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武叡哲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再度犯下擅自揣測他人會怎麼做的壞毛病。

過了午休時間,本以為早就沒救的王子居然出乎武叡哲意料之外地聽話,不但沒翹掉任何一堂課,甚至到了放學時間,還乖乖地留下來請教他關於物理報告的事,性子轉變之大,簡直比太陽打從西邊出來還不可置信。不只武叡哲感到震驚,連班上其他同學亦驚訝得不得了,議論紛紛他怎麼突然轉性了。

當然,做出平常不會做的事,阻礙自然而然就湧上了。

 

「抱歉,我今天要忙報告,晚上就不去玩了,掰。」

才剛通完話,王子還沒喘口氣,下一秒鐘手機鈴聲又響了。

「喂?啊……是小菲啊?不好意思我今天有報告要忙,改天再陪妳吃飯,嗯,不好意思喔。」利落地蓋起機殼,等了三秒見鈴聲不再響起,王子解脫似的輕吁了口氣。

「……如果你已經跟人有約了的話,報告的事明天再說也可以。」見王子第N度用同樣理由掛掉手機,武叡哲終於忍不住道。一再被手機鈴聲打擾,根本無法好好解說下去,更何況,報告之類的作業也並不急於今天就要解決。

「開什麼玩笑啊,第一次有人類的雄性肯和我做朋友,走掉就是笨蛋……」

「你在嘀咕什麼啊?」

王子回過神來,朝他扯出一抹笑容,將手機重新塞回褲袋裡。「沒關係,報告的事情比較重要。」

「喔……」奇怪,「報告很重要」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來竟給人某種很詭異的感覺……武叡哲偏頭陷入沉思中,卻仍然想不出王子性格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真正原因。左思右想,就是不覺得自己隨口一句話就會對他造成莫大影響,就算武叡哲再怎麼自戀,也無法相信自己有這麼大的人格魅力。

「又皺眉頭了。」

「嗯?」武叡哲不解地抬起頭來。

「這裡,有凹痕……」王子直勾勾盯著他,伸出右手食指,在武叡哲的眉間由上往下輕輕劃了一下,嗓音比往常還低啞了幾分:「看起來很兇。」

有點癢,武叡哲皺著眉頭,身子往後移了幾分。

「咦?」

「幹嘛?」武叡哲戒備地瞪著他。不知怎地,總覺得王子的眼神透出些許不懷好意。

「你怕癢?」像是發現到什麼有趣至極的事,王子一雙琥珀色眼眸霎時散發出躍躍欲試的晶亮光芒,活像一隻好奇心旺盛的小貓。

「你敢試,我就痛扁你一頓。」察覺出他的意圖,武叡哲立即惡狠狠地警告道。他這輩子最痛恨有人搔自己癢,犯者殺無赦。

察覺他口氣認真得不得了,王子不由咋了咋舌,連忙縮回手,自己可不想惹他討厭。「好恐怖的表情,小孩子肯定會被你嚇哭。」

「你錯了,小孩子們都很愛我。」武叡哲不無得意地挑了挑眉。

「咦?」又是一副呆愣表情。

武叡哲瞥他一眼,曉得他在驚訝什麼。

「我說過了吧,別妄自揣測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呣……人類也太複雜了吧……」也不知有沒有將他的話聽進去,王子僅模糊應了聲,隨即將上半身趴伏在他的桌面上,偏著頭,指尖在陳舊斑駁的桌面上劃來劃去,過了半晌,才終於從神遊狀態中回過神似的呢喃道:「班代,其實你是一個很溫柔的人耶……」

「說什麼夢話啊,腦子燒壞了嗎?」武叡哲雙手環胸,嗤笑一聲。

由於武叡哲處事向來一絲不茍、有條有理,所以班上的人都在私底下偷偷罵他一聲「魔鬼班代」,而武叡哲知道了之後也絲毫不以為忤,甚至覺得這本來就是事實,成績好並不代表一切,優等生跟好人不一定可以劃上等號。

說他傲氣也好、目中無人也罷,武叡哲仍毫無動搖地依循自己的路行走。

不過,自從遇上王子這個無時不刻散發性感費洛蒙的美少年後,他筆直的人生道路,似乎稍稍有些偏了……

「嗯,真的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強調似的,王子咬了咬玫瑰色唇瓣,再度輕輕重複了一遍。

「哪裡不太一樣?」武叡哲忍不住出聲疑問。

「很多地方都不一樣……」

武叡哲的嘴角抽搐了下。

「廢話一堆,你說了等於沒說!」

「哈哈,是嗎?」王子發出傻笑聲,仍沉溺思緒中,將表情埋在手臂中,沒有抬頭看滿臉疑問的武叡哲一眼。

「其實,你也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看了他茶色髮旋一眼,武叡哲僈吞吞道。

沒想到這句話居然具有奇效,原本懶洋洋地趴在桌上的王子立刻驚訝地抬起頭來,頻頻追問道:「什麼?你也想像過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嗎?那是什麼樣子?」

「就是跟想像中不太一樣。」武叡哲雙手環胸,學他敷衍的口氣學了十足十,可是王子像是咬住獵物的貓般,死死糾纏著要他回答。

「真要我老實說?」武叡哲挑眉。王子自身不想說的話就打死也不說,可是輪到別人想學他同樣保留秘密卻是萬萬不允許,任性得令人啼笑皆非。

「對!」

見他猛點頭後,臉龐浮現一抹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微妙表情,武叡哲差點大笑出聲。或許,決定跟這傢伙交朋友並不是一個壞主意也說不定。

「快說啦!」王子也曉得自己表現得太過急切了,不禁狼狽地脹紅了臉。

「若我說了有什麼好處?」武叡哲乾咳了聲,純粹就事論事。

「沒好處!你說就是了!」王子惡狠狠道。

「沒好處啊……那我不說了。」

跟挨了一記悶棍沒啥兩樣,王子再蠢也曉得對方是在耍弄自己了,但,越是這樣他越不甘心,一定要討到答案才滿足:「你明明就想說!別裝了!」

「那我們用秘密交換,你先說說你以前對我的印象?」這問題的答案,武叡哲好奇很久了。

王子身子僵了下,過了好半晌,才小小聲地嘟嚷了幾句。

「什麼?」武叡哲有點聽不清楚

「……一個驕傲、表裡不一又自以為是的臭屁人類。」

武叡哲無言,慚愧地發現自己好像找不出什麼話來反駁他,沉默了十秒鐘,才不抱任何希望地詢問:「那現在呢?」

「一個愛說教的老頭子!」

「……」

「換你說了!」不待他回應,王子連忙催促道。

「等等,你確定你剛剛說的是實話?」雖然武叡哲不否認自己的確愛說教,但他總覺得王子沒說出他真正的觀感。

王子一驚,眼神心虛地游移開:「當然是實話……」

算了……既然他想敷衍過去那就敷衍過去吧,武叡哲心想。反正日後還有很多交談機會,不愁套不出他的話來。

武叡哲本來就不愛賣關子,見逗得他滿臉脹紅也覺得夠本了,於是伸了伸懶腰,徐徐道:「好,那換我老實說了,以前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又自戀又自大的傢伙,不過,我現在有點改觀了……」

「改觀?」王子小心翼翼地詢問,似深怕他說出一個比「自戀自大」更糟糕的形容詞來。

「對。」武叡哲點點頭,若有所思道:「我想,你可能只是一個笨蛋。」

「一個笨蛋……」王子臉色一白,喃喃道,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深受打擊。

「嗯,從學名上來說,就是一個單細胞生物。」

「你……你確定你說的是實話?」王子吊起眼睛狠狠瞪向他,竟有些咬牙切齒了。

見他的自尊心搖搖欲墜,武叡哲一笑,安慰道:「當個單細胞生物有什麼不好?若要交朋友的話,我還是喜歡單純一點的人,比較能交心。」不說還好,這麼一說,看在武叡哲眼底,王子居然比自己從小到大認識的所有人要來得順眼多了。

「……哼!」王子仔細想了想,最後還是不悅地撇過臉去,表示不領他的情。

「生氣啦?」突然覺得他反應可愛得不得了,武叡哲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看上去似乎很柔軟的頭髮。武叡哲在家中是獨子,以前老盼望母親多生一個弟弟或妹妹來疼,可惜一直沒能如願,若是自己真有個弟弟的話,性格跟王子一樣愛鬧彆扭似乎也不錯。

不到一會兒,察覺王子僵直的身子有逐漸軟化的跡象,更出現昏昏欲睡的舒服神情,武叡哲頓時又吃驚又覺好笑,他從來不知自己的手掌居然具有催眠的魔力。

「想睡了嗎?」

「想……」王子伸手揉了揉已成半瞇狀態的眼眸,點點頭,上半身緩緩趴在桌面上,就這麼自顧自地打起盹了。

武叡哲愣住,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將手收回來,還是繼續摸著他頭髮這兩種主意哪個比較好了。發完脾氣就睡,跟動物簡直沒兩樣嘛……不過,他也太沒戒心了吧?雖說兩人目前是「朋友」關係,但那是今天中午才達成的共識,交情淺薄得跟張紙一樣,武叡哲真不曉得自己該不該為王子無條件的依賴而感到開心。

這樣摸著他的頭髮,不曉得會不會妨礙他睡覺呢?……腦海一浮現這個問題,武叡哲摸著王子頭髮的動作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驚覺似的,王子身子一動,不滿地從口中發出含混不清的咕噥聲:「繼續啊……」

「……」咦?還沒完全睡著啊……武叡哲一愣,原本已經悄悄離開他柔順頭髮的手指,復又緩緩放了回去。

「呼……」王子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異常滿足的嘆息。

奇怪,無論做朋友也好,摸頭髮也好,為什麼自己總是情不自禁地順著對方的心意做事?這一點都不像自己的本性啊……武叡哲暗暗奇怪,卻又半天摸不出頭緒來。不過,即使處處遷就對方,武叡哲也沒感覺有什麼違和感或是不悅,比起惹王子露出受傷害的難過表情,還不如看他一臉開心的模樣來得賞心悅目呢……嗯,順其自然就好。

而且……好香的味道呀……一股從王子潔淨的頸項處緩緩飄出來的香氣,令武叡哲的意識不禁恍惚了起來。

 

秋天某個午後,西沉到一半的柔和陽光悄然透窗而進,把教室中兩人平行的影子拉得長長的。

室內很安靜、很安靜,卻不覺得無話可說是一件很寂寞的事。

該走了嗎?不,再待一下下吧……反正太早回家也無事可做。

沒有人開口提議離開,一個坐著,一個趴睡著,享受人生中難得的靜謐時光。

唔,天氣似乎越來越涼寒了,好像該去把秋冬的毛衣洗一洗,擺出來了……武叡哲盯著王子從衣領中露出的一小截白皙肌膚,無意識地心想。

 

****

 

好像莫名其妙地就變成朋友了……可坦白說,武叡哲卻覺得自己和王子之間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友誼感覺。

最大的原因,恐怕是對彼此的了解不夠深吧。

雖然王子似乎聽進自己的話,明顯減少翹課次數,卻不知怎地兩人並沒有增加什麼深入交談的機會,頂多常於下課後雙雙待在教室內,沉默不語地享受不住透窗飄進來的秋風。

武叡哲從來不曉得自己是一個這麼沉默的人,應該有想說的話,卻覺得不說出來也沒關係;而王子更是一改予人言語輕浮的印象,就像一抹影子,靜靜待在自己面前也很自得其樂的樣子。

不過,溝通方面沒啥長進,肢體的接觸卻增多了。

最近王子最常做的事不是泡妞,而是在午休或是下課時間將原本坐在武叡哲前方的同學趕去自己的座位,然後霸佔他的椅子,懶洋洋地趴伏在武叡哲的桌面上睡覺。

大刺刺的作為,自然惹起些許人心生不滿,不過在班級最有威嚴的男人武叡哲睜隻眼、閉隻眼的默許下,眾人也不好多說什麼,頂多有些奇怪為什麼性格一絲不苟的班代願意容許王子這麼胡作非為。

被他用身子霸佔去近乎一半的桌面面積,武叡哲倒也不怎麼著惱,反正他生活作息一向正常,體力始終維持在良好狀態,午休時間通常都用來唸書,不睡覺也沒關係,且近來令他感到比較困擾的地方,反而是王子活像幼兒般的行為……睡覺就睡覺,為什麼非得抓著自己衣袖不可呢?

某次午休時間,當自己的左手衣袖被他不經意用手指纏繞住,始終抽不回來索性讓他揪著整整四十分鐘之後,王子似乎就養成了這個壞習慣,總下意識地找尋他擱在桌面上的衣袖玩弄,當成自己專屬的玩具。

有時更過分一點,會故意抓住他的手指,但幸好牢牢握住幾秒後總會迅速放開,像是達成某項惡作劇的儀式,不至於造成武叡哲心生尷尬或是不妥。

而總歸來說,王子像孩子一樣的依賴表現,武叡哲並不討厭,甚至覺得有點好笑,這樣連續過了好幾天後,他忍不住研究王子起來。綜合幾天下來的觀察心得,武叡哲終於得到一個結論,他覺得王子不太像一名正常男生,反而比較像一隻任性的貓科動物。

染成茶色的頭髮仿若動物的毛皮,修長的四肢如幼生獵豹般予人異常敏捷的印象,加上一雙漾著水波的靈動雙眸像是會說話,整體綜合起來,比小動物還惹人憐愛上好幾百倍,令人自然而然地想縱容他放肆。

會有這麼多女人爭先恐後地瘋狂喜歡上他,恐怕是基於血液中喜歡照顧幼小動物的母性本能吧……留意到數道不時偷瞄過來的女同學目光,武叡哲不由得暗自感嘆。

也許是無意識吧……但武叡哲總能感受到自王子身上不時傳來類似小動物向人「乞憐」般的訊息。

就算沒直接用語言表示出來,也能從他濕潤的瞳眸中接收到「吶,再多疼愛我一點嘛」的撒嬌光芒。

雖然自己身為正常男性,也好幾次不由自主地萌生想好好照顧他的憐愛念頭……若這就是王子吸引女人的秘訣,那武叡哲甘拜下風。

至於拉高王子魅力指數的另一大來源──長相,武叡哲反倒沒任何感覺。

雖然很多人都說王子長相頗不俗,武叡哲卻看不出來,只覺得他除了肌膚比尋常人白皙了點外,臉孔並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

不知自己是不是有視覺障礙,武叡哲總覺得班上有很多人長得比雙胞胎還來得異常相像,五官幾乎一模一樣,沒有長相特別突出、也沒有特別難看的人,害他經常分不清誰是誰,若非王子頂著一頭顯眼的茶色頭髮,加上皮膚比尋常人白了點的話,恐怕自己也會認不出他來吧。

當某個星期四下午,武叡哲心血來潮地將連日來的觀察心得跟王子提起時,他的反應很怪,瞪大眼睛呆愣長達一分鐘後,突然開始捧腹大笑,失態地雙手亂揮或是不住捶桌,簡直就像瘋了似的。

幸好是在放學後跟他隨口聊起來,教室除了自己以外內空無一人,才沒嚇傻其他人,當時武叡哲突然覺得他的笑容很特別──特別白痴!

 

****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