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無聊

 死神界──

每天都在作相同的事情……真無聊……

死神路克坐在岩石上,抬眼仰望頂頭上方顏色渾濁不堪的天空。

死神界放眼望去盡是一片殘敗荒蕪,清冷的空氣中,無時不刻飄散著一股濃濃的血肉腐朽臭味,以及、絕對的死寂。

冰冷刺骨的寒風不時捲起一渦沙塵,偶爾拂過路克的腳邊。

細沙落地的微弱聲響,更增添這一方灰白天地的孤寂。

為什麼會這麼無聊呢?

每天的工作,只是在死亡筆記本上寫下人類的名字,進而奪取對方的壽命而已……

身為死神的任務,就是這樣

銅鈴般大小的眼眸充滿疑惑。

腦袋一片空白。 

幾秒鐘後,一口濁色長氣,緩緩自喉嚨深處嘆出。

「嗤!你看,路克那傢伙又在發呆了!」

「少轉移注意力!輪到你下賭注了!」

「好啦好啦!嗯……二顆骷髏頭!」

「呿!才兩顆?太少了吧!」 

「嫌少?要不然之前你少贏我一點啊!我的財產就只剩下這些!」

「哼,小氣巴拉鬼……(轉頭)喂!路克!你要不要也來賭一把?」 

「啊!對啊!過來賭一把吧!路克!你好久沒跟我們玩了!」

黑色的瘦長身軀動了動,兩顆無神的眼球緩緩往下移。

「……你們在賭什麼?」 

其實,並不期待回答。

「我們在賭死神大王幾天沒洗澡了!」

「嗯嗯,我猜一百四十天!這次一定是我贏啦!」

「……」

「快點過來下賭注!答案要公佈了!」

「…………」

砰!躍下岩石。

「咦?路克!你要去哪?」

邁開步伐,路克頭也不回。

「人間界。」

嗄?兩名死神同時不贊同皺起眉頭。

「嗄?又去工作啊?!你這麼賣力做什麼!」

「就是說咩!死神大王也勸過我們不要太快把筆記本寫完不是嗎?你這樣天天寫,死神大王會不高興的啦!」

「……」不理,越走越遠。

「喂!路克──!路……」

「別叫了,他不玩就算了!當我們稀罕他的骷髏頭麼!」

「嗯嗯!我們自己玩!」

「再拉一個死神來下注好了……(轉頭)喂!那邊那個渾身纏滿白色繃帶的木乃伊死神……對,就是你!」
  
「我叫雷姆……」飄過來。

「好,雷姆,你有興趣跟我們賭一把嗎?」

「賭什麼?」

「賭死神大王幾天沒洗澡。」

「……好啊,我參一腳。」

「等等,賭注不能少於五顆骷髏頭喔……」

「沒問題,骷髏頭我多的是。」

聞言,兩名死神相視而笑。

嘻嘻,又找到一個冤大頭!

啊……雷姆突然想起一事。

忘了事先提醒它們,這幾百年來,任何一場賭局我都還沒賭輸過耶……算了,應該沒關係吧……

 

 

人間界──

這個世界已經爛透了……

講台上沉穩卻瑣碎的授課聲,一字字左耳進、右耳出。

初次上課時心不在焉,單手撐在下巴處,夜神月一臉無聊地望出教室窗外。

一直都曉得,背地裡自己被誇讚是天才、資優生、文武全能……但在世俗大人們的眼中,自己不過只是一介天真無知的高中生罷了。

想跟隨父親的腳步,改變這個扭曲世界的理想,原來全是自以為是的過剩物!

會突然這般憤世嫉俗,是因為夜神月遙想起昨夜發生的事──約莫八點多的時候吧,他在房間中寫參考書寫到一半時,愛筆突然斷水,凡事要求完美的夜神月當機立斷地拿起擱置一旁的皮夾,披上一件白色薄外套,下樓告知母親一聲後,便出門前往文具店走去。

晚一點還有營業的文具店離家裡較遠,夜神月拉上外套的帽子,雙手插在腹前口袋中,獨自一人走在繁華街上。

清冷的夜風,不時拂過他俊秀白皙的臉頰。

店家在馬路的另一邊,過橋時,狀況突然發生了──

『啊…不要……請放手……』

『不要怕,大叔不是壞人…我只是想找妳講講話……』

天橋中央,一名看似酒醉的中年上班族男子正在糾纏一位打扮清純的少女,剛爬上階梯的夜神月見狀,隱藏在血液裡頭的正義因子立刻被激發了。

『住手!』

夜神月大喝,一個箭步衝上前,伸手將中年男子的右手臂反折到背後。

『啊!痛痛痛……』男子殺豬般叫了出來。

『你沒聽到對方說不願意嗎?』夜神月一雙凌厲的眼神盯得中年男子頭皮直發麻。

『痛…好好好!我不會再纏著她了!』

『哼!』

夜神月不屑地悶哼一聲,一放開那名猥瑣男子的手,他便連滾帶爬地逃離了。

『啊……謝謝……』似乎驚魂仍未定,少女身軀還有些僵硬地對夜神月細聲道。

『不用客氣。』

瀟灑地向少女點個頭後,兩人便分道揚鑣了。

結完帳,從文具店出來的回程途中,夜神月的情緒一直很激昂。

他覺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自己見義勇為,不顧危險地挺身而出幫助一名受到色狼性騷擾的少女……嘿嘿,回去跟父親說這件事,他一定會稱讚我的!

白皙的臉頰浮現一層滿足的紅暈。

然而,這股驕傲與得意,很快便被現實的殘酷面蒸發掉了。
 

啊……那邊是……

夜神月不敢置信地瞪大明亮眼眸。

隱密巷子處內,出現與方才橋上同一個場景──中年上班族纏著一名少女,人物和不久前夜神月碰上的完全一模一樣,不同處,只在於少女不再一臉害怕,反而笑臉盈盈地伸手收下猥瑣男子遞過來的錢,飛快塞入隨身小包包中。

 

空氣中隱隱約約飄來幾句話語。

『大叔好有錢,一出手就給三萬,在公司應該是高級主管吧……』

『嘿嘿,那個……』

『唱歌是吧?好啊,美香最會唱歌了……』少女柔軟的身子大方地靠近男子,纖臂摟住他的,表現得就像是中年男人交往多年的小女朋友。

無意中見識到這世界黑暗一面有多麼殘酷的夜神月,身軀整個僵硬住了。

爛透了!

犯罪的傢伙、邪淫的傢伙、說謊的傢伙……都該死!

夜神月並不是生氣那名少女跟男人金錢援交的行為太過差勁,而是憤怒自己徹頭徹尾被那兩人愚弄了!

為了拿到更多的錢,少女是在玩欲擒故縱的遊戲呢!偏偏自己居然傻到去破壞她的好事!哼哼!這兩人現在心底一定在嘲笑我方才「見義勇為」的愚蠢行徑吧!的確,這世界上像我一樣笨的人也不多了!

就算明天見到早報報導少女被人姦殺棄屍在巷子口,夜神月也不會感到意外或是同情!

這就是現實!這世界已經爛透了!無藥可救了!

正義已死!邪惡萬歲!

差勁的傢伙……都去死吧!

 

在一名不知羞恥的援交妹和猥瑣的中年男子面前出了個大糗,嚴重地刺傷到夜神月高人一等的自尊心。

不願再看下去,他抿緊唇,低頭不發一語地走回家中,將自己深深關入房內。
 

期間,可愛的妹妹粧裕見他眉頭深鎖而疑惑地前來敲門,夜神月也沒心思搭理。

漫漫長夜,就這樣在床上輾轉難眠地虛度了。

有點兒洩氣,但更多的是不知名的怒火在腹內燃燒。

……

……

飄蕩在天上的浮雲,於夜神月清澈的眼眸中殘留下些許陰霾。

那兩人死了也沒關係……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死不足惜,殺了反而可以改善這個世界。

壞人都死光光的話,這世界就會變得異常純淨,更適合人類居住。

而人口減少後,飢餓、戰爭、貧窮、仇恨……這類時常可見的問題也會就此消滅。

或許聰明的傢伙真的很容易走上偏執的道路吧,不知不覺中,夜神月整個人已經沉浸在冰冷無情的思緒裡。

「喂!全國模擬考第一名的夜神月同學,不要發呆!」

一根粉筆凌空扔了過來,額頭一痛,夜神月霎時驚醒。

「哈哈……」週遭隨即迴響起一片哄笑。

不知怎地,同儕暗含惡意的笑聲,以前總是不在意的夜神月,今趟聽了卻感到一陣胃酸,不舒服極了。

「你已經是我們學校的活招牌了,下次的考試可不能失常。」

「是的,老師。」

振作起精神,如往常一般,嘻皮笑臉地帶過了。

 

……好無聊。

即使身為操控人命的恐怖死神,心底卻老覺得一陣空虛無比。

 

……好無聊。

就算自己全國模擬測驗考第一名,這爛到底的世界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這世界真是太無聊了……一瞬間,兩個處於不同時空、不同種生物的內心想法……重疊了。

 

哪,快點出現一點什麼,來改變這個無聊世界吧……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