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摯愛的吻

 

第二天下午,程宇辦完事兒回京,買了最快一趟動車的車票,半小時飛速直達北京南站。

倆人一路上還在磨磨嘰嘰地簡訊調情。程宇問羅戰在哪兒呢,羅戰說,在新店裡呢,廚房裡戴著帽子穿著圍裙,掌勺兒呢,就等著有人來吃我這一口兒了。

程宇心裡甜滋滋兒得,回道:【糖醋汁兒調香嘍,西葫蘆餡兒把水擠乾了!】

羅戰回:【沒問題!】

程宇繼續跩著:【餡兒有富餘麼?我想吃葫塌子!】

羅戰這當口上是有求必應,哈巴狗似的:【擎好兒吧您呐!】

 

坐在高鐵動車上轟隆隆狂飆半小時,一轉眼就到永定門了。

程宇沒想到這時候會出事兒。

他拖著一隻拉桿小行李箱,急匆匆地出站台,手裡還攥著手機,等羅戰的調情簡訊。這廝可能忙著下廚,沒工夫理他了。

程宇邊走邊拿手機刷網頁,刷微博,突然看見螢幕上蹦出一條消息。

程宇驀然停住腳步,那一瞬間的恍惚,他以爲自己眼睛花了,看錯了,又仔仔細細讀了一遍。

【平安大街出事兒了,爆炸了!我的媽呦嚇死人了,就在荷花市場牌樓旁邊兒不遠,轟得一聲,就跟幾百個二踢腳爆竹一起炸開一樣!我都嚇傻了!!!】

【好多警車都過去了,黑壓壓一片,我當時正在隔壁店裡吃麵呢,大玻璃都震碎了,砸傷好幾個人呢!】

【爆炸的好像是個飯館兒,新裝修的,我都沒看清楚店名兒是啥……】

【有知道這家店的人嗎?趕快轉發吧!】

……

 

程宇腦子裡嗡得一聲,心口突然絞了一個錯亂。

平安大街很寬很長,一條街上好多飯館兒,大大小小足有一百來家。

不可能那麼巧的。

程宇迅即撥打羅戰的手機。

沒人接。

再撥欒小武的號碼,他知道麻團兒武也在羅戰的新店裡幫忙。

還是沒人接?!

南站出口處的廣場上人山人海,旅客來去匆匆,無數人在那一刻駐足,停留在廣場的一幅超大屏幕前,觀看新聞速遞。

「本台收到最新一條新聞,本市平安大街上剛剛發生一起嚴重的爆炸事故。位於荷花市場附近的一家餐廳的廚房突然爆炸,疑似煤氣管道或者瓦斯泄漏造成的事故,附近數家店鋪的玻璃被震碎,目前具體傷亡數字不詳……本台記者會進一步跟蹤報導,同時提醒平安大街附近的市民們出行注意安全,車輛儘量繞行……」

大屏幕上播放了爆炸現場的簡短畫面,一閃而過,場面混亂,人聲嘈雜,遍地是狼藉的爆炸碎片……

程宇一眼就認出了位置。

那是他的管區,他每天值勤掃街都要走過的一條街,他住了三十年的地方。

那是羅戰新開的那家店面,羅戰說要等他去吃飯呢,羅戰正在後廚房裡給他做葫塌子呢!

一瞬間的身心驟冷,耳鼓轟鳴,彷彿整個人都已經不是自己了。眼角的人影往來穿梭,車輛人流從空洞的軀體中間呼嘯著衝撞五臟六腑,碾成碎片……

程宇扔掉手提箱,發瘋似的往大街上跑去。

他飛似的翻過護欄,路口執勤的小交警扭頭一看,下意識地喊:「噯?幹嘛呐,出站排隊啊你!」

站外人滿爲患,等待接客的計程車堵成長龍,等待上車的乘客排成一道曲了拐彎更長的隊伍。

程宇打不到車,都快急瘋了。

他一口氣跑上二環,大衣在半道兒上脫了,丟掉了,警帽攥在手裡沒丟,皮鞋都快跑沒了。二環路上四顧茫茫,一條路望不到邊,擁堵的車流排成八道長龍,緩慢地蠕動,一寸一寸磨蹭。

程宇急得腦子都不轉動了,這時候才想起來,又往回跑,下到地鐵站裡。

他冷汗淋漓的身影在茫茫人海中穿梭,身子像一道沒魂兒的黑影飄過站台。飛快前行的列車窗外是黑黢黢的水泥牆,前方彷彿是一條通往絕境深淵的隧道,黑暗的盡頭不知道能否光明重現……

 

華哥的電話突然打進來:「程宇?程宇你回北京了嗎?」

程宇:「我回來了,我在路上呢!華子……」

程宇還沒來得及問,華哥卻先問了:「程宇你跟羅戰聯繫了沒,這人現在在哪兒呢,他在他店裡嗎?!

華哥那邊兒聲音嘈雜,分明就在出事現場。

那是他們派出所的管區,同事們肯定都去了,肯定都在。

華子竟然專門打電話過來,問他羅戰在哪兒。

程宇兩眼發黑,聲音都抖了,哽咽得說不出一句完整話:「我不知道,羅戰,怎麼了?他在哪兒呢?你沒看見他嗎……」

華子也明白過來了,連忙安慰道:「沒事兒,程宇沒事兒啊你別著急麻慌的,你在路上慢著點兒。咱們的人都在,消防車來了,我們正處理著呢……」

 

地鐵列車裡大喇叭廣播,因爲地面上的意外情况,平安裡站戒嚴,臨時關閉。

程宇不得不從前一站下車,開始跑,玩兒命地跑。前方隱隱約約看得見圍觀的人群,呼嘯而來的警車,紅黃色的警戒線線……

他從來沒有跑得這麼快,也沒有跑過這麼遠的路。

這一條平安大街,彷彿永遠跑不到盡頭,而且一點兒也不平安。他用了真心喜歡上的那個人,現在他媽的就不平安了!

眼前的一切徹底化作一片灰色的影子,心口撕心裂肺地痛楚。

程宇跑到手腳幾乎脫力抽筋,跑到胃裡快要嘔出血來,跑到顱骨各條骨縫兒之間萬箭鑽心似的疼痛。

那一刻就好像有一道光芒驀然打通了他眼底最薄弱的一隅,打通了他的心。他終於找到了這條路,確認了奔跑的方向。他積聚了三十年的力氣彷彿就是爲了跑完這條路,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也許這一生都無法將這條路跑完。

羅戰!!!!!!!!!!!!

 

前方圍堵個水泄不通,大街上人聲鼎沸,救護車和救火車拉起長笛,轟鳴不絕於耳。程宇奮力撥開人群,焦急地尋覓他熟悉的身影。

他跑得都快要吐了,渾身疼痛抽搐,是急的,是累的,也是傷心的。

 

相距還有百十來米的時候,程宇就看見街邊兒好幾家飯館、服裝店、音像店,門窗玻璃都已經震碎了,店鋪招牌歪歪地塌著。幾輛救護車擋在路邊兒,給受到輕微外傷的群衆進行簡單的包扎處理。

程宇一步躍過警戒線線,維護秩序的小警察下意識攔住他:「噯?不能過去!」

動靜鬧得挺大的,小警察這一撥兒人是西城分局過來的,所以不認識程宇。

程宇手忙腳亂掏出證件:「自己人!我後海派出所的!」

他一抬頭就傻眼了,魂飛魄散。

 

眼前就是羅戰新裝修的那家店面,已經瞧不出本來的面目。青磚畫檐的小院兒崩塌成一堆破磚爛瓦,朱紅色仿古大門上嵌滿爆炸物碎屑,漆皮斑駁。濃烈的煤氣味道夾裹著煙塵爭先恐後撲進鼻孔,讓人喘不過氣。

是羅戰的店,就是羅戰的店炸了,羅戰那個混蛋出事兒了,羅戰在裡邊兒做飯呢……

華子看見他,一把拉住:「噯,程宇,你來了?」

程宇目光呆滯地看了華子一眼,扭頭轉身衝進了爆炸後的房子。

華哥大驚:「程宇你回來!裡邊兒危險!」

一群消防隊的小夥子戴著面罩,穿著防護服,在斷壁殘垣中搜尋。程宇踩著碎石瓦礫一路衝進被炸得不成樣子的飯館兒大堂。

他脫下衣服掩住口鼻,揮開滿眼强烈刺鼻的煙霧,踉踉蹌蹌地往後廚房摸去,身後追著好幾個消防兵,「喂,你幹嘛的?!你給我們回來,不要命啦你!」

廚房小間兒是炸得最爲慘烈的地方,牆壁和灶間幾乎看不出本來的模樣,遍地是食物狼藉。

這個店他之前來過一次,所以大致認得。那幾日羅戰去上海了,不在,程宇掃街的時候走過這間「老宅門京味私房菜」,在門口傻呆呆地駐足了很久,實在忍不住就進去了,跟看店的小夥計閒扯了很久,說的也全都是羅戰以前混江湖的事跡。

程宇眼睛裡是模糊的,看不清東西,撲面的煙塵和他眼眶裡湧出的水霧混合在一起,灼出辛辣的刺痛感。他看見灶間遍地碎渣的地板上依稀躺著一具屍體,渾身燒成焦黑的一坨,辯不出面目五官。

程宇不是沒見過世面沒看過死人的,他見識的多了,但是這一次不同,胃裡翻江倒海燒灼的疼,胸口撕絞,兩腿發軟,心魂俱碎。

他跌跌撞撞地撲過去,腳底踩到一隻還能看出完整形狀的廚用不銹鋼小盆兒。

焦黑的屍身上,白色的廚師圍裙和白色高帽兒依稀可辨,身邊就擱著這只小鋼盆兒,裡邊兒是打成稀糊糊狀的西葫蘆雞蛋麵。

那碗還沒來得及上鍋的葫塌子。

是他專門點的菜,羅戰開開心心地答應著做給他吃的。

 

消防隊員衝進來了:「喂,喂,危險,快離開這裡!」

程宇兩隻手捧著那碗西葫蘆雞蛋麵,身體蜷縮在廢墟裡,渾身抽搐顫抖,眼淚都流不出來了,肝腸寸斷,痛不欲生。

兩個消防兵從身後撈起程宇,把他往外拖。

程宇把麵盆兒死死地抱在懷裡不撒手,兩條腿彷彿不是自己的,完全走不動路。

羅戰沒有了,自己這輩子最心動最喜歡的人沒有了。

這些日子自個兒都在幹什麼呢,爲什麼就沒有跟這個人在一起呢,爲什麼就沒有對羅戰更好一些呢,爲什麼辜負了對方的一片深情呢?

爲什麼熬到最後竟然都沒有機會跟對方說一句「我願意」,竟然沒來得及告訴羅戰,自個兒其實也喜歡他,特別喜歡。

 

「程宇!程宇!!!」

模模糊糊地聽見有人喊他名字,程宇渾渾噩噩地轉過頭,看著眼前依稀晃動的人影,腦子都懵了。

羅戰渾身破破爛爛的,毛衣和褲子被爆炸的氣焰灼燒出好幾個洞,傷口處濺出血水,胳膊和脖子正包扎了一半兒,紗布一條一條掛得哩哩啦啦的。他身後跟著華子潘陽等等幾個人。

羅戰:「程宇,程宇……」

程宇:「……」

羅戰眼睛瞪得大大的,滿臉血色殘光,喘著粗氣:「程宇,我,我沒事兒。」

程宇呆呆的,說不出話,難以置信,怕自己出現了幻覺。

消防兵撞開廚房的後門兒,把程宇拖了出去。

「程宇你沒事兒吧,你剛才怎麼了你?多危險啊,嚇著我們了!」潘陽不放心地拍拍程宇的臉蛋子。

新鮮的空氣撞進鼻息,程宇的腦瓜子一下子清醒了。

華哥招呼一群人,把看熱鬧的全拉走了:「沒事兒了沒事兒了,甭看了!趕緊都到前邊處理傷號兒去!」

華子臨走深深地看了程宇一眼,挺無奈的,似笑非笑地搖搖頭。

 

飯館兒後身的小胡同裡只剩下兩個人。

羅戰滿身瘡疤地站著,看著特邪乎,其實只是傷及皮毛。

羅戰楞了半晌,突然歪著頭,咧嘴笑出來:「程宇,甭擔心,我沒事兒。」

程宇倆手還抱著那盆西葫蘆麵糊,顫抖著質問:「你幹嘛去了啊你?!

羅戰攤手:「我,我沒……」

程宇怒不可遏地質問:「羅戰你給我說,怎麼會爆炸啊?這個店的法人是誰,誰負責任?誰施工的煤氣管道,誰驗收的?有你這麼玩兒火的嗎?!

這回輪到羅戰發怔了:「程宇,你別吼我啊,老子這回命大……」

程宇指著羅戰的鼻子連珠炮似的怒吼:「就你丫命大你?你媽的每次都是你命最大!那廚房裡躺得那人他媽的是誰啊,躺了的是誰啊?!

羅戰臉上的笑容消失,前額還帶著血跡:「……程宇。」

程宇扯著嗓子駡,眼淚都飆出來了:「羅戰你什麼玩意兒啊!你敢再來一次你給我滾,滾,滾蛋你!我操你大爺的!!!」

 

羅戰被駡得沒反應過來,程宇直接一拳就掄上去了,重重砸在羅戰蹭破皮掛了彩的顴骨上。

使出全力的硬朗的一拳,打得羅戰兩眼直冒金星兒,都給打懵了,糊塗了。

老子才要操你大爺,你爲嘛打我啊?!

羅戰哀嚎,嚎叫聲還沒出口,就被程宇堵住了聲音。

程宇抓住他的肩膀,用力將人一把擲上土牆。

羅戰後背砸在牆上,砸得全身骨頭生疼。下一秒鐘,程宇的臉壓了上來,帶著煙燻火燎的熱浪、極度悲傷絕望之後又驟然暴怒發狂的混亂情緒,抱住羅戰的頭,堵住他的嘴唇。

粗糙的上唇互相狠狠地碾過,碾得兩個人齊齊地痛叫。

程宇幾乎是用咬的,一頭暴躁炸毛的獅子一樣,後頸的鬃毛彷彿都凜動勃發著,上牙下牙一齊上陣,啃咬撕扯羅戰的嘴唇,用最赤裸粗暴的方式傾訴他一刻鐘之前的痛苦和無助,以及絕處逢生柳暗花明時滿腔的激動與狂喜。

羅戰只呆怔犯傻了幾秒鐘,就回過味兒來,隨後就讓程宇得到了最熱烈的回應。

這是程宇第一次吻他,第一次主動瘋狂地熱吻!

嘴唇心甘情願默契相合的刹那,兩個人甚至都在發抖幾乎抽泣,才恍然發覺,原來彼此都已經渴望了這麼久,這麼久了。

倆人緊緊抱著,用最大的力道把對方的身體填進自己懷裡,四片嘴唇狠狠地交纏。男人之間的力氣很大,即使是親熱打啵兒,也有可能傷到對方。羅戰覺得自己嘴唇可能出血了,唇齒間湧出甜腥兒。程宇的舌頭激烈地舔舐著他口裡的黏膜,執著求索似的往深處探尋,想要把以前虧欠的和沒享受到的,都一並找回來。

羅戰用力地撫摸程宇的頭顱,手指糾纏到發根,撫摸程宇的脊背,手掌激動地探進對方腰際,伸進毛衣,冰凉的手指讓程宇驀然抖了一下。

只是略微的磕絆,羅戰緩過一口氣兒來,抱住程宇,一把將人擲向對面的土牆,撲了上去。

羅戰用整個身體碾向程宇,全身每一處都貼和著對方,宣洩式的揉蹭。倆人再一次忘情地熱吻,吸吮對方的舌頭。羅戰一隻手伸進程宇的衣服撫摸,程宇沒有拒絕,仰著臉接受這個吻,眼角濕漉。程宇溫熱戰慄的皮膚在羅戰掌心裡發抖,跳躍的喉結在羅戰舌尖勾舔的動作下流出細碎的呻吟……

 

羅戰剛才是親眼瞧著程宇躍過警戒線線,像一頭倔牛似的衝進殘垣廢墟,不要命了。

羅戰那時正坐在一輛救護車裡,兩個醫生圍著他,清洗包扎傷口。他隔著窗戶大喊程宇,可是程宇都瘋了怎麼可能聽得見他喊?華子潘陽在後邊兒也沒拉住,眼瞅著程宇發瘋似的衝進去了,攔都攔不住。

也該著羅戰這廝就是命硬,冥冥之中又有警察兄弟們罩著。

他在後廚房裡給程宇包西葫蘆餡兒餃子,做葫塌子。西葫蘆擦了絲兒,雞蛋麵都和好了,臨時發現新店裡東西沒備齊,沒有程宇喜歡吃的那種五香粉和花椒粉,也沒有麵粉篩。

葫塌子不放佐料就不好吃,不夠味兒,麵糊攪得也不夠勻,需要重新攪。羅戰給程宇做飯一向追求精益求精,買通小警帽兒的胃,才能俘虜對方的心。

他打電話到街對面的炸醬麵館,讓夥計給他送調料、麵粉篩和餅鐺過來。

夥計不給力,找不著老闆平時用得最順手的麵粉篩和小餅鐺。

結果就是這個不上道兒的夥計,救了羅戰一命。羅戰解了圍裙,從廚房後門兒出去,到街對面兒取東西,回來時才走到後院兒,廚房就炸了。

羅戰瞬間反應迅速,兩隻手臂護臉抱頭。爆炸的衝擊波把他一舉推開了十幾米,後脊梁狠狠地撞在小胡同的磚土牆上,飛沙走石的碎屑灼傷剮破了好幾處皮膚,濺出很多血滴,萬幸沒傷到要害。

 

倆人抱著啃,吻得天昏地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再不露面兒可就真要惹人懷疑。

程宇啃完了人,嘴角還掛著倆人的口水,抹抹嘴,才想起來問:「你傷怎麼樣?嚴重麼?」

羅戰低頭扯扯鏤了空全是洞的破毛衣,跟要飯的似的,說:「沒事兒,皮肉外傷。」

他舔舔嘴唇,舔出一道血絲,還不忘了瞎扯淡:「身上沒傷,嘴巴傷了,你屬小狗的你,竟然還咬我!」

程宇氣乎乎地翻個白眼兒,我能不能咬死你啊?

他心裡這麼想的,卻忍不住摟過羅戰,在羅戰嘴角破損露肉的地方,小心翼翼又很用心地吻了幾下,像是某種補償。

羅戰捧著程宇的臉揉了揉,揉麵團兒似的。程宇那副樣子可愛極了,臉上蹭著黑灰,眉眼還維持著慍怒的情緒,嘴巴卻凑過來吻他,驕傲到極致的一個妙人兒,動心動情的樣子,讓羅戰愛到痴狂。

程宇拉著羅戰的手,緊緊捏著,捨不得鬆開,有某種失而復得的陶醉恍惚感,而羅戰眉眼中分明是一朝得償多年的願望心花怒放感恩上蒼的激動。

 

周圍仍舊是一片彌漫的硝煙,倆人就這麼大眼兒瞪小眼兒看著對方,攥著對方的手指頭搖晃,迷戀地互相端詳。

那感覺就好像回到了十五歲,紅牆綠瓦,碧草藍天。

像情竇初開的兩個男孩兒,勾著手指,在小胡同的夕陽下留下兩串金色的腳印,眉梢與眼角綻放出洋溢著青草香的笑容,老城牆也收穫了春天……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