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王之花‧卷一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放在卷一前頭的地圖被吃掉了不少...囧

基於私心...

所以在這邊放上來XD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一會兒,逐漸從低沉心情中恢復過來的梵天,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對戰無絕撒嬌嗎?故意將自己貶得一文不值、自暴自棄,目的只是討要男人一個憐惜關愛的眼神,甚至在無形中逼迫對方許下一個又一個的誓言……自己這是怎麼了?乍然醒悟到此點的梵天,不由得一陣心慌意亂。

怦怦!怦怦!梵天的胸腔內突然響起心臟劇烈鼓譟的聲音,臉蛋也羞得快抬不起來,身子軟軟地倚靠在男人懷中,體溫陡然上升。

「呃,殿下,你怎麼突然發高燒了?」將他攬在胸前的戰無絕第一時間發現他的變化,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後,大驚失色地強迫他在一旁的軟墊上躺下來休息。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嗯,殿下沒有嗎?」戰無絕試探地問了一句。當然,假使梵天已有心儀的對象,那也不妨礙他大肆破壞、巧取豪奪。

「沒有,在地位尚未穩固之際,本宮哪有心思談情說愛!」梵天不自覺地噘起嘴唇,感覺自己好像被青檀及戰無絕兩人聯手排擠在外了。

「很好。」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確定戰無絕雖然重傷卻性命無慮,人皇發下來的大筆賞賜立即送到了他的營帳內。

雖然令人眼紅不已,但戰無絕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為皇太子擋下致命的一箭,功勞無可挑剔,無論收到多少賞賜也不為過,有不少人不知多麼懊惱當時慢了戰無絕一步呢!

當然,得知戰無絕居然運氣絕佳地逃過一劫,更博得人皇的大力讚賞,有少部分的人無不暗中詛咒,恨老天爺沒長眼睛;而皇太子麾下的人,則是對戰無絕感激涕零,若是太子殿下不幸身死,不曉得會有多少人前途黯淡、性命不保呢!戰無絕因此意外地在太子殿下一方的陣營中獲得極高的威望,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咳……」

在氣氛變得愈來愈微妙之際,梵天終於忍不住乾咳一聲,轉移話題道: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傷口會疼嗎?」發現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難看,梵天連忙扶住他的身側,暗暗責怪自己不該打擾一個傷患這麼久,勸道:「先躺下來休息一會兒吧?傷口雖淺,仍需要靜養多日不是嗎?」

「咳,其實疼的不是傷口……」戰無絕嘴裡小聲地嘟嚷著,最後還是在梵天的堅持之下,抓來一個靠墊放在身底下側躺著。

見他乖乖聽話,梵天滿意地笑瞇了眼,不過這抹笑意轉眼即逝,稚嫩的臉龐重新蒙上一層無奈及憤恨,低聲道:「今年的狩獵大典,本宮便不參賽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卻見被他們斷定奄奄一息的傷患突然坐起上半身,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們。

赫!詐屍了?三名御醫瞬間倒抽一口涼氣,連滾帶爬地縮到營帳的角落處,行醫多年,也不是沒見過死人,卻沒遇過像這般驚悚的畫面。

「你……你可有何未完成的心願?」

聞言,戰無絕不禁啞然失笑。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有人都不許動!違者殺無赦!」

「刺客在那裡!上啊!快抓住他!」

大部分人作夢也想不到會有人敢公然行刺,現場像是炸開了鍋般,陷入極度的混亂之中。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哼,若非咱們的少主沒來,哪由得這個藏頭蓋臉的小子奪得魁首!」

小山丘的斜坡上,一名身材魁梧的光頭男子雙手環胸,豹似的雙眼不善地微微瞇起。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父皇這是……偏心!太偏心了!御天從極度震驚的情緒中瞬間回過神來,一雙拳頭倏然握緊,暗恨不已。在他想來,肯定是父皇怕梵天出使不利,索性將傳說中的戰王弓贈與他一同帶去,希望能藉此收穫一些意外之喜……簡直是偏心到了極點!

「謝父皇浩恩!」頭一遭當眾迎接一干皇弟們投來又羨又妒的眼神,梵天內心五味雜陳,更隱隱有一股終於揚眉吐氣的暢快感。

「好了,餘事日後再議,咱們也該出去了。」人皇沉穩地站起身來,面露一絲笑意道:「本皇已迫不及待想見見那位三冠王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礙於尺度+最近抓的緊,因此小說中有H的情節,都將改為需要密碼才能閱讀;密碼提示:雲大生日。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礙於尺度+最近抓的緊,因此小說中有H的情節,都將改為需要密碼才能閱讀;密碼提示:雲大生日。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礙於尺度+最近抓的緊,因此小說中有H的情節,都將改為需要密碼才能閱讀;密碼提示:雲大生日。
  • 請輸入密碼:

 

「兒臣並不怕死。假若兒臣真的不幸折損在北方,那就證明戰王一族確實圖謀不軌,那麼兒臣的努力至少也有了代價,而不至於像現在這般舉棋不定,白白錯失第一時間應對的良機,還望父皇恩准!」

梵天是真的認真思考過了。誠如戰無絕所言,由於起步太晚,皇城幾乎已無他的立足之地,不如破釜沉舟,向外尋求援助,在戰無絕的幫助之下,事情或許大有可為,畢竟……情況不會比現在更糟糕了。

另外三名皇子神情各自不同,御天嘴角含著一抹冷笑,在他想來,梵天根本就是異想天開、自找死路,所以壓根兒不想阻撓。擎天眉頭微蹙,一臉莫測高深,不知內心在盤算什麼。而雲天則是陷入沉思中,似乎對太子天外飛來一筆的打算大感意外。

「唉,戰王一族離此足有萬里之遙,你自幼……」人皇看著梵天還有些稚嫩的俊臉,眸光突然有些模糊,像是透過他隱隱看到他早逝的娘親,欲言又止。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獲得恩准入內,梵天身為太子,率先踏入帳內。有別於往昔裝扮,一身赭紅色的短袖勁裝,腰繫褐色革帶,將他襯托得氣宇軒昂,少了幾分文弱之氣。緊接著二皇子御天,四皇子擎天,七皇子雲天陸續進來……這四名各具特色的少年便是當今最有實力競爭皇位的皇子了。四人同時朝父皇及兩位皇叔施禮拜見過後,在現場已經安排好的座位依序坐下。

自從人皇宣布「太子」人選後,犯了心結的四名皇子便很少如今天這般齊聚一堂。定睛看過去,太子梵天的容貌最為端正俊美,由於自小被人以成為「逍遙親王」為目的地扶養長大,很少歷經挫折及大波瀾,一雙眸子純淨無瑕、如明鏡般令人不敢直視,但也少了一分上位者該有的威嚴及狠厲;而二皇子御天則是霸氣外露、自信滿滿,像是一顆高懸天上的熾熱烈陽,容易將人曬傷;四皇子擎天相貌俊美的程度不輸梵天,卻偏陰柔沉斂,從其無害的外表來看,任誰都猜不出他才是手段最毒辣的一個;七皇子雲天樣貌樸實無華,年紀最小卻無比沉穩內斂,雙眸散發出智慧的光芒。

四名皇侄俱是人中龍鳳,想必四哥也很難從出作出抉擇吧……哲王無意識地把玩著手中的酒杯,暗暗尋思。雖說他和瑞王並沒有干預朝政的權力,但和人皇關係親密卻是不爭的事實,目前雖然還沒有任何動靜,但日後時機一到必會有人前來試探能否合作,到時候……

人皇十分乾脆,直接將瑞王遞上來的奏摺交由一干皇子們輪流傳閱,便微微閉目養神,彷彿此事已不該由他來煩惱。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狩獵大典第一日──

 

炎炎烈日底下,一座華麗營帳豎立在平坦的草地上,數百名親衛將四周包圍得密不透風,五人一組隔兩個時辰交班巡邏,連一隻蚊子都飛不進去。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殿下?」見他突然滿臉通紅、手腳發軟,戰無絕下意識地將他攬得更緊,彷彿要將他揉入自己的體內,這個動作已經超過了一般主僕的界線,然而他卻做得無比自然,彷彿這種場面已發生過無數次般。

天哪!唔……那個……身體貼太近了吧!快放開本宮!梵天的內心不住哇哇大叫,卻喉嚨啞了似的什麼都喊不出來,一張嬌豔欲滴的臉龐似乎快滴出血來。。

「殿下,你感覺不舒服嗎?」遲遲得不到梵天的回應,加上見他的臉龐像是發了高燒般嫣紅,戰無絕心急如焚,忍不住伸手撫上他燒燙的臉頰。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日,便是舉辦狩獵大典的日子,梵天一行人早早便入住靠近「獵鹿園」的行宮中。

實際上早在十天前,便有一列列的盛大隊伍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據聞遠在北方的戰王一族也有派人過來參加。

所謂三年一度舉辦的狩獵大典,也可以說是變相的閱軍大典。在真正的狩獵活動開始前,官方會先舉辦一系列的摔跤、蹴鞠、射箭、舉重、馬球……等等大型比賽,用意在於向四方諸侯展現本土皇室強大的軍事力量,以達到鎮壓各方蠢蠢欲動之野心的效果,但,今年似乎比較特殊,人皇特別囑咐下去,說是要讓各個已經長大成人的皇子們,在諸王、大臣及軍中將領面前特別比試一場,向眾人展現他們各自擁有的實力,可以說,今年度的狩獵大典無論對哪一個層面而言,都是一項意義無比重大的活動。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徐耀宗見勢不妙,朝一旁的穆克敵拋去一記眼色,外表粗魯、實則心細如法的穆克敵獲得暗示,驀地朝戰無絕開口大罵道:「臭小子!敢在御天殿下面前裝啞巴,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語畢,挽起袖子一副要上前教訓戰無絕的憤怒模樣。

穆克敵突然發難,這自然給了御天一個體面的台階下,但見御天還是不慌不忙、甚至朝戰無絕露出一抹自嘲神色道:「罷了,不要無禮,追根究底是本宮這番邀約太過唐突了……不過,你富貴不亂其心志的氣節,還是令本宮為之心折,若是……」

戰無絕對他這番裝模作樣的說辭不感興趣,便「嗯。」了一聲打斷他的話,拱拱手說道:「殿下厚愛,愧不敢當。」

這傢伙心不在焉的模樣實在太……太有趣了!青檀忍不住噗哧一笑,連一旁的梵天都不禁心中大樂,感覺戰無絕替自己大大地出了一口悶氣。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梵天詫異地張了張嘴,終究還是忍下了,內心亦暗自被戰無絕傲氣的表現激起絲絲豪情,修長的背脊不由得挺了挺。

是絕對的自信、還是愚蠢的自負?御天微蹙眉,有些拿捏不準。

不待御天允許,另一名男子立即站出一步,和長風雙肩並列,擲起長棍對著戰無絕,神情嚴肅地沉聲道:「在下流雲,亦請您賜教。」

已經遠遠退到一旁讓出空地的眾人,完全不知站在戰無絕面前的雙生兄弟尚未開戰,便已在苦苦支撐。迎面襲來的一波波滔天殺氣,令他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艘在大海中快被洶湧浪濤淹沒的小船,駭得他們渾身泛起雞皮疙瘩,臉色發白。即便是面對師父,也沒有這種絕對無法與之一戰的恐怖感覺。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