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嫣然一笑的夫君

 

林耀無法推測關澤接的那個電話是什麼內容,不過接完之後關澤的心情明顯有了改變,那種不急不慢悠閒和氣的樣子收了回去,又回到了之前不鹹不淡有問無答或者是有問就嗯的狀態。

好在回了房間之後林耀剛洗完澡沒多久,教官就集合大家吃早飯準備開始今天的項目了。

雖然林耀對於關澤忽冷忽熱有些鬱悶,但一想到今天還有項目,也就是說還有機會佔佔便宜什麼的,心情又好了很多,佔人便宜就跟去超市搶減價商品一樣能讓人為之一振。

 

興沖沖地集合之後,林耀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算盤可能打錯了,關澤居然和邱總一塊兒悠哉遊哉地坐在場地旁邊聊天!

身上也已經沒再穿著訓練營的衣服,而是換了件黑色的T恤。

關澤很襯黑色,這件T恤穿在身上挺有味道。

但是!可是!不過!

這什麼意思?今天的項目關澤不參加了?

關澤不參加了,那還有個屁意思啊……林耀頓時跟被人戳了幾十個窟窿似的,身上憋著的流氓之氣一下全洩光了。

他把自己往江一飛肩上一掛:「江哥,你看看我鼻子是正的嗎?」

江一飛拖著他往人堆裡走過去,順便瞄了一眼他的鼻子:「挺正直的,我看看是不是比昨天大了一圈兒啊……」

「我突然覺得好睏。」林耀垂頭喪氣的。

「沒睡好?」江一飛往關澤那邊看了一眼,「不會是關總睡覺打呼嚕吧?」

「沒,他睡覺比貓都安靜算了。」林耀在自己臉上拍了兩下,又原地蹦了兩下,佔便宜這種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再說關澤半裸的樣子他都看到了,以目前的關係來說,也算得上功德圓滿了。

關澤雖然沒參加今天的項目,可始終盡職地對各種項目進行圍觀,林耀自作多情地老覺得關澤會看自己,壓力巨大,小心翼翼地儘量讓自己表現得風流倜儻、卓爾不群什麼的,最後江一飛都說了:「林耀平時真沒發現你挺有範兒的啊……」

「真逗,你當帥哥這工作那麼好做的麼。」林耀從晃晃蕩蕩的鞦韆橋上蹦了下來,得意洋洋地擺了個健美的姿勢。

擺完了之後發現這動作有違自己定義的形象,忒傻了點兒,於是迅速收回,往關澤那邊偷摸瞄了一眼,發現關澤正一臉控制不住笑意正樂呢。林耀心跳加快的同時又有點惱火,之前那麼多帥氣逼人的動作不看,偏挑這個時候看!

儘管拓展訓練跟大家想像的野營郊遊差別巨大,而且不怎麼輕鬆,但大家畢竟兩天沒上班,玩得還算開心,結束之後回程的路上都還唧唧喳喳地聊著。

林耀還是坐在關澤車的副駕上,有了之前住同一個房間的經歷,他這次放鬆了很多,沒再像來的時候那樣只敢用餘光掃描關澤,幾次都直接轉頭看,但膽子還是不夠肥,每次關澤感覺到他的視線轉過頭來的時候,他都會假裝是要跟後面的小丫頭說話或者是要吃的。

不過沒支撐多久,他就因為這兩天失血過多以及興奮過度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天昏地暗地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感覺有人在他胳膊上捏了捏,他皺著眉扭開臉嘟囔了一句:「別鬧。」

關澤有些無奈,他已經把車上的小姑娘都一個個送回家了,只剩林耀睡得死去活來的,小姑娘們停車開門下車道別,這一連串的動靜愣是沒讓他動過一下。

「林耀。」關澤又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

林耀很不耐煩地乾脆把身子整個都往車窗那邊側了過去,繼續睡。

「得,你睡吧。」關澤歎了口氣,把車停到路邊的車位上然後下了車。

他自己最煩的事就是睡得正舒服被人吵醒,反正現在沒什麼事兒,回去也就是吃碗泡麵待家裡玩玩遊戲。

嫣然一笑?

他回頭往車裡看了看,實在沒辦法把正扭著身子睡得很陶醉的林耀跟遊戲裡囂張跋扈的笑姐聯繫到一塊兒。

白長了個一米八的個兒,其實就是傻乎乎挺單純的一個小孩兒。

 

林耀終於一覺醒來的時候,睜眼就愣了,看著車窗外靜止不動的景物和已經暗了下來的天,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他很吃力地動了一下,才發現自己居然還在車裡,而且車上只有他一個人,還擰著睡得像根十八街麻花,腰和脖子都痠得厲害,肚子還有點空蕩蕩的感覺。

「哎——」他坐正身體,揉著脖子,人都哪兒去了?

林耀很茫然地從車上下來,往四周看了半天,總算看到了正從路邊一個超市裡走出來的關澤,他手裡拿著個麵包,嘴裡還咬著一個。

看到他,關澤隔著幾步把麵包扔了過來:「醒了?」

林耀趕緊接住,聞到麵包香,他立馬有些把持不住,低頭狠狠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問了一句:「她們人呢?」

「都回家了,」關澤拉開車門,拍了拍車頂,「你是回公司拿車還是我直接送你回去?」

「我……」林耀轉圈看了看四周,按說他應該回公司取車,但這裡離他家不遠了,關澤天天都跟他一路,估計也住這片兒,要讓他開到公司再回頭太麻煩,「這兒離我家不遠了,您要順路就送我回去吧?」

「順路。」關澤發動了車子。

「我剛一直在睡麼?」林耀抓了抓頭髮,睡姿好像不太美觀。

「還翻身了。」關澤點點頭。

「您等了多久啊?直接叫醒我沒事兒的。」林耀相當不好意思,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能睡到這個層次。

「叫了,你讓我別鬧,我就沒鬧了。」關澤笑了笑。

靠!居然還有這種事!

林耀報了自己家社區的地址就不再說話,埋頭吃麵包。

這個地址讓關澤有些意外,那是個別墅社區。

林耀穿得很普通,身上基本沒有肉眼可見的名牌,一直是很簡單的T恤牛仔褲,開個小破夏利還夾塊兒月餅盒襯布遮陽,關澤完全沒有想到他家會住在那裡。

車開到社區門口的時候林耀就讓他停車了,關澤看了他一眼:「不用送進去?」

「不用了,走幾步就到,進去繞來繞去的麻煩得很」林耀拽著自己的包跳下了車,關上車門的時候還彎了彎腰,「謝謝關總。」

 

林耀進門的時候老媽正團在沙發上看電視,手裡抓著一把紙巾,眼睛發紅,看到林耀進來,抽了抽鼻子:「兒子你回來啦……」

「怎麼了這是!」林耀愣了,鞋都沒顧得上換,跑過去摟住她,「怎麼哭成這樣?」

「車禍失憶了,什麼都記得,就不記得她了……」老媽靠在他肩上用紙巾按住眼睛,「太慘了。」

林耀扭頭往電視上掃了一眼,不知道是個什麼片兒,裡邊兒的姑娘哭得跟老媽一個樣,他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您又自我代入了吧,嚇我一跳,這架式,我以為我爹失憶了不記得您了呢。」

「我打得他想起來!」老媽站起來,摸了摸他的臉,「吃飯了沒?媽給你做點吃的去。」

「別做了,我一會兒隨便吃幾塊點心得了,回來路上吃了東西」林耀就怕老媽給他做吃的,趕緊跳起來給她捏肩膀,「您繼續哭,加油。」

老媽繼續對著電視擦眼淚,林耀給她捏了半小時肩,手指頭都痠了這失憶的電視劇才終於結束了一集。

林耀從冰箱裡翻了包杏仁出來,回了自己房間,開了電腦打算上遊戲看看什麼情況。這兩天他沒上線,橫刀居然也沒打電話過來,這人之前催結婚催得跟身上著了火內褲快燒沒了似的,這會兒又沒動靜了……

一上線他就被潮水一般噴湧而出的私聊給卡得直接掉了線,再上去的時候發現世界頻道上很熱鬧,好像是有人在決鬥場PK。

他打開好友欄看了一眼,橫刀立馬線上,正要給橫刀發私聊的時候,柔情的消息先發了過來。

 

【私聊】柔情似水:快來看PK,橫刀車輪戰!

【私聊】嫣然一笑:什麼?誰?

【私聊】柔情似水:二三十個人呢,有我們幫的也有他們幫的,真牛逼,都殺好幾個了

【私聊】嫣然一笑:為什麼殺?

【私聊】柔情似水:還不是為你要跟他結婚的事,兩邊都鬧成一團了,快來!!!!

 

林耀關掉了準備給橫刀發消息的對話方塊,猶豫了三秒鐘,把人物開回家去拿出了自己攻城戰的時候才用的PK裝備換上了,然後飛了過去。

決鬥的地方在皇宮,林耀一直覺得這個設計很搞笑,在皇上跟前兒打架也就算了,還圍著無數看熱鬧的老百姓,成何體統。

皇宮裡已經擠滿了人,畫面上一片片當前說話的文字框,還有人在旁邊開了賭,買輸贏。

林耀在人堆裡找了半天才看到了橫刀的號,切進畫面時戰鬥已經快要結束了,橫刀的對手已經趴在地上,就剩了個被控制著的召喚獸。

那人很不服氣地趴在地上說:再來!

橫刀不急不慢地打出倆字:排隊。

戰鬥結束之後的一兩分鐘的CD的時間裡,有人發現了嫣然一笑,人群裡立刻開始有人洗頻開罵,說一笑曲線救國,霸服之路即將結束,所以先拉攏最大的對頭,又有人反駁說是橫刀做人不地道,搶瘋子老婆。

※CD:表示回復的等待時間

 

沒一會兒就吵成一片,看得林耀腦子疼。

一直沉默的橫刀動了動,當前打出了一句話。

【當前】橫刀立馬:瘋子來單挑,不敢的話帶上你小老婆也可以

 

刷得滿屏的字在橫刀這句話打出來之後瞬間消失了幾秒鐘,接著就像卡機了一樣又突然爆發了。

瘋子有小號的事知道的人不多,玩小號的很多人一般都會再建一個小號結婚,所以瘋子小號的那個老婆也沒幾個人知道是獨立的玩家,橫刀這句話一出來,人民群眾的熱情立即如同井噴。

他一直以重情重義的黑社會老大形象混跡江湖,雖然霸服,但「三世夫妻」這一點還是為他的黑老大形象添了不少磚、加了挺多瓦。

沒成想他居然除了一笑還有別的老婆,於是苦心經營了這麼久的形象就在這一句話之間開始崩塌了。

橫刀平時話不算多,說話也從來不扯,所以他這句話在很多人心裡連猶豫都沒有,直接都選擇了相信。

瘋子的號就站在嫣然一笑旁邊,在橫刀向他挑釁之後一直沒有動過,看上去就跟掉線了似的。

過了幾分鐘瘋子號才終於罵出來一句,而且是林耀最不待見的一句。

瘋子在當前罵了一句:橫刀我操你媽!

 

「蠢貨……」林耀忍不住小聲罵了一聲,他本來指望瘋子在最後的危機關頭能超常發揮一下,挽回一下瘋子這號的形象,沒想到他居然就憋出這麼個屁來。

正當他鬱悶自己居然跟這麼個傻貨一塊兒玩了兩年的時候,系統發來一條信息,提示他和深秋落楓離婚成功。

林耀愣了愣,反應過來估計是又吵又殺的,瘋子忘了去紅娘那裡拒絕離婚了。

他點開了橫刀的名字,發了條私聊過去。

 

【私聊】嫣然一笑:別殺了,去結婚

【私聊】橫刀立馬:離了?

【私聊】嫣然一笑:嗯

【私聊】橫刀立馬:加隊

 

橫刀號舉了組隊的牌子,把嫣然一笑加進了自己隊伍,然後開始往皇宮外面走。

廣大人民群眾在這種時候的反應總是超乎尋常快,立刻明白過來他們是要去結婚,等他和橫刀跑到月老那裡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先他們一步到了。

月老在一個什麼破村子裡住著,從地圖入口跑過去還有一段路,林耀正一邊吃杏仁一邊看著螢幕的時候,突然有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他們被直接切進了戰鬥。

林耀看到對面站著的竟然是瘋子和幫裡的幾個元老。

 

【隊伍】橫刀立馬:這是要搶親?

【隊伍】嫣然一笑:等,不要殺!

【隊伍】橫刀立馬:?

【隊伍】嫣然一笑:這事別鬧太大,那幾個都是玩這麼久的朋友了

【隊伍】橫刀立馬:那我控制,你跑

【隊伍】嫣然一笑:好

 

【戰鬥】嫣然一笑逃跑失敗

 

【隊伍】嫣然一笑:靠!你繼續控制

【隊伍】橫刀立馬:0

 

【戰鬥】嫣然一笑逃跑失敗

【戰鬥】嫣然一笑逃跑失敗

【戰鬥】嫣然一笑逃跑失敗

 

「嘿這什麼玩意兒!」林耀砸了一下滑鼠,早就該想到機率對於他來說就是個屁,「天黑黑……我最黑……」

 

【戰鬥】深秋落楓:橫刀,夠狠的,直接搶我老婆

【戰鬥】橫刀立馬:我說過你會後悔的

【戰鬥】深秋落楓:操!

【戰鬥】橫刀立馬:來

 

這場PK最後也沒P起來,畢竟是一塊兒玩了兩年的朋友,幾個元老跟一笑的關係比瘋子要更鐵一些,他們不太願意出手。再說橫刀的確很牛,血多控制力強,他們隊裡沒了一笑的輔助技能,被橫刀控制得手都出不了,最後決定休戰,讓他們跑。

林耀很鬱悶地連跑了七次才終於脫離了戰鬥。

橫刀帶著他跑到了月老面前,人民群眾熱情洋溢,對於他們來說,這兩個號挨著站在月老面前,準備拜天地無疑是開服以來最大的新聞,兩個在遊戲和論壇上刀光劍影殺了一年的死對頭居然要結婚了!

橫刀點了月老,林耀這邊螢幕上彈出了月老風騷的頭像,還有一大段話,大致是橫刀立馬愛你很久了,終於鼓起勇氣來求婚,你是願意還是願意還是願意啊。

當初跟瘋子號結婚的時候,林耀還真沒細看過這一大段話,現在看看,還挺煽情,林耀覺得有點感動,點了一下滑鼠。

我願意。

畫面切換,橫刀和一笑兩個號化身NPC,換上了大紅的喜服,一笑的還頂了個大紅蓋頭,把林耀看得直樂。

接下去就是東拜西拜的,這會兒不受玩家控制,直接歸系統管,林耀抱著胳膊靠在椅子看熱鬧。

月老挺會做生意,主持婚禮的同時還賣煙花,湊熱鬧的人民群眾不少買了煙花,開始圍著他倆放花,居然還有很多人表示祝福。

林耀吸吸鼻子,這可是他從來沒想過的待遇,居然沒有人罵他,就好像他跟橫刀倆結婚就是對整個伺服器的安定團結做出了貢獻似的,除去橫刀的朋友和林耀自己幫派霸服的那些人很不爽之外,大家似乎都心情不錯。

婚禮的時間不長,幾分鐘之後兩個號回到了之前的狀態。

橫刀亮出了自己的稱謂,嫣然一笑的夫君。

 

林耀坐在椅子上,一邊吃一邊看著橫刀把他的號帶回了系統分配新家裡,然後十分鐘之內升級到頂級,再把各種傢俱一件件擺了出來,林耀有點好奇,有些傢俱應該是橫刀以前放東西用的,他過去點開了想看看橫刀有都些什麼存貨。

沒想到連著打開了四個櫃子,裡面所有的格子都一樣,全都放滿了花,而且看得出放花的時候很用心思,用紅玫瑰擺成了心型,別的空格裡放滿了黃色的月季,看上去相當漂亮。

林耀忍不住嘖了好幾聲。

 

【當前】嫣然一笑:這些花是你放的嗎?

【當前】橫刀立馬:嗯,好看麼?

【當前】嫣然一笑:不錯,真有心思,謝謝啊

【當前】橫刀立馬:其實不謝也沒事,之前以為你是女的,我才費半天勁弄的

【當前】嫣然一笑:……你這人怎麼這樣

【當前】橫刀立馬:不怪我,我又不知道你是個男的

【當前】嫣然一笑:後悔了吧,晚了

【當前】橫刀立馬:還成,你挺好玩的

 

林耀正哩啪啦打字呢,手機突然響了,拿過來一看,是橫刀,他接了起來:「恭喜啊,大俠,您陰謀得逞了。」

「同喜同喜,」橫刀笑了笑,「我把賬號和密碼都發給你了,我要去洗澡,先下了,你有空自己上去拿你的羅刹女吧,別的看上了也隨便拿。」

一提洗澡,林耀腦子裡立刻閃現出了關澤圍著浴巾出來的那一幕,頓時有點竄起邪火來,他跟橫刀就完全不用顧忌那麼多了,想也沒想就接了一句:「洗澡啊,一塊兒唄。」

「行,你來伺候吧。」橫刀接得也很順。

林耀瞇縫了一下眼睛,橫刀的聲音聽著真的跟關澤挺像,尤其電話裡聽著挺磁性的,他的思維有點不受控制地開始跑偏,可不能再順著這個話題說下去了,橫刀跟他不一樣,開開玩笑可以,過頭了該讓人覺得彆扭了。

「美你,」林耀伸了個懶腰,站起來在屋裡轉圈,「我一會得趕緊睡覺了,我們公司去搞什麼拓展訓練,折騰了兩天,睏死我了,剛回來的時候在我們總監車上睡得跟豬似的。」

「那你早點兒睡吧,我明天也得忙了。」

「那什麼,有空出來吃個飯吧,殺這麼久殺成一家人了,見個面聊聊。」林耀對橫刀挺有好感的,不管怎麼說,也算交個朋友,林耀算是個挺願意交朋友的人。

「行,不過這段我忙,下個月吧,忙完了我給你電話。」橫刀想了想。

「成。」

 

跟瘋子離婚再嫁給橫刀號,這事比林耀想像中的動靜要大得多,幾天了還在被人討論,上線就被人責問。

幾天之後他還能看到論壇上有至少十個貼子在討論這件事,最熱的那個貼子裡甚至全程截圖直播,連最後結完婚橫刀號掛了夫妻稱謂出來,一笑號沒有掛這種細節都注意到了,還加以分析,認為一笑放不下瘋子。

林耀沒有回貼,只是一路往下看,很多人表示本服唯一一對「三世夫妻」最終分道揚鑣讓大家很是幻滅,同時表達了對橫刀立馬同學橫刀奪愛這種行為的鄙視。

再往後就更離譜了,開始有人懷疑一笑是看上了橫刀有錢。

林耀樂了,瘋子都是指他錢去裝大款,這會兒倒成了他要去傍橫刀了,真逗。

他關掉了論壇的頁面,這些事兒他不太在意,被罵被猜測他早就習慣了,沒所謂,大家都是一堆數據,誰也不認識誰,罵破了天兒也沒人有損失。

不過橫刀比他更慘,那號本來是這服被壓迫著的廣大人民群眾心目中的救世主,是唯一能跟一笑他們對抗的隊伍的主力,沒想到居然會突然倒戈,跟一笑這個大魔頭走到了一起。

橫刀被罵得那叫一個慘,林耀都不忍心看。不過橫刀始終沒有任何回應,對原來同一戰線的「戰友」唯一的解釋就三個字——我樂意。

 

 

***

 

「林耀,」他們慈眉善目的設計總監從辦公室裡探出頭來叫了他一聲,「來一下。」

林耀一路小跑進了辦公室:「陳總什麼事?」

「來,坐,是這樣的,」陳總監手裡拿著幾張紙遞了過來,「這個是上回那個玩具的廣告,你看看你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

「玩具?」林耀一聽說又有需要獨立完成的案子,挺來勁,但玩具他不是很有底。

「嗯,放開做,上回茶葉的那個設計客戶回饋是很不錯的」陳總監點點頭,「這個我本來是想讓張志安做,但是關總說設計部就你比較像小孩兒,應該可以做得好,我想想也是。」

張志安就是一胳膊肘把他砸得一臉血的思想家,林耀一聽他名字就覺得鼻子疼,下意識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不過,像小孩兒?

「我……試試。」林耀有點兒無奈,關澤這什麼意思,什麼叫就他比較像小孩兒?

林耀回到辦公室,經過張志安身邊的時候,張志安像往常一樣以思想家的姿勢跟他桌子旁邊的發財樹和諧地融為一體,以至於他一抬手把林耀嚇了一大跳,以為發財樹突然做早操了。

「你鼻子沒事吧?」張志安看到他,問了一句。

「沒事兒了,就碰一下不嚴重。」林耀擺擺手。

「不好意思啊,真是沒想到。」

「真沒事兒張哥,」林耀就怕有人因為某些他自己認為沒什麼大不了的事給他道歉,他趴到張志安桌上,「你看,筆挺的鼻子,是不是很帥。」

「你鼻子長得不錯。」張志安點點頭,很嚴肅地給出了評價。

「謝謝哥。」林耀樂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回了自己座位。

林耀很認真地在自己桌上趴了一個上午,沒想出什麼好的創意來,他決定去喝杯咖啡提提神。

拿了杯子小聲哼哼著歌,一路小跑著進了茶水間,茶水間沒人,林耀很愜意地給自己倒了杯咖啡,又從檯子的零食袋子裡摸了塊餅乾出來吃,一邊吃一邊繼續琢磨那個設計稿的事兒。

這會兒趁著沒人,林耀決定做一套廣播體操,小學的時候老師說多做操的人聰明,林耀一有不會做的題就會去做操。

長大點兒以後他才回過味兒來,這話就跟老媽說吃不乾淨碗裡的飯以後會找個麻子老婆一樣,明顯是騙小孩兒的,但習慣已經養成了,他也一直沒改。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林耀在心裡默默給自己數著拍子,坐了一個早上,活動一下感覺真舒服。

「挺標準。」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林耀停下動作,回頭看了一眼,關澤拿著杯子慢慢走了進來,他差點被嘴裡正嚼著的餅乾嗆著:「關總。」

說實話,他做操這形象,被公司裡誰看到他都無所謂,活動活動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如果看到的是關澤,那就另當別論了。

「你還能記得動作呢。」關澤笑笑,接了杯咖啡,也沒有離開的意思,靠在桌子旁邊看他。

「大學還有廣播操比賽呢,暫時還沒忘。」林耀不好意思地拿過自己的杯子低頭喝了一口。

「你繼續。」

「……做完了。」林耀掃了關澤一眼,這人什麼意思!

「跳躍運動還沒做呢。」關澤的嘴角一直挑著笑,手指在杯子上輕輕敲了幾下,跟林耀之前做的動作拍子一致。

靠!逗小孩兒呢!

林耀一口喝掉了杯子裡的咖啡,斜眼瞅了瞅關澤,想逗就逗唄,誰怕誰!

他吸了吸鼻子,一步步地往茶水間門口蹦了過去,一邊蹦嘴裡還一邊唸:「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關澤看著林耀蹦著消失在門外的背影,放下杯子樂了好半天,這小孩兒真沒治了,這種性格,不知道得是什麼樣的家庭才能培養出來。

想到這些,他的笑容有點兒淡了下去,開心的家庭才能有這種總是樂呵呵的單純孩子吧。

咖啡喝完之後他回辦公室坐了一會兒,看了看時間,快一點了,寧娟的飛機兩點半到,他得去機場接她。

跟寧叔打完電話之後,他最終還是沒有再勸寧娟,勸也沒有用,寧娟有回國的想法不是一天兩天,不是心血來潮,他也不想讓寧娟有自己不願意見她的感覺。

他閉著眼在椅子上靠了一會兒,站起來跟市場部秘書交待了幾句,出了公司。

 

開著車在機場高速公路上時,關澤一直在回憶幾年前把寧叔和寧娟送去機場時的感覺,那時他是很難受的,就像送走親人一樣,感覺自己生活中一下變得有些空蕩蕩。

寧娟走的時候抱著他很長時間,他以為她是要哭,可是最後她一滴眼淚也沒有流,記憶裡關澤的確是從來沒有見過寧娟哭,哪怕是腿受傷的時候……他心裡抽了一下,搖了搖頭,把這記憶重新埋回了心裡。

幾年沒有見面,寧娟從出口走出來的時候,關澤卻覺得她沒有太大變化,腿還是老樣子,但拖著箱子走得很快,看到他立刻笑著抬手揮了揮。

關澤笑著走過去,這一瞬間他感覺到了久違的親切感。

「我回來啦。」寧娟走到他面前,張開了手臂。

關澤也張開手臂抱住了她,還是那麼瘦小,關澤突然覺得自己鼻子有點兒發痠:「歡迎回來。」

「我看看你,」寧娟仰起頭看著他的臉,「成熟男人了啊關澤。」

「妳沒怎麼變」關澤笑笑,拉過她的箱子,一手摟了摟她的肩,「先帶你妳吃飯吧。」

「我興奮勁兒沒過呢,其實不餓。」寧娟走起路來還是跟以前一樣,有些晃,但步速卻跟普通人的沒有區別。

關澤轉開臉,自從腿傷了以後寧娟就一直要求關澤不要放慢腳步陪著她慢慢走,她不願意被區別對待,但關澤每次看到她這個樣子心裡都不太好受。

「那先帶妳去老街吧,妳不是要住回那邊麼?老店那塊兒拆了,不過我在旁邊幫妳租了一套房子。」關澤走到車邊,給她拉開車門。

「行,聽你的。」寧娟抬腿正要上車,突然又停了下來。

按理說這個高度不會影響寧娟上車,但關澤還是立刻伸了手去扶,在他手剛碰到寧娟胳膊的時候,寧娟轉過身掂起腳摟住了他,把臉埋到了他胸前。

這個突然的動作讓關澤整個人都有點僵,這跟之前的擁抱不同,他能感覺出來這個動作的意義。

「怎麼了?」他在寧娟背上拍了拍。

「沒事,」寧娟聲音有些顫,但抬起臉來的時候,眼裡的淚卻很快地被她壓了回去,「就是看到你真的太開心了,我很……想你。」

關澤沉默了一會兒,選擇了一個合適的回答:「我也很想寧叔和妳。」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