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兔寶抓捕

 

冬至過後就是元旦,平安大街張燈結彩,後海湖畔的冬夜火樹銀花,家家飯鋪和酒吧都挑起大紅的燈籠。

羅戰雖然已經從大雜院兒搬走,卻還惦記著走回頭路,時不時路過瞧一眼程大媽。他是真稀罕這老太太,心裡感恩流涕地特希望程大媽有一天成爲自己的丈母娘,可惜您兒子看不上咱這一號兒。

他在電話裡答應程大媽,元旦過來吃個團圓飯,叮囑程大媽千萬別自己開火操勞,等咱來給您燒菜做魚,做羊肉火鍋和各種年節小吃。

程宇這兩天也忙,過年了一幫鳥人吃飽太閒,瞎折騰,警報不斷。

這天接到匿名群衆線報,說景山後街某小巷子裡,有人聚衆吸毒淫亂!

派出所出動了一個組的便衣,開著平民車去的,華子和潘陽腰上配了槍。按照舉報的地點,摸進胡同裡那家小四合院。院落青磚紅門,內裡別有洞天,看著像個私人會所,八成還是有點兒背景的。

進了門就被幾個小家丁攔住:「幹什麼的你們?!

華子叼根菸,早上故意沒刮鬍子,邋邋遢遢,模樣兒挺屌的:「坤哥在吧?找坤哥有點兒事。」

小家丁挑眉:「你誰啊?」

「我華子,坤哥認識我!」其實坤哥根本不認識華子,華子也不知道這坤哥究竟是哪一號人。

「坤哥沒說今兒有客人,你們趕緊走人!」小家丁不吃這套,口氣特橫,往外趕人,一看就是仗了人勢。

那幾人無意中瞥了程宇一眼,多看了好幾下。

華子靈機一動,拿下巴指點:「喏,坤哥要找的人。」

沒想到小家丁真動心了,使勁兒看了程宇幾眼,問:「坤哥讓你來的?」

程宇微微點頭:「嗯,我,能進去麼?」

程宇穿了一件半新半舊的羽絨服,裡邊兒是高領毛衣,還戴個毛線帽,把頭髮遮住,露出一張特別乾淨的臉,黑眉粉唇,眼神純淨,估不出年紀。

那樣兒高高瘦瘦的,說話裝得還挺怯,跟個沒見過世面的大學生似的。

小家丁問:「第一回啊?你乾淨嗎?」

程宇一怔,低眉順眼地,抿嘴哼了一聲:「怎麼樣才算乾淨的啊……」

那些人審視程宇的眼神竟然有些曖昧,很不正經地乾笑了幾聲:「嘿嘿,挺俊的,看著就像個毛兒都沒長全的小雛兒!」

小家丁揮手道:「你進去,其他人可以走了。」

華子一看趕緊說:「噯?噯你等會兒,什麼啊就把我們這人給領走了,有個說法兒沒?我們幾個呐?」

小家丁說:「按老規矩,坤哥錢還能少了你的!」

程宇給同事暗暗遞了個眼色:放心,我一個人搞得定。

程宇看對方臉色口氣就大概猜出是怎麼回事兒。他是訓練有素的警察,當然知道見什麼人說什麼話,不動聲色,伺機抓捕。

華哥故意賴著不走,跟幾個小家丁有一搭無一搭地閒扯淡。

潘陽在那兒假充內行地「鑒賞」小會所裡的紫檀木雕花蝸形腿小條案,眼睛趴在大花瓶上數梅花瓣兒,消磨時間。

幾個人其實心裡都特緊張,特警醒,時時刻刻聽著裡邊兒的動靜,直到樓上屋裡傳出稀裡嘩啦一聲響和肉體四肢被摜到牆上的悶聲!

便衣迅猛地出手,制伏樓下幾名家丁狗腿子,用手銬鎖了,然後拔槍衝上了樓。

屋裡,一個形似保鏢的壯漢被踢折了手腕,摔倒在牆角,陷入昏厥。

床上被褥凌亂不堪,一個身材細瘦穿著緊身衫花秋褲的漂亮男孩兒滾到地上,驚嚇得哆嗦。茶几兒上零零散散的一攤,吸了一半兒的白粉。

穿粉襯衫的程宇與正主兒打成一團,拳拳到肉,腿腳翻飛。

那個人頭髮像雞窩,兩眼發紅,手腳因爲毒癮發作而抽搐,鼻涕都隨著劇烈的喘息噴出來了,一腳掃向程宇。

「你丫不是個賣屁股的男婊子?!你他媽的是警察!」那人駡。

程宇被那廝浪言浪語地駡著,瞇細的雙目濺出兩道冷硬狠厲的光芒,簡直想殺人。

對方這一腳打著旋兒,程宇猛然後仰下腰,利索地躲開,隨即劈頭蓋臉地迎上去打,拳腳帶著凜冽的風聲。他用小腿爆掃,與對方直接對腳,高幫皮靴狠狠踹向那人腳踝上堅硬突出的骨頭,拇趾內腳背發力點殺,一踹就讓那人腳腕瞬間幾乎崴成外翻!

那人嗷一聲痛叫倒地,連滾帶爬,身手也是練過的,躍上窗臺,企圖跳窗逃跑。

程宇左手從腰間抽出防身的傢伙,伸縮警棍啪一聲彈出棍身,身形撲過去照準那人拖在窗臺下的腳腕子,甩棍狠狠一劈!

那廝疼得像泄了氣的皮球,從窗臺上滾落,嗷嗷地大叫:「混蛋!你敢打我,你個小警察他娘的敢打我?!你知道我老子是誰嗎!」

一群便衣一起衝進來,持槍壓制,把嫌疑人全都銬了。

只有程宇身上不帶槍,有槍他也沒法兒用。

他現在習慣用伸縮棍。這玩意兒小巧、輕便,本身是鋼制,棍頭接觸面兒小,壓强大,殺傷力極猛,打在手腳上可以輕易制伏反抗的歹徒,若是打頭頸、喉骨,幾棍子下去可以傷及人命。

幾個同事割破床墊,從夾層裡又搜出若干小袋包裝的冰毒K粉搖頭丸。

程宇冷冷地掃視地上哀嚎的小混蛋,從沙發上撿起自己的毛衣、羽絨服。

被踢腫腳踝的傢伙滿地打滾,無賴似的尖聲嚎叫:「爸——爸——打人啦嗚嗚嗚!你個條子他娘的也敢欺負我嗚嗚嗚!!!」

穿花秋褲的男孩兒似乎也剛吸過粉兒,渾渾噩噩的,一身冷汗,手腳抽著。

潘陽習慣性地摟摟程宇的肩膀,碰拳表示慰勞,瞧見程宇凌亂敞開的衣領兒和被扯出褲腰露出小腹的襯衫下擺,問:「怎麼啦,一副被人蹂躪過的小樣兒?」

程宇冰冷著臉低聲駡道:「去你媽的!」

他不是駡潘陽,是駡地上躺的那位。

程宇方才在屋裡磨嘰了好久,其實就是等這個叫劉曉坤的傢伙把毒品亮出來,再出手抓他。

舉報線索未必靠譜,貿然出手把人打了抓了,過後如果查不出毒來,拿什麼理由解釋抓捕?警察僞裝成鴨子「釣魚」執法?這說出來也太跌份了。

劉曉坤一見程宇,倆眼放光。程宇低著頭那副乾淨靦腆的模樣兒,勾得這廝鼻涕口水都掛相兒了,哪見過這麼清純正點的一口兒?連忙抱到沙發上亂摸起來。

程宇那可是强忍著呢,被劉曉坤把羽絨服扒下來的時候,渾身都繃起來了。

劉曉坤迷得直接就把倆手伸進程宇的毛衣,摸他的皮肉。程宇噁心得要吐,這才發覺男人和男人原來有這麼大的不同!這傢伙貼上來啃他的臉,滿嘴噴著下流話,程宇恨不得直接一胳膊肘砸下去,把這廝的一嘴好牙連帶舌頭全敲下來,才能出這口腌臢氣。

程宇之前只有被羅戰那個混球碰的時候沒有跳腳炸雷,若是讓別人碰他,他真心受不了這份噁心,胸口一股火苗騰得就燒起來。

「來嘛小兔兒,兔寶兒,給爺看看裡邊兒長啥樣兒……」

劉曉坤的口水快要黏上程宇的下巴。

「……別鬧。」

程宇的腰身在毛衣裡僵縮得像一塊搓板兒,機警的目光把整個房間掃了一遍,沒瞧見吸毒的跡象。

倆人一個撲啃,一個躲閃。

程宇皺眉,結結巴巴地哼唧:「你別鬧麼,你身上,有味兒……」

劉曉坤愛死程宇那青澀羞臊的樣兒了:「啥味兒啊,那咱倆洗洗去?」

程宇嘴唇囁嚅:「酸的,還有苦的,不好聞……」

劉曉坤嘿嘿笑著,狠狠嘬一口程宇的俊臉,拽著人進到套房裡間,沒瞧見程宇埋藏在眼底的想要一口咬斷他頸動脈的狠辣目光!

裡間茶几兒上,劉曉坤端著個玻璃盤子,吸管兒凑近鼻孔,一分鐘的工夫,把盤子裡一排白色粉末迅速吸進肺腔。他打完K爽得兩隻眼珠對在一起,怪叫了幾聲,嗨藥嗨得大腦神經中樞異常興奮,腎上腺素井噴,在强烈的幻覺中向程宇撲過來,瘋狂狼啃。

床上被窩裡鑽出一顆眼神迷亂的腦袋,程宇一眼瞥見,原來這屋裡還養了個漂亮男孩兒?

劉曉坤糾纏不休地脫程宇的毛衣,隨後毫無羞耻地把自個兒褲腰帶解開,袒露出內褲前襠鼓囊囊的一團兒,笑嘻嘻道:「兔寶兒,口活兒咋樣?」

程宇垂頭坐著,不吭聲。

劉曉坤調戲道:「兔寶寶來,給爺吸一個……沒做過?嘿嘿我就稀罕沒做過的,我教給你,凑過來,拿舌頭仔仔細細地給我舔……」

這廝隨即就爲這句話付出了慘痛代價。

下一秒鐘,在他兩腿之間緩緩蹲下的人瞳孔裡突然噴出炙熱暴怒的火焰,飛快地抄走茶几兒上那幾袋證物,凌厲的手肘橫掃他的下巴!

劉曉坤拒捕反抗,程宇就等著他出手呢。

你敢光天化日之下猥褻警察,還暴力襲警,警察大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揍死你!

程宇的身形閃電般纏裹了上去,凶狠地飛膝撞肋。

倆人打作一團,招招都發了狠,要了命了。

 

一夥人被銬回派出所,當晚挨個兒排查,確認身份,準備將案宗上遞分局。

很快就有各種電話打到派出所所長那裡,「討論」劉曉坤的意外。有人專門派車過來接人,要把這人弄出去。

劉曉坤臨走時披著外面兒人送進來的大衣,流著大鼻涕,還犯著癮,抽抽著,極爲囂張地狂言:「你們都給我等著的,我讓我爸爸收拾了你們這幫條子!!!

「那個打我的條子你他媽的給我滾出來,敢不敢出來!」

幾個小警察一旁冷眼看著,真想拿警棍捅進這人噴糞的嘴巴。

程宇從院兒外進來,凍成粉白色的嘴唇含著一根菸,與被人架著拖出去的劉曉坤擦肩而過。

劉曉坤瞪圓了被K粉致幻失焦的眼珠子,對著程宇駡道:「你小子給我等著的!看我下回逮著你,大爺我操不死你的!!!」

程宇面不改色,與那傢伙用眼神兒對撞,刀片兒似的目光在吞吐的煙霧中顯得清冷,鄙夷厭惡之情溢於言表。

他最瞧不起這號兒色厲內荏的慫包軟蛋,仗著個有錢有勢有權的老子,就在管片兒裡違法亂紀,肆意妄爲。偏偏前海後海中南海這一帶,聚集了挺多這號兒人,饕吞社會財富,浪費警力資源。

尤其爲了抓捕這廝,還被迫出賣了色相,程宇心裡也惱火得很。

這種事兒忒麼的能報因公精神損失費嗎?能給咱額外的警務津貼補償嗎?就爲了抓你個淫蕩下流坯子,我容易嗎我。

被那噁心玩意兒又摸又啃的,程宇回來就把臉、脖子和手露得出來的地方,拿肥皂水狠狠地搓洗,生怕留下那廝令人作嘔的氣味兒。

分管他們刑偵小分隊的副所長過來拍拍程宇,語氣中明顯帶有安撫的意味:「小程,辛苦了,回頭給你記一功。」

潘陽幾個人也在開玩笑:「還是咱程宇最牛掰,這張俊臉、這小蠻腰扭搭扭搭地出場,又會勾人又能打,一個頂我們五個。要不是今兒個將計就計,還沒那麼容易抓人抓贓呢……」

程宇心裡想駡人,媽的你個潘陽,怎麼就沒人看上你啊?下回這種噁心事兒你去!

逮捕了五六個人回來,晚上又得加班兒審訊,熬夜寫案宗材料。兜兒裡手機振動,程宇拿出來一看,羅戰的短信。

【程警官,外地出差辦個事兒,幾天就回來,元旦跟咱媽吃團圓飯!】

程宇嘴角閃出笑意,回道:【過年賊多,注意安全。】

羅戰回復了一張賤兮兮的笑臉表情符號:【老子就是賊,誰敢攔我?警察叔叔快來保護我麼!】

程宇繃不住,對著手機屏幕笑出來,心裡暖洋洋的。

羅戰這廝大部分時間裡,是挺可愛的一個人。

倆人最近都忙,有一陣子沒見面兒。程宇嘴上不承認,心裡是真的惦記羅戰,默默地懊悔以前對這人不夠熱情,可是又不知道下次見著羅戰怎麼說……

 

案審的小屋裡,華子把穿花秋褲的男孩兒拎出來問話。

華哥問話,程宇在電腦裡做筆錄。

男孩兒穿著個棉猴兒,下身是秋褲,哆哆嗦嗦不停地擤鼻涕,一看就有癮。

程宇啪啪啪點開電腦裡的戶口檔案一瞅,這哪是個男孩兒啊,年紀也不小了,就是臉長得嫩,唇上下巴上好像不長鬍子似的。那雙漂亮眼睛瞄著上眼線和下眼線,眼型碩然大了一倍,電燙過的捲曲睫毛,還刷了加長版睫毛膏,妖精似的。

華子輕蔑地冷笑,跟程宇遞了個眼神兒:這小子一看就是個二尾子,男不男女不女的,看著就替他爹媽糟心,這娃還能回爐重塑嗎?

老北京話管這種人就叫兔兒爺!

華子:「你大名兒叫竇容?」

男孩兒點頭,擤完鼻涕,眼神濕漉漉的,挺可憐的。

華子:「你跟劉曉坤什麼關係?你是他什麼人?」

竇容:「我,我是他,他髮小兒麼。」

華子:「就只是髮小兒?沒別的關係?!

竇容快速搖了搖頭,蜷在長凳子上,兩條腿都縮在懷裡,抱成一個花花團子。

華子:「你跟他一起吸毒?K粉和冰毒哪兒來的,交待吧?」

竇容睜大眼,眼淚汪汪的,看起來是特無辜又害怕。那宅院是劉曉坤的,毒品也是劉曉坤弄來的,可是劉曉坤被人接出去的時候,根本就沒理會他死活,把他扔在這兒了。

竇容懇求倆警察讓他打個電話。他知道在私人寓所裡吸毒純屬個人行爲,不會判刑,頂多就是收容勞教强制戒毒。他想找人把他贖出去,沒人保他可就慘了。

華子冷喝道:「打什麼電話?先把你問題交待完了你再打!」

竇容又可憐巴巴地懇求程宇,估計是看小程警官面相好說話。

程宇確實是好說話,跟華子示意,這人想打電話讓他打,八成兒就是劉曉坤的小蜜,被包養的小白臉兒,慫了吧唧的,一看就不像販毒集團的。

程宇做筆錄做得心不在焉,嚴重走神兒,眼睛瞟著手機屏,羅戰的犯貧簡訊賤兮兮地又追來了。

【程宇,我到機場了,他媽的來太早了……早知道先去你那兒溜一圈兒。】

程宇快速回覆,特驕傲的口吻:【沒事兒閒得,甭過來煩我。】

羅戰回覆得飛快,口氣就是這人一貫的無賴撒嬌:【就來,我就來!怎麼著吧?你想我……包的西葫蘆餃子了沒?】

程宇臉上露出酒窩,使勁兒憋著笑意,心都軟化了。

華子和竇容還在那兒唧唧歪歪,程宇把手機藏在桌子下邊兒,心跳得就跟小孩兒考試串聯作弊似的,偷偷兒地按鍵回簡訊,跟羅戰你一句我一句地臭貧。

從來都沒有過的甜蜜知己的感覺,真的惦記那王八蛋了……

 

竇容拿著聽筒,哭哭咧咧地抹眼淚兒:「喂?喂?」

「是戰哥嗎?戰哥,我,我,是我啊,我是豌豆蓉兒啊!」

華子抬起頭一楞,用眼角掃向程宇。

程宇傻了吧唧地還在盯手機屏幕呢,羅戰怎麼不回復了?

竇容嗓音細細軟軟地哭訴:「戰哥,我,我在派出所呢,我被警察抓了!

「哥,我怎麼辦啊我也不知道找誰,我怕他們關我麼……

「戰哥你能先把我保出去嗎,我不想蹲牢房麼我害怕,你快來啊,你可不能真的不管我了啊,哥——」

 

華子探究地盯著竇容琢磨,此「戰哥」是羅戰那小子嗎?

程宇腦子裡忽然就亂了,捧著手機,羅戰突然就沒動靜兒了,不再發簡訊逗他了。

手機屏像死機似的,暗下去了。

程宇的一顆心也像是突然黑屏了,猛然盯住「豌豆蓉兒」。這人俊美的一張臉,忽閃忽閃勾搭人的睫毛,細弱柔軟的身段兒……方才這一道兒上,走路還夾著腿扭著屁股地騷情。

程宇像是被人當頭狠劈了一掌,腦殼兒炸裂崩壞似的疼痛。震驚、懷疑、審視、憤慨以及惱羞成怒等等五花八門複雜深奧不可言說的心緒,糾結撕扯著他的神經……

讓你丫發癔症惦記那個混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