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跟你說個事,」莊鵬躺在臥推架上,氣喘吁吁地邊推槓鈴邊說,「你要聽麼。」

左航站在邊上扶著槓:「放下再說,一會砸你個半身不遂。」

「靠,你說這才幾天沒來,感覺之前跟白練了似的,這麼費勁。」莊鵬慢慢把槓鈴放回架子上,坐起來擦汗。

「你不一直都很費勁麼。」左航笑笑,在莊鵬腰上按了按,全是軟乎乎的肉,他倆一塊練了大半年了,莊鵬這虛胖的體格始終沒什麼變化,據說是他媳婦做飯手藝太超凡脫俗,他怎麼練都追不上脂肪增長的速度。

左航想起了蘇戰宇,下意識地往自己腰上按了按,還好。

這小子手藝也不錯,每天換著花樣做晚飯,一星期不帶重樣兒的,老媽一提蘇戰宇會做飯的事就會沒完沒了地感歎,覺得二舅他們有福氣。

「我跟你說,前天晚上我跟媳婦兒去看電影,」莊鵬活動了一下胳膊,「看到董歡和那個老男人了。」

左航掃了他一眼:「那人也不是太老。」

「我管他老不老呢,」莊鵬對於左航平靜的反應有些拿不準,「他倆吵架呢,吵得很凶,我感覺要董歡是男的,他倆能打起來。」

「你就直說你告訴我這事是為什麼吧,」左航靠到身後的牆上,他不能說已經完全把董歡給他的打擊都放下了,但也不打算再研究她跟那個現任男友的事,「是讓我看準機會跟她復合還是怎麼著。」

「都不是,」莊鵬笑了起來,揮了揮手裡的毛巾,「我就想看看你對董歡還有想法沒有,要是沒了,重點在後邊兒,還聽不?」

「說吧。」

「給你介紹個姑娘。」

「靠,」左航樂了,「你改行幹這個了。」

「說真的,我媳婦兒她們單位新分來的小姑娘,我給你看看照片,」莊鵬往身上摸了一下想起來手機在更衣室櫃子裡了,「一會給你看,我覺著不錯,挺活潑的,我媳婦兒也覺得跟你挺合適。」

「這事先別給我操心吧,我就算不想著董歡的事了,也不能立馬投入下一次戰鬥啊,」左航拍拍他,「謝了。」

「我的意思是你倆先認識認識,主要是這姑娘真挺不錯,先占個位置,晚了就沒了。」

左航讓莊鵬這話給說樂了,他現在的確沒什麼心情再跟姑娘交往,但也不想駁了莊鵬兩口子的好心:「那就占著吧。」

 

從健身房出來左航全身酥軟,他喜歡這種大量運動之後全身無力的感覺,毛孔都懶洋洋地張開了,一星期必須有幾次這樣的大汗淋漓才過癮。

不過這種舒服的感覺在他站在家門口用了五分鐘都沒找到鑰匙的時候就全消失了,他好像沒帶鑰匙。

而且今天蘇戰宇今天晚上說是有冰上訓練,這會也沒在家。

「操。」左航很不甘心地又在身上找了找,最後在門上拍了兩下,蹲在了門口。

抽完一支煙之後,他拿出手機撥了蘇戰宇的號,小子不知道得訓練到什麼時候,他不能一直在門口蹲著。

「哥?」蘇戰宇喘得很厲害。

「我沒帶鑰匙,」左航坐在地上,「你什麼時候回?」

「你多大的人了出門鑰匙還能忘了,我要沒住你這呢?」蘇戰宇有點著急,「我這還有差不多倆小時才完事兒呢。」

「滾蛋,還訓上我了,你在哪兒訓練呢,」左航站起來按了電梯鈕,「我過去找你拿鑰匙。」

「大學城的那個體育館。」

 

大學城的體育館就挨著師大,冰上曲棍球場的場地是新的,設備相當好,這幾年有比賽都在這裡進行。

不過左航對這些並不瞭解,之前他甚至不知道這裡還有個看起來這麼高層次的冰球館。他就來遊過幾次泳,每次都跟下餃子似的,大媽大嬸和各種半大孩子在池子裡沸騰著,左航滿懷期待的去了幾次,每次都有強烈的衝動想去兒童池,那邊明顯人要少得多……

曲棍球館裡燈火通明,還在門口就能聽到冰刀在冰面上劃過時的破冰聲,還有球桿打到球上時的碰撞聲。

左航進了門,順著看臺慢慢往場地中間走,看臺上坐著不少人,幾個小姑娘對著場上正拿著球桿來回穿梭的人拍照。

他看找了個地方坐下,訓練的人全都穿著冰球服,還戴著護具,他看了半天也沒認出來哪個是蘇戰宇,想從桿子上判斷一下,連帶著在場邊休息的隊員都看了一遍,也沒見著他給蘇戰宇買的那根。

「大哥!」坐在場邊休息的一個人回了一下頭,看到了左航,立馬站起來喊了一聲,「你到了啊!」

「啊。」左航應了一聲,聽這稱呼,這應該是那天給蘇戰宇過生日的時候收的某個小弟。

 

蘇戰宇剛把球帶過中線,旁邊跟著的張廣哲說了一句:「你哥來了啊。」

他正揚起桿子準備擊球,一聽到這話,迅速轉頭看了一眼,看到了坐在看臺上的左航,心裡一陣酥軟,連帶著腿都有點軟,左航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伸長腿的樣子讓他有種想跑過去摟一下的衝動。

他每天都能看到左航,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他的時候卻都像是很久沒見了似的會覺得很驚喜。

不過就這一分神,他錯過了擊球的最好時機,揮杆打出去的時候球跑偏了。

「蘇戰宇你想什麼呢!這種時候不要猶豫!廢物!」老陳在旁邊罵了一句。

蘇戰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胳膊夾著秆子在場地裡滑了半圈,抬起頭盔露出臉衝左航揮揮手。

左航也衝他晃了晃手。

 

這是左航頭一次看到蘇戰宇訓練,穿著厚厚的冰球服的蘇戰宇顯得很帥氣,雖然剛那個球打偏了,但他打出那一桿時的動作卻還是很漂亮。左航瞟了一眼看臺上的那幾個拿著相機的小姑娘,果然如莊鵬所說,冰上曲棍球是高端泡妞利器,連普通的訓練都能招得小姑娘在邊兒上一個勁拍照。

相對別的運動,冰球在左航看來相當野蠻,他看不明白,但能看出蘇戰宇在場上跟隊友的每一次衝撞力量都相當大,踩著冰刀速度很高,有時身體撞到防護欄的時候,他都懷疑如果沒有護具,骨頭都能撞碎了。

「嗨,大哥。」本來坐在他前幾排的一個姑娘回頭看了他幾眼,突然開口跟他打了個招呼。

「嗨。」左航笑笑,這姑娘很漂亮,很吸引人目光的那種漂亮。

「你是蘇戰宇的哥哥吧,」她站起來跨過兩排椅子坐到了左航身邊,「你倆長得挺像的。」

「表哥。」左航回答,如果這話是十年前說的,他肯定會反駁,那會蘇戰宇跟個瘦黑猴兒似的,姥姥都說這孩子沒準是撿回來的,咱家哪有這德性的孩子。

「我叫湯曉,我是蘇戰宇的……腦殘粉。」湯曉坐在他身邊,拿著相機追著蘇戰宇的身影,邊說邊拍。

「就他還能有粉啊,」左航樂了,「我叫左航。」

「當然有了,我覺得他打球挺帥的,」湯曉放下相機對他笑笑,「不過我前幾天剛被他拒絕了,只好拍照過癮。」

湯曉把這句直白的話說得就跟普通聊天一樣輕描淡寫,讓左航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著說下去,只得笑了笑不出聲。

「你弟弟對女生的態度太跩了,不過挺好,有人就喜歡這樣的。」湯曉又說了一句。

「比如你麼。」左航看到蘇戰宇到了休息時間,從冰上下來了,正一邊摘頭盔一邊往他這邊看。

「嗯,」湯曉點點頭,又忍不住笑了,「聽起來是不是很奇怪啊。」

 

「左航!」蘇戰宇抱著頭盔衝這邊喊了一聲,「過來。」

左航愣了一下,對於這小子居然直呼大名有點不適應,但還是對湯曉笑了笑,站起來跨過椅子走到了隊球的休息區。

「你要不等我一會吧,」蘇戰宇摘了手套在包裡翻鑰匙,「我還一輪就完事了,一塊回去?」

「嗯。」左航應了一聲,反正他回去了也沒什麼事,在這看看他們訓練也行。

「你就坐這兒。」蘇戰宇伸腿勾了張椅子到左航身邊。

「為什麼啊?」左航順嘴問了一句。

「不為什麼,坐這兒我踏實。」蘇戰宇往湯曉那邊看了一眼,他承認湯曉的確是個美女,雖然他沒興趣,但不表示左航也會沒興趣。

「神經病,」左航弄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但還是坐在了椅子上,「怎麼還用舊桿子?」

「大哥,好秆子得留著比賽的時候用,萬一訓練的時候敲斷了呢,戰宇對那根桿子比對女朋友還上心,」梁平在一邊遞過來一個橘子,「大哥吃橘子。」

「不吃了,這裡邊兒挺冷的。」左航穿的是短袖,冰球場裡溫度很低,他身上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蘇戰宇沒出聲,從旁邊椅子上抓了件運動服扔到他身上。

左航看了一眼,印著師大冰球隊的標誌和蘇戰宇名字的拼音,這讓他瞬間覺得自己這個弟弟高大威猛了很多,這才一個月學期不到,就弄得跟正式隊員一樣了。

 

蘇戰宇挨著左航的腿坐到地板上,左航想了想,湊過去在他耳邊小聲問:「我說,那個湯曉,挺好的小姑娘,你不試試麼,也許……」

「你看著我,」蘇戰宇回過頭,也小聲地說,「我是不是挺帥挺不錯的,你要不要試試?沒準兒你一試就對我愛不釋手了。」

「滾!」左航壓低聲音罵了一句,在蘇戰宇屁股上踢了一腳,這小子真沒治了,剛還覺得他高大威猛,現在想想絕對是由於穿了冰球服產生的錯覺,這東西誰往身上弄一套都會憑空高大不少。

蘇戰宇坐了一會又整理好身上的護具開始訓練,左航看著他在場上踩著冰刀按教練的要求反覆做著各種技術動作。每次蘇戰宇訓練回來都是累得半死的樣子,現在看看的確是強度很大,這還是據說跟體能訓練相比如同遊戲一般歡樂的冰上訓練。

這個不錯,左航掏出手機給莊鵬發了條訊息:大莊,想去掉你腰上那層保護墊圈麼,去玩冰上曲棍球吧。

莊鵬的訊息很快回了過來:你去我就去。

 

訓練結束之後左航先回到車裡等蘇戰宇收拾東西,車窗突然被人敲了一下,他放下玻璃看到了湯曉帶著笑的臉:「腦殘粉怎麼比主角出來得還早啊。」

「腦殘粉要趕回宿舍去,」湯曉晃了晃手裡的相機,「今天拍爽了。」

「那個……」左航猶豫了一下,湯曉和她身邊跟著的兩個小姑娘,「你跟戰宇一個學校的麼?要不一會送你們回去吧?」

「不用,」有人在副駕駛那邊說了一句,車門被拉開了,蘇戰宇帶著一身汗砸進了車裡,「她是外院的,走路回去都用不了十分鐘。」

「謝謝大哥了,我們散步回去就行,」湯曉在車門上輕輕拍了一下,退開了一步,衝車裡的蘇戰宇擺擺手,「走了,bye!」

蘇戰宇看了她一眼:「你背包拉鍊拉上吧,等賊呢,賊不偷你都不好意思。」

湯曉愣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包,拉鍊忘拉上了,張著個大口子,她笑了起來:「謝了。」

 

「這姑娘招你惹你了?」左航把車裡空調打開了,蘇戰宇滿頭大汗看得他都噌噌想要往外竄汗了。

「沒,怎麼了。」蘇戰宇把毛巾搭在腦袋上。

「你上回還教育我不能對姑娘態度太惡劣,你對湯曉……」

「就是不想讓她誤會,覺得還有機會。」

「想法是沒錯。」左航歎了口氣,這小子還挺乾脆。

「要是換你呢?」蘇戰宇突然問了一句。

「我?」

「嗯,要現在我跟你說,我喜歡你,你怎麼辦。」

左航握著方向盤的手顫了一下:「別瞎說,這哪兒跟哪兒啊。」

「就問一下,打個比方。」

「估計跟你一樣吧,躲著點。」左航想了想,他真不知道如果發生這樣的事,他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躲?」蘇戰宇笑了,伸了個懶腰,手在車頂上敲了敲,「你敢躲我就敢把你刨出來鎖屋裡,哪兒也別想去。」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