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自己能為武叡哲做些什麼?

暫時被武叡哲收養後,王子腦海裡頭一直思索這個問題。

他不想再重蹈覆轍了。雖然隱隱有些預感,然而在親生大哥開口前,王子從來沒想過自己帶給他本人的負擔及痛苦竟是如此沉重,甚至到達恨不得能斷絕兄弟關係的地步……如果被武叡哲發現自己是個麻煩纏身的人,那麼到最後他也一定會因為忍受不了而趕自己走的吧?

反正遲早都得離開,他不想到最後只帶給武叡哲如大哥般對自己僅剩下白吃白喝的沒用印象,至少,讓自己為對方貢獻一點什麼,留下些許美好回憶吧。

打定主意後,王子苦思良久,最後卻有點悲哀地發現自己能做的事,好像只有簡單的打掃及煮飯了。

身為王族內最遊手好閒的小王子,雖還不至於好命到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但也差不多了,不過現在為了討武叡哲歡心,他願意嘗試任何一切的改變。

然而武叡哲似乎不太認同他的想法,第一次回到家見到王子居然在拖地之時,他曾皺起眉頭這麼表示過:「我帶你回來,並不是要你幫忙煮飯、或是打掃客廳房間什麼的,你算是我的客人,根本沒有必要做這些雜務。」

「可是我很樂意呀……」當時王子邊嘀咕、邊埋首拖地,完全不理睬他。

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食客……或者也可以說是「米蟲」的身分,王子還沒有笨到不清楚自己正處於寄人籬下的窘境。

住在家裡,週遭僕人無數,他是連喝茶時一根手指都不用動彈的好命少爺,可來到別人的家中後,自己若不做點什麼,沒有任何可供利用的價值,以後一定會成為越來越礙眼的存在吧!說自己是多心也罷,王子無論如何也不想讓武叡哲覺得他養了一個無用廢物在身邊。

武叡哲在重複申明自身的想法好幾遍仍得不到認同後,也就漸漸地不干涉王子想做的事了,甚至會固定給他一些零用錢買菜及繳水電費……有時王子也忍不住胡思亂想自己好像成了武叡哲的新婚妻子,當然,這可笑的妄想只能偷偷放在心底。

而說實話,沒親自動手前,王子還不曉得整理家務居然是一件挺有趣的事,像上次整理書櫃時不小心翻找出武叡哲小時候的照片,王子簡直是樂歪了,只要有空,就會流連忘返地捧在手上翻看好幾個小時還捨不得放手。

怎也想不到一副少年老成模樣的武叡哲小時候也是一條髒兮兮的鼻涕蟲,簡直蠢呆可愛到爆,不過,這個小秘密當然不能被武叡哲知曉……

喀──!

「回來啦!」聽到門鎖開啟的熟悉聲響,王子趕緊將相簿收起來,迅速走到玄關處迎接他。眉宇間有些倦意的武叡哲反手關上門,朝迎上來的王子點了點頭。

「嗯,我回來了。」

「對不起,今天又是吃炒飯……」王子伸手接過他的公事包,一臉歉疚地道。其實他曾偷偷試煮了其他東西,不過卻難吃得要死,才吃下一口便差點口吐白沫,比吞毒藥還恐怖,全然沒轍了,只好祭出一千零一招的炒飯暫時頂著。

「沒關係,又麻煩你了。」武叡哲無所謂地笑了笑,邁步往客廳走去。他的腸胃一向很好養。

「啊,對了……」王子跟在他身邊,邀功似的說道:「今天我在打掃放電視的那個櫃子後面的時候,發現一個佈滿灰塵的相框,我用抹布把它擦了擦,好像是你們全家福的照片耶。」因為小時候的武叡哲笑的實在太可愛了,結果害得他打掃到一半,又忍不住找出武叡哲小時候的照片來看。

聞言,武叡哲腳步明顯一頓,但隨即又繼續往前走。

「……你放在哪?」

「嗄?」

「相框。」

「就放在電視旁。」王子沒有察覺任何異狀地伸手一指。

武叡哲不發一語地隨手脫下西裝外套,擱在沙發背上,接著往櫃子方向走去,伸手將擱置其上的相框拿在眼前詳看。

「對了,你是自己一個人搬出來住嗎?」看到那張全家福,王子這才想起自己似乎從沒聽武叡哲提起他的父母過。

「不是。」武叡哲搖首,仍是抓著相框,默然無語良久後才緩緩沉聲道:「抱歉我一直沒說,其實他們已經過世了。」

「嗄……?」王子疑惑地看著他,一時間無法消化他話中那句「已經過世了」的意思。

武叡哲抬起頭來,已然整理好低沉情緒,雲淡風輕一笑道:「是空難,去國外旅行的時候不幸遇上墜機事件,全死了。」家裡遭逢的巨變,武叡哲很少跟人提起過,一個真正傷心的人最討厭見到的便是充滿同情的眼光,所以面對他人試探性的詢問武叡哲總是選擇笑而不答,但王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畢竟不同,甚至已視若唯一可以傾吐心中苦悶的親暱對象。

全死了……直到此時,王子才自責地發現武叡哲眸底幾乎快隱藏不住的悲痛是如此深沉,手指不由得緊緊抓著他公事包的手把。

「啊……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

「沒關係,我也沒想到這張照片藏了這麼久居然會被你挖出來。」武叡哲並沒有責怪他的意思,只是沒想到,再次目睹這張全家福照片而遭受的衝擊仍不亞於當初聽聞噩耗時的痛苦。

「藏?不是不小心掉下去,而是藏起來嗎?」王子困惑著,無法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做。

「嗯。」武叡哲輕點頭,將相框放回原處,伸手扯鬆領帶,在沙發上坐下:「要不是被你無意中發現,我幾乎都快忘了這張全家福相片被自己藏在什麼地方了……」

「你為什麼要藏起來?」這算是很珍貴的遺物吧?可是卻被隨手藏在那種暗無天日、佈滿蜘蛛絲的角落處……王子真的很想了解武叡哲這麼做的動機。

武叡哲看他一眼,面無表情道:「因為我想忘記……」

「想忘記你爸媽?」王子既吃驚又困惑地瞪著他,這根本違背了他的本性。

「你會覺得我很冷酷嗎?」武叡哲唇角揚起一抹自嘲弧度。

「不是!我只是有點疑惑……」

「你認為我很冷酷也沒關係,反正大家都這麼想。」

見他一臉故作不在乎的逞強模樣,王子眉頭一皺,反駁道:「你才不是冷酷的人!」

「不,我是。」武叡哲輕笑了下,就像在講別人的事情一樣平靜,語調沒什麼高低起伏:「以前不值錢的人命現在值錢多了,我爸媽發生空難的理賠保險金加起來總共六百多萬,加上隔年航空公司給付一人一千多萬的賠償金到手後,我一下子就成了有錢人,大學畢業後,我就拿了這一大筆錢到國外唸碩士了。很無情吧?一心只為自己打算,只要自己過得好就好。」

武叡哲的家世平凡至極,父母親都不是什麼有頭有臉的人物,家裡的經濟狀況也只算普通而已,若非獲得巨額賠償金,他根本沒有能力出國唸書,許多親戚見他拿了如此多錢,都頗酸地說他是託父母發生空難之福,才有機會現在這麼出人頭地……就算耳聞到這些閒言閒語,武叡哲依舊無動於衷,因為都被他們說對了,事實的確是如此。

王子搖搖頭,輕聲道:「死去的人就死去了,活下來的人應該努力尋找讓自己幸福的方法才對。」

彷彿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話,武叡哲身子一震,緩緩抬起頭來。

「你沒有錯,要相信自己。」王子眼神真摯地回望著他。

追求幸福地活下去的方式,本來就是人類最原始的本能。

「就我一個人活著,一個人獲得幸福,這是可以的事嗎?」武叡哲嗓音無比沙啞低沉,表情是全然的徬徨。

王子鼻頭一酸,點點頭道:「當然可以,你爸媽一定也希望你能幸福快樂地活著。」

「其實我很恨他們……」武叡哲喉嚨一鯁,啞聲道:「恨他們為什麼獨獨留下我一個人,恨他們為什麼不帶我一起去……」在充滿幸福回憶的家中,他根本連一分一秒都待不下去,若非堅強的意志力令他撑過來,好幾次他都險些因過度的思念而精神崩潰了。

這些充滿孤獨、寂寞、晦澀、又陰暗不已的思緒,武叡哲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向人坦白出來,而他很慶幸,聽眾是王子。

從來沒見他這麼脆弱的模樣,王子眼眶一紅,差點衝上前抱住他盡情安慰,但最後還是怕太唐突了,只好壓低嗓子囁嚅道:「對不起……」

「你對不起我什麼?」武叡哲一臉茫然地詢問

「對不起害你想起難過的事……」

武叡哲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道:「那你呢?」

「什麼?」

「你已經能釋懷覺醒失敗的痛苦了嗎?」

「我……好像還沒有……」王子喪氣地垂下眼眸,突然有些羞恥,覺得方才叫他忘記過往種種不幸、積極追求幸福的自己,只是在說些不著邊際的大話罷了。

「那我們一起忘記吧。」武叡哲語調雖輕,卻很堅定。

「嗄?」王子驚訝地抬起頭來,猛眨了眨眼。

「忘記過去的不幸與痛苦,重新開始新生活……我知道這很難,但我們一起努力,好嗎?」光這麼一說,便彷彿真的能順利拋開不幸過往似的,雖然武叡哲也曉得彼此深刻在心頭上的傷痕不是想抹去就能輕易抹去,但是至少能稍微撥開陰霾,開始正面思考已經算是不錯的進步了。

王子望著他真摯的表情,沉默不語良久,終於輕輕點了點頭。

「好。」

對,要一起努力……

要獲得幸福……

不能……再回頭看了……

 

****

 

過了幾天,當王子終於學會了除了蛋炒飯以外的料理──炒麵之後,武叡哲也替他找到了一份事情可做。這天,武叡哲下班回來後,沒先解釋什麼,便神神秘秘地從公事包中拿出一份厚厚的英文資料遞給王子,要他收下。

「這是什麼?」王子將資料抱在懷中,一頭霧水地詢問。

「我想委託你將這份文件內容翻譯成中文。」武叡哲拉開椅子坐下,盯著盤中的炒麵,猜測隱藏其中一小條一小條燒焦的東西,究竟是不是紅蘿蔔絲。

屋子是越整理越乾淨,甚至到了纖塵不染的地步,然而王子的差勁手藝仍沒隨著時間增長半分,做出來的食物不是太鹹、要不就是燒焦、或沒味道,不過,這麼一點小缺陷卻令武叡哲覺得他可愛極了。況且花再多錢,也買不來喜歡的人滿頭大汗地幫自己張羅晚飯。

「你說什麼?」還有些拿捏不準他的意思,王子猛眨了眨眼。

「這只是一部分資料而已,本來我們公司都是委託人力銀行找外包人員翻譯,不過若你願意的話,這份工作就拜託你了。」

工作?他委託我工作?王子簡直不敢置信,渾身一陣激動,導致嗓音既顫抖又沙啞不已:「可是……可是我已經很久沒碰英文了。」

見他興奮得像個小孩子,武叡哲不由朝他微微一笑,張嘴咬下一口麵條。「不用擔心,這份資料不會很困難,看不懂的地方多翻字典就行了,而且我很清楚你的實力,慢慢翻一定能恢復過往水準的。」

「我沒有字典……」

「我書房有,待會拿給你。」

「謝謝!」王子臉龐瞬然發亮,簡直迫不及待要工作了。

「先不要翻看,把晚餐吃完再說。」武叡哲提醒一聲,免得他太過開心,餓著肚子便工作起來,這樣傷身。

「嗯!」王子聽話地坐下,將英文資料牢牢地擱在腿上,然後抓起筷子埋頭吃東西,一口口吃進肚子裡頭的麵條雖然夾雜著燒焦與澀味,他卻從沒感覺這麼美味過。

「呃,關於酬勞,大概只有一萬到兩萬元不等,不是很多。」武叡哲帶些歉意地望著他,而這可能需要花費他整整一個月的工作時間。若能出外工作的話,賺到的錢肯定會更多,但目前找來找去,似乎只有這工作可以將他留在家裡了。

「這樣就很夠了。」王子滿臉笑容,毫不介意地回答道。

聞言,武叡哲頓時暗暗鬆了口氣。「那份資料有很多工程上的專有名詞,若看不懂的話,儘管開口問我沒關係,別太客氣。」

「嗯,知道了。」

「另外,我最近有些忙,可能不時要加班到晚上八、九點,晚餐的話你可以先……」

「我等你回來一起吃。」王子打斷他的話,飛快道。

「不用了,你自己……」

「沒關係,一個人吃實在太無聊了。」

「……好吧。」武叡哲不再堅持。

他說的對,一個人吃東西真的是太無聊了,無聊得可怕。

一頓愉快的晚餐過後,王子快手快腳地洗好碗盤,接著衝也似的跑進武瑞哲的專用書房,這地方他除了打掃灰塵以外,幾乎很少進來過。

「你可以邊翻譯、邊利用手提電腦將文字輸入到word檔中,這樣容易保存,也比較好做修改。」武叡哲走到書桌旁,將桌上一台手提電腦的螢幕蓋打開,在他面前展示如何順利開啟電源。

「我不太會打字……」王子有些喪氣地坐在桌子前,他不敢說,自己甚至不太曉得怎麼操作電腦或是上網。

「沒關係,慢慢學就好了,用注音打,一個字一個字打,很快就會上手了。」

「你教我?」王子依賴般地伸手抓住他衣襬,央求。

「當然。」武叡哲點點頭道:「不過你既然還不熟悉怎麼打字,那麼我建議你一開始先把翻好的中文意思寫在紙上,再慢慢一個字一個字輸入電腦中,這樣會比一邊翻譯一邊打字還快,以後等你中打速度增快了,就可以練習直接打在電腦上。」說著,武叡哲從抽屜中拿出一本筆記簿,翻到空白的地方,連同原子筆一起遞給他。

「謝謝,我會努力的!」

「慢慢翻,不急。」他努力振奮起來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武叡哲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茶色頭髮。想將他攬入懷中好好疼愛的慾望,總是無時不刻在考驗武叡哲的定力。

「班代,你對我真好。」王子有股欲哭的衝動,不管是物質還是精神方面,他總是盡全力給予自己一切想要的東西,真的善良得過份。

我不是對你好,我只是存有私心罷了……武叡哲聞言心頭一緊,在心底暗暗道。所以不值得你用充滿感激的目光注視,真的。

「你慢慢翻,這是我常用的字典,」武叡哲微避開他的感激視線,從書櫃上抽出幾本厚重英文字典,擱在手提電腦旁,道:「遇到看不懂的地方就查,至於專有名詞部分,你可以先空下來,或是翻翻看這本筆記,裡頭曾寫下一些我以前翻譯類似的英文資料時查到的名詞中譯。」

「嗯,我知道了。」王子點點頭,告訴自己一定要努力工作,不能辜負他的期待。

武叡哲低頭看看手錶,「你先試試看吧,翻累了就休息,不想工作了就看電視,不用太勉強。」

「那你呢?」王子隨口疑問。

「我出門一下。」

「出門?」若是王子頭上長有兩只貓耳朵的話,恐怕早已豎了起來。

見他露出一臉深怕自己走遠的警戒神色,武叡哲險些笑出聲來,「別擔心,我一下子就回來了。」

「好吧……」聽他這麼表示,王子只好依依不捨地放開拉著他衣襬的手指,盼望他早去早回。

 

其實只是出門買一套質料似乎很柔軟的睡衣回來而已。

方才在路上瞄一眼就覺得很適合王子,後來越想越覺得應該買下來送他穿才對,於是武叡哲在簡單交代完委託給王子的翻譯工作後,便開車回頭去尋找那家服飾店了。

但,武叡哲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才出門不過一下子,剛買完東西進入玄關處,就面臨了令他措手不及的情況。

書房薄薄的門板,完全掩蓋不住裡頭傳出來的啜泣聲。

他在哭?發生什麼事了?武叡哲心一急,將懷中的東西一股腦兒扔在了客廳中的沙發上,拔腿衝向書房。

推開門板,只見王子已經不在座位上,而是蜷縮起身子,窩在書櫃旁的陰暗角落處,將一張臉蛋深深在雙臂之中,肩膀不住抽動,極力壓抑卻又停歇不了的抽咽聲一陣陣自喉嚨深處傳出,攤在一旁的貓尾巴也深深蜷縮起來,活像一隻飽受委屈的小貓咪。

「怎麼了?」武叡哲整顆心揪成一團,萬分擔憂地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與他平視。

王子仍是哭著,削瘦身子下意識地縮了縮,像是抗拒他的接近。

見他無端傷心成這樣,武叡哲心疼不已地伸出手掌來回撫摸他的頭髮,極力安撫道:「別哭了,好嗎?你不說,我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柔聲勸了好久,王子才用著哽咽不已的嗓音自暴自棄道:「我真的很沒用……」

「到底怎麼了?你說,我會聽。」

「我忘了……」王子終於稍稍抬起頭來,抽抽噎噎道。淚水模糊了臉龐,鼻子紅通通的,模樣看上去好不可憐。

「忘了什麼?」武叡哲困惑地詢問。

「英文……我全忘光光了……」羞慚的淚水霎時又泉湧了上來,打濕了王子一雙靈動眼眸。

武叡哲一愣,不由得暗斥自己這件事做得太過急躁,事先沒想周全。「好了,先別哭了……」

「我是個廢物……什麼都做不好……」王子覺得好對不起武叡哲的一番心意,用手指拼命拭淚,卻怎麼也擦不完,就好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栓不緊淚腺。

「別哭了……」見他哭個不停,武叡哲的心頭從沒這麼難受過,再也克制不住衝動,就著蹲姿,伸手使勁將他拉了過來,緊緊擁在懷中。

明明高中時代兩人的體型差不多,可是他現在卻清楚感覺到王子的身子比自己整整小了一號,又瘦又脆弱,好像輕輕一壓,就會壞掉了,可是武叡哲卻覺得這樣不小心翼翼呵護不行的王子比當年還來得令自己憐愛百倍。

王子將臉龐埋在他的頸項處,淚水不多久便浸濕了他的衣衫。

「嗚嗚……班代……我…我是不是不要活著比較好……?」長久以來積壓在王子心底的疑慮,終於選在這一刻爆發了。他寧願一死了之,也不願看見武叡哲對自己流露出充滿失望的表情。

「胡說什麼!」武叡哲下顎一緊,怒斥。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要甦醒過來……在覺醒過程中死掉就好了……」王子喃喃自語道。

「別說了!我不准你再說這種傻話!」

「我知道……我知道像我這種廢物很多人都想我死……大哥也是……」回想起過往十年來大哥對待自己的冷淡態度,王子的眼神不由得開始渙散,求生意志好像氣球破了似的一下子消下去了。

沒錯,像自己這種只會令人失望的廢物……根本連獲得幸福的資格都沒有……不到幾秒鐘,王子一雙漂亮的眸子一點光澤都沒有了,彷彿塑膠製的洋娃娃一般,毫無生氣。

「住口!住口!」見他神情異樣,武叡哲從來沒像今天這般生氣及恐懼過,不住粗聲喝止道:「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想繼續聽你說這些有的沒的!別說了!」

「班代,你不要再管我了,反正……」反正我最終只會令你感到無比失望而已……

「你給我閉嘴!」武叡哲想也沒想,手指緊抓住他雙臂,稍稍抬起上半身,隨即低頭用嘴唇堵住他未盡的話語,溫熱的氣息整個包圍住他。

「唔……」王子震驚地瞠大了眼眸,淚水頓停,一時間腦子發脹,完全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總算安靜點了……武叡哲鬆口氣地暗想,不帶任何慾望地不住親吻他,直吻得他面紅耳赤地喘不過氣來,接著再伸舌舔去他眼角酸澀的淚水,彷彿想藉著這個動作阻止他停歇不了的啜泣。

王子緩緩閉上眼睛,接受男人給予的最直接的安慰,但緊抓著他背後衣衫的手指仍遏止不住顫抖,不過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一舉壓倒所有意志的興奮!週遭充滿水氣的熱度,雄性的氣味,還有溼潤柔軟的接觸,差點燒融了王子的理智。曾私下偷偷幻想過與武叡哲接吻時的滋味,然而他怎也料想不到會是在這種情況下實現願望。

察覺他激動的情緒總算稍微平復下來了,武叡哲才止住親吻,重新將他攬入懷中。「別再哭了,忘了也沒關係,不管有什麼天大難題,我都會想辦法幫你解決,所以以後別再說什麼自己該不該活下去的話了。」沉穩的嗓音,彷彿擁有催眠人心的力量。

王子吸吸鼻子,在他懷中慚愧地點點頭道:「對不起…我實在很沒用……」

「沒關係,這件事我們慢慢來,現在還不急,你先去洗個澡吧。」武叡哲提議,一把將他扶了起來,「等你出來,我再幫你複習英文。」

「可能再怎麼複習也沒用了……」站起來後,王子一張可憐兮兮的臉龐仍埋在他的胸膛處,頹喪地低語。

「我不想再聽你講喪氣的話!」一慣低沉的語調添入些許嚴厲,武叡哲攬在他肩膀處的手臂緊了緊:「你只是太久沒碰,才不小心忘了英文句子的結構及原理,等我幫你複習過後,我相信你很快就能適應英文的文法運用,別忘了以前你最拿手的科目就是英文了,你要對自己有自信。」

「可是……」王子咬了咬下唇,仍是極度沒有信心。

不行,不能放任他退縮不前!武叡哲暗嘆口氣,強逼自己當壞人道:「我不想強迫你,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這項工作是我跟公司說找到人可以翻譯,拜託資訊工程師從應徵網頁上撤下來的,若是你不……」

「我知道了!」王子慌忙打斷他的話,保證道:「我一定會盡力翻好,不讓你失望!」他絕對不想害武叡哲在公司的信用掃地、或是評價降低。

武叡哲神色溫柔地看著他,說道:「我以前就覺得你比我還要聰明,英文程度又好得不得了,所以我相信你一定能辦得到。」

「嗯,我會努力……」

「不用擔心,我會一直陪你。」

像是看穿他的不安,武叡哲再三安慰完後,將滿臉狼狽的王子帶到浴室裡頭,幫他放好熱水,接著順道將新買好的睡衣遞給他。

抱著質料柔軟的新睡衣,王子又是感激又是疑惑。

「班代,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他抬起臉,小心翼翼疑問。

其實,王子最想問的問題是,方才為什麼吻他……?可還沒問出口,王子便雙腳發顫、緊張得快站不住了,若是真的問了,恐怕他會立刻腿軟暈倒在地吧。

武叡哲伸手將他淚濕的前額髮撥到耳後,若有所思一笑。

「我不是對你好,我只是……不想再後悔了……」

 

****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