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欸,我的眼睛真的會說話啊?」

瘋狂大笑過後,王子微微喘著息,恢復一慣趴伏在桌上的慵懶姿勢,提出疑問。

武叡哲偏頭想了想,很篤定地回答道:「嗯,我也順道觀察了一下其他人的眼睛,好像就不會這樣。」

「吶,多疼愛我一點嘛……我真的這樣說了?」王子偏頭望著武叡哲,唇角勾揚,幽亮的眼眸裡頭像是閃爍著星子。

武叡哲傾前身子,認真地看了看他。

「是啊,你真的這麼說了……好像很寂寞的樣子。」

聞言,彷彿被他的話語嚇到了似的,王子的身子微不可聞地顫動了下,怔愣了一會兒後,他緩緩低下頭,頭髮自然而然散落額前,遮住了眼眸,抿唇久久沒說話。

「怎麼了?」武叡哲有些吃驚地看著他。自己應該沒說錯什麼話吧?見他一副彷彿被人狠狠擊中一拳的詭異表情,武叡哲百思不得其解。

「很明顯嗎?」王子低聲詢問。

「嗯?」

「寂寞什麼的……都寫在臉上了嗎?」

好微弱的嗓音,甚至有些發抖,不會因為自己一句話就哭了吧?情緒甚少產生波動的武叡哲首次有些慌了。

「你討厭被人看出來啊?」唉,早知道就不多嘴了!

「也不是討厭……」

「可是……你一臉討厭的樣子。」

「……」

「抱歉,我下次不說了。」武叡哲真心誠意地承諾道。

「不行!」王子猛地抬起頭,伸手緊緊抓住他衣袖,手指用力得幾乎泛白,「你要怎麼說都隨便你,更何況我並不是討厭,我只是……只是有點受到打擊而已……」

「打擊?」

老實承認了之後,王子臉色逐漸好轉起來,點點頭道:「是啊,我還以為自己一直隱藏得很好,沒想到被你一眼就看穿了,所以有點受到打擊。」

「隱藏……?」武叡哲微偏頭,一臉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王子狐疑地詢問。

「最近在我面前,你都是這種表情啊……」隱藏什麼的,根本看不出來……武叡哲偷覷他的臉色,深怕他聽了之後再度情緒消沉。

「呃,沒想到全被你看穿了啊……」聞言,王子微露苦笑,卻又有點高興的樣子。

「王子……」武叡哲懷著些許罪惡感地輕喚他,覺得自己應該安慰他,卻又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王子抬頭看向他,突然咧嘴笑道:「班代,你是我的第一個朋友喔!」

「是嗎?」怎麼……連說法都很寂寞的感覺……不知怎地,武叡哲有些為他感到心疼。

「是啊!最要好的朋友!」

雖然我們同班了整整一年,卻是這幾個禮拜才熟悉起來,要說交情「要好」,其實連邊也構不上吧?武叡哲心底這麼想,卻不忍心反駁他的話,遂附和地點了點頭。

「嗯,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

見他也贊同,王子欣喜地瞥了他一眼,忽然將視線移開。

「其實我……我還滿喜歡你的……」

咦,他的耳朵怎麼紅了起來?武叡哲疑惑地盯著他。

有人對自己表示好感的時候,究竟該怎麼回答才好?想了半天,武叡哲才訥訥道:「謝謝,我也不討厭你。」

「不是那種喜歡喔……不是朋友的那種……最近好像不是那樣了……」眼睫毛緩緩下垂,王子望著地面,嗓音微弱到幾乎聽不見的地步。

「嗄?」一會兒說是最好的朋友,一會兒又說不是……他到底在打什麼啞謎啊?武叡哲簡直困惑到極點。

見他久久沒回應,王子禁不住咬了咬下唇。

「你聽不懂嗎?」

呃,自己該聽懂什麼啊?是朋友,卻又不是朋友的那種喜歡,那麼應該是……啊!原來如此!反覆想了想,武叡哲終於頗能理解地點點頭。

「我懂了!你是想要我收你當乾弟是不是?可以啊,反正我是獨生子,能多一個弟弟照顧我也很高興,你年紀好像也比我小吧……」就讀國中時期,同儕之間很流行互相收彼此當乾弟或乾妹,武叡哲雖沒收過卻也不排斥,不過他真的沒想到王子會寂寞到想認自己當乾哥照顧他的地步就是了。

「誰跟你說那個了!」聽到這麼荒謬的結論,王子整張白皙臉蛋頓時氣紅得不得了。

武叡哲一愣:「咦?你不是想當我乾弟嗎?」回想起王子連日來的撒嬌依賴表現,自己真的時常產生多了一個親人的錯覺。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想玩那種幼稚的乾弟乾妹遊戲!而且我早就有一個哥哥了!」王子怒吼一聲,露出一副恨不得伸手掐住他脖子猛力搖晃的凶狠眼神。

「我誤會了?」見他驀地發飆,武叡哲越發一頭霧水。

王子咬牙切齒地一字一字詢問:「你覺得我的眼神像是過度缺乏親人關愛嗎?」

「呃……」

「若想要你當我乾哥的話,我一開始就會明說,而不是開口希望我們當朋友,懂嗎?」

「懂是懂……」

「你確定你真的懂了?」王子難得如今天這般咄咄逼人。

武叡哲眼眸遲疑地轉了轉,伸手抓抓頭髮:「有點不太確定……」

王子嘆了口長氣,神情似好笑又似無奈:「班代,你這人精明歸精明,有時候卻實在很……算了!真是的,怎麼看得懂我的表情,卻聽不懂我說的話啊,不該遲鈍的時候偏偏很遲鈍。」王子有些生氣地嘟起嘴來,但是隱隱含著笑意的眼眸,卻怎也看不出是真的在生氣。

「那你說清楚點啊,我真的聽不太懂。」武叡哲微蹙眉,不太喜歡他臉上那抹曖昧不明的表情,那就好像他心底有個極大的秘密不願讓自己知道一樣。

「我剛剛就說得很清楚了啊,你自己回家好好想想。」王子扔下一句,很乾脆俐落地站起身來,伸手抓住乾扁書包往後一甩,朝武叡哲痞痞地笑了笑後,轉身朝教室門外走去。

「王子……」武叡哲求饒地喊住他。

「明天見。」

乾脆地道別,王子修長的身影很快消失於門後。

喂,你走得太乾脆了吧!

「……嘖,你說的很清楚,我卻聽得很模糊呀,這叫我回家怎麼想啊……」

頭疼的自言自語聲,輕輕迴蕩於空無一人的教室內。

 

****

 

「王子,你別一直睡啦!」

隔天中午的休息時間,驀然有兩名就讀隔壁班、長相甜美可愛的女生緩步踏入教室。

這兩名女孩據說是從小就認識的好朋友,感情好得就像一對姐妹花,自就讀一年級開始便因出眾的外貌而受到矚目,私下愛慕者眾多,甚至不乏學長級人物來到低年級處打聽她倆的動向。

故而當這兩人出現在班上時,立即引起男生間一陣不小的騷動,然而,她們在眾人充滿疑惑的目光注視下,卻習慣了似的一點忸怩神態也沒有,只逕自走到趴伏在武叡哲桌面上休息的王子身邊,伸手推了推他。

嘖,原來是來找王子這花心傢伙呀……周遭不少愛慕眸光立即黯淡了下來。

「嗯……?」王子身子蠕動了下,微眨了眨有些朦朧的琥珀色眼眸,偏頭看向她們。坐在王子對面,正專心復習課業的武叡哲,僅瞄了一眼兩女,隨即重新將注意力放到自己手上的書本中,他人的事情武叡哲向來沒有興趣過問。

「你最近怎麼都沒來找我們聊天?」兩人當中,其中一位頭髮稍長的女生神情有些不悅。

「就是啊,每次看到你,你都在睡覺。」另一名短髮女生跟著埋怨道。

無視於周遭投來無數充斥嫉妒光芒的視線,王子僅聳了聳肩。

「我在冬眠啦!」

一聽就是很敷衍的話。

不小心聽入耳裡的武叡哲忍不住揚唇一笑,說什麼自己在「冬眠」的,實在很幼稚、卻貼切得可愛。

「冬眠?說什麼傻話啊!你是熊還是蛇之類的動物嗎?」頭髮稍長的女生蹙了蹙眉,神情更加不悅地叨唸道:「我們是朋友不是嗎?可是你最近連過來打一聲招呼都沒有,這樣算什麼意思嘛!」

「對啊,上次還取消一起去唱歌的約定,還以為你真的很忙,但是根本就看不出來。」短髮女孩跟著數落道。

「我真的有事。」面對女孩子們咄咄逼人的質問,王子的語氣仍不慍不火。

「什麼事?」

「早就說過了吧?最近我要做一份物理報告……」

長髮女孩聞言,露出一抹快被激怒的表情:「那其實只是藉口吧?你不是對我說過你最討厭做報告之類的事嗎?」

「我是說真的。」王子微擰了擰眉,不明白自己到底有哪點惹火她們,要這樣被質疑。

「你不用隱瞞了,我都知道,是那個自以為長得很漂亮的三年級校花叫你不要理會我們,對吧?」長髮女孩質詢的口吻底下,隱藏了滿滿的醋味。

王子臉色一沉:「妳別亂猜,根本沒有這種事。」

「真是我亂猜嗎?」長髮女孩重重悶哼一聲,繼續道:「那個學姊是不是認為跟你交往就可以綁住你?這算什麼?我勸你最好早點跟這種心機重的女人分手,反正她也只有那張臉蛋好看而已,之前霸著副會長不放,現在又厚著臉皮來糾纏你,水性楊花,根本不是什麼好貨色……」

「夠了!」王子聽不下去地猛拍了下桌面,表情異常難看地瞪著講話越來越難聽的長髮女孩,不悅道:「妳想說的就是這些嗎?應該說完了吧?那就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你……」長髮女孩似乎沒想到會真的惹他生氣,一時語塞,接著不甘心的淚水便噗漱漱地流出了眼眶,哽咽道:「你真的很過分……」

「……」王子皺了皺眉頭,沒有回應。

「你是不是從來都沒有把我當做朋友?」

「……隨便妳怎麼想。」

「渾蛋!」王子不否認也不承認的冷淡態度,令長髮女孩傷心得當場放聲大哭。

「王子,你真的太過分了!」短髮女孩狠狠瞪他一眼,隨即壓柔嗓音安慰好友道:「小安,別哭了,我們回去吧……」

「不是朋友就算了,我以後也不想理你了!」扔下明耳人一聽就知道是賭氣的話後,兩名女孩紅著眼眶,滿腹委屈地雙雙走出了教室門。

搞什麼鬼啊!隨隨便便就弄哭女生,花心大蘿蔔,見一個招惹一個,女生瞎了眼才會喜歡這種負心漢……兩名隔壁班的女生回去後,一陣窸窸窣窣的指責小小聲地在王子背後響起,見他沒啥反應,吵雜的聲量也越來越大聲,彷彿故意要令他難堪似的。

「安靜點,現在是午休時間。」沒過幾秒鐘,武叡哲終於出聲了,不耐煩地屈指敲了敲桌面,四周霎時配合地寂靜下來。

「班代……」王子這時才有些回神,不安地望向他。

「沒事了,你繼續冬眠吧。」武叡哲朝他笑了笑。

「你是不是生氣了……?」聽不出來他那句話是諷刺還是什麼意思,王子咬著唇,小心翼翼地窺伺他的表情。

武叡哲見他一臉欲哭的惶然神色,不由得訝異道:「我沒生氣啊。」

王子吃驚地微微睜開眼眸,似是想確定他的話語真假。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又不認識她們。」再加上專心於看書的武叡哲根本沒多大留意他們剛剛爭吵的內容,自然也無從氣起。「別想太多了,快睡吧。」

「可是我剛剛惹她們哭了耶……」

「你也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啊,所以……扯平。」武叡哲伸手拍了拍他的頭顱,就像在安慰一個噙著眼淚的小孩不要哭了似的。

「哪有這種扯平方法啊?你太天才了吧……」雖然情緒仍很低落,王子卻仍忍不住輕輕笑了。

這是讚美、調侃、還是挖苦?武叡哲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看著他,不過沒看出什麼答案出來,只見王子又重新趴伏在桌面上,將臉龐埋在手臂中,一副打算補眠的樣子。

「不要太勉強自己了……」武叡哲忍不住又伸手拍了拍他的頭顱。

奇怪,總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放著他不管,好像真的多了一個必須妥善照顧的弟弟一樣,但是……跟愛護親人的感覺似乎又有些不同。

「我沒有勉強自己…我只是……只是有點疑惑她為什麼突然怒罵學姊而已……」王子嗓音模模糊糊地細聲道。

學姊?啊,是傳說中那名就讀三年級的校花女友吧?武叡哲尋思,繼續安慰道:「放心吧,剛剛那名女生可能對你有點誤會,有空的話,你晚上打通電話給她,稍微安撫她一下應該就沒事了。」

「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我看得出來她很在意你,所以你先退讓一步的話,我想她不會繼續為難你……」

「可是她哭了耶……」

「你不理她,她才哭;你理了她,她就不哭了。」武叡哲理所當然道。

「這樣啊……噗!我記得班代你好像沒交過女朋友吧?居然用這種像花花公子一樣的口吻指導我。」王子稍稍抬起頭來,眼眸充斥掩飾不住的調侃笑意,比起方才那名無理取鬧的女生,班代這些好像很了解女人的話語更令他深覺在意。

「看來你不需要我安慰了。」武叡哲客觀地評斷,重新將注意力放回書本上。

見他真的不理會自己了,一股寂寞情緒開始發酵,緩緩自王子身體內部湧出來,他垮下臉,哀求著:「不要這麼冷酷嘛,我真的很受傷,繼續安慰我啦。」

「少來,別浪費我的時間。」

「那借我一隻手。」見他板起臉孔後又偷眼觀察自己是不是還在傷心,王子不由暗暗竊笑,動作充滿孩子氣地抓住他的左手。

「嗄?」他要幹什麼?武叡哲詫異地望向他。

「桌子實在太硬了……」喃喃自語地抱怨了聲後,王子自顧自地把武叡哲的手掌當軟墊,擱在自己的臉頰下方,接著挪個很舒適的姿態,準備進入夢鄉。

「借你可以,但你千萬別流口水在我手上。」

「我偏要流口水,淹死你!」似乎很滿意武叡哲毫不反抗的順從,王子心滿意足地打聲呵欠後,正式宣告進入補眠狀態中。

這樣不會熱嗎?武叡哲疑惑地心想,總覺得自己的手掌心好像在冒汗了。

呃,他的臉頰怎麼軟得像果凍一樣啊……

好好摸喔……

而且臉蛋也小了點……手掌肉那邊一排刺刺癢癢的感覺…應該是碰觸到他的眼睫毛了吧……

那麼纖長的眼睫毛,以前遠遠看著,總覺得一扇一扇得很撩人心癢,也很…漂亮……

這麼一胡思亂想起來,武叡哲突然驚覺自己方才辛苦背起來的數學公式一下子全忘光了。

啊啊……真糟糕哪……武叡哲盯著書頁,不由得暗暗苦笑。

 

****

 

「回去記得要好好複習我剛剛講過的地方,好,下課。」講解完第二次期中考大略的考題範圍後,導師便好心地提早讓同學們離開了。

聽到赦令,教室內霎時響起一片歡呼聲,接著現場猶如蝗蟲掃過境般,大夥一溜煙地抓起桌上的書本及椅旁的書包爭相往門外衝去,過沒多久,教室便清得一乾二淨,只剩下三、兩人影。

「班代,我可不可以跟你聊聊?」王子將乾乾扁扁的書包夾在腋下,低著頭踱步到他桌旁,小聲要求道。

「好啊,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去。」武叡哲不置可否地聳聳肩,慢條斯理地將桌面上課本、辭典、筆盒一一塞入書包之中。

王子坐到平常午休時總會佔據的位置上,靜靜地看他收拾。

「好了,想聊什麼?」將書包扣好後,武叡哲抬頭看向他,總覺得自從說他「寂寞」寫在臉上,再加上今天中午有兩名女孩來教室內鬧他後,王子的性子就消沉不少,好像將開朗的外殼脫掉了似的。

一想起中午那名女生的眼淚,武叡哲突然發覺自己的左手掌還有些發麻,甚至隱隱發熱起來,彷彿仍留有王子臉龐肌膚的餘溫。

王子微低下頭,囁嚅道:「我只是想跟你說,學姊她…她和我不是那種關係,她只是很照顧我而已……」

學姊?武叡哲想了半天才發現他是在說那名傳聞正在交往中的三年級校花,不過他聽了倒沒多大感覺,僅直述道:「你好像有很多紅粉知己。」

「是啊,可是我也不曉得這是怎麼一回事。」王子露出一副茫然神情,彷彿自身也很困惑。

「不曉得?」

「嗯,其實我從來沒有故意去招惹女生,可是她們都會自然而然地對我好,而男生就不一樣了,幾乎都很排斥我,所以久而久之我的身邊只剩下女性朋友了。」王子就像告解似地說道。

「這麼說的話,你還真不是普通地受女生歡迎。」

「我不是在炫燿!我是真的很困惑!」王子誤解了武叡哲的意思,一張臉蛋頓時脹得通紅。

「嗯,我知道,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你的眼睛藏不住你真正的心事,所以才會吸引很多女人想照顧你吧。」武叡哲純粹就事論事道。不過,並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會想去安慰寂寞的人就是了,王子在女人堆中能吃得這麼開的主要原因,大抵是因為他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美少年吧。

「可能吧,可是當別人把我看成很花心的那種人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很不愉快,因為那明明不是我的本意。」

武叡哲嘆口氣,安慰道:「長相好看就是你的原罪,既然免除不了,乾脆就看開點吧。只受女人歡迎也沒什麼不好,你看班上有多少男生嫉妒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王子苦笑一聲,「只受女生歡迎其實很累,有些道理跟她們講不通。」

「呃,說的也是,看女生她們花錢的模式就知道了,只要看上眼的,就算多買幾個一樣的也毫不心疼,對於喜歡的東西一定要弄到手,獨占欲比男生還強,也不知是不是天生就是這樣。」武叡哲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點頭認同道。如果同時被好幾個女人你爭我奪,卻不是很享受這種情況的話,那一定比身在地獄之中還痛苦吧?這麼一想,武叡哲不由得很同情王子。

「班代,你怎麼說得一副很有經驗的樣子,是不是偷偷交過女朋友了?」王子咬了咬牙,笨拙地試探道。

「我?」武叡哲頗訝異他會這麼猜測,坦言道:「怎麼可能有時間交,我現在沒空談戀愛,準備考大學才比較實際。」

「……那就是真的沒交過囉?」王子不死心地追問。

不知怎地,武叡哲覺得王子那句話彷彿在疑問自己「那你就還是個處男囉?」似的,有些刺耳,不由得抿了抿唇,不作任何回應。想當然爾,依王子這麼廣受女人喜愛的程度來看,他應該早就不是處男了吧?不知怎地,武叡哲心底突然萌生一股異常不爽的感覺。

見他沉默不語,王子有點急了,一連串疑問如連珠砲般問出口:「國中時代難道也沒交往的對象嗎?你應該也很受歡迎才對啊?你談過初戀了吧?你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

「煩死了!你問這麼多做什麼?」武叡哲簡直招架不住,乾脆冷起臉色,兇他。

「我只是好奇而已……」

見王子嚇得一愣,接著露出委屈神色,好像自己不該這麼兇他,武叡哲不由得有些內疚,只好語調悶悶地老實道:「我沒交過,連初戀對象都沒有。」

「可是你這麼受歡迎……」王子眼露懷疑,仔仔細細地察看武叡哲的臉龐,彷彿想從他身上找出說謊的證據。

「我受歡迎?有嗎?女孩子好像滿討厭我的。」武叡哲一頭霧水,自己是有收過情書沒錯,但是不多,從小到大他也只在國中時期收到一封、高中時期收到一封而已,不過都在認真回信之後便徹底無消無息了,連寫信來告白的女孩子長什麼模樣都沒見過,所以他對戀愛這一檔子事基本上不抱有太大熱情。

「呃……你都沒察覺到嗎?」聞言,王子臉龐浮上一抹筆墨難以形容的神色,吃驚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察覺什麼?」

見他如此異樣,武叡哲更是奇怪,不曉得他覺得自己受歡迎的根據在哪,正要開口詢問,忽然又聽到王子連忙附和道:「對,其實你不太受歡迎!誰會沒事去喜歡一個愛說教的老頭子啊!我剛剛只是哄你開心的,你別相信!」

「……」

「老實說,我…我也沒交過……」不待額冒青筋的武叡哲有任何回應,王子看著他,期期艾艾道。

「你是在挖苦我嗎?」聞言,武叡哲的眉頭霎時一皺。

王子慌忙搖頭:「不是!我發誓我沒有挖苦你的意思!我是說真的……雖然認識很多女生,可是她們都互相牽制,不准任何人冠上『女朋友』的名義待在我身邊,可是光這樣她們還是不滿足,有時會吃醋,有時會傷心,甚至彼此吵架,甚至揚言要離開我,我都不知該拿她們怎麼辦才好了……」

「聽在我這個可憐單身漢的耳裡,還真是個奢侈的煩惱呀。」武叡哲同情地看著他,原來當一名深受女人歡迎的萬人迷也是有說不出口的困擾,這麼說起來,當個沒人緣的單身漢其實也滿幸福的。

「我很過分吧?」

「嗯?」武叡哲微挑眉。

「明知道我最終會傷她們的心,可是我還是一直利用她們對我的好。」王子有些自暴自棄地評斷自己。

「你也不是故意要欺騙她們吧?感情的事本來就是你情我願,沒有什麼利不利用的關係。」武叡哲暗嘆口氣,心想世界真是顛倒了,一個沒交過女朋友的人居然要去教一名花名在外的花花公子如何處理好女人關係。「不過我還是要奉勸你一句,你總歸也才一顆心,難道有辦法分給千千萬萬個女人嗎?勸你還是早點跟真心喜歡的人在一起,和不喜歡的女生恢復正常的朋友關係,免得她們將來吃醋吃過頭,將你分食了吃。」

「我也想啊……」王子一臉煩惱地抓抓頭髮,看向別處,吞吞吐吐道:「可是我真正喜歡的人遲鈍得要死……」

自己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他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啊……武叡哲一怔,不知是驚訝還是怎地,一句「那你就去追啊」的鼓勵話,遲遲說不出口,眉頭微蹙,情緒就這麼莫名其妙低沉下來。

不再搭話後,氣氛一下子便沉寂下來了。

過了良久,王子緩緩抬起頭來,彷彿下定了決心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班代,你看得出來現在我的眼神在對你說些什麼嗎?」

若是平常時候,武叡哲或許還有興致猜一猜,但他突然有點累了,不想陪他玩猜謎遊戲,遂沉默地搖了搖頭,隨即聽到他一句「呿,不會真的這麼遲鈍吧」的小小抱怨聲。

「你再用心點看嘛!」

「我真的看不出來。」武叡哲無奈地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王子有些急了,不惜出言威脅道:「你現在看不出來的話,以後搞不好會後悔喔!」

「好啦,我看看,嗯……好像是在說……摸一下我脖子吧?」若轉換成動物語言,大概是叫人幫他梳理一下毛皮吧?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武叡哲索性隨口胡扯一句。

豈料,王子居然露出一臉吃驚地瞪著他。「你怎麼知道?」

「呃……」不會吧?好死不死真的猜中了?

王子瞪著他半天,忽地從口中揚出一陣輕快笑聲:「哈哈!騙你的!誰叫你亂猜!」一雙琥珀色眼眸閃爍惡作劇光芒。

騙我的?看來你還滿自得其樂的嘛!可奇怪地,一瞬間湧上武叡哲心頭的情緒,居然不是憤怒,而是……失望。

「我想摸摸看。」不自覺地,將內心話說出了口。

呃,王子聞言一愣,嚇到似的驀然安靜下來。

「……」咦咦?我剛剛說了什麼啊?!武叡哲驚訝程度簡直不下於他,可話已出口,根本不知該怎麼收回來,不由得有些尷尬地垂下眼眸。不知怎地,總覺得氣氛有些怪怪的,明明應該對方才的話語一笑置之,可武叡哲卻怎也開不了口說自己只是開玩笑。

「你想摸嗎?」

很輕柔、很輕柔的詢問聲,如羽毛拂過唇際般,令武叡哲忍不住神經過敏地抖了一下。「呃……我……」不是的,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絕對沒那個意思,平常人不會沒事去摸男生的脖子吧?你就當我一時失心瘋……武叡哲腦筋一團混亂,更加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隨便你。」有些虛弱的氣音。

「嗄?」武叡哲驚訝眨了眨眼。

「我說隨便你。」

「隨便我……?」他幹嘛答應啊,這種奇怪要求,乾脆拒絕掉就好了啊……武叡哲一臉疑惑地看向他。

「你要摸就摸啊!反正我又不會少掉一塊肉!」拋開諸多顧忌似的,王子臉龐恢復笑容,不過卻有別於往常故作的爽朗,反而多了一分挑釁似的危險魅惑,彷彿他在你面前織了張網,就等著你跳下去被捕抓到而已。「不過,你以後可別後悔呦。」王子滿臉笑容地加了但書,可微微顫抖的身子卻顯露出他內心的忐忑與不安。

後悔?為什麼以後會後悔?武叡哲迷迷茫茫地心想,可還沒想出個答案來,手指已不由自主地行動了。

在王子極力掩飾卻仍難掩一絲緊張的注視下,武叡哲修長的手指彷彿擁有自我意識般緩緩滑入他後頸的衣領內,撫摸他溫熱而柔軟的肌膚……

瞬間彷彿有一股電流竄通彼此,全身起了雞皮疙瘩,然而卻不是類似嫌惡的感覺,而是舒服,舒服得令武叡哲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像是等這天等了好久了。

事後細細回想,武叡哲無比確定,那時的自己……肯定是著了魔了。

 

****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