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蘇戰宇伏在地上半天沒能直起身來,左航兩拳都準確地打在了同一個地方,肋骨下面,再加上胳膊肘頂那一下,他現在一吸氣就能感覺到陣陣疼痛。

左航在床上坐了好一陣才緩過勁兒來,發現蘇戰宇一直趴在地上沒動,他猶豫了幾秒鐘之後下了床,看到這小子正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撐著地。

「疼?」左航伸手在蘇戰宇腦門上摸了一把,發現全是汗。

「您真不含糊,」蘇戰宇咬著牙低聲說了一句,慢慢直起身坐在了地上,他沒想到左航會有這麼大的勁兒,而且打得這麼準,健身房真沒白去,「不疼的那是已經打死了。」

「打哪兒了?」左航雖說是想揍蘇戰宇來著,但沒想揍這麼嚴重。

「我的肝兒,」蘇戰宇還是按著肚子,想了想又說,「沒準兒是脾臟,哎,該不會是腎吧……生物沒學好。」

「你有沒有個準地方了!」左航壓著聲音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

「啊,」蘇戰宇順著這一巴掌躺到了地上,「現在沒跑了,是背。」

「滾你丫的,」左航聽他這口氣,應該是沒什麼問題,躺回床上,感覺手腕有點麻,估計是讓蘇戰宇剛壓的,而且臉也疼,他氣兒不打一處來,把枕頭扔到地上,「你睡地上吧,跟他媽嗑了春藥似的,你要再這樣我真翻臉了。」

蘇戰宇拍了拍枕頭,直接躺在了地上,這屋鋪的是木地板,有點硬,但還湊合。

躺了一會,他想起來一個事:「哥。」

「嗯。」

「你剛才有反應了。」

「滾,沒反應就怪了,正常人被那麼弄一下都得有反應。」左航整理了一下褲子,總覺得下邊兒還殘留著蘇戰宇手上的觸感,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是麼,」蘇戰宇笑了笑,過了一會又輕聲說了一句,「哥,對不起啊。」

左航歎了口氣:「睡吧。」

 

第二天蘇戰宇醒得很早,地板硌得他一夜沒睡好,五點多點就醒了。他湊到床邊看了看,左航皺著眉睡得挺沉,他摒住呼吸,很小心地低頭用唇在左航腦門上碰了碰,然後輕手輕腳地出了臥室。

大姑已經起床了,正在客廳裡換鞋,準備出去早鍛煉。

「這麼早起來幹嘛,多睡會兒啊,」看到他出來,大姑過來在他腦袋上摸了摸,「上回的傷好了沒?昨天我都忘了看看。」

「差不多了,」蘇戰宇拉過她的手在傷口上摸了摸,「就這兒,都結痂了。」

「我一會給你倆帶早飯回來,吃了再走。」

「嗯,大姑我想吃鍋貼兒。」

「行。」

蘇戰宇洗臉的時候覺得肋骨下邊疼,對著鏡子看了一下,發現那塊兒一片淤青,他用手指按了按,眉毛擰到了一塊,左航勁兒怎麼這麼大!

還好剛客廳裡沒開燈,這要讓大姑看到了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洗完臉他又回了臥室,拿了衣服剛穿到一半,左航帶著睡意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我看看。」

「看什麼?」蘇戰宇迅速把衣服拉好,回過頭看著他。

「看看打成什麼樣了。」左航打了個呵欠坐了起來,朝他招了招手。

「你想打成什麼樣,」蘇戰宇笑了笑,咬牙忍著疼扭了扭腰,然後轉身往門外走,他不想讓左航看到那一大片淤青,「沒事兒,現在都沒感覺了。」

左航很利索地從床上跳了下來,拽著他胳膊一拉,把他衣服給掀了起來:「靠!」

「說了沒事兒,」蘇戰宇把衣服拉好,「有點顏色是正常的,已經不疼了,訓練的時候比這撞得厲害都沒什麼,我有經驗。」

左航沒說話,心裡有點兒不是滋味兒,按說這事是蘇戰宇不占理兒,怎麼現在蘇戰宇一個勁兒安慰他,倒弄得像是他對不住這小子了?

 

這問題一直到他坐在辦公室裡對著電腦敲了半天都沒想明白,這叫什麼事!

莊鵬在他後邊兒用椅子背頂了一下:「左兒,夏鴻雪對你相當有意思。」

左航差點又要問夏鴻雪是誰了,愣了一會才想起來是昨天的那個小姑娘:「哦。」

「我媳婦兒把你Q號和電話都給她了,我估計小姑娘害羞,會先加你Q,」莊鵬笑得挺開心,就跟他自己被姑娘看上了似的,「你上Q看看。」

左航對長得跟個高中生一樣的夏鴻雪沒有什麼興趣,但因為之前說了就當交個朋友,加上莊鵬一臉關心地看著他,他只得開了Q。

先看到的是蘇戰宇的頭像在跳,他猶豫著要不要點開,莊鵬就在旁邊,萬一一絲|不掛同學說了什麼跟昨晚上有關的話,他該沒法解釋了。

「愣什麼啊!」莊鵬催他。

他把滑鼠移到Q上看了看,有一個系統消息,於是先點了這個。

「要跳樓的可愛多,就是她。」莊鵬拍拍他,就像是完成了什麼任務一樣,看著他點了通過驗證,這才轉身回自己電腦前忙活去了。

 

左航沒去看這個要跳樓的雪榚的情況,確定莊鵬沒在他背後潛伏著之後,他先打開了一絲|不掛的對話方塊。

哥,昨天的事真的對不起。

我今兒晚上不回去了,有事。

就這麼兩句話,中間間隔的時間差不多是十分鐘,左航愣了一下,看看頭像,是黑的,他試著回了一條,什麼事?住宿舍嗎?

等了半天沒等到回覆,看來一絲不掛已經下線了。

他皺了皺眉,這算怎麼回事?

蘇戰宇是不好意思麼,他還能有不好意思這種情緒?

又有消息進來,左航點開看了一下,是要跳樓的可愛多。

 

要跳樓的可愛多:【笑臉】HI

左航(工作中):早

要跳樓的可愛多:你知道我是誰麼,昨天咱倆在商場見過的,我是唐琪姐的同事

左航(工作中):我記得的

要跳樓的可愛多:就這麼跑來加你有點不好意思啊,哈哈

左航(工作中):沒事,臉大好養活

要跳樓的可愛多:你挺逗的

左航(工作中):你挺經逗的

 

左航一邊寫代碼一邊跟夏鴻雪時不時扯一句,他發現這姑娘很能聊,就是有點傻,愣是沒發現那天的偶遇是非正常偶遇。

到中午的時候夏鴻雪才終於因為要去吃飯結束了這次閒聊,左航沒聊出什麼感覺來,唯一的收穫是知道了這姑娘也玩遊戲,只不過跟他不在一個伺服器,聽口氣有點高端玩家的意思。

左航覺得挺神奇。

 

「帶著傷呢,別喝酒了吧?」趙辰西拿著烤翅坐在蘇戰宇對面吃著,蘇戰宇光著膀子,左肋下邊兒一大片青紫。

「為什麼?」蘇戰宇拿啤酒罐子喝了一口,「啤酒沒事兒。」

「今兒晚上真不回你哥那兒了?」趙辰西看著他。

「嗯,有點尷尬,」蘇戰宇一下下把啤酒罐子捏得啪啪響,「我哥始終沒一句重話,他越這樣,我越彆扭。」

「你就是賤的,」趙辰西笑了起來,喝了口飲料,低頭啃了一會雞翅,「要我說你也是,憋一會能憋死麼,非得連著來。」

「看見他我就憋不住。」蘇戰宇有點鬱悶,按說他不是一碰就著的那種人,但一面對左航就總是控制不住自己。

「跟我見了你就憋不住似的。」

「打住,投河去吧您。」蘇戰宇笑了笑,自打上回投河事件之後,趙辰西沒再繼續纏著他,這些事他也沒人可說,也就跟趙辰西這兒能沒什麼顧忌地聊一會了。

「以後控制點兒吧,一次兩次不說你,次數多了沒準兒你哥直接不理你了,等到那會你就只能上我這兒哭了。」

 

如果刨去之前趙辰西跟自己那點扯不清的關係,蘇戰宇覺得這小子還是能像個朋友那樣處處的,起碼跟他聊天不費神,該接茬的時候接,不該出聲的時候他肯定能保持沉默。

蘇戰宇跟他坐在學校後門的燒烤攤上聊到半夜,腳邊的地上啤酒罐子瓶子排得挺壯觀,他把小時候到現在跟左航那點事都說了,感覺心裡輕快了不少。

「這些事以前沒跟人說過吧,」趙辰西歎了口氣,「一直覺得你沒心沒肺的呢。」

「說實話,要沒跟我哥住一塊兒我根本也不會有什麼別的想法,平時我都不一定能想起他來,」蘇戰宇靠在椅子上,拍了拍胸口,「就放在這兒了。」

「肉麻不肉麻啊你,」趙辰西笑了笑,「問你個事,以前你跟別人有過麼?」

「有什麼,上床?」蘇戰宇晃了晃手裡的啤酒罐子,一仰脖子把最後一口酒倒進嘴裡,「你說呢。」

「估計得有過,」趙辰西踢了踢腳下亂七八糟的瓶子,「你看著也不是什麼純情少年……喝差不多了吧,回宿舍?」

 

蘇戰宇跟趙辰西慢慢往宿舍裡溜躂,學校裡很靜,小路上連路燈都黑一盞亮一盞的,看著就跟鬧鬼了似的。

快到宿舍樓下了蘇戰宇才突然停下了腳步,往旁邊的樹上一靠:「日,這會兒回去得爬水管了吧?」

「是,」趙辰西笑了笑,「沒準都爬不進去了,上回開會不是說不讓爬麼,窗戶都鎖了。」

「我說我喝了點酒把這事忘了就算了,你一晚上喝的都是冰紅茶也不記得麼……」

「當散步唄。」

「散個蛋,」蘇戰宇看了看四周,「回去再接著喝吧,也沒地兒去了。」

「要不……」趙辰西在黑暗中看著他,突然靠了過來,一隻手環住了他的腰,另一隻手按在了他身下,「去我那兒吧。」

趙辰西手上的動作很輕柔,捏揉挑逗都很到位,蘇戰宇靠在樹上沒動,他雖然對趙辰西沒有興趣,可他不得不承認這種挑逗讓他相當享受。

被趙辰西不斷刺激著的部位很快就有了反應,因為穿的是牛仔褲,頂著有點難受,他皺了皺眉。趙辰西猶豫一下,摟在他腰上的手滑進了他的衣服裡,在他背上輕輕撫摸著,然後試著開始解他的皮帶。

在趙辰西的手探進他褲子裡,順著小腹往下時,蘇戰宇按住了他的手:「別。」

「定力不錯啊。」趙辰西笑了笑,抽出了手。

「這可是在學校路邊,大哥,」蘇戰宇推開他,低頭把皮帶繫好,順著路往學校外面走,「您倒是不怕有人看到。」

趙辰西跟在他後邊:「意思要不是在路邊,你就從了?」

「趙哥,」蘇戰宇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著他,「我給你句實話,我不是特有定力的那種人,如果你非想跟我上床,也不介意我把你當成我哥,那咱倆現在就去你那兒。」

「靠,」趙辰西愣了一下,推了他一把,「我沒那麼賤。」

「這不結了。」蘇戰宇笑笑,扭頭繼續往學校外邊走,「你要不想喝酒,咱倆打電動去吧,或者去網吧?」

「哎……」趙辰西慢吞吞地跟著他,打了個呵欠,「打電動吧,去網吧沒意思,我又不玩遊戲。」

 

電玩廳裡這個時間人還是不少,蘇戰宇拿了一大把幣放在趙辰西手裡:「你玩什麼?」

「抓魚。」趙辰西又打了個呵欠,他其實挺困的,因為是蘇戰宇,他才一直死撐著奉陪到底,要換別人他早回去睡覺了。

「打鼓吧。」蘇戰宇想了想,拽著趙辰西就走。

「你自己打去,我抓魚,困死了我不想站著,還張牙舞爪的……」趙辰西有點無奈,在他身後念念叨叨。

蘇戰宇走了幾步就停下了,太鼓達人那兒兩台機子都有人在玩,邊兒上還有幾個人圍著看。

右邊的是個姑娘,打得正起勁,臉上都帶著紅暈了。

蘇戰宇挺吃驚的,湯曉一個小姑娘居然也大半夜不回宿舍在這混著。

 

「怎麼了?」趙辰西看他站著不動,往那邊看了看,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湯曉那邊一首曲子結束,她帶著點小得意地拋了一下鼓槌,抬臉往這邊看了過來。

蘇戰宇迅速轉身,推著趙辰西就走:「走走走,我陪你抓魚去。」

「人家已經看到你了。」趙辰西退了幾步,看出來了蘇戰宇是要躲那個姑娘,但人家姑娘的目光已經掃了過來,盯在了他後腦勺上。

「我沒看到她就行。」蘇戰宇腳步沒停,撲到抓魚的機子旁邊就坐下了。

「傻缺了你,她不會過來麼?」趙辰西樂了。

蘇戰宇沒理他,也沒回頭,只盯著螢幕。

有人坐到了他旁邊,伸手在他面前的螢幕上敲了敲:「嗨,偶像。」

蘇戰宇很鬱悶地轉過頭看著一臉笑容的湯曉:「你是真不嫌煩啊……」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