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Steve做了一個夢。

歷經了整整七十年的沉睡才甦醒後,他很常做同一個夢。

彷彿沒有盡頭的深藍海洋底下,一名失去意識的男子隨著海流四處漂浮。

Steve以為那是自己,雖然他很少用旁觀者的角度去看待。

然而,當Steve游近那人後,才發現那名男子不是自己,而是……Bucky

Steve神情驚恐地張了張嘴,無聲地喊他,但那人仍是雙眸緊閉,死了般沉寂。

快醒來!Bucky……

Steve朝男子伸出手,欲抓住他,一道海流卻將兩人硬生生分離。

無論如何掙扎、努力,Steve都無法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彷彿黑洞的大海將那人的身影逐漸捲入、侵蝕,直到他再也看不見、追不到,永遠地失去那人。

 

不!Bucky——

 

Steve倏然從夢境中驚醒,彈跳似的坐起上半身,滿頭大汗地猛喘粗氣。

Bucky……BuckyBucky!」

回過神來,Steve慌亂地喊著他的名字,爬起身來在床上亂翻亂找。

床舖四周一片冰冷,昨夜抱著Bucky入睡的情景彷彿夢境一場。

沒有!到處都沒有!

一股再度失去Bucky的絕望感將Steve整個人籠罩住,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懵了,頹然地坐倒在床舖上。

「你在幹嘛?」

一抹修長人影陡然出現在房門口,Bucky捧著一個馬克杯,歪著腦袋疑惑地看著他。

Bucky!你還在!我以為你離開了!」

Steve黯淡的臉龐霎時發光,高興到快瘋了,一個箭步躍下床撲向他,差點將他往後撞倒在地。

Bucky連忙將馬克杯舉高,穩住重心。

「你還在!你沒走!」

Steve八爪章魚似的纏抱住他,死死地盯著一臉莫名所以的Bucky

這傢伙肯定睡傻了……Bucky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偏頭想了下,晃了晃手中的馬克杯,解釋道:「我餓了……」

「你餓了,所以下床找東西吃?」Steve呆呆地接過他的話,隨即驚醒地一拍額頭,懊惱道:「喔,糟了,我剛搬家,有很多東西來不及買,你喝這什麼……」

Bucky手中的馬克杯拉來一看,發現是冷冰冰的鮮奶,Steve連忙搶下來往廚房走去,老媽子般碎碎念道:「早上別喝冷的,對胃腸不好,我幫你溫熱再喝,你先去沙發那邊等。」

Bucky抿了抿唇瓣,一臉「幹嘛這麼麻煩」的疑惑表情,但還是聽話地走出去,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

Steve一進入廚房,便開始翻箱倒櫃,而後抓狂地發現自己居然連一條吐司都沒存貨了。

「我已經找過了,只剩下牛奶。」

Bucky摸了摸已經「咕嚕」地叫了許久的肚子,盯著Steve在廚房上竄下跳的慌亂身影,殘忍地補了他一刀。

過了一會兒,Steve一臉悲慘地捧著溫熱的牛奶從廚房走出,來到Bucky身邊遞給他。

「家裡存糧都沒了,要不要跟我去超市晃晃?」見Bucky兩三口地將牛奶喝個精光後仍一副不滿足的飢餓神情,Steve罪惡感頗深地開口向他提議道。

雖然Steve更傾向於自己去超市購物,但他不放心讓Bucky一個人留在家裡。

「……嗯。」

Bucky沉默了一下,最終無可無不可地輕點下頭。

「那好,等一下我們……咳!咳咳!」Steve鬆了口氣,這才有心思留意他的模樣,結果瞬間差點被口水嗆死。

方才誤以為Bucky已經離開這裡,極度心慌意亂的情況下,Steve壓根兒沒注意到Bucky居然只穿著一件T恤在房間內晃來晃去,下半身還光溜溜的……他的四角褲呢?Winter Soldier都不穿四角褲的嗎?

喔不,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天哪……

「你……你的衣服呢?」

Steve指著他,發出類似快要窒息的怪異聲音。

「被撕破了。」

Bucky無言地看著他。

「被誰?……喔,肯定是我,很抱歉……」

「……」

Steve的手心都快被汗水打濕了,眼前明明是從前和他無話不談的好兄弟,但他卻感覺自己的面前坐著一名夢寐以求的絕世美女。

他絞盡腦汁地想講些聰明話討好對方,卻總是徒勞無功地出糗,恨不得直接掐死自己了事。

「那……那你暫時先穿我的衣服吧?」Steve張了張嘴,鼓起勇氣試探地問道。

「嗯。」

Steve瞬間又恢復了元氣,在房間忙進忙出地張羅衣服,可惜他對時尚不敏銳,加上衣服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套,所以在他的「精心」打扮下,一副窮酸宅男樣的Bucky就這樣堂堂現世了。

託他之福,Winter Soldier的酷帥形象就像是變了心的女友,從此一去不回頭。

幸好,Bucky天生素質佳,一點都不窮酸的俊俏臉龐仍硬生生地將身上的衣服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Bucky端詳著穿衣鏡當中的自己,上下打量了幾秒鐘,最後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冷酷道:「還行。」

是你不嫌棄,若是時尚女王Natasha在這裡,肯定一板磚將自己拍飛……Steve抹了把額上的冷汗,暗忖道。

「那咱們走吧?」

「……」

SteveBucky久久沒有動彈,一雙銳利的眸子如機關槍般掃射四周圍,彷彿在尋找什麼,Steve沒有多想,心有靈犀地將一頂插在褲子後口袋內的鴨舌帽抽出來,輕輕扣在他的頭上。

Bucky抬起頭來,帽沿底下的冰冷雙眸緩緩露出一絲溫和光芒,但轉瞬即逝。

Steve呆了下,喃喃道:「你笑了……」

Bucky微挑眉,一臉「有嗎?」的疑惑表情。

「呵,沒事。」

Steve摸了下臉龐,抬手自然而然地攬住他的肩膀,朝他露出極溫柔的笑容。

「走吧。」

 

****

 

Steve發現Bucky居然患有「外出恐懼症」……不,或許改叫做「陽光恐懼症」比較恰當,胸口差點疼死。

Steve研究過Hydra如何控制Winter Soldier的資料,自然曉得Bucky最常幹的任務便是埋伏在陰暗處執行暗殺行動,所以一發現Bucky碰觸到陽光後身體立即緊繃起來,機械左臂的手指握得死緊,並下意識地用眼角掃描四周圍環境,一副仍處在戰場當中的警戒模樣,Steve頓時為之心酸不已。

放心吧,Hydra已經瓦解了,你不再有任務需要執行……Steve張了張嘴,想這般對Bucky進行勸說,但直覺告訴他,說這些是沒有用的。

Bucky想痊癒並恢復從前的樣子,必須靠自身慢慢挺過來。當然,或許到最後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什麼都不會改變。

歷經多次的洗腦控制,他的腦子已經壞了,不再是你認識的那個人了……和Natasha分別前,她曾這般意味深長地告誡過自己。

Steve不相信……不,應該說他下意識地不願接受這件事,哪怕Natasha的預測有可能是事實,他也不願輕易認同Bucky已永遠失去了一部份的自我。

然而,見Bucky走在一條尋常的街道上,卻完全無法融入的疏離及緊繃樣子,Steve也不得不承認Natasha的論點有部份是對的。

「不用擔心,我們現在很安全。」Steve安慰道,重新攬住他的肩膀,試圖給予他坦然走在陽光底下的勇氣。

「……被我暗殺掉的人,大部分都死在類似的環境下。」

Bucky面無表情地看向他,琥珀色的雙眸如同兩道深不見底的幽潭。

一如今日的陽光與天氣,有開著車的,下車買杯咖啡的,走在路上溜狗的,跑步健身的……都這樣莫名奇妙地死在他的槍口下。

不過老實說,他沒有任何感覺,至少在恢復從前的記憶前,他很難體會什麼叫「後悔」或「歉疚」的滋味,至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Hydra曾為他描繪出的帝國大業藍圖及正義,然而,Steve瞬間沉下來的神色,卻硬生生地刺痛了他的心。

Bucky可以感覺到Steve聞言後,擱在他另一邊肩膀上的手指倏然牢牢地收緊,將他捏得很痛,但他連吭都沒吭一聲,因為他的心更痛……雖然他並不那麼真切地清楚原因。

「那……不是你的錯。」Steve深吸了口氣後,似乎怕鐵青的臉色害Bucky想岔,嘴角微微勾揚起來,神情溫和地這般跟他說道,與之相反的,眸底卻沒有任何一絲笑意。

「不是?」

Bucky微偏頭,眼眸透露出一絲疑惑光芒。

「對,不是。」

Steve加重了語氣。

Bucky直盯著他,嘴唇蠕動了下,嗓音比往常更加低啞:

「我可以相信你嗎?」

Steve重重地點頭,神情十分認真嚴肅。

「當然可以,我說不是你的錯,就不是你的錯。」

不是我的錯?所以……Steve臉色這麼難看並不是在無聲地責備自己嗎?這麼一想,Bucky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只要Steve能繼續跟自己站在同一邊,那麼無論對立面有多少人痛恨他、唾棄他,他也絲毫不在乎。

「嗯,那我相信你。」

其實,就算你騙我,我也是相信你的……Bucky微點頭,嘴角依稀揚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很好。」Steve微笑,又捏了下他的肩膀才放開他,心裡頭對Hydra的憎恨又更深了一分。

而後,一路上兩人默然無言地繼續走著,不過Steve還是很關心Bucky的任何一個反應,見他偶然對路邊一個熱狗攤販流露出好奇的眼神,立刻就買了兩份給他吃。

從來沒吃過「垃圾食物」的Winter Soldier,抓著熱狗咬下一口的瞬間,露出了閃閃發光令人無法直視的如夢似幻神情,Steve當場被蠱惑了,開始帶著他沿途掃蕩速食店。

漢堡、可樂、炸雞、披薩、潛水艇堡……Steve這般撒錢討好心上人的瘋狂舉動,直到對方神態懶洋洋地摸著微凸的可愛小肚子,一臉滿足地表示吃撐了,才終於停止。

還好自己先前在神盾局上班,至少薪資還是很不錯的……Steve凝視著吃飽後愉快地晃著身子走路的Bucky,心滿意足地嘆了口氣。

吃得差不多後,兩人終於晃進超市內。

看著裡頭滿滿的食物,Bucky又露出了如夢似幻的神情。

「這就是超市?看上去比我的武器庫還大……嗯,大多了……」

「去吧,想吃什麼就買什麼。」

Steve回想起自己初次踏入超市內顯得比他更呆的情景,不禁發出會心一笑,輕輕推了下他的後腰,寵溺道。

有了Steve這只會走路的錢包當後盾,不知不覺間被包養起來的男人Bucky又開始了掃蕩食物之旅。

還好自己跟著Steve回家了……Bucky忙著搬食物的同時,心裡暗暗想著。

SteveHydra的人對待自己要好得太多了,不僅買了一堆美味食物給他吃,口交也很棒,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陰莖太大了,若是能再小一點就更完美了……

在某人的心目中差一點就變成完美男人的Steve,從頭到尾笑容滿面地看著Bucky掃貨,等最後要結賬了,才偷偷拿了一盒保險套及兩管潤滑劑……天曉得超市為啥也賣這玩意兒,但這無損Steve熱愛超市的心情。

「嗨,帶著你男友來逛超市啊?」

老是搶著幫Steve結賬,和他算是面熟的超市女店員瑪麗用條碼機掃過那盒保險套時,忍不住一臉複雜地開口試探道。

Bucky面無表情地眨了眨眼,看向一旁的Steve

Steve假裝沒注意到他的視線,臉頰微紅,有些困窘地搔了搔後腦杓。

「呃……嗯,我男友……」

見他承認,Bucky也跟著點點頭。

對,男友。

瑪麗一臉「就知道是如此」的表情,不無羨慕嫉妒地仰頭朝Bucky笑道:「你男朋友很帥,人也很好,你很幸運……喔,當然,你也很可愛。」

「……」

我可愛?Bucky低頭看了看自身,心想堂堂的Winter Soldier能得到這個離奇的評價,真多虧了Steve的服裝品味。

「不,幸運的人是我才對。」Steve瞇起雙眸,篤定地笑道。

Steve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會這麼幸運……

如果沒有這個人的陪伴,自己的少年時期不知會過得多麼慘澹,如果這人沒有堅持地活了下來,自己今天無法笑得這般心滿意足,所以真正幸運的人,是自己才對。

「是是,幸運的男人們,嫉妒死我們女人了。」

瑪麗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將那盒保險套及潤滑劑擱在食物堆的最上方,然後將購物袋的手提處打了個蝴蝶結,遞到Steve面前,促狹地朝他眨了眨眼。

「耐心點,可別弄傷了你可愛的小男友呦,大個子。」

弄傷我?Bucky茫然地眨了眨眼。

「呃,謝謝,我會小心的……」

Steve再度脹紅了臉,刷了信用卡付賬後,抱著三個大購物袋幾乎是落荒而逃地衝出了超市,心想自己不管過多久恐怕都無法適應現代女性強悍的說話方式。

Bucky一手抱著一只大購物袋,也緊隨在他身後走了出來。

「呼……」Steve吁了口氣,抬眸朝他尷尬一笑道:「嘿,Bucky,你不覺得這年代的女性變得剽悍多了嗎?」

「嗯。」Bucky認同地點點頭,末了又補上兩個字:「恐怖。」

「是啊,我還不敢說你可愛呢。」敢大喇喇地當面稱讚Winter Soldier可愛的女人心臟該有多麼大顆啊?Steve猛打了個哆嗦。

Bucky聞言皺起眉頭,偏頭看向他,露出一臉質疑「難道我不可愛嗎?」似的表情。

雖然他也覺得這形容詞不適合自己,但他下意識地絕不容許Steve對自己有任何負面評價。

Steve後頸一寒,立即猛搖尾巴,馬屁如潮道:「可愛!可愛得不得了!我這輩子沒見過比你更可愛的人了!真的!」

你可以再虛偽點!Bucky不屑地白了他一眼,抱著兩只大購物袋像托著兩管火箭炮,志得意滿地撇下他走了。

「等等!」

Steve連忙追了上去,幾乎掩蓋不住臉上傻傻的笑容。

 

****

 

我找到Bucky了!

 

Steve用和Natasha約定好的密語留言給她後,便將這件事拋到了腦後,和Bucky過起愉快的同居生活。

早晚火熱一炮,兩人過得既性福又美滿,就像隨處可見的一對普通同性情侶。

所以,當Natasha推開Steve的房門,看見Winter Soldier僅穿著一條四角褲,抱著冰淇淋桶蹲坐在沙發上看卡通「探險活寶——阿寶與老皮」的時候,套著高跟鞋的腳踝差點扭到。

抬手揉了揉眼睛,Natasha「咻!」地扭身閃到外頭重看一次門牌,發現絕對沒搞錯後,只好滿臉複雜地再次推門而入。

NaNatasha!」

Steve正端著一盤烤好的巧克力鬆餅從廚房走出來,莫名心虛地差點弄翻盤子,瞪大眼看著不請自來的前同事。

Bucky慢悠悠地伸舌舔舐機械左手指上沾到的冰淇淋,用眼角斜睨著她。

「現在是什麼情形?」

Natasha瞄了眼Bucky赤裸胸膛上的色情吻痕,雙手環胸,一記凌厲的必殺眼神差點將Steve射穿兩個窟窿來。

Steve神情困窘地摸了摸鼻子,舉高手中的盤子討好道::「呃,要先吃鬆餅嗎?」

不是烤來給我吃的嗎?不知不覺間被Steve養成吃貨一個的Bucky,瞬間也掃了他一記冰冷眼刀。

感覺快要被兩人聯合用眼神大卸八塊的Steve下意識地縮了縮身子,悲劇的是,他的存在仍舊十分顯眼。

Natasha不領情地白了他一眼,徑自走到單人沙發邊坐下,沒好氣道:「你說你們是朋友,但是沒說過你們是『那方面』的朋友。」

Bucky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隨即轉過頭邊吃冰淇淋、邊專心看卡通,一副「別惹老子就萬事大吉」的酷酷樣子。

「呃……這件事說起來有點複雜……」

Steve跟著在Bucky身旁的位置上坐下,將鬆餅盤擱在桌面上,支支吾吾地不知該怎麼解釋才好。

「你們在一起了?」

「嗯……是的…我們就……算是在一起了……」

Natasha受不了地拍了下額頭,挫敗道:「喜歡男人就早說嘛,難怪我費盡心思幫你找合適的約會對象,你老是找藉口推託,沒有哪一次答應的。」

聞言,Steve立即脹紅了臉,辯解道:「不是的,這跟喜不喜歡男人沒關係,我只是……只是……」

老天,花了七十年的錯過才發現自己的初戀對象是Bucky,這種話讓他怎麼說得出口?

「喔,好吧,你不是gay,你只是剛好喜歡上一個男人,但是說真的,一個喜歡穿緊身制服的男人否認是gay,很難說服別人。」

一回想起二戰時代的黑歷史,Steve不禁皺起眉頭,哪怕美國隊長的制服至今已經改良了不少,卻仍然緊身了點,不過這可不是他的喜好,絕對不是。

「我才不喜歡穿……」

誰管你喜不喜歡穿,反正你就是穿了!Natasha翻了個女王式白眼直接打斷他的話,隨手指向Bucky,朝虛空戳了戳:

「說吧,那傢伙身上是怎麼回事?你是用嘴巴家暴他嗎?」

彷彿貓兒被踩中尾巴似的,Bucky渾身一僵,眸底朝Natasha射出一抹陰鬱光芒,一臉「這女人很吵耶,我可以幹掉她嗎?」的Winter Soldier表情。

「……」

「可別說他不小心被貓咬了……哇,我眼睛要瞎了。」Natasha盯著Bucky遍佈全身充滿情色意味的吻痕,忍不住發出「嘖」地一聲。

連大腿內側都不放過,真瞧不出來Steve這個老古董在床上這麼熱情奔放呢。

感覺被無禮地視姦了,Bucky眨了眨眼,神態認真地看向Steve

「我可以把她眼珠子挖出來嗎?」

「不行!」Steve嘆了口氣,起身到臥室拎了一件T恤出來,蓋到Bucky身上。

Bucky不悅地噘起嘴,三兩下就把衣服套好,接著一把將桌上的鬆餅奪了過來,在Natasha面前極其挑釁地一口接著一口吃著,像是在啃食她的血肉。

Bucky,別這樣……」Steve無奈地抬手撫了下他的頭髮,Bucky才陰惻惻地撇開臉龐,繼續看他的卡通。

能別在老娘面前放閃嗎?見兩人一舉一動都默契十足,Natasha不禁揉了揉隱隱抽痛的太陽穴,猶豫道:「聽著,Steve,你跟他這樣……太快了,我以為你們只是好朋友,你要知道,他……很危險……」

Natasha?」Steve臉上的溫暖笑意逐漸收斂起來。

「你在尚未確認他的危險性是否已經消失前,就讓感性凌駕理性的話,這樣很不利於接下來的局面,你應該很清楚,經過上次的打擊,Hydra並沒有真正瓦解,只是元氣大傷地暫時潛伏下來,隨時都有可能再度出現……」

Steve放在Bucky髮上的手指頭陡然一僵,渾身的尷尬和困窘瞬間消失,端坐起身子,雙手交握起來,滿臉嚴肅地看著欲言又止的Natasha

「妳是在暗示什麼嗎?」

「夠了,我不是你的敵人,別對我擺出具有威脅性的姿勢。」Natasha紅脣一呶,露出一臉不爽。

Steve苦笑一聲,舉手作投降狀。

「抱歉,我並無意……妳說吧,我保證認真聽。」

Natasha微挑眉:「可以讓Bucky迴避一下嗎?」

聞言,Steve下顎一緊,搖首道:

「他是當事人,我認為沒必要讓他迴避。」

「即使我會用上激烈的言辭,你也覺得沒必要?」

「沒必要,他該知道的就讓他知道,妳就說吧。」

Steve堅持,Natasha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我想你也看過資料,那群噁心的傢伙在他身上做了不少實驗……」Natasha瞥了專注在卡通世界中的Bucky一眼,比了下自己的太陽穴,不自覺地壓低嗓音道:「我們無法確定他們在他腦子裡灌輸了什麼奇怪的思想或是記憶,但肯定不是什麼好……」

「妳可以說大聲點,我很認真在聽。」Bucky舔了下手指,眼神空茫,懶洋洋地道。

Bucky……」

Steve忍不住又嘆了口氣,單手將他身子攬了過來。Bucky抿了抿唇瓣,隨手關掉電視,側身用背脊倚靠在他胸膛右側,仰頭盯著天花板,長髮自然地垂落在額前,令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你不怕聽,我就坦白說了。」

Natasha挺直身軀,正色看向Bucky,直言道:

「我想你比我們都清楚你現在的情況有多危險,Hydra的人不出現還好,若他們一出現,又用某些方式暗示你、或是誘使你繼續變成他們手中的殺人利器,你認為你有辦法抗拒嗎?我們合理地相信,當你還有利用價值的一天,他們一天就不會輕易放過你……」

Natasha!」

「……」

Natasha無視對自己怒目而視的Steve,紅脣微彎,殘忍地繼續道:

「你自己也很清楚,你無法確定是否能抗拒來自Hydra的命令,對吧?」

Bucky下唇一抖,無意識地用右手指尖摩挲冰冷的機械左手臂。

「我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我會盡全力阻止!」Steve挺起胸膛,像隻護崽子心切的老母雞般擋住Natasha射向Bucky的銳利眸光,咬牙怒聲道。

「你閉嘴,Hydra的魔爪若是能如此容易剷除的話,神盾局也不會被侵蝕得這麼嚴重了!」

Natasha用眼刀狠狠地剮了Steve一記,嗓音冰冷地繼續質問Bucky道:

「你自己說,若是Hydra再度下令要你殺了Steve,你會不會照做?」

「……」Bucky瑟縮了下身子,眼眸半垂下來。

Natasha!」

Steve渾身緊繃,情緒焦躁地打斷她的話。

為什麼殘酷的現實就不能放過他們!為什麼要這樣折磨Bucky

Natasha眸底閃過一絲憤怒,怨他不肯理智地面對現實。

「讓他回答,Steve,你不能老是逃避問題,這對解決麻煩沒有幫助!」

Steve右手一揮,激動地辯駁道:「這不是問題!也不會變成我們之間的麻煩!我有信心Bucky不會……」

「我沒信心……」

Bucky垂下臉龐,嘴巴蠕動了下,嗓音沙啞又虛弱地回答道。

「……Bucky?」

Steve睜大雙眸,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