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左航很久沒吃餃子了,這頓餃子他敞開了肚皮吃得有點兒撐,收拾桌子的時候感覺不能彎腰了。

「你們聊著,我洗碗就行了。」老媽一看左航要收拾,趕緊攔,要說左航不會做家務一多半都怪她自己,但只要是看到左航要動手,她又忍不住要攔。

「我動動,吃撐了。」左航拿了碗往廚房走。

蘇戰宇跟在後邊收拾,一邊收拾一邊跟老媽說話:「大姑,你一邊埋怨我哥不幹活,一邊又捨不得他動手,這可怎麼辦呢?」

「你也放著,我就是說說,你們動手我還真不放心。」

「別啊,們字去掉吧,」蘇戰宇笑了笑,把剩下的碗筷都收拾了往廚房裡捧,「您說的是我哥。」

 

「你點的菜單麼,」左航站在廚房裡看著蘇戰宇洗碗,幫著把洗好的往碗櫥裡放,「我記得你不愛吃茴香啊。」

蘇戰宇一聽這話眼淚都快下來了:「哥你還記得這個啊?」

「記得啊,哪回過年茴香餃子你動過筷子啊,」左航笑笑,他也不是什麼都不記不清,蘇戰宇這話說得就跟他腦子不好使似的,「剛你也沒吃多少。」

「你不是愛吃麼,我尋思讓大姑弄兩份餡兒太麻煩了。」

「戰宇,」左航想了想,靠在流理台邊上看著蘇戰宇,「今兒讓我回家吃飯,不是你大姑的意思吧?」

「嗯?」蘇戰宇拿著碗沖水的手頓了一下,被發現了?

「你大姑如果想叫我回來吃飯,一準兒是頭天就提前通知了,哪能卡著飯點兒了才打電話,是不是你的主意?」左航瞇縫了一下眼睛,盯著他的臉。

蘇戰宇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他是該上午給大姑打完電話就立馬通知左航的,但他當時又特想看看左航見的姑娘到底什麼樣……

所以說這人要是不乾脆總娘嘰嘰的就容易誤事兒!左航見的姑娘他上趕著看個屁啊!橫豎給他折騰黃了就得了唄。

 

「今兒給大姑打電話問好來著,」蘇戰宇低頭繼續洗碗,腦子轉得飛快,語氣還得保持鎮定自若,「她說多久多久沒見著你了,我聽著覺得大姑肯定想你了,所以就跟她說晚上上家吃飯了。」

左航沒有馬上說話,還是盯著他的臉,似乎在琢磨這話是真是假,半天才慢悠悠地開口問了一句:「你明知道我今兒晚上有事,為什麼還挑今天?」

「要不你說吧,我為什麼挑今天。」蘇戰宇覺得左航看著仔細,其實心大,但沒成想他好像真是挺仔細,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把手裡的碗往水槽裡一扔,挑釁似的跟左航對視,放馬過來吧,大不了就承認是故意的。

「您真有意思,」左航樂了,把抽油煙機打開,點了根煙,「我要知道為什麼我還問你啊?」

蘇戰宇迅速判斷了一下左航這話的可信度,感覺不是在套他話,鬆了口氣,把幾秒鐘之前想好的理由說了出來:「我忘了,想起來你有事兒的時候話我都說出去了,想了一天也不知道該怎麼給大姑解釋,到下午實在沒招了才給你打的電話。」

「同事給我介紹個姑娘,」左航叼著煙很隨意地說,「本來說商場裡裝著偶遇然後一塊兒吃點東西的,讓你給我攪黃了。」

偶遇?一塊兒吃點東西?玩偶像劇呢!

蘇戰宇吸了口氣剛想提醒左航你剛失戀沒一個月呢,外面傳來大姑的聲音:「左航!把你的煙給我掐了!」

「這都能聞到?」左航小聲嘀咕了一句趕緊把煙掐了,衝外邊喊了一嗓子,「不是我!」

「大姑我不敢了!」蘇戰宇回頭也喊了一嗓子。

左航拍了拍他的肩,這弟弟當得有覺悟。

「你別讓你弟給你打掩護,」老爸一點面子也沒給他留,「戰宇上家裡來從來沒抽過煙,你別還跟小時候似的摔了你姥姥的花盆兒就賴你弟身上。」

「還有這事兒呢?」左航愣了,他這麼一個優秀正直的青年居然還幹過栽贓的事?

「哎……」蘇戰宇靠在水槽邊上笑得不行,「還是我大姑父瞭解你啊。」

 

蘇戰宇沒有機會再跟左航說他失戀的事兒,左航沒等他收拾完就已經出去了。

他回到客廳的時候,左航正跟大姑一塊擠沙發裡看電視,大姑父坐在另一張沙發上。他可以選擇的位置是,大姑邊兒上,左航邊兒上,還有大姑父對面。

最終他決定擠到大姑旁邊,本來想直接挨著左航坐,又怕左航不自在。

但他還沒在大姑身邊坐踏實呢,就被一巴掌拍了起來:「跟你哥那邊擠著去,熊孩子一身熱烘烘的。」

正好。

蘇戰宇很快地蹦了起來,往左航身邊一擠。

沙發不大,大姑坐在中間,右邊是左航,他再擠進去,倆人就貼一塊兒了,一轉臉兒就能聞到左航身上的味道,他很享受地往後靠了靠,在左航躲開他之前得好好享受一下。

不過左航沒有動,還是伸腿搭在茶几上靠在沙發裡,跟大姑有的沒的閒扯。

 

「董歡跟你現在怎麼樣啊?都沒聽你提了。」老媽在左航心情不錯的時候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讓他一下從其樂融融的愉快閒聊中摔進了女友以不可接受地方式跟他分手的悲痛谷底。

「提她幹嘛,就那樣唄也沒什麼可說的。」左航應了一句,老媽對董歡挺滿意,他不想現在就告訴老媽這事,她必定會刨根問底地把分手細節給刨出來了才會甘休,而這種細節,他是打死也不願意被老媽知道的。

蘇戰宇能感覺到左航的身體因為大姑這個問題而有些僵硬,他悄悄把手繞到左航身後,在他腰上輕輕捏了一把,本來是想安慰安慰左航,沒成想左航猛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手捂著腰蹦到了客廳正中間。

蘇戰宇心裡沉了一下,這是要當著大姑和大姑父的面兒開罵?

但再看看左航的表情,卻又不像是這麼回事。

「你幹嘛啊一驚一乍的!」大姑被嚇了一跳。

「這小子捏我癢癢肉。」左航在腰上揉了揉,過來在蘇戰宇腿上踹了一腳。

「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兒似的玩。」大姑伸手在蘇戰宇胳膊上捏了捏。

蘇戰宇跟著嘿嘿笑了兩聲沒說話,他打小就不敢給左航撓癢癢,怕左航翻臉。所以現在左航這反應他拿不準是真的還是只是為了避開他,從左航表情上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直到晚上睡覺,左航始終神色如常。

家裡沒有多餘的空房,所以他倆都得睡左航原來的臥室。

蘇戰宇看著左航很利索地脫了衣服跳上床,站在床邊有點猶豫,但他沒好意思說我就不睡床了省得晚上老想動手。

「趕緊睡,明天我得比平時早起半小時。」左航翻身對著牆打了個呵欠。

「嗯。」蘇戰宇把自己扒光了往床上一蹦,在他身邊躺下了,真要幹了什麼真不怪我,阿門。

左航依舊跟之前一樣,呼吸平穩,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睡著了。蘇戰宇卻完全沒睡意,平時自己睡一張床,他也是一挨枕頭就能睡得天昏地暗的主,但身邊有左航的時候就不同了,腦子裡總是會琢磨點不那麼健康的內容。

這張床是張單人床,倆人睡的話,身體都是挨著的,不用動就能碰到,左航還按老習慣脫得只剩內褲,這讓蘇戰宇更是無論如何也靜不下心來。

他自認為動靜很小地翻來覆去了幾分鐘之後,左航終於忍不住了:「你身上有跳蚤麼,翻來翻去沒完了啊?」

「哥,」蘇戰宇又翻了一次身,對著左航的後腦勺,「你真有癢癢肉麼?」

「廢話,沒癢癢肉我能一蹦三尺高麼。」

「不是因為躲我麼?」

「躲你幹嘛,你還能當著你大姑面兒把我怎麼著了嗎。」

「我就是想摸摸你,不是要捏你癢癢肉。」蘇戰宇忍不住伸手在左航胳膊上碰了一下。

「你發情期得多長時間啊?」左航歎了口氣。

「不知道,」蘇戰宇往他身邊蹭了蹭,左航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這讓他膽子大了點,「哥我想抱著你。」

「熱。」

「就五分鐘。」

左航沒說話,蘇戰宇這種語氣讓他想起了小時候,狗蛋經常跟在他身後帶著懇求地說,哥你跟我玩一會兒這個唄,哥你跟我玩一會兒那個唄,就五分鐘好不好。

他好像一次都沒跟狗蛋玩過,現在想想,狗蛋那種可憐巴巴的眼神讓他心裡相當過意不去。

 

所以當蘇戰宇的手從背後環過來摟住他的時候,他沒有動,但是蘇戰宇緊接著整個人都貼到了他後背上,他用胳膊肘往後頂了一下:「你趕緊找個男朋友吧,別老往我身上使勁。」

「就看上你了,」蘇戰宇的聲音有些沙啞,呼吸撲在他脖子後面,「再說了,你找個女朋友都這麼費勁,我找男朋友就更甭提多難了。」

「再提女朋友的事當心我揍你。」左航一聽這個就鬱悶。

「跟我打架你不是對手。」蘇戰宇輕輕笑了一下,左航在普通人裡算不錯的,但要真動手,自己還真不放在眼裡。

「體育生了不起麼。」

「還成。」

 

左航沒再說話,倆人沉默地呆了一會,蘇戰宇覺得自己的體溫在升高,頭皮也有些發麻,再有一會,自己下邊兒的反應左航就該能感覺到了,但他不願意鬆手。

「有五分鐘了吧,熱死了。」左航動了一下,倆人貼在一塊的皮膚上已經開始冒汗了。

「怎麼辦。」蘇戰宇在他耳邊小聲說了一句。

「什麼怎麼辦,你睡過去點。」

「哥,我把持不住了。」蘇戰宇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沒等他反應過來,手已經滑到了他身下,隔著褲子一把抓了上去,輕輕地揉捏著。

左航身體猛地繃緊了,腦子裡轟地一下炸開了窩,這不比喝了點兒酒的時候迷迷糊糊,在完全清醒的狀態下被自己的弟弟弄這麼一下,他差點背過氣兒去。

「瘋了你!」左航趕緊推他,想要坐起來,這熊孩子膽子也忒大了點兒吧。

「就是瘋了。」蘇戰宇感覺自己說的是實話,他要不瘋是絕對不敢直接就把準備起身的左航壓回床上的。

 

左航勁兒不小,但太沒防備,他完全沒想到蘇戰宇能突然來硬的,一個愣神的功夫就被壓在了蘇戰宇身下,手也被死死地按在了身側。

他動了一下,想把蘇戰宇從他身上掀下去,但沒成功,這小子跪在床上,全身的力量都壓在他手上。

「你丫到底要幹嘛!操!」左航壓低聲音罵了一句。

蘇戰宇沒回答,低頭吻在了他嘴上,舌尖狠狠地頂了進去,想要頂開他的牙齒。

左航覺得自己頭髮都快立起來了,不光是頭髮,估計這會全身的毛都是豎著的,再過會沒準兒就能噴出火苗來。他咬著牙扭開臉,蘇戰宇的舌頭上帶著淡淡的薄荷味兒,這要是個姑娘,能算是個不錯的吻,可惜這人是個男的,還他媽的是他弟弟。

左航避開了這個吻,可蘇戰宇並沒有放棄,抬手捏住了他的腮幫子,而且使了點勁兒,左航感覺到臉上一陣疼痛,就在他放鬆的這一瞬間,蘇戰宇再次吻了過來,舌尖探進了他嘴裡。

他就這麼被蘇戰宇捏著,不得不半張著嘴任由蘇戰宇在他嘴裡吸吮攪動,這種強烈的刺激讓他氣兒都快喘不上來了。

而蘇戰宇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另一隻手直接探進了他褲子裡,揉了兩把就開始套弄。

蘇戰宇並不溫柔,手上的感覺也跟姑娘的完全不同,有些粗糙,這種跟打架似的快速套弄讓他覺得有點疼,想躲又沒地兒可躲,震驚當中愣在那裡讓這小子連著弄了好一會,直到隱隱有快感傳來時,他才猛地回過神來。

手已經不在蘇戰宇的控制之下了,左航沒多想,對著他肋條骨下邊就是狠狠地一拳打了過去。

蘇戰宇倒抽了一口涼氣,手上的勁兒明顯鬆了,左航看準機會又對著同一個地方追加了一拳,再用胳膊肘狠狠一頂,把蘇戰宇直接從床上打到了地上。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