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同班了整整一年,班代武叡哲和花花公子王子,平時毫無交集的兩人,僅僅只有交談過這麼一次,慘的是,最後居然鬧得不歡而散的下場。但,這段小小插曲幾乎沒有人放在心上,只除了當事人以外。

升上二年級後,王子翹課的情況更形嚴重,班上經常一兩天不見他的人影,要見到他乖乖待在位置上簡直比訓練小狗跳舞還困難,不過即便如此,在班級內仍時常可以聽到關於王子的花邊八卦。

暑假過後的學期初,在校內鬧得最沸沸湯湯的熱門消息,便是王子搶了一名三年級學長的女友,對方還是豔名遠播、全校公認的校花。

更不可思議的是,女友被奪走的三年級學長並非什麼無名之輩,他不但是學生會副會長,長相不差,人際關係不錯,更聽說家裡極為富有,是個有錢的公子哥,二年級時亦當過校草候選人,相當受到女孩子矚目,與校花交往的秘密曝光時,更曾令全校師生稱羨。

……這樣的人,居然也敗在空有一張臉蛋的王子手底下!

眾人驚嘆,王子吸引女人的魅力,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恐怖地步。

 

嘖,那傢伙怎麼又翹課了……

不知怎地,自從被王子批評過「跟想像中不太一樣」之後,武叡哲開始不由自主地在意起他的一舉一動。

以往當班上眾人聚在一起談論起王子的豐功偉業時,武叡哲總當耳邊風聽聽就算了,因為那根本不關自己的事,但,最近他變得很奇怪,總會不由自主地分神去留意王子的動向,關心他現在人究竟到了哪裡去,或做了什麼事,雖然武叡哲也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無聊了,卻完全無法控制自己。

老實說,武叡哲對他換過幾個馬子的花邊新聞完全沒有任何興趣,也沒有一絲妒意,會突然這麼在意王子的一舉一動,只不過是想知道一件事──到底在王子的印象中,自己是什麼模樣,如此而已……不知怎地,那天王子朝自己扔下的最後一句話,一直令武叡哲耿耿於懷到現在。

事後武叡哲也反省過了,他當時的情緒不知怎地異常浮躁,所以才會說出那樣冰冷刺人的話語出來,若有機會的話,武叡哲想當面跟王子道歉。但是,即使自己最近的英文小考成績都贏過了他,王子似乎也不以為意,甚至連多看自己一眼的興趣也沒有了……

果然……其實他根本就打從骨子裡看不起我吧……武叡哲很自然而然地做出這個結論。

只要稍微用功一點,就一定能考滿分的王子,想必很看不起拼命用功到三更半夜才能考到一百分的自己。

所以他才會說出唸書很「浪費時間」這番話來吧,而即便不愛唸書,王子隨便讀一讀還是能擠進全校排行前三名以內,換作是資質普通的自己,根本就辦不到吧……啊啊……武叡哲越猜測便越覺得自己心胸狹窄不堪!

武叡哲從來不是一個愛鑽牛角尖的人,然而僅僅跟王子交談過一席話而已,攀附在他血液中的陰暗面居然像是吃了催發劑,拼命發芽茁壯,令他花了好多天時間,才逐漸平復自己內心越來越灰暗的想法。

繼續自哀自憐下去,只會變成一隻喪家犬而已。武叡哲很清楚這點。

他也曉得聰明才智是天生的,無論如何艷羨都是他人的東西,不會突然變成自己的,但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根本令人難以忽略,平凡人和天才的層次的確完全不一樣……對於王子,到底是嫉妒還是自卑,到最後連武叡哲自身都分不清了。

懷著釐不清的複雜思緒,讓武叡哲著實鬰悶了好一陣子。

英文成績大幅進步的喜悅,更是蕩然無存。

為什麼?像他那種什麼都不在乎的人,為什麼那天要特地來找自己說話?

若他只是單純來挑釁找碴的話,武叡哲或許就不會這麼介意了。

那天他明明還有很多話想說……若非自己莫名奇妙煩躁起來,冷聲冷語將他斥退的話,或許王子會說出在他想像中的我,到底是什麼模樣吧……不過,現在感到後悔似乎也來不及了,武叡哲思緒冷靜地心想。

如果感到疑惑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問他?每每此念頭一浮現腦海,就會立即被武叡哲勉力壓抑下來。

的確,自己是可以主動出擊解開疑問,然而每次只要一見到王子的身影,武叡哲的腦袋總會瞬然一片空白,渾身煩躁,完全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加上已經過了某個解開心結的最佳時機點,突然叫住他,恐怕只會造成彼此間更深的尷尬而已。

想跟對方說話、和好,卻又遲遲鼓不起勇氣,早知道當初就對他和顏悅色一點了……武叡哲只要想起當初王子有些黯然的模樣,內心不由得生出一股愧疚感出來。

居然因為分不清是嫉妒還是自卑的陰暗心理,而冷言冷語傷害了別人,真是太丟臉了,武叡哲越反省,便越後悔自己親手犯下的錯誤。

就這樣,即使早已過了暑假,武叡哲仍持續悶悶不樂了好幾個禮拜。

如果有機會和好的話,那麼自己一定不會錯過了,開學後,武叡哲默默懷抱著這個想法,而幸運地,當悶夏的熱氣逐漸退散,緩步進入涼爽的季節時,物理老師終於為武叡哲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由於在分配物理分組報告人員的時候,王子再度翹課沒來,導致全班最後只剩下他沒分配到組別,所以物理老師決定將他跟可靠的班代武叡哲湊在一塊,希望做事總是一絲不苟的武叡哲能順利治得住這名令人頭痛的學生。

武叡哲覺得這是一個可以跟王子好好溝通的機會,因此雖然同一組的人都齊聲反對,他仍毫不考慮地點頭應承下來。

「若報告出了什麼差錯,我一個人會負責到底。」面對不滿,武叡哲語氣斬釘截鐵地用這句話輕易安撫了同組人的異議聲。

……抱歉了,這次的決定不是因為老師的請託,而是為了我自己。

一定要找機會跟王子好好談談,絕對,不能再被自己的心煩氣躁搞砸了……武叡哲暗暗告誡自己。

果不期然,過了幾天,與王子第二度談話的機會便自動找上了門來。

 

****

 

「喂!班代!」

王子遠遠便叫住手裡提著垃圾袋正打算穿越校園中庭的武叡哲。

正當午休時間,附近幾乎沒什麼人影走動,只有當天負責處理垃圾的值日生才會經過這裡,而王子也是清楚這一點,所以才蓄意來這地方守株待兔,果然讓他等到了人。

「……叫住我有什麼事嗎?」見他臉色不對勁,武叡哲的表情也不由得有些僵硬。

「問我有什麼事?哈!我才想問你搞什麼鬼!」見對方裝傻,王子不禁翻了個白眼。

「……」見他一副想找人尋仇的不悅模樣,感到莫名所以的武叡哲微蹙眉頭,靜待他接下來的話。

「武叡哲,我居然沒看出你是一個這麼虛偽的人。」王子神情平靜,出口的第一句卻充斥鄙夷味道。

「虛偽?」武叡哲還是生平頭一遭聽到有人這麼形容自己。

「沒錯,真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個偽君子!你明明就很討厭我,不想多看我一眼,幹嘛要為了討好老師而答應物理報告跟我同一組?你不願意的話,可以當場拒絕啊!我也不會強人所難,報告什麼的我自己會做!在老師面前裝什麼好學生的樣子?太虛偽了吧!」

緩步湊近武叡哲的王子口氣異常地差,很明顯跟面對女生時溫柔貼心的語調截然不同。

「我告訴你,只要我肯開口,一定會有別組願意收留我,不用你來扮好人、假好心……」

原來如此。聽了半天,武叡哲終於明白他在氣些什麼,無奈地辯白道:「我沒有討厭過你。」

「你去探聽一下就知道了,多的是女生想跟我同一組,我不需要你可憐……嗄?你剛剛說什麼?」王子猛地住了口,眨了眨眼,險惡表情迅速轉為呆愣。

武叡哲一臉嚴肅地看著他,開口道:「我很早就想跟你說了,不要擅自揣測我的想法。」還有,不要妄自想像我是什麼樣子……

「你剛剛說什麼?」似沒聽到他的話,王子執拗地追問。

「不要擅自揣測我的想法。」

「不是啦!是上一句!上一句!」王子神情激動,邊跳腳邊強調,彷彿那句話對他很重要。

「我……沒有討厭過你。」

「什麼?」王子張大了嘴,一張過分俊美的臉蛋此時看起來竟有些蠢。

沒聽清楚嗎?武叡哲困惑地皺了皺眉,咬字清晰地一字字重複道:「我沒有討厭過你。」

「真的還假的?」即使整整聽了三遍,王子還是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緩步繞著他走了一圈上下打量,懷疑道:「太奇怪了,第一次遇見猜不透內心的人類……別開我玩笑喔!我這輩子最恨別人開我玩笑!」

他是不是很想聽很肯定的肯定句啊?武叡哲狐疑地猜測。

「你最好說實話!如果你是騙我的話,我現在還可以原諒你!」王子緊握雙拳,唇線抿直,似生氣又似彆扭地瞪著他,筆直的視線令人想說謊也說不出來。

「我沒必要騙你。」武叡哲一臉坦然。喜歡就喜歡,討厭就討厭,沒必要說謊。

「你……你真的不討厭我?」

「我有什麼討厭你的理由嗎?」武叡哲疑惑地反問。

嫉妒是有一點,但還不到討厭的程度,武叡哲自信自己的性格還沒卑劣到那種程度。更何況,他們甚至連好好交談一次的機會都沒有,在互相不了解彼此,且認知不深的情況下,根本構不上喜歡或討厭。

「可是你上次對我說話的語氣很差耶……」似乎想起了他倆初次交談的惡劣氣氛,王子神情有些困惑。

武叡哲暗嘆口氣,一臉不好意思地看著他道:「關於上回的事,我想向你道歉。」

「道歉?」王子再度張大了嘴,呆愣地眨了眨眼。

武叡哲點點頭,「嗯,那天我心情莫名地糟糕,所以煩躁了點,才對你說話不太客氣,事後我有反省過了,都是我的錯,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怎麼可能……」王子伸手摸摸臉頰,驚訝得嘴巴都合不攏了。「你…你在跟我道歉?」

「有什麼好不可能的?」他到底在訝異什麼啊?武叡哲也被弄糊塗了,一頭霧水地望著他。「的確是我的錯啊,所以我跟你道歉也是理所當……」

「啊啊……!」王子突然蹲下來,一臉煩躁地抱住頭,自言自語似的大嚷道:「太難理解了!人類這種生物……心思反反覆覆、詭異難測……這樣下去我要等多久以後才能覺醒啊啊啊……」

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上一刻還擺出冷酷的兇狠模樣,下一秒就陷入歇斯底里的自我世界之中,簡直是一種令人完全無法理解的未知生物。

武叡哲盯著他被手指抓得蓬蓬亂亂的茶色頭顱,像是初次窺見月球表面的太空人般,感覺極端不可思議。

「你還好吧?」武叡哲微偏頭,有點擔心地詢問。

「……」斷線似的,王子驀然安靜了下來,雙臂緊緊抱著膝蓋,低著腦袋,不知在想些什麼。

「王子?」他的異樣令人有些擔憂,武叡哲情不自禁又喊了聲。

過了許久,一道微弱的嗓音才從王子口中輕輕吐出。

「拜託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你先答應我。」他堅持道。

武叡哲偏頭想了想:「好,我答應你。」

話語剛落,武叡哲即聽到王子深深吸了口氣的沉重呼吸聲,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但亦有些緊張,不曉得他會出什麼難題給自己。

「你……跟我做朋友好不好?」

「……嗄?」不知該說是困難還是簡單的請求,令武叡哲腦子有好幾秒鐘的時間無法正常運作。

「我只問這一遍。」王子似乎也覺得問這個請求很丟臉,頭顱垂得更低,幾乎要埋在環抱起來的雙臂之中。

做朋友?做什麼朋友?難不成他那天特地跑來跟自己講話,不是故作姿態的挑釁,而是變相地跟自己示好的意思嗎?離事實僅有一小段差距的猜測,令武叡哲倍感震驚,瞪大眼盯著他的茶色髮旋。

「可是,你不是已經有很多……朋友了嗎?」

「人類的雌性不行,她們一個個都會被我身上的香味迷惑,腦海裡只剩下純肉慾的想法,太空洞貧乏了,難以理解;相反的,人類的雄性雖然比較不會被我迷惑,卻會排斥我……基本上我也不奢望你會是個例外。」

「呃……」武叡哲聽得一頭霧水,完全無法明白他在說些什麼。

「……我知道了,不想就算了!當我沒問過!」王子自暴自棄地吼完後,索性維持著半蹲姿態,整個人轉了半圈,用「背對」姿態向武叡哲表達傷心失望之意。

怎麼會在他身上出現這種像小動物般的動作啊……武叡哲一邊覺得好笑,一邊卻又不自覺緊張起來,深怕他就這麼「算了」。

「等等!你先聽我說,現在說什麼做不做朋友的,我認為還太早了,畢竟我們今天才講過第二次話……」

老實說,怎麼交朋友一事,武叡哲自身也不太清楚,而回過頭來仔細想想,自己好像也從來沒有一個知心朋友過,所以王子的請求,真的令他驚訝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算了!」王子果決地打斷他的話,語調異常平靜地道:「如果這是你打發我的藉口的話,那就不用繼續說下去了,我這人向來很識相。」

聽出他的語調轉冷,武叡哲心臟猛地一跳,本能地不希望和這人和緩的關係又變得尷尬起來,雖然明知「答應」他做朋友顯得很刻意,卻仍是驟下決心了。

「……好,我們當朋友吧。」不知怎地,雖然只是短短的答允,武叡哲卻錯覺自己好像剛與人許下了一輩子的諾言似的,但是答應了他後,也突然覺得渾身輕鬆了許多。

「什麼?」王子偏頭震驚地看向他,滿臉不敢置信。

「我說好,我們當朋友吧。」

「你的語氣聽起來好像有些不情不願喔……」王子微瞇雙眸,像隻偷到腥而暗暗竊喜的貓,原本有些陰鬱的嗓音更明顯上揚了幾分。

「我說好就是好,沒有人可以逼我。」武叡哲慎重其事地道。

「也是。」王子輕輕點了點頭,似乎也同意武叡哲的性格的確如他自己所言。

然後呢?就這樣?我們已經和好,然後變成朋友了嗎?原來這麼莫名其妙的事情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武叡哲等了一會兒,見他還是像隻小動物般蜷縮著,不知是在害羞還是已經睡著了,只好無奈地嘆口氣,將垃圾袋再度提起來。

「沒事的話,我先去倒垃圾了。」

聞言,王子身子終於一動,轉過頭來,咧嘴朝武叡哲扯出一朵燦爛至極的笑容。「嘿嘿!」

傻笑什麼啊……這種白痴笑容,到底有什麼地方可以吸引女生了?武叡哲再度感嘆這世上果然無奇不有。

「我也不討厭你。」篤定說完後,王子臉上的笑容燦爛得直逼頂頭陽光。

「……」這時自己該怎麼回答呢?說謝謝嗎?武叡哲很是疑惑,腦袋好像當機似的,無法順利運轉。

「來,我幫你倒垃圾!」不等他反應過來,王子霍地跳起身,嗓音比往常清爽了幾分,就像終於解決了什麼令心情鬱悶的難題一樣,熱情開朗的模樣令人不禁也想跟著笑開。

「不用了,你先回去午休。」武叡哲溫言回絕。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他很明白這點道理,所以從不拜託別人幫自己做事。

「我拿、我拿!」王子根本沒聽他在說什麼,不由分說地將碩大垃圾袋從武叡哲手中搶了過來,還一副很開心的模樣。

「……」果然是一種無法理解的生物……武叡哲蹙眉望著空蕩蕩的手掌心一會兒,再度質疑起這傢伙為什麼會受女人歡迎的原因。

好像沒經過腦袋思考的直言方式,自顧自地陷入自我的世界之中後再神速地跳脫出來,聽不進他人的話只按照自己的意思行事……種種行事作風,儼然是一隻單細胞生物?

儼然是……?不,武叡哲看了他傻氣十足的笑容一眼,確定他的確是。

曾經厭煩地希望王子不要妄自揣測他人性格的自己,似乎也陷入同樣的窠臼之中了。

喜歡翹課、泡妞、作風我行我素的王子,按照理所當然的猜測,本質應該是個自戀、愛炫耀又自大狂妄的傢伙吧?可是,武叡哲覺得自己長久以來被其他人影響的認知驀地從中央出現一條裂痕……如果真是一名喜歡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的話,絕不可能笑得像王子這樣純真坦然。

雖然許多人謠傳王子喜歡到處搶別人的女朋友,是個花心大蘿蔔,但武叡哲卻驀然有種感覺……其實,事實正好恰恰相反吧?不是他蓄意勾引女人,而是女人爭先恐後地喜歡上他吧。

明明第一次與他談話時的感覺那麼糟糕,但當武叡哲徹底拋開成見,與他進行第二次交談後,感受卻截然不同。自王子身上散發出來的,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天然魅力,只要拋開偏見,絕對會深深喜愛上這人。

啊啊,誤會這人太久了呀……察覺這點後,武叡哲莫名覺得很羞恥。

雖然理智上曉得「以貌取人」這點不可取,但要確實做到卻很困難。幸好,他和王子的感情並未在第一時間惡化到不能再糟糕下去的程度,一切還來得及挽回……武叡哲真的很慶幸這點。

話說回來,苦苦嫉妒這種單細胞生物長達一年的自己,會否心胸太過狹隘了啊?武叡哲臉龐忍不住揚起一抹苦笑,笑中有自嘲、也有釋懷。

「對了,今天下午的課程很重要,可能會複習到期中考的題型,最好不要隨便翹課。」武叡哲暗嘆口氣,跟在腳步輕盈得像要跳起來的王子身後,出聲提醒道。

「喔。」

「什麼意思?」虛應我嗎?武叡哲有些不滿意地皺起眉頭。

「喔,聽進去了。」王子似是心情很好,乖乖地回答道。

「那就好。」

「噗!你簡直比老師還嚴格一百倍,好像老頭子一樣。」不知有什麼好笑的,王子走在前方,遲遲扯不下飛揚的唇角。

居然說自己像個老頭子……武叡哲如遭重擊,若非有些明白了王子是有口無心的性子,恐怕此刻已氣得嘔出血來。

真是好心沒好報,況且,不是我太嚴格,而是你太散漫了吧?根本沒有當學生的自覺,別人來上課,你卻是專程來這裡泡妞!武叡哲沒啥好氣地心想。

「王子,你要是肯稍微認真一點的話……」就不會造成班上大部人心底對你產生不平衡的情緒了……望著他纖瘦卻不孱弱的背影,武叡哲忍不住喃喃自語。

「咦?你剛剛叫我嗎?」感覺耳朵有點癢,王子疑惑地回過頭來。

「沒…沒什麼。」唉,多的是本性難移的人,自己又何必多事?反正說了他也只會當成耳邊風吧,武叡哲在心底暗嘆口氣。

 

****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