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

 

「我沒信心……」

Bucky轉正身子,朝他露出一抹極其苦澀的表情。

「到這裡後,我時常半夜驚醒,不是作噩夢,只是下意識地驚覺自己好像不該出現在這裡,直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差點掐住你脖子把你當成敵人幹掉……我不相信你沒察覺過……」

「我……」Steve神情痛苦地瞪著他,想叫Bucky別說了,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Bucky無視Steve負傷野獸似的絕望眼神,繼續冷聲說道:

「你知道嗎?真正熟睡過去的呼吸聲和裝睡的呼吸聲其實有著細微的差異,最初我出現奇怪動靜的前幾次,你還會保持警醒,裝睡留意我的反應,但最近你對我越來越放鬆,從不習慣到習慣有人在你身旁睡著,再這樣下去,你總有一天會在睡夢中不知不覺地被我殺了……」

天哪……Natasha抿緊唇瓣,皺緊精緻的眉宇。

Steve怒斥道:「你不會殺了我!證據就是在真正動手前你都會突然恢復神智!這代表你不是真的想殺了我!你可能只是……只是一時睡昏了頭……」

Bucky閉了閉眼眸,眼眶充血地瞪著他,咬牙一個字一個字道:「問題是,我無法保證每一次都能及時恢復神智……」

「我不在乎!更何況這只是短暫的過渡期!我相信隨著時間過去,你終究會復原的,我會一直陪著你!」

Steve和他互不相讓地對視。

他什麼都沒有,卻從不缺乏耐心,即使要耗上一輩子等待Bucky恢復從前的樣子,他也心甘情願。

「但是我怕!我沒信心……我……若是Hydra下令要我除掉你,我怕我會再次動手……你別忘了,上一次你差點就被我……」Bucky低頭瞪著自己曾經沾滿血腥的雙手。

一隻人肉做的手臂,另一隻卻是用機械做的,為的是能更俐落地收割人命,只要上頭一個命令,他可以毫不在乎地動手。

他是怪物,Natasha是對的,不該輕易對一頭怪物降低戒心。

「夠了,別再說了!」

Steve單手攬過他的身子,將他的臉龐按在自己的頸窩邊,遮擋住他必然不願被外人瞧見的淚眼朦朧模樣,心口一陣陣抽疼。

Steve,我……我不想殺掉你……」Bucky伏在他身上,顫著嗓音啞聲說道。

「我知道……」

「沒人會陪我看卡通,放老歌給我聽,買漢堡、炸雞、熱狗、冰淇淋給我吃……」Bucky像個牙牙學語的孩子似的呢喃說著,「還有,我都不曉得熱牛奶這麼好喝,若是你死掉了,就沒人會熱牛奶給我喝了,我早晚都要喝一杯的,微波爐真的很難用,我怎麼學都學不會……」

Steve抽了抽鼻子,仰著臉龐不讓淚水丟臉地從眼角滾落下來,哽咽地哄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會一直陪著你,買東西給你吃,熱牛奶給你喝,相信我,好嗎?我們終究會度過難關,你要對自己有信心,也要對我有信心,知道嗎?」

「可是……」

「噓,乖乖聽話。」

「……嗯。」Bucky彷彿同意地輕輕應了聲,在他懷中閉上眼眸,一臉疲倦。

過了不知多久,Steve抬手抹了下眼角,有些尷尬及感激地看向斜前方一直默不作聲等待他恢復心情的Natasha

「我想妳過來這裡,應該已經有些想法了吧?」Steve知道Natasha方才那些尖銳的話語,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不錯。」Natasha坦承地朝他點了點頭,開口道:「來這裡之前,我已經聯繫上StarkBanner博士了,他們對Bucky的狀況很有興趣,想對他進行更深入的瞭解。」

Steve懷中的Bucky聞言渾身一僵,Steve也同時驚訝地瞪著她。

「等等!妳想讓Bucky再度被人研究?」

「就知道你會想岔,防備心別這麼嚴重好嗎?」

Natasha無奈地嘆了口氣,辯駁道:

「這不是研究,只是對他進行全面性的瞭解……不徹底摸清楚他目前的狀況,就沒人能幫助得了他,我保證他們會在顧及Bucky尊嚴的原則下對他做些必要的檢查,相信我,也信任你的同伴們,好嗎?」

Steve深深地吸了口氣,他不是不信任往昔曾和自己並肩作戰過的同伴們,也沒有懷疑Natasha的動機,但是,Bucky對自己而言太重要了,哪怕有那麼一絲可能,他都不能冒險……

Natasha,我覺得還是……」

「我同意。」Bucky突然說道。

Bucky?」Steve眼神慌亂地看向他。

「他們想怎麼檢查就怎麼檢查吧。」反正我習慣了。Bucky挺起上半身脫離Steve的懷抱,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末了加了個但書道:「只要別隨便剖開我的腦子就好。」

「放心吧,他們不會這樣做的。」Natasha稍微鬆了口氣,朝他承諾道。

老實說,在沒獲得Winter Soldier首肯同意百分之百地配合前,她也不敢讓他輕易地進入Stark大樓進行檢查,那裡已經變成神盾局殘存勢力的聚集中心點,處在既脆弱又生氣勃勃的轉變期。

偏偏Steve這邊的情況令人很不省心,美國隊長是他們最重要的成員之一,也是神盾局殘存勢力的精神支柱,卻粗心大意地收養了一名曾差點將自己幹掉的Hydra頭號殺手,若是不小心出了意外,大夥哭都沒地方哭去,復仇者聯盟恐怕也會出現崩盤的危機。

當然,若是Winter Soldier的情況還有辦法挽救,Steve不但會多出一名可靠的保鏢,神盾局也會多出一個強而有力的後盾,這是雙贏的局面,Natasha不容許這個計畫出現任何變數。

而在這過程當中,如何防止並截堵Hydra暗中利用Bucky一事進行滲透新神盾局內部的陰謀,已納入全盤的考量內。

只不過,自從瞬間察覺出SteveBucky之間的關係起了劇烈的變化後,Natasha便頭疼地認知到一件事——一切美好計畫的前提是,必須獲得Bucky出自真心的配合,否則若是出了什麼大夥並不樂見的意外,總是一副老好人模樣的Steve恐怕也會露出獠牙了。

老實人不生氣則已,一旦生氣肯定就是驚天動地,Natasha可不想觸這霉頭。

Steve俊秀的眉頭緊鎖,語氣複雜地沉聲道:「我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尤其Stark是個……呃,怪咖……」

「有意思,他也認為你是個怪咖呢。」Natasha嘴角一揚,忍不住咯咯笑道。

「是啊,他老說我是過時的老古董,但根本是他太超現實了吧。」Steve撇了撇嘴角,無奈道。

「沒辦法,誰叫圍繞在你倆身上的時間流速明顯不同。」Natasha眼神調侃地含笑道。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Stark那傢伙不能因此就對我身懷歧見,這樣讓他顯得很難相處。」回想起過往一些相處片段,Steve又想嘆息了。

「呵呵,或許不是歧見呢,聽說他小時候最喜歡玩的玩具,就是美國隊長模型呦。」

Natasha這番話無意中透露出一個訊息——千萬不要得罪一名特工,尤其是一名女特工!否則她會在你完全沒留意間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查個一清二楚,連你每天穿的內褲是什麼花色都瞭若指掌,然後在關鍵時刻笑容甜美地補你一刀。

「嗄?」Steve差點被口水嗆到,摸了摸臉頰,一臉怪異道:「別開玩笑了,妳說他小時候玩…玩過……」

Natasha話語中的暗示太明顯了,難不成自己是Stark小時候的偶像?天哪,這未免也太悲劇了吧……

「呵呵,要我去他老家的抽屜內翻找出證據來嗎?這可是我拿手的事情。」

Steve高大的身軀不自覺地瑟縮了下,慌忙搖首。

「不不!千萬別……」

「……我餓了!」Bucky神情陰鬱地左右看了兩人一眼,突然冷冰冰地開口打斷他們一搭一唱的對話。

「餓啦?」Steve霎時回過神,下意識地站起身來往廚房方向邁步,還不忘柔聲道:「忍耐一下,我這就去煮飯。」

媽呀,這什麼訓練有素的忠犬反應啊……Natasha一臉不忍卒睹地抬手揉了揉隱隱抽疼的太陽穴。

Natasha還坐在原地不動,Bucky眉頭一皺,刻意提醒道:「Steve向來只煮兩人份。」

Bucky,不可以這麼沒禮貌,有客人來我們家,我們必須要熱心招待……」Steve教導自家孩子似的諄諄教誨道。

「別,甭忙了,我還不餓。」

Natasha又想翻白眼了,趁自己還沒被這夫夫兩人閃瞎前,決定摸摸鼻子閃人了。

「快滾吧。」

算妳識相,Bucky滿意地哼了一聲。

「啊!仔細想想好像有點餓了,還是留下來吃飯好了。」Natasha的臀部才剛離座一公分,又迅速重新坐下,挑釁地斜睨著Bucky

「……」

Bucky果然露出一臉不小心踩到大便的鐵青神色,Natasha眉梢微揚,得意地朝他假假一笑。

「不歡迎我嗎?但有禮貌的Steve可不會這樣呦。」

Bucky抿了抿唇瓣,機械左手臂無意識地發出「吱吱」聲響。

Steve左右看了下,決定充當和事佬,清了清喉嚨說道:「其實……Bucky在失去記憶前,是個對女人很溫柔的紳士……」

「你閉嘴!」

「哈哈。」

「妳也閉嘴!」

「嚕啦啦……」Natasha朝他吐了吐舌頭,扮了個鬼臉。

「……」Bucky臉色鐵青,一把抓過Steve的手臂,狠狠地咬下去。

Steve無辜地悶哼一聲,忍住沒動,任由他發洩怒氣。

面對Bucky凌厲的殺氣,Natasha只是一勁兒笑,唯恐天下不亂地敲著桌面挑釁道:「飯呢?Steve,我餓了,快去煮飯。」

「……我真的不可以幹掉她嗎?」Bucky鬆開咬噬的地方,一臉委屈地瞪著Steve

「不行……」

Steve無奈地看向Natasha

Natasha朝他聳了下肩膀,剛好也自覺調戲夠了,便心情愉悅地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

「呵呵,小氣的男人,逗你玩兒的,我先走了,你們兩個別忘記明天要到……」

「一個禮拜後。」Steve迅速打斷她的話,一臉堅持道。

「不行,這件事越快處理越好。」

「一個禮拜後,不然就取消這次協議。」

在這件事上,Steve頑固得就像是一顆石頭,不過Natasha也不是會輕易妥協的女人。

「最多三天,StarkBanner博士都是大忙人,總不能讓他們空等太多天。」雖然可確知的是,那兩個大忙人肯定會各自找樂子,不會傻傻地待在原地空等,但這不是答應讓Steve拖延的好理由。

Steve搖首,朝她伸出五根手指頭。

「五天,這是我的底線。」

Natasha眉頭一皺,受不了地撇撇嘴道:「所以我才擔心你倆的關係,他的情況需要一個最理智的判斷。」

若是Bucky還有得救,那一切就萬事大吉,沒有人會在意他們是否搞上,但若情勢走向最糟糕的那一方呢?

如果神盾局最終不得不對Bucky高舉屠刀,那麼Steve會站在哪一方?Natasha先前還對答案有所猜測,但她現在已經連想都懶得去想了。

Bucky儼然已經成了Steve的逆鱗,誰敢妄動都可能會造成最糟糕的局面,屆時若美國隊長失去理智地暴動?天哪……恐怕會有一大票美國隊長的死忠粉絲在背後為他搖旗吶喊……

再加上StarkHulkClint、雷神兄弟……個個都是唯恐天下不亂令人頭疼的問題兒童,自覺越來越像苦命保姆的Natasha恨不得立刻放長假消失算了。

「妳錯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會影響我個人的判斷。」

「那可不一定,這世上被愛情沖昏頭的傻瓜從沒缺少過。」

Natasha……」

「好,算了,五天就五天,你好自為之吧,我不留在這裡惹人嫌了。」

Natasha不贊同地嘀咕了聲,末了朝Steve揮了揮纖手,一副懶得再和他抬槓的模樣。

Natasha!」在她快走出房門前,Steve驀地出聲喊住她。

「嗯?」

「無論如何,謝謝妳這麼關心我。」Steve神情誠摯地看著她,雖然因為身附的任務不同,兩人之間曾有過猜疑及矛盾,但友誼卻是千真萬確地存在,Steve很感謝她願意付出的關心。

「我欠你一次,還記得嗎?」Natasha一愣,隨即回過神來促狹地朝他一笑,身影瀟灑地甩著紅髮離去了。

不,我們其實互不相欠……Steve笑著搖了搖頭。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