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穆恆寧……

隔天,莫傅天私下四處向人打聽這名男人是誰後,訝異地發現此人居然便是去年勇奪系上一年一度盛大舉辦的「金建築」比賽的第一名。

難怪他一直覺得這名字有點耳熟!

放學時間,莫傅天一個人獨自踏進放置了往年所有參賽作品的照片的資料館,目前這個時期,前來此處觀看的學生沒有比賽前的多,但今天剛好有幾個建築系上的教授帶著一些低年級學生們來做觀摩順便見習一番,所以還不算冷清。

只見勇奪第一名頭銜的作品資料照片前面,聚集了最多圍觀的人。

……哼,若是自己早一年考進這所學校,也有參加這場比賽的話,拿下第一名的人絕對輪不到他!

雖然很心急地想了解他的情敵的實力,但莫傅天實在懶得跟人推擠,只好不耐煩地站在後方等這群人離開,東張西望間,不期然在這群人當中看到一個熟識的人。

「陳教授!」莫傅天高喊。

這名陳教授在建築界也頗有才氣,跟他的父親是舊識,以前曾來過他家中做過幾次客,他進入這間學校就讀建築系後,陳教授便順理成章成了自己的指導教授,一向心高氣傲不服人的莫傅天也頗敬佩他的淵博學識。

教授轉過頭來,認出是他後,訝異道:「咦?小天你也來看去年獲得金建築賞的作品啊?」

「嗯……」莫傅天點點頭,突然想到什麼似的伸手一把將陳教授拉到一旁,神情嚴肅地詢問道:「陳教授,如果我把我上次設計給你看的作品拿來參加去年『金建築』比賽的話,你認為我會得到第幾名?」

雖然他才就讀建築系一年級而已,然而自小深受建築大師父親薰陶的他,卻已經有足夠的自信與能力跟學長輩們角逐金建築第一名的榮譽。

早在進入大學就讀之初,聽聞陳教授提起建築系上有個每年固定一次舉辦的不分年級的盛大比賽後,他就已經有個大略構想出來,雄心勃勃地預計報名參加下半年度的比賽,可惜,在將粗略的草稿打底後,他就因為忙著追求系花言馨馨而半途而廢,身為指導教授的陳教授是唯一見過他那張設計草稿的人。

「這……應該是第二名吧。」陳教授沉思了幾秒後,說出了讓莫傅天驚訝不已的答案。

「穆恆寧仍會得到第一名?」莫傅天挑高濃眉,自信心嚴重受創,更有絲不信教授對自己和那個人的評價。

「嗯,他絕對是毫無疑問的第一名。」陳教授這回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

毫無疑問的第一名?教授居然這般肯定!

「我輸他輸在哪裡?」深覺難堪地,莫傅天握緊拳頭,幾乎是憤怒地低喊了出來。

他不相信自己會輸給那名害言馨馨傷心的可惡傢伙!

見他臉色隱然有些不對,陳教授暗嘆口氣,一臉嚴肅地看著他,道:「小天,我很清楚你的實力,你的構想與構圖的確挑不出一絲毛病來,可是,原諒我說得坦白點,你的作品,太過匠氣了……作品如其人,我想,你心底一定認為你設計出的每一樣作品都可以在業界賣出很高的價錢吧?」

「唔……」這是實情沒錯啊,任何看過我作品的人,都認為以後一定會很有前途,就連一向挑剔的父親也這麼覺得……可是,匠氣?我的作品太匠氣?從來沒人對自己當面指出這點。

見他默不作聲,陳教授又道:「可是穆恆寧不一樣,他設計出來建築物,樣樣都是用心做出來的不可多得的偉大藝術!因此,他的作品不是可以用金錢來加以衡量的……換而言之,你賣的是世俗,他賣的卻是夢想,這就是你們兩人之間的最大差別。」

不可用金錢加以衡量的意思是,自己的作品隨隨便便用錢就可以買得到?而穆恆寧的作品卻是無價之寶?一向自信滿滿的莫傅天頓時深受打擊,鬱悶得差點嘔出一口血來。

從來沒有人這樣毫不留情地批評他的作品,從小到大,他聽到的都是對自己傑出才能的讚美之詞,就連父親,也總是帶著既欣慰又讚許的目光注視著他,彷彿自己是他的驕傲,然而,他自小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自信心,卻瞬間被陳教授的「坦白」徹底粉碎了。

似乎察覺自己說的太過嚴厲了些,陳教授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笨拙地安慰道:「小天,你別胡思亂想,在我從以前到現在教過的所有學生當中,你算是最有才華的了,只是……穆恆寧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普通人沒辦法跟他比的。」

原來他是天才,而自己只是「普通人」中的其中一員……莫傅天表情完全僵硬住了。

 

****

 

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站在穆恆寧得到陳教授極高評價的作品前面,莫傅天久久凝佇不動。

直到資料館內的燈光逐一滅暗下來,他才驚覺自己已經呆呆站了三個多小時在盯著穆恆寧的作品,而場內早就一個人也不剩了。

藝術……

 

夢想……

珍寶……

也挫敗也很沒出息的,在幻燈片上看到奪得去年金建築第一名的作品那一瞬間,他已經完全認同了陳教授的話。

穆恆寧他……是貨真價值的天才!

普通人的確是沒辦法拿來跟他作比較,比如自己。

如海水退潮般迅速地,莫傅天原先充塞了滿腔所有與情敵爭強鬥狠的心思,一下子全餒了。

雖然不想原諒,但自己也沒那麼不自量力,妄想以螳臂擋車。

跟所有人一樣,第一眼就深深愛上穆恆寧作品的莫傅天,打從心底湧起深切的無力感,也覺得自己很遜,難怪會被喜歡的人狠很甩掉,畢竟,一個平凡人要怎麼爭得過稀世天才?

才不過看了一眼對方的作品就深深愛上,甚至還出現傾慕崇拜的心情……那傢伙真是太強了,自己真的比不上他。

可是,真他媽該死!為什麼情敵偏偏是他呀!這下子不但報復不成,連親近的機會都不可能有了……莫傅天猶如一隻鬥敗的公雞般緩緩離開了資料館。

 

****

 

親眼見到穆恆寧本人後,莫傅天又再一次地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敗!

與言馨馨分手了幾天後,莫傅天反常沉寂地沒有任何動靜,反倒是這場三角戀中的另一名主角──穆恆寧,於某天突然毫無預警地在中午的休息時間來到低年級教室,把他叫出去到學校的後門口談判。

莫傅天簡直一頭霧水,他一點都不明白為何穆恆寧會來找自己。畢竟自己才是最有資格找他出來好好「談一談」的苦主吧?

看著眼前將自己找出來後,一臉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的陌生男人,莫傅天心底浮上無數的疑問與不悅。

坦白說,若穆恆寧是個只有才能的超級醜八怪,也許莫傅天的心理會更平衡一點吧。可偏偏,身材修長挺拔,氣質斯文爾雅,長相白皙俊俏的穆恆寧,活脫脫像是個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白馬王子,又帥又有才能,相較之下,自己不過是個自以為是的青澀小毛頭而已……體認到自己無論再怎麼努力也敵不過一個真正的天才後,一向自信滿滿的莫傅天開始變得有些自暴自棄了。

既生瑜、何生亮?莫傅天這時才有些明白三國周瑜算盡心機,卻反被諸葛亮狠狠將了一軍後,千古一嘆的沉重與不甘!

天下之大,深受老天爺眷顧的幸運兒並不單單只有自己一個人而已,這道理很簡單易懂,然而自大成性的莫傅天卻是在遇上真正的天才穆恆寧之後,才不得不挫敗地深深認同這一點。

通常第一眼看到穆恆寧的人,會先驚艷於他的絕佳相貌,然而相處過一會兒之後,眾人便會發現,無關乎長相,自這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寧靜氣質,才是最令人最如沐春風的。

他跟才女言馨馨驚人地相似,同樣擁有惹人情不自禁喜愛上的美好特質,毫無疑問的,他兩人才是真正的金童玉女的組合,而半途出現的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沒搞清楚狀況的外來者而已。

這麼一想,自我厭惡的情緒又更加重了一分。

若是沒發生言馨馨欺騙自己感情的這件事的話,也許他會樂於與這名氣質溫和的學長親近吧,可現在,連與這人呼吸到相同地方的空氣,都令他感到不自在與異常厭惡。

「學長,你找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沒耐性再繼續跟他耗下去,莫傅天終於打破沉默詢問。

聞言,穆恆寧下定決心似的抬起頭來,看著他,一臉歉疚地道:「我已經知道你跟馨馨的事了。」

「那又怎樣?」莫傅天挑高濃眉,用很不耐煩的粗魯口氣回應。

老實說,雖然被女人當個傻瓜似的耍弄了一回是很窩囊沒錯,但因這件大傷男人自尊的糗事,而被另一名情場勝利者用著歉疚同情的眼神望著,才是令莫傅天感到最受不了的刺激。

這幾天,因為他沒再例行地跟言馨馨共進午餐及接送她放學回家,週遭已經繪聲繪影地出現他跟大美女言馨馨分手的謠言了,更可惡的,眾人皆謠傳說是他被言馨馨玩膩了而狠狠甩掉,雖然這有百分之七十貼近事實沒錯,但聽在耳裡還是很不順耳。

本來他的心情就因為這些過分謠言給弄得夠不爽的了,偏偏穆恆寧這時候又半路出現來插一腳,簡直是存心來當炮灰的嘛!莫傅天開始後悔自已為什麼要答應對方赴約,而不乾脆直接去吃中飯算了。

見他一臉不悅,穆恆寧手足無措地抓了抓頭髮,繼續道:「真的很抱歉,其實,追根究底全都是我不好,才會害她做了一件很傻的事情。」

前幾天晚上,言馨馨打了一通電話來向他懺悔,並多次不住提及深怕這名被她欺騙了感情的學弟會報復於他,要他小心一點。

掛上電話後,穆恆寧頭痛地左思右想了一整夜,決定快刀斬亂麻,找眼前這名無辜受害者出來說個一清二楚,畢竟,馨馨會做出這件傻事,有大部分責任都在自己身上。

他原本已經做好可能會被痛罵甚至挨揍的心理準備了,豈知,找情敵出來攤牌後,對方居然只是一臉不耐煩地看著他,似乎沒有追打的意思,害他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反應是好了。

「你找我出來只是為了說這個?」莫傅天斜睨著他。

「嗯,如果能令你消氣,不管要我道歉幾次我都願意。」穆恆寧點點頭。

嗤……這人是白痴嗎?如果拼命道歉就能令人消氣的話,那這社會上就不會發生如此多的命案讓警察疲於奔命了!莫傅天冷冷地看著他。

「你真的什麼都肯做?」

「嗯,我什麼都願意去做。」

「好吧,那你跪下來。」

「呃……」穆恆寧錯愕地眨了眨眼。

「如果你肯跪下來求我原諒的話,也許我會消氣消得快一點。」

「……」穆恆寧臉色刷地一白,明耳人都聽得出來莫傅天是在故意刁難。

見他果然一臉為難,莫傅天雙手環胸,出言哂笑道:「做不到就算了,反正,你所謂的歉意也不過就是這種程度而已。」

聞言,穆恆寧握緊雙拳,猛一咬牙,雙膝突然往前一屈。

「等等!」莫傅天見狀大吃一驚,心頭受到莫大震撼,連忙衝上前抓住他,沒讓他真的跪下去。

天哪……沒想到這傢伙會這麼愛馨馨,居然願意為了她做的錯事而向人下跪!莫傅天胸口一窒,一口氣差點吐不出來,不禁又氣又頗不是滋味地脫口怒罵:「神經病!你聽不出來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嗎?」

「如果這樣就能令你消氣的話……」穆恆寧仍是低著頭。

嘖,誰能想像得到系上人人稱羨的天才居然是這種沒骨氣的傢伙?莫傅天翻了翻白眼,悶哼一聲道:「真不明白馨馨為什麼會認為你不愛她!算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放心吧,我不會找你們麻煩的!」

哼!天涯何處無芳草,我莫傅天被女人狠狠甩了後,才不屑吃回頭草呢!奇異的,這麼自我排解一番後,原先滿腔怨火的莫傅天突然也不怎麼氣了……不,或許應該說是,他失去了生氣的動力。

算了,這件事……就當是以前對女人太過花心的應得代價吧,若非歷經過重大挫折,莫傅天也不會察覺過往的自己有多麼幼稚,一切都當作是一報還一報吧。

呃,沒想到他會這麼好說話……穆恆寧不禁抬起頭,愣愣看著他。

被他一雙清澈的漂亮眸子直勾勾盯著看,不知怎地,莫傅天突然覺得肚子很餓,甚至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我餓了……」

「嗄?」穆恆寧一時轉不過腦筋來。

「我要去吃飯了,沒其他事的話……後會無期!」中午要吃什麼呢?腦海中只剩下午餐的莫傅天乾脆地放開他,轉身往餐廳方向走回去。

「等等!」沒預料他會離開得這麼迅速,還有一件事沒說的穆恆寧連忙大聲喊住他。

「幹嘛?」莫傅天伸手摸著飢腸轆轆的肚子,腳步一頓,偏頭不耐煩地看著他。他只要肚子一餓就很容易失去耐性。

穆恆寧看著他,吞吞吐吐道:「呃,關於你們分手這件事……馨馨願意對外公開,是你因為性格不合這理由而甩了她的……」

為了表示最大的歉意及顧全莫傅天的男人面子及自尊,他昨晚在電話一端苦苦勸了好久,心知自己有錯在先的言馨馨才終於拋開女性矜持,低頭答應願意這麼做。

他叫住自己只想說這個?聞言,莫傅天只覺得很好笑。

「不必了,我莫傅天的身價才不會因為這次小小的挫敗而暴跌,不用你們多費心了。」知道他們有這份心意就夠了,瀟灑地甩甩手,莫傅天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著他灑然離去的背影,穆恆寧緊繃不已的情緒霎時放鬆下來。

真沒想到……這個學弟人真好!

聽聞馨馨在電話裡頭將這名學弟形容得沉下臉來有多可怕、生起氣來有多恐怖,打算找他出來談判的穆恆寧也不禁下意識地感到有些緊張,可沒想到跟他的本人見面後,卻發現莫傅天這人兇歸兇,性格卻很灑脫乾脆,並沒有真的為難自己,完全不是言馨馨說得那麼一回事。

大大鬆了一口氣的穆恆寧,心底不禁油然對他生出莫大好感出來。

唉,馨馨沒喜歡上這人真是太可惜了……

 

若莫傅天曉得穆恆寧是在這時對自己生出好感來,更從此認定他是個好人的話,他一定會感到十分滑稽,然後笑到肚子痛吧!

莫傅天年紀雖輕,私底下跟人逞兇鬥狠時做過的壞事卻實在不少,通常見識過他手段的男人,絕對不敢再存有與他多作對一天的念頭,而交往過的女人,到最後不是怨他太花心要不然就是罵他太無情,「好人」這個詞,根本跟他沾不上一點邊兒。

穆恆寧這回真的挺幸運的,若非自尊心高人一等的莫傅天陰錯陽差地認同了他驚人的才華,他不只會千方百計地將言馨馨搶回來,恐怕還會用言語將他狠狠羞辱一頓才甘心。

幸而,三人生命中的這段小小插曲,最終仍以非常和平的方式圓滿落幕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