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王之花‧卷四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大炎王朝帝都一隅——

 

自從將碧眼金蟒派遣到大炎王朝的帝都去後,戰無絕就沒見他回來了,倘若戰無絕再次見到碧眼金蟒一面,他恐怕會大吃一驚。

因為……碧眼金蟒發胖了……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梵天這些天總覺得貼身侍女青檀注視著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但是他正與戰無絕陷入如膠似漆的熱戀期,滿心滿腦都只裝得下戰無絕的身影,根本無暇留意到自己露出了多少破綻。

或許是知曉梵天因為清河一事內心還有些疙瘩,所以戰無絕對他奉行了「只要男人下面爽了,上面就不會太過計較」的準則,不忙的時候就對他熱情如火,不是吻得他呼吸不穩就是黏膩在他身上,打死都不退。

不管白天或黑夜,只要興致一上來,就會放下手邊一切事務,拖著梵天滾到床上,用碩大的陰莖不知貫穿了他多少次,操得他雙腿發軟,好幾天腦袋都是一片茫茫然。

幸虧那根被梵天每天夾在後庭內的「鎖玉津」似乎起了效用,雖然那地方被男人天天操弄,卻還是維持了一定的緊實及柔韌度,令他不至於被偶爾前戲不足的激烈性愛弄傷。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御天這趟是匆匆忙忙出來,嘴裡嚷著要請客,其實身上連個銅子兒都沒有,君不悔掃了他一眼便心底有數了,體貼地沒有等店小二過來收賬便搶先埋完單了。

御天看著他的動作,張了張嘴本來想說些什麼,後來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腰間後就乖乖閉嘴了。

不過,沒錢歸沒錢,肚子真餓了他也沒有絲毫客氣,一口氣便吃了三大碗餛飩麵及兩碟小菜,惹得不止君不悔多看了他幾眼,旁人亦不時偷眼覷來,畢竟天色已晚,這兒已經沒人像他這樣把宵夜當正餐吃的了。

「呵,一時餓得狠了,不好意思讓你破費許多。」御天摸著有些脹起來的肚子,俊臉微紅道。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時戰戰兢兢,回程時卻是渾身無力。

炎墨城父子四人一踏出炎承飛的居所,便一路沉默著往回程走,最後更是互道晚安後就直接分道揚鑣,誰都沒心情再多說些什麼了。

從皇太祖的嘮叨中,他們還聽出一些秘辛,似乎是他的心腹太監德言除了長生不老藥以外,還在東海深處另外尋獲了一些不知名的物品,令皇太祖對於踏上「成仙」之路更是興致勃勃,看樣子就算是來了兩頭牛也拉不回來了。

御天呆坐在乘輿上,也不催促人趕緊送他回去,迎著涼涼的夜風,細細地回想著今晚親眼目睹的那特別驚心動魄的一幕。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炎承飛小心翼翼地從玉瓶中倒出一小顆火紅色的藥丸在手掌心上,僅看了一秒鐘便直接往口中服下。若不趕緊吞下,他怕這顆令他朝思暮想的仙藥就這麼消失在空氣中了。

那粒藥丸幾乎入喉即化,甚至沒有什麼味道,就在炎承飛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嚨,狐疑自己是否真的將長生不老藥吞服了的剎那間,忽然感覺渾身一陣劇痛,皮膚像要燒灼起來似的散發出陣陣熱氣,五臟六腑彷彿遭人打了個死結地攪亂在一起,不舒服到極點的感覺,令炎承飛不禁用雙手環抱著自身,在高位上蜷縮成一團。

當炎承飛暗暗懊惱,誤以為自己服用這枚仙藥的時機點已然太遲,導致仙藥變成毒藥時,看在外人的眼中,卻渾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炎墨城父子四人在極度震驚中,不約而同地紛紛站立起身,睜大了雙眸瞪視著逐漸產生變化的炎承飛,就連守護在兩旁的老太監以及他的心腹太監德言,都情不自禁地探長了脖子。

看在他們眼中,面前的情景不可思議到了極點,原本老態龍鍾的炎承飛正一點一滴地逐漸恢復青春,鬆弛的肌膚像被拉緊了似的緩緩變得緊實,青筋暴起的枯瘦手臂如生出肌肉般膨脹開來,不再乾扁扁地結實有力了不少,但變化最多的是他的臉龐。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土王朝深宮內苑--

 

在接近晚膳上桌的時間,人皇炎墨城忽然接到以隱退許久的皇太祖降下的密旨,命他即刻啟程前往皇太祖炎承飛隱居的「無極宮」內聽令,本已走到飯廳的炎墨城當下立即回房,叫人緊急幫他換裝。

被召來陪同用膳的貴妃不知發生了何事,故作嬌憨地向炎墨城埋怨了幾句,結果被臉色鐵青的炎墨城狠狠地訓斥了一頓,像趕隻蒼蠅似的將之驅回了後宮。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梵天渾身一僵,身子側躺著,手指頭還維持著握著自己鳥兒的尷尬姿勢,只剩下眼珠子還能轉動地緩緩睇向戰無絕。雖然他很想從眼中射出兩道殺人視線,但以目前下半身還光著的模樣來看,無論如何是辦不到了。

「沒事兒,殿下自個兒繼續,別管我。」戰無絕上下打量了他一會兒,自然知曉他正在幹什麼「好事」,隨即嘴角邪邪一翹,大方地欣賞起來。

「……」能不管嗎?別玩兒我了……梵天「砰」地轉身趴在床鋪上,把身子挪啊挪地縮成一小圈,渾身散發出幽怨氣息。他畢竟是個剛開苞不久的雛兒,無論怎麼鬥都鬥不過臉皮堪比城牆厚的戰無絕,乾脆就不鬥了。

呃,把小孩兒打擊到都不敢見人啦?戰無絕見狀一愣,反而有些歉疚起來,連忙坐到床塌邊,摟著他的身子誘哄道:「殿下,我方才是開玩笑的,我怎麼捨得讓您自個兒動手呢……」

「滾……!」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青檀到廚房那邊盯著下人張羅好一桌飯菜後,急匆匆地又來到浴池外邊,左等右等地盼了好一會兒,才見到梵天和戰無絕兩人從裡頭出來。

「呃,殿下怎麼了嗎?身體是不是有哪裡不適?」見梵天神態慵懶地半倚在戰無絕胸前,幾乎是被他半摟半抱著走過來,青檀不由得吃了一驚,連忙上前關心道。

被青檀那雙清純無邪的眸子盯著,梵天忍不住臉龐一紅,支支吾吾道:「沒、沒什麼,只是有些頭暈……」

「頭暈?」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作者幾歲(只接受某個數字!!!XD)
  • 請輸入密碼:

「呵。」曉得他自尊心高,心底的結一時半會兒還解不開,戰無絕只是一笑,幫他擦好了背,又將他半翻過來抱在自己大腿上,抓起他白皙修長的手指頭,拿濕布巾一根一根地擦拭,活像在對待什麼易碎的珍寶。

「你怎麼不說話?」梵天偏頭斜睨著他,內心充滿矛盾。方才戰無絕說些好聽話哄他,他嫌太假,現在閉上嘴巴不說話了,他又隱隱不悅,自己也覺得自己難伺候得緊。

「現在說什麼都挨罵,不敢說了。」戰無絕抿唇溫和地笑著。

「你不敢?百年前一個偌大王朝都敢說反就起兵反了,這天底下你還有什麼事是不敢做的?」梵天不自覺拉高嗓音,再度鄙視地白了他一眼。

「有,不敢惹你生氣。」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不要……你怎捨得騙他…怎捨得讓他空等……」梵天雙手亂揮,喃喃自語著,緊閉雙眸淚流滿面。

「殿下、殿下……」

「不要……你這個騙子…大騙子……」

「殿下!」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河從恍惚中一清醒過來,便發覺自己的身子變得乾乾淨淨,十分清爽,就連戰無絕也已穿戴整齊,坐在床沿邊凝視著自己。

再往四周看去,似乎已有天將大白的跡象,幾束晨曦透過門縫穿透了進來。

「……我暈過去了?」清河眨了眨眼,不敢置信道。

「嗯,高潮的瞬間就暈過去了。」戰無絕摸著他仍有些病態嫣紅的臉頰,神情滿是疼惜與不捨。

「那你不就……」清河自責地看著他,心知男人在那種情況下肯定不願繼續盡興。

文章標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滿18了嗎?(yes or no)
  • 請輸入密碼:

「確實是我幹的。」戰無絕微點頭,並無否認,但臉上亦沒有出現任何得意的神情,有的僅是深深的疲倦:「不過,蠻族刺殺算是遠因,清河最初僅受了輕傷,最主要是宮內一名和他最親近的人暗中下毒害他,才導致我和清河天人永隔……」甚至就連最後一面也不得相見……

「原來真是如此,所以你就發了瘋,舉兵叛變……」梵天腦中一呆,死死地瞪著他。

在尚未知曉真相前,僅研讀過史書的梵天原本以為前朝太子之死只是一個導火線,戰無絕叛亂的真正起因應該是野心作祟,妄想自個兒稱帝,萬萬也沒想到造成一個偌大王朝覆滅的起因真是如此簡單。

「是。」戰無絕黯然地嘆了口氣。人死如燈滅,縱然成功地為清河報仇血恨,他還是沒有一天過得開心,深陷痛苦泥淖中難以自拔。

聞言,梵天說不上來心底是何種滋味,只覺得非常不高興、不開心:「愚蠢!太愚蠢了!當你下此決定的時候,你……你有事先想過兵敗的話,你身後的家族下場會是如何嗎?若非前朝真被推翻了,你很有可能害得你全族滅絕!你這只是一介匹夫之怒,有勇無謀的舉動!哪怕後來你成功了,仍無法掩飾你犯下的愚蠢錯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不起……

 

戰無絕輕輕地吐出這三個字,盯著眼前一邊默默留著眼淚、一邊面露倔強神情瞪視著自己的梵天,內心混雜了各種滋味難辨的情緒。

有歉疚、有不捨、有憐惜、更有一絲心痛,他本來不想這麼早就讓梵天知道真相,因為梵天知道後肯定會倍受打擊,戰無絕這輩子最不願見到他傷心落淚的模樣,然而,冥冥中似乎仍有一道看不見的陰影籠罩著他們,令他們提早走到了這個局面。

「……你打算什麼時候動手?」梵天抬手抹去眼角的淚痕,像看著陌生人似的瞪視著他,冷聲詢問道。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