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真他媽帥

 

林耀知道瘋子練小號時間不短了,只是他一直沒太過問,他們的大號練得早,那時為了霸服,只管衝等,很多屬性沒有練到最高就轉生了,人物的底子都很一般,靠的是級別和裝備,所以練小是很正常的選擇,林耀自己也有小號,挺極品的。

瘋子賣號的理由是缺錢,結果拿了錢扭頭就給小的老婆買了裝備。

如果說之前林耀的感覺是有點不爽,但還能湊合把跟瘋子的關係維持得面兒上過得去,現在的感覺就只能用操蛋來形容了,比喝了變質奶茶還無語。

「你到天宮來,」林耀點開裝備欄把PK裝都換上,「幫我帶個殺人香上來。」

嫣然一笑是個女魔族,在PK中是必不可少的輔助種族,但單挑沒有辦法殺人,而橫刀是個人族,有控制技能,算是單挑的王者種族。

橫刀的幾分鐘之後帶著殺人香出現在嫣然一笑身邊,林耀掛掉了電話,舉了組隊的牌子,把橫刀給加進了隊伍。

天宮這個時間點正是出任務的時間,不少人都在等任務,嫣然一笑本來就是個走到哪裡都會被人多看幾眼的人物,現在一身PK裝備站在查坐標的NPC邊兒上,立馬有不少閒閒著的人湊了過來,有的人是沉默地看,有些人開始在當前頻道罵。

罵人的都是級別低的小角色,那些高級別的玩家都不會直接開罵,一般情況下他們不殺小,但同級別的玩家這樣當面罵了,會惹來很大的麻煩,嫣然一笑也許會讓某個號永遠停留在當前級別,再也升不了級。

儘管身邊很多小號跟洗頻似的罵得四周一片系統自動屏蔽髒話的「****」,嫣然一笑始終只是站在那裡,沒有回應,也沒動。

霸服這麼久來,圍觀群眾們已經練就了一身專業高度的看熱鬧功夫,他們很清楚,一般有目的的偷襲,才會查坐標,如果只是殺BOSS之前的清場,是不會專門上天宮來查的,一笑他們會直接去。

而能讓一笑的號親自上來查坐標的,除了橫刀,再沒有過別的人。

 

【隊伍】嫣然一笑:000?

【隊伍】橫刀立馬:0

 

當圍觀的人發現開始帶著隊往練功區跑的嫣然一笑身後只跟著一個人,而且這人還是橫刀立馬的時候,全都沸騰了。

一幫人跟在他們後面,本服最晶瑩奪目的兩個死對頭居然組了隊,大家都想看看他們要幹什麼。

林耀有點煩燥,他不願意把這事鬧得太大,早知道剛才應該和橫刀分頭過去才對,現在他的號一走,圍觀人民群眾就走,他停,人民群眾就停,跟保鏢似的形影不離。

 

【隊伍】橫刀立馬:組隊飛

【隊伍】嫣然一笑:我沒有組隊飛行符

【隊伍】橫刀立馬:殺人狂一笑姐姐出門居然不帶這種殺人越貨必備上品?我有

【隊伍】嫣然一笑:滾,拿來

 

橫刀給了他一個飛行符,林耀挑了個離瘋子近的坐標直接飛了過去,甩掉了身後的大批人馬,殺瘋子的小號最多兩分鐘,在大家查到坐標過來之前他們可以從容地離開。

很巧,他們落地之後林耀一眼就看到了掛著夫妻稱謂正在打怪的瘋子小號和那個結巴優酪乳。

他吃了殺人香,一點兒沒猶豫地砍了過去。

瘋子明顯是沒有想到他會被人PK,更沒想到會是嫣然一笑,估計打死也想不到的是,嫣然一笑的隊伍裡會帶著橫刀立馬。

進了戰鬥林耀沒手軟,他正窩火呢,直接出大招,橫刀很熟練地出了控制技能,瘋子那邊沒來得及出手就被控制得不能動了。

 

【戰鬥】酸酸酸優酪乳:幹什麼!

【戰鬥】酸酸酸優酪乳:神經病啊你!

【戰鬥】酸酸酸優酪乳:賤貨!

【戰鬥】酸酸酸優酪乳:傻逼玩意!以為我怕你啊!

【戰鬥】酸酸酸優酪乳:說話啊敢殺不敢說啊!

【戰鬥】義薄雲天:他殺人的時候不說話……

 

關澤坐在電腦前樂了,瘋子估計是還沒緩過勁兒來,說話跟二愣子似的,平時的囂張全無。不過嫣然一笑這號殺人的時候的確是不說話,這服被殺過的人都知道,無論是你求饒也好,罵娘也好,始終一言不發,殺完就去坐牢。

關澤一直覺得這一點顯得一笑這號跟別人很不一樣,有時間一定得問問這是為什麼,是裝酷呢還是因為要操作技能忙不過來……

林耀嘴裡叼著老媽的小苦點,看著結巴優酪乳一個勁兒地罵人,只在隊伍裡打了兩個字。

【隊伍】嫣然一笑:快殺。

他PK的時候不愛說話,特別是對面有人開罵的時候,他更不會出聲,這是樂趣,罵人的時候對方完全沒有回應最讓人窩火,他就樂意這樣。

兩回合之後,戰鬥結束,對面倆人消失在他眼前,他把隊伍解散,想要飛回自己平時下線的廁所,但半道被捉進了牢房。

他歎了口氣,給橫刀發了一條私聊。

【私聊】嫣然一笑:謝了,我掛機坐牢。

 

剛設置好不接收任何消息沒兩分鐘,電話就響了,林耀估計是橫刀,拿過電話看也沒看就接了,沒想到聽到的卻是瘋子的聲音:「老婆。」

林耀本來壓著的火一下竄了起來:「老你媽的蛋。」

「聽我解釋,聽我解釋,唔好掛!」

瘋子一著急普通話就變味,這發音林耀怎麼聽怎麼像替我趕死,替我趕死,還別掛,最後連廣東話都蹦出來了,他咬了一口嘴裡的點心:「你丫趕著死呢能不掛麼!您趕緊掛!」

「什麼?」瘋子沒聽懂,他倆每次打電話聊天都會因為語言習慣的巨大差異而變得無比費勁,「優酪乳是我合租的同屋,我跟她什麼也沒有的!」

林耀聽這話都想樂了:「我管你倆有沒有啊!」

「那你為什麼殺我?」瘋子愣了愣。

「真逗,」林耀的脾氣其實來得快去得也快,要瘋子不裝傻到現在還瞞他,他本來也不打算跟他扯下去,可瘋子偏偏還一副無辜迷茫狀,讓他一口氣兒頂在嗓子眼兒下不去了,「那個結巴手上拿的劍,從他媽哪兒來的?」

瘋子一聽這話突然就沉默了。

林耀等了一會,看他沒有說話的意思,喝了一口水:「您把用我錢打造的號賣了我不跟你計較,您缺錢不是麼?咱倆認識兩年,算戰友,這錢當我送你了,可你別把人當傻子,泡妞你用自己個兒的錢去泡我屁都懶得衝你放一個的,聽懂了麼

「老……」瘋子終於再次開口。

「閉嘴!」林耀中氣十足惡狠狠地回了一句,他感覺自己如果嘴裡戴的假牙,這會兒肯定能給噴出去。

「耀耀……」

「別逼我這種文明人說操你!」

「對不起,」瘋子深吸了一口氣,「我問她借了好幾個月房租了,然後她說用那個武器補上,我算算比我借的錢還少一些,就買給她了。」

「行了行了,就這麼著吧,我不想管這些了,跟我沒關係」林耀看了看電腦,發現橫刀號也坐牢了,就在他對面的牢房裡,這會兒正一個一個地往他這邊扔馬糧,他看了看自己身上,把回日常任務沒用完的草鞋扔了幾雙過去,「我一會去申請大號離婚,三天之後你記得去確認一下,以後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別掛!」瘋子突然暴喝一聲。

林耀嚇了一跳,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瘋子這是要跟他了麼?他緩了緩勁兒,把腿搭到桌子上:「我沒說掛呢,怎麼著?跟我吵?」

「不要離婚。」瘋子的聲音又從暴喝的狀態瞬間轉成了溫柔的調子。

「憑什麼?」林耀莫名其妙。

「你準備跟誰結婚?」瘋子問。

瘋子問這話倒不奇怪,這破遊戲不結婚連房子都沒有,東西都沒地兒放,生活技能也沒法學,所以哪怕是跟自己小號結婚也不能單著。

「你管我呢?」

「是要跟橫刀嗎?你跟他什麼時候扯到一起的啊……」瘋子這個啊拉得挺長,聽上去透著一股子委屈。

林耀讓他弄得一時找不到該說什麼,正想直接掛電話的時候,瘋子又補了一句:「別跟他的號結婚行麼?我捨不得,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沒一點感情嗎?我真的挺喜歡你的啊。」

「滾蛋!」林耀用力在自己腿上搓了幾把,老覺得自己全身雞皮疙瘩都快疊成摞了,「我要跟一提款機結婚了,我也捨不得,感情肯定也很深!您也不問問提款機樂意不樂意!」

一小時之後坐牢時間結束,林耀沒耽誤,直接把號飛到了月老那裡,申請了跟深秋落楓離婚,然後把自己賬號的密碼改掉下了線。

睡覺前他把手機也關了機,這件事不知道瘋子會不會跟人說,如果說出去,他今兒晚上估計兩點之前睡不成覺,誰都覺得他跟瘋子情比金堅呢,一準兒得電話、短信湧過來。

奇怪的是橫刀在成功把他跟瘋子的關係挑黃了之後居然沒有再打電話過來逼婚。

「玩我呢。」林耀嘟囔了一句,也懶得管了,洗完澡就趴床上,沒幾分鐘就睏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睡著之前還表揚了自己一下,年輕就是好,倒頭就著。

 

***

 

自打知道了大切的主人就是新上任的市場總監關澤先生之後,林耀每天上班等紅燈時唯一的樂趣變成了折磨。

連著幾天關澤的車都很準時地停在他旁邊或者後面,停後邊兒也就算了,他裝沒看到不回頭就是,但停他旁邊的時候,裝看不到就不管用了,關澤就跟故意似的,每次停他邊上都會把車窗放下來往他這邊兒看。

看屁啊。林耀現在只能在心裡默唸這三個字,然後笑著衝那邊點點頭。

起步的時候他也會故意慢一點兒,讓大切先過去,然後慢慢跟著開,有機會就再努力地往邊兒上靠靠,給後面要超車的騰地方,一路上這叫一個小心翼翼。

不過雖說他覺得跟關澤這麼時不時地就碰上很彆扭,但要哪天沒碰上,他又會忍不住東張西望地找。

其實要沒之前那些破事兒,要不是關澤已經有個兒子,他是很樂意跟關澤套套近乎的,關澤是他看到就會腿軟的那種類型。

無論是長相、表情還是身材,甚至是他都沒聽上幾句的聲音,都很對他的胃口。

 

可惜了,這樣的男人居然落到了別人手裡,林耀進電梯的時候一想到這事兒就忍不住歎了口氣。

「大清早就歎什麼氣啊?」江一飛站他邊兒上吃包子。

「別說話,」林耀斜了他一眼,「趕緊兩口吃完得了,這麼沒素質。」

「早上可以偷半小時懶,」江一飛迅速把包子塞進嘴裡,噎得好半天沒說出下半句話來,最後一把搶過林耀手上的奶茶喝了一口才算是沒給憋死,「聽市場部小李說,今天新來的總監正式過來上班,早會要歡迎一下。」

「正式上班了?」林耀隨口問了一句,心裡有點彆扭但又莫名其妙地很期待,至少可以偷摸多看幾眼。

「嗯,估計是要趕在今年廣告展之前,到時好讓他帶人去參加吧」江一飛把奶茶又放回了林耀手裡,「味兒不錯,不是酸口兒的了。」

「你喝完!」電梯門打開了,林耀把奶茶塞到江一飛手裡,「韭菜味兒奶茶誰受得了……」

 

一月一次的早會一般也就不超過二十分鐘,邱總是個開會坐不住的主,要大家都沒什麼可說的,一分鐘就能散會。

「同學們……呃,大家早,週末休息得怎麼樣?」據說邱總開公司之前是個大學教授,張嘴就叫同學的習慣一直沒改掉,經常能聽到她說「這位同學」。

底下大夥都樂了,林耀跟江一飛倆人縮在角落裡坐著正低頭玩手機,想也沒想就回了一句:「報告老師,還成。」

「那就好」邱總笑了,「今天早會先歡迎一下咱們市場部新任職的總監,關澤。」

林耀一聽到這名字趕緊把手機往桌上一放,跟著大家一塊鼓掌,在一片掌聲中他抬起頭看到了站在邱總身邊的關澤。

真他媽帥!

林耀狠狠地又拍了幾下巴掌,掌聲響亮。

江一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是,您是得好好拍一下,你這又是撞車又是說人神經病的,聽你這動靜我手都疼了。」

林耀嘿嘿笑了幾聲,換了一臉正經地瞪著關澤。

關澤今天穿的是正裝,修長勻稱的身材非常搶眼,林耀拿起手機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偷摸對著關澤連拍了十幾張照片。

「關澤說兩句?」邱總扭頭看著關澤。

「不了,」關澤笑笑,拉了張凳子坐在了一邊,「都是廢話,耽誤時間。」

「那行吧,今天早會先說個事,」邱總手撐著桌子掃了一眼她面前的員工,「咱們最近來了不少新員工,為了更好地融入我們這個大家庭,也為了提高我們團體協作的意識,公司聯繫了拓展訓練營,打算組織市場部和設計部的員工參加一次團體拓展訓練,時間就定在後天。」

拓展訓練?林耀挑了挑眉毛,是野營嗎?還是郊遊?

 

***

 

林耀晚上接到橫刀電話的時候,正盤腿蹲在電腦前查詢拓展訓練的內容,設計部有十二個人要去參加,主要都是新人和年輕人,市場部那邊他不清楚,不過關澤肯定會去。

他一直以為拓展訓練就跟玩似的,應該挺有意思,以前去某個大型遊樂場的時候,裡邊兒就有一塊單獨圈出來的場地,據說有不少拓展訓練的設施。當時他湊過去研究了,感覺就是個玩的地方,什麼爬網子、跳斷橋之類的,雖然看起來有點兒沒勁,但如果真能兩天不上班去轉轉也算是不錯了。

他本著查一下詳細的訓練項目,找找看有沒有什麼能讓他跟關澤近距離接觸一下的猥瑣目的在網上認真搜索,有兒子的男人不能勾搭,但偷摸揩揩油還是可以的。

沒成想一細查才發現,通常進行的那些訓練簡直無聊到極點,很多就只是坐在那裡,要不就是站著圍個圈兒什麼的,還都是一夥人一塊兒上,也是,人這叫團體拓展訓練,又不叫雙人揩油拓展訓練。

所以他接電話的時候有點憂鬱:「誰啊……」

「跟瘋子離婚了沒?」橫刀的聲音傳出來。

林耀挺願意接橫刀的電話,橫刀聲音跟關澤有幾分相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電話裡的聲音都莫名其妙因為被過了電而有些磁性,反正他挺樂意聽的。

「我申請了,但是瘋子拒絕了。」林耀拿了根菸出了房間,慢吞吞地往樓上天臺走。

這遊戲最操蛋的事兒就是一個人申請了離婚要三天之後才能確認,這期間會給你的「配偶」發系統確認信,如果人家選擇拒絕離婚,這次申請就會被取消,得重新申請,三次之後才能強制離婚,瘋子在拖時間。

「你知道他號的密碼嗎?」橫刀想了想,「重新申請,快到時間的時候改掉密碼上去點完確定再改回去。」

「……你真狠,」林耀感歎了一句,站在天臺上點著了菸抽了一口,又回頭看了看樓梯,他不想讓老媽看到他抽菸,「不過你急什麼?也沒幾天的事兒。」

「我想看戲。」橫刀回答得很直白。

林耀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這話倒是沒錯,是有戲可看。

其實這幾天他都沒怎麼敢上線,他要跟瘋子離婚的事已經傳了出去,這還是小事兒,關鍵是瘋子不知道怎麼就認定他一定會跟橫刀的結婚,把這個消息也順手撒播了一下。

林耀在那幫一塊兒玩了兩年也算得上是「出生入死」的朋友裡一下被歸到「叛徒」那一類裡了,每次上線都要被人反覆詢問以及痛心疾首地教育,他乾脆不上線了,鬧心,扛不住這種來自玩了幾年朋友的輪番攻擊。

「你朋友知道你想娶一笑麼?」林耀靠在天臺欄杆上,看著遠處的燈光,特別有感覺。

「原來是不知道,瘋子給我一宣傳都知道了。」橫刀說得倒是很輕鬆。

「什麼反應?」林耀有些好奇。

「絕交。」

「幾個絕交的?」

「問反了。」

林耀愣了愣:「有幾個沒絕交的?」

「除了幾個小號,都絕交了。」橫刀笑了笑。

林耀用力把耳機按到耳朵上,橫刀笑起來聲音有些低沉,很性感,他感覺自己小腹一陣發熱,在心裡罵了一句,林耀你丫發情了啊,逮誰都浪一把。

「眾叛親離啊刀哥哥。」林耀吸了口氣,慢慢吐出來。

「所以必須從你身上找回來,」橫刀不急不慢地說,「你也得跟我一樣才行,你們那幫人解散了我就舒坦了。」

「你真夠陰險的。」林耀嘖了一聲。

「誰讓你跟瘋子盯著我殺了一年。」橫刀笑笑。

「誰讓你沒事兒瞎跑跟老子作對!沒殺到你廢號就不錯了。」林耀一想到以前的事就忍不住銼了銼牙,現在自己居然跟這個死對頭聊得挺歡,還對著人家的聲音想入非非。

「你廢一個試試。」橫刀語氣裡的鄙視很明顯。

「等你把羅刹賣回給我,廢得你抱著我腿哭。」林耀把一條腿搭到欄杆上拍了拍,想像了一下橫刀哭著喊著求自己讓他升級的樣子,心裡頓時非常蕩漾。

「結婚,不光羅刹是你的,賬號上的寵看上了的都歸你。」

「哎又繞回來了,您是真不怕事兒鬧大啊。」

「就是要鬧大,」橫刀滿不在乎地說,「瘋子必須丟這個臉,我留著給他的。」

林耀想起了上回他們殺橫刀時,橫刀說的那句「你會後悔的」,要真這樣,瘋子的確是會顏面全無,他一向以三世夫妻作為他有情有義老大的砝碼,這樣一鬧,估計他連小號都沒臉再玩下去了。

不過林耀現在也不打算給瘋子留什麼面子,瘋子這一連串的事兒辦的就差直接抽他臉了,他沉默了一會,問了一句特別無恥的話:「你長得怎麼樣?」

那邊橫刀明顯是愣了一下,幾秒鐘之後說了一句:「還成吧。」

其實林耀問完就後悔了,倆大男人問這個,人不得當他是神經病啊。好在橫刀不知道是沒回過味兒來還是不太在意,回答得還算鎮定。

「我就隨便問問。」他腦子有點兒丟轉,此地無銀三百兩地又補充了一句,說完就想直接把電話塞嘴裡吃了得了。

「嗯。」橫刀估計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是應了一聲。

「那什麼,我跟瘋子號離了再跟你說。」林耀說完沒等橫刀回答就把電話掛了。

 

***

 

不光林耀一個人把拓展訓練當成了露營訓練,公司裡不少人集合的時候都是一副郊遊的模樣,小姑娘的包裡全塞的吃的。

公司的車坐不下全部的人,於是邱總和關澤加上他們設計部總監的車也都算上了一塊兒拉人,林耀聽說到訓練營要開兩三個小時的車,他扭頭回大廈裡上了個廁所,再出來的時候車都坐滿人了。

「林耀,」一個小姑娘從關澤的大切裡伸出頭朝他喊,「這裡有位置。」

「哦。」林耀小跑著過去,看了一眼大切車頭上的撞痕,這人真行,居然車都不修。

走到了車邊上,一拉開門他就愣了,車後座上坐著三個小姑娘,雖說都挺瘦,林耀實在要擠也能擠進去,但跟一幫小姑娘擠成一團他受不了:「你們這超載了吧,交警叔叔一會兒得教育你們。」

「不礙事兒,有交警我們趴下倆就成。」一個小姑娘一邊吃蘋果一邊說。

「那行,說吧,是我坐你們腿上還是你們坐我腿上?」林耀有點兒無奈。

坐在副駕上的于主管打開車門下來了:「林耀你上前邊兒坐。」

林耀鬆了口氣,坐到了副駕,心裡還挺美,不用扭頭,光用餘光掃掃就能看到一身休閒打扮的關澤,這位置還不錯嘿。

一路林耀都沒閒著,一直假寐著往關澤那邊瞅,關澤的側臉不錯,臉上有點懶散的表情也很耐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後座的幾個姑娘一直唧唧喳喳地聊天,吵得林耀腦子疼,他實在想不通一直吃個不停的她們是從哪兒騰出嘴來說話的。

「哎,關總監那是你兒子照片?」一個小丫頭在後面喊了一句。

「嗯?」關澤側了側頭,看到小丫頭正指著掛在後視鏡上的照片,上面的陸騰笑得小臉都皺巴了,他點點頭,「嗯,我兒子。」

「你結婚了啊?」小丫頭很吃驚地說了一句,語氣裡一點兒也不掩飾的全是失望。

關澤笑了笑沒說話。

「男人三十歲結婚了也很正常嘛。」于主管說。

「是沒錯,可有這麼大的兒子了呢,啊好多年前就沒我們什麼事兒了啊。」小姑娘很鬱悶地塞了一顆話梅到嘴裡。

「這兒還一個沒結婚的帥哥呢!」于主管拍了拍林耀的肩。

林耀正一邊悲痛著關澤結婚生子的事一邊吃橄欖,被于主管這一說,差點沒把橄欖核直接吞下去:「我……」

「林耀太小了,二十二?二十三?還沒我大呢。」

「我再長長。」林耀無言以對,只好接了一句繼續吃橄欖。

 

車一直開到訓練營,林耀也沒機會跟關澤說上一句話,吃了一路的橄欖,嘴都吃澀了,這人話少得厲害,問一句能答個「嗯」就算你運氣好。

幾個小姑娘一開始還沒話找話地跟關澤聊,到後邊兒都放棄了,林耀在心裡歎了口氣,就這樣的人還有人嫁,跟嫁了個啞巴似的回家不得憋死啊。

下了車集合完畢之後,訓練營的教官給大家上了二十分鐘課,說了一下兩天的訓練項目和目標什麼的,林耀心不在焉地也沒細聽,總之盡聽見團隊合隊,團隊向心力,團隊力量,團隊什麼什麼,團隊這這,團隊那那了。

說完之後教官把人分成了兩組,給一人發了件衣服,一隊黃色,一隊紅色,寫著××拓展訓練營,要求大家都穿上。

分組的時候林耀沒太在意,讓站哪兒就站哪兒了,等拿到了黃色的衣服他才想起來,往關澤那邊找了找,看到他手上的衣服也是黃色的時候才鬆了口氣,雖然自己的想法有點兒上不了檯面,但分在一組還是讓人挺愉快。

訓練營給他們準備了一套拓展項目,第一個就是背摔。

大家最熟悉的就是這個項目了,電視上很常見,信任隊友之類的。兩個組輪著來,挨個兒摔。

這背摔是好東西,林耀聽教官講解的時候就覺得挺不錯,兩排人面對面站著,手要掌心向上伸過去搭在對方的肩上,按教官示範的動作,林耀覺得勾勾手指就能摸到對面那人的下巴。

在安排接人的站位時,排在第二三個位置上的四個人受力是最大的,教官要四個男人過去接,關澤已經站在了第二個位置上,林耀裝著漫不經心實際走位風騷地過去搶在江一飛前面站到了關澤跟前兒,江一飛完全沒有感覺地挨著他站下了。

教官下令大家前腿兒弓後腿兒繃地擺好馬步,然後搭手。

林耀擺了個馬步,把雙手放到了關澤的肩上,關澤的手也搭了過來,皮膚相互輕輕蹭在一起的時候,林耀在想像中把臉貼過去也蹭了蹭。

要說林耀心裡偷摸著是想總想佔點兒便宜來著,但要真成了這種面對面勾肩搭背還擺個馬步一副要撲過去熱情擁抱的架式,他又立馬覺得尷尬得不行,腦子裡不停地閃現著之前和關澤的種種恩怨,折騰得他連關澤的臉都不敢看了,低頭一個勁兒盯著人家的鞋。

關澤看著眼前這小孩兒一副低頭沉思的樣子又想樂了,他深呼吸了兩次,把笑意壓了下去,以防一會兒上面的隊友摔下來時自己手軟。

其實之前幾次接觸,他真沒看出來這小子還會有不好意思這種狀態,感覺應該是個看著挺斯文但實際脾氣不咋地的人,現在這種在自己面前連對視都不願意的情況真挺讓人意外。

那又何苦專門非得跑過來面對面地站著呢……

「我靠!」江一飛在旁邊小聲喊了一句。

「怎麼了?」林耀扭頭看他。

「第一個是胖燕兒!」

胖燕兒是大家對市場部一個小姑娘的暱稱,不算胖得嚇人,但絕對甩了豐滿一大截,每天笑呵呵地嚷嚷著要減肥,從來沒成功過。

「不好意思啊樓下的兄弟姐妹們,」胖燕兒背對著他們站在子上,扭頭衝他們笑了笑,「我會儘量輕一點兒倒下去的。」

「放心,一定不會讓你摔的!」有人應了一聲,有了這聲保證,所有人都繃緊了。

胖燕兒心理素質不錯,轉臉收緊胳膊一點兒沒磨唧地就向後倒了下來。

儘管她下定決心要輕盈地落下,但當她砸下來的時候,林耀還是感覺到了不小的衝擊,手臂猛地向下沉了沉。

好在有了心理準備,大家都沒有出現失誤,把胖燕兒穩穩地接住了。

「哎喲我愛你們!」胖燕很開心地喊了一聲。

林耀這才發現自己為了使上勁,不知道什麼時候抓住了關澤的衣服,把人家領口都扯下來了不少。

「不好意思。」林耀頓時覺得有些臉紅,但鬆手的時候還沒忘了往關澤胸口狠狠地掃了一眼。

因為關澤的手臂還用著力,所以林耀看到了漂亮的肌肉,不錯!

但很快他也發現了,在關澤左胸被領口遮著的地方,隱約有些黑色的線條。

紋身?一個三十歲有個上小學兒子的男人身上居然有紋身!

騷貨!

沒等林耀再仔細研究,大家把胖燕兒放下了地,他只能收回手,看著關澤整理了一下衣服,那些疑似紋身的線條消失在他視線裡。

「看什麼?」關澤突然問了一句。

林耀這才想起自己還一直沒轉過眼珠地盯著他,趕緊猛地一扭頭看著邊兒上的江一飛。

「我帥麼?」江一飛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摸了摸自己的臉。

林耀一下樂了:「帥。」

第二個背摔的是設計部的一個小夥兒,跟江一飛差不多時間進的公司,人很悶,不愛說話,林耀總覺得他有點兒呆,進公司這麼久了,他跟這人總共也沒說上十句話,每天就看他跟種在電腦前邊兒了一樣,就像是設計部的一棵綠色植物。

這人上去也不多說話,傻呵呵地把手遞給教官捆好了,然後背對著他們站在子邊上開始沉思。

林耀還是把手搭在關澤肩上,但這回他沒敢再盯著看了,這人雖然不是直屬上司,但怎麼說也是個上司,他不敢太放肆。

臺子上的人沉思了好一會兒也沒動靜,教官在一邊兒說:「要信任你的同伴,他們一定能接住你。」

江一飛也接了一句:「放心吧,我們肯定沒問題。」

那哥們兒沒動,也沒出聲,繼續低頭沉思。

林耀感覺自己馬步都快把腿繃酸了,剛想再鼓勵一句,那人突然就向後倒了下來。

我靠這是沉思結束了!林耀趕緊集中精神準備接他。

要不說有些人天生就是倒楣催的呢,倒楣事兒一旦相中了你,你就是躲褲襠裡也沒用!

這哥們兒倒下來的時候不知道是太嗨了還是太緊張了,居然沒按教官的要求夾緊胳膊,跟要展翅高飛似的就那麼砸了下來。

在摔到接他的人胳膊上的同時,他的胳膊肘連刮帶碰熱熱鬧鬧地一下砸在了林耀的鼻子上。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