幫帥哥,你要想看繞三角椎,他們哪個都比我強,還有誰能入你眼的,我給你介紹。」

「喲,」湯曉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恢復了之前的笑容:「我就看上你了,怎麼辦?」

「那我也沒招,」蘇戰宇轉身往臺階下邊走,晃了晃手裡的木屑水瓶子,「這水謝謝了。」

「這算拒絕我了嗎?」湯曉在他身後追了一句。

「算。」

看著蘇戰宇頭也沒回地翻過欄杆走回了休息區,湯曉轉過身對一直坐在看臺上的幾個女生歎了口氣:「居然這麼乾脆,頭一回碰上這麼跩的。」

「比那些見了你就跟小綿羊似的男人強多了,」一個女生笑了笑,「放棄麼?」

「做普通朋友先吧,」湯曉聳聳肩,沒太所謂地從小包裡掏出個小相機對著蘇戰宇的背影按了幾下,「他也沒說不讓我看他訓練,對吧。」

 

「什麼!」訓練結束之後梁平跟蘇戰宇一塊去洗澡,聽說蘇戰宇把湯曉給拒絕了,驚訝得嘴都合不攏了,「你是有毛病呢還是有毛病啊!你是有毛病吧!那麼好的姑娘,你也開得了口拒絕人家?」

「哪麼好了?」蘇戰宇把上衣脫了搭在肩上隨口應了一聲,昨天晚上他基本沒睡,今天很累,他覺得自己腰都快挺不直了,蛙跳的時候差點沒撐住牙先著地。

「漂亮,身材好。」

「沒了?」

「你還想要什麼,我跟你說,」梁平摟著他的肩,半個身體的重量都壓到了他身上,「又漂亮身材又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樣的姑娘能對人主動太不容易了,而且主動得如此直白火辣。」

「我吃不消這樣的。」蘇戰宇推開梁平,站到蓮蓬頭下邊擰開了水。

梁平在他邊上的蓮蓬頭沖水,還念念叨叨覺得他有點太不給美女面子,拒絕得這麼沒有技巧。蘇戰宇沒說話,閉著眼手撐著牆,在拒絕姑娘這種事上,他一般不會有什麼技巧,速戰速決最好。

要說有什麼人能讓他費心去思考技巧問題,那也只有左航了。

一想到左航,他又有點鬱悶,左航若無其事的樣子讓他心裡總有幾分沒著沒落的。

「平哥,一會陪我去買張床吧。」他在梁平背上拍了拍。

 

左航快九點的時候終於走出了公司大樓,比他預計的時間晚了一個小時,莊鵬還在辦公室裡鏖戰,他是實在扛不住了,盯著各種程式碼的時候老覺得自己有點老年癡呆,下周沒準還得出個小差給人家上門服務去,他得回去先睡一覺。

他坐到車裡的時候眼前還有些發花,靠在車座上閉了一會眼睛。肚子好像有點餓,但因為之前已經吃過速食麵,所以饑餓感不是很明確,他不知道這是真餓了還是習慣性地覺得應該餓了。

不過等他開車回到家,打開房門,聞到屋裡一陣菜香的時候,他確定是真餓了。

桌上放著個鍋,他過去揭開鍋蓋,一陣紅燒肉的濃香飄了出來,他伸手捏了一塊放到嘴裡,不錯!

「給你留的,吃麼?」蘇戰宇頂著一腦門汗從空著的那間臥室裡跑出來。

「嗯,手藝不錯,」左航往那屋裡看了一眼,發現之前塌掉的床已經被換掉了,他愣了一下,「你幹嘛呢?」

「買了張床,」蘇戰宇笑笑,靠在門框上,「不能總擠你屋裡啊。」

左航走進廚房裡拿碗筷,出來的時候才說了一句:「那屋沒空調,熱。」

「沒事,宿舍也沒空調,一樣睡,我買了個電扇,夠用了。」

「折騰。」左航沒再說別的,盛了飯坐下開始吃,現在就算他讓蘇戰宇去他屋睡,估計這小子打死也不會同意。

明天去買個空調裝上吧。

 

吃完飯左航剛一放筷子,一直在邊兒上看電視的蘇戰宇就站了起來,很順手地拿走碗筷走進了廚房,左航趕緊跳起來:「我洗我洗。」

「我洗得了,閒著也是閒著,」蘇戰宇開了水,又回頭看了他一眼,「要不你早點睡吧,臉色真差,跟見了鬼似的。」

「至於麼,」左航進了浴室對著鏡子研究了一下自己的臉,「昨兒晚上……」

這話說了一半被左航咬住吞了回去,他本來不想再提昨天的事,怕蘇戰宇難堪,但扛不住累糊塗了總順嘴往外吐嚕。

「我去躺一會。」他胡亂往臉上潑了點水,也沒再看還站在廚房裡的蘇戰宇,直接回了臥室。

 

蘇戰宇把碗筷放好,手撐著碗櫃門想了一會,走出了廚房。在客廳裡抽了一根煙之後,他看了一眼左航開著的臥室門:「哥,你睡著了嗎?」

「沒,還在烙餅。」左航在屋裡應了一聲。

他站了起來,走進了臥室,看著把腿搭在窗臺上玩手機的左航,猶豫了一會:「哥,要不這樣,你罵我一頓吧,這麼著我憋得實在難受。」

「嗯?」左航放下手機坐了起來,有點沒弄明白他的意思。

「昨天的事兒我知道你不提是給我留面子呢,」蘇戰宇在電腦桌旁邊坐下,「可是你這樣真不如罵我一頓,我不怕你罵我,我就怕你總這麼避著。」

「我想想,」左航笑了笑,這小子從小就愣了巴嘰的,到現在也沒變,「……其實我不知道該罵你什麼,我本來也沒火。」

「那就說說你那些欲言又止的內容。」

左航靠到床頭想了想:「你喜歡男人這事我不管,我也管不著,可你不能總對著我來是不是,我也會想那些事,但我不會見個女人就想動手,何況我是你哥,不是別人。」

蘇戰宇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手指在桌上輕輕敲了兩下:「我注意,但你別躲我。」

「躲你幹蛋,怕你麼?」左航躺回床上,「現在躲來躲去的不是你麼。」

蘇戰宇沒出聲,站起來回了客廳繼續看電視。

躲?他才不會躲,他只是得防著自己真控制不住會來硬的。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