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趁他在浴室洗澡,武叡哲拿起幾張英文資料,在困難的專有名詞旁一一寫下中文注釋。當王子終於洗好從浴室走出來,他也完成了十張左右的進度。

直接在客廳的沙發上享受完替他吹乾濕髮的樂趣後,武叡哲帶他進入書房內,開始一句一句從解釋文法結構開始,教他怎麼將英文順利翻譯成中文。

「你不用教這麼仔細……」王子有些不安,怕自己給武叡哲添麻煩,更擔心自己只不過是在浪費他的時間罷了。

「我只是先教你熟悉閱讀,等你習慣看英文了,我就不用再教你了。」語畢,武叡哲繼續細心地教他,過了一陣子後,王子突然發現英文字母不再陌生,就連文法結構也宛如早就知道似的一一憶起,再過來,無須武叡哲講解,王子就能輕易地將一大段英文譯成中文,簡直比魔法還不可思議。

「你果然學得很快,」見他翻得越來越上手,武叡哲終於放心了。「其實這些都是機械操作的資料,所以都是用最簡單的文法寫成,只要了解單字的意思,要翻譯成中文並不難,你別太心急,多查字典,很快就能翻好的。」

「嗯。」王子點點頭,專注地埋首於英文資料中。

看來不需要自己的幫忙了……

「你慢慢翻,我先去洗澡。」

「好。」

武叡哲將手臂自他肩膀處收回,輕腳離去。

「班代……」王子突然抬起頭,喊住已經走到門口附近的武叡哲,他腳步一頓,回過頭來。

「怎麼了?有不懂意思的單字嗎?」

「不是,我只是想跟你說一聲……謝謝。」王子臉龐添上一抹羞愧紅暈,方才一遇到瓶頸便急著放棄、頹喪的自己,如今想來真是太沒用了,幸好他沒立刻放棄自己。

武叡哲朝他聳肩一笑。「不用謝,我只是提供一個機會給你而已。」

「嗯,我會好好把握的。」

「那我就放心了。」臉龐上的笑容加深。

「晚安。」王子面露些許不捨。

聞言,溫柔神情瞬間破功,武叡哲險些噴笑出來。「喂喂,還沒到說晚安的時間吧!難道你忘了我還沒教你怎麼把中文輸入到電腦裡頭嗎?」

王子一愣:「對吼……」也就是說,他倆今晚還有得忙就是了?

「快翻吧,我很快就洗好了。」扔下一句,武叡哲隨即轉身離去,進入浴室內了。

王子連忙打起精神,繼續埋首研究英文文件的意思。這份生平第一次接下的工作對他而言意義深重,雖然這對武叡哲來說恐怕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但是卻間接給予了他一絲珍貴的生存價值,這點,王子在族人身上從來沒得到過,不過也不能責怪他們,畢竟沒有人會對一個一無事處的廢物寄予厚望吧?王子滿臉苦澀地回首過往,搖了搖頭。

 

用原子筆將中文寫出來的翻譯方式對王子而言很容易,但要運用電腦打字,對他就是一項嚴厲考驗了。

十五分鐘後武叡哲從浴室出來,開啟word檔後,開始教他怎麼用新注音系統輸入文字。一個認真教導,一個用心學習,整個晚上就這麼耗掉了。

一開始王子只會最簡單的一指神功,雖然武叡哲一直告訴他要習慣十指並用,他卻怎麼也學不會,但他並沒有放棄,接連苦苦練習了好幾天,他終於領悟到用十根手指頭打字的訣竅在哪。

進入瘋狂的工作狀態後,王子雖然還記得要煮飯、打掃,卻幾乎忘了正常的睡覺時間,每每要武叡哲耐不住寂寞衝去書房逮人,他才會乖乖放下字典,隨之回房休息。

就這樣近乎廢寢忘食地工作,不到二個禮拜時間,厚厚的一疊英文說明書,居然被他翻譯好了。

一大清早,他烤好起士麵包放在餐桌上當武叡哲的早餐後,便溜回房間,趁武叡哲還在鏡子前整裝的空隙,偷偷將儲存好翻譯文件的磁碟片放在武叡哲的公事包旁邊,打算給他一個驚喜,可惜王子窩在床上睜大眼睛仔細東瞧西看,也無法從武叡哲發現到磁碟片時毫無表情的側臉看出什麼異樣來。只見他順手將磁碟片收進公事包裡,慣性地朝床上的王子招呼一聲後,便開門離去了。

王子不由得有些洩氣,將頭埋進被窩裡,繼續睡回籠覺補眠。

豈料或許是緊繃的神經一下子徹底鬆懈下來,這一睡,竟爾迷迷糊糊地睡到了中午,直到肚子咕嚕咕嚕叫了,王子才渾渾噩噩地爬下床,胡亂弄點東西來吃,下午將屋子內外打掃乾淨後,一陣睡意忽地重新襲來,王子實在按捺不住,索性又溜回房間睡午覺,結果居然就這樣一直睡到武叡哲下班回來,見廚房沒人,疑惑地走進臥室喚醒他為止。

「醒醒,王子……」

蜷縮在被窩裡頭的王子如蟲子般蠕動了下,伸手抹抹睏倦眼角,含糊不清地疑惑道:「咦,班代……早上了嗎?」

「你簡直比睡美人還難叫醒。」武叡哲啼笑皆非地望著他:「今天還沒過去,現在才下午六點多而已。」

「什麼?」王子嚇得睡意全消,一把掀開棉被,坐起上半身。「我居然睡過頭了!晚餐還沒……」

武叡哲連忙安撫道:「沒關係,今晚我們就出去吃吧。」

「可是……」

「我們去餐廳吃,順便慶祝你領到酬勞。」

聞言,王子訝異地猛眨了眨眼:「酬勞?」

「嗯。」武叡哲點點頭,伸手翻開公事包,拿出一封卡其色的薪資袋、還有一疊新的英文資料出來,解釋道:「這是委託你翻譯的酬勞和新的翻譯文件,先前只是給你三分之一的資料而已,等你翻完這份新的資料,會再給你另外的三分之一。全部翻完,總共會支付你兩萬七千元。」

其實,武叡哲撒了一個小謊,公司原本找外包的翻譯人員,最多只肯給兩萬元的酬勞,另外七千元,是他用自己的薪水貼補上去的,不過為了不踩傷王子的自尊心,他當然死也不會將真相說出口。

另外還有一點沒坦承的是,現在根本不是固定發薪水的日子,也就是說,王子的酬勞,武叡哲用自己的薪水預先支付了,而這也是無法說出口的秘密之一。

一切私下作為,只為了見他笑顏逐開而已。

「也就是說,這裡面有九千元囉?謝謝!我好開心!」王子滿臉興奮地接過薪資袋,雙眸發光,一副樂得快飛上天的樣子。

「不客氣,這是你應得的。」

武叡哲忽覺有絲後悔。因為深怕被他察覺破綻,所以武叡哲也不敢將價碼拉得太高,才多給他七千元而已,不過,若早知道他收到酬勞時會這麼高興,武叡哲就多給一點了。將近兩個禮拜的辛勞,才換取到這麼微薄的酬勞,武叡哲真覺得有些對不起他,但是私心底又不想讓他出外工作,矛盾與罪惡感差點令他嘆出一口長氣。

「諾,給你。」王子高興了一會後,忽地將辛苦賺取的酬勞全部塞回武叡哲的手中。

「呃?」

「房租、水電、還有伙食費,」王子含笑解釋道,臉龐浮現二片尷尬紅暈:「當然我知道才付九千元遠遠不夠,等下次領酬勞了,我再補給你。」

「我說過了我不需要。」武叡哲蹙緊眉頭,瞬間渾身焦躁不已。對方這麼做,好像是急著用錢跟自己劃清界線一樣,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沒察覺出武叡哲複雜的心思,王子仍堅持要他收下:「沒關係,這是我應該給的,你收下就是了。」他打定主意絕不白吃白喝,增加心上人的負擔了。

「不行!這是你辛苦賺來的錢,我說不拿就不拿!」脾氣一向控制得宜的武叡哲驀地火氣發作了,抓住他的手,態度強硬地將薪資袋重新塞回他掌心裡。

王子神情明顯一愣,手指緊抓著扭曲變形的薪資袋,一臉受傷地低下頭,似心底受了極大委屈卻又害怕武叡哲繼續發火的可憐樣子。

見他如此,武叡哲內心也不好受,但他仍不打算在這件事上頭退讓半步:「你賺的不多,應該好好存起來,或是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亂花。」

「我才不是亂花!」王子眉頭一皺,揚聲反駁道:「我只是……我只是覺得……」

「覺得什麼?」武叡哲逼問,沒有一個好的理由,他不會收下王子這筆血汗錢的。

「我只是覺得……若是付了房租之後,你就不能隨便趕我走了……」說出心底話後,王子露出一臉難堪,眼眶悄然泛紅。這點小錢,武叡哲當然是不放在眼底吧,但對自己而言,卻是寄予了無限的感謝心意及……小小冀望。

武叡哲愣在當場,萬萬沒想到他堅持付房租的舉動居然存有這一層複雜心思。一時也不知該為他的不信任而生氣、還是為他的不安感到心疼。

「你怎會這樣想?難道你還是……」

「我不是不相信你!」王子迅速打斷他的話,拼命解釋道:「可是我住進來後一直給你添麻煩,沒做點表示的話,我會感覺很不安……」正確來說,是不對等的關係令王子心底難受,畢竟武叡哲和他只是普通朋友關係,沒有理由一直讓他付出而自己卻不回報。

「……好吧,我收下就是了。」武叡哲凝視著他半天,強硬的態度倏然軟化下來,伸手將扭成一團的薪資袋從他手中抽出,暗暗想著過幾天幫他開個戶頭存起來好了。

而武叡哲這舉動,才又令王子心情頓時好了起來。

「不過,今晚我還是要請客。」武叡哲加個但書。

「嗯!」

 

****

 

先前因為工作忙,所以自從武叡哲帶王子回家後,今晚還是頭一遭和他一起出門,心情不免因滿滿的期待而雀躍著。

為了獎勵王子這幾日的辛勞,武叡哲打算帶他上高級餐廳吃頓飯,卻在剛提議出口的同時,馬上被他以「太浪費了!」這個理由駁回,討論半天,最後居然以「那就去夜市吧!」這個高反差的決定作結。

由於夜市越晚越熱鬧,現在時間還早,武叡哲將車子停在夜市附近後,便先帶著王子到大街上去逛,順道進了一家喜愛的名牌男士服飾店,要服飾店小姐幫他量一下身材的尺寸,確定之後,便一口氣幫他挑了好幾套休閒服及牛仔褲,趁王子還在試衣服的時候,直接先付了帳,待王子從試衣間走出來,見地上大包小包的都是自己的東西,不由得皺起眉頭想知道害他花了多少錢,好日後還他,卻被武叡哲裝傻含笑帶過。

真是的……我這樣真的好像被人包養的小白臉……王子跟在武叡哲身後,看著他手上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衣服、鞋盒,不由氣悶地心想。

差不多逛了兩個多小時的街,買下來的東西居然都是僅適合自己穿用的衣物及用具,王子不免懷疑武叡哲是不是想當冤大頭很久了。要知道他平常時候也會多少買一點東西給自己,每天累積一點,久而久之房間和衣櫥都快塞不下東西了,加上武叡哲對品味很講究,出手買下的東西絕對價值不菲,令王子有次看到價格嚇得咋舌半天,好幾次想抗議不買了,卻又因為不想在外人面前吵起來令他難堪而作罷。

「你別一直花錢在我身上……」兩人逛街完畢,走回車子的路途當中,王子終於忍不住小聲嘀咕道。

「這些都是必需用品不是嗎?」武叡哲很理所當然道。

「可是,哪有錢都你付的道理!」唉,越欠越多,自己到底要到何年何月才有辦法還清啊?王子苦惱地想。

「小錢而已,並沒有很貴。」

「這不是重點好不好!你這樣、你這樣……」

「怎樣?」

在他的逼視下,王子難為情地瞥過臉去。

「會害我錯覺好像被人包養……」

「你的錯覺倒挺對的。」武叡哲一笑,毫不否認。

聞言,王子頓時臉紅過耳:「胡說什麼啊!你別亂開玩笑!」與其養一個沒用的廢物,倒不如跟有胸有屁股的女人在一起比較好吧?真不明白武叡哲的腦袋灌了什麼進去!泥漿嗎?

武叡哲揚了揚眉,開始細數道:「你這陣子都住我的、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的確是在養你沒錯啊。」

王子狠狠瞪著他,抗議道:「才不是住你的!我有付房租!」

「……你這麼討厭被我照顧啊?」武叡哲啞聲詢問,神情有些落寞。

見他難掩受傷神色,王子心口瞬間一陣抽緊。

「也不是……」

「嗯?」

「也不是很討厭……」但又怕被養慣了,再也沒有求生能力。

「那不就好了?」武叡哲奸計得逞似的,一掃方才的鬱悶,露出淺淺笑容。

「可是我還是要強調一點!」王子漲紅著臉,握緊雙拳,強迫自己說出接下來的話:「我是個沒什麼用處的人!把錢花在我身上就像是扔入大海裡面一樣浪費!沒吃垮你就不錯了!別妄想可以回收什麼!」

「沒關係,你越沒用越好……」武叡哲感嘆似的低喃。

「什麼?」王子眨了眨眼,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越沒用……價格才越便宜呀。」末了,武叡哲得出一個正確值很高的結論。

「可惡!你太看不起我了吧!我以前在人類世界也是很有身價的!」聽到揭開的謎底,王子差點被他氣死。在高中時代,曾有女人想用一個月十萬塊的代價包養他,只是後來他嫌麻煩,沒答應罷了。

「嘖嘖,好漢不提當年勇。」武叡哲伸出一根修長食指朝他輕輕搖了搖,嚴重打擊他的自信心。其實照上次開高中同學會時,女同學們誤以為王子已過世而哭成一片的情況來看,王子的地位在她們心目中仍是無可動搖,所以,王子越沒自信越好,這樣他就不會輕易離開自己了……武叡哲癡癡地心想。

「你……過分!」生氣自己居然有點認同他說的話,王子就這麼一路氣呼呼地跟著他回到車子停放處,直到將添置的大小物品放妥於後車廂裡頭,他仍餘氣未消,不過,是氣沒用的自己居多。

幸好,宛如美食天堂的夜市,很容易轉移人的注意力。

據說怒氣很容易轉化成食慾?武叡哲今晚打算親自驗證這點。

 

啊啊!是棉花糖耶!我好久沒吃了……王子才剛對著路人手上的棉花糖偷偷流口水,武叡哲便動作利落地掏錢向路旁的攤販買了一支,像獻花一樣遞給他。

「喏,賠罪禮。」

「哼,這樣就想收買我,太便宜了吧……」嚐了點甜頭後,王子嘴巴嘀咕歸嘀咕,心情又像個孩子似的高興起來。

毫無心機的純真笑容簡直可以融化人心,令人巴不得將自己所有一切貢獻上去……武叡哲頭疼地心想,若是他再這麼笑下去,自己很有可能會考慮傾家蕩產買下整座夜市送他了。

「烤魷魚味道好香喔……」

「老闆麻煩來一條。」

「煎餃看起來很好吃耶……」

「老闆麻煩來一份。」

「魚兒看起來好可愛呦……」

「老闆麻煩來一隻……杓子。給你,去撈吧。」

「嗯嗯,看我的!」

結果,才蹲下來玩了幾秒鐘,紙網便飛快破了,王子一條魚兒也沒撈到,頓時苦下臉,大大嘆了口氣,好想撈個兩隻回家吃……啊不,是養。見狀,武叡哲立刻又遞上一根新的紙杓子給他。

「應該是角度問題,你拿杓子的角度最好和小魚呈平行狀態,然後一口氣撈起來,再試一次吧。」站在一旁的武叡哲沉聲教他撈魚方法。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王子點點頭,聽話照做,結果……還是撈不到半隻,又浪費一支紙杓。

「可能是方向問題,杓子應該反方向從小魚溜掉的路線撈起,動作要迅速確實……」

再度照做,可脆弱的紙杓仍舊禁不起王子這麼一撈,又破了。

面對他的屢戰屢敗,武叡哲也快沒輙了,苦思道:「手腕力道吧,應該是手腕力道的問題……」

王子懊惱地伸手扯了扯他的褲腳,不滿道:「別光顧著出一張嘴!你也來幫忙撈啊!」

「很抱歉,這次我應該幫不上忙……」武叡哲深感遺憾地坦白道:「不知道是不是這些魚天生就討厭我,我從小撈到大,也沒撈起半條過。」不過,實戰經驗差勁,紙上談兵倒是還行。

「你……比我還沒用耶……」沒想到這傢伙也有弱點啊!了解這點後,王子也沒辦法再對他見死不救的行徑生氣了。

「加油,今天就靠你幫我一雪前恥了。」見他居然對自己露出憐憫眼神,武叡哲強忍住笑,無比沉痛地表示。

「嗯嗯!看我的厲害!」王子豪氣十足地許下承諾,可惜似乎光有氣勢也沒用,到最後仍足足浪費了兩百塊在撈空氣上,魚兒一條也沒上勾,老闆看王子可憐,便免費送他兩條小魚當紀念品。

回程路上,王子喜孜孜地抓著裝有兩條小魚的水袋,彷彿是自己撈到的勝利品似的,捧在胸前四處向路人展示炫燿。

武叡哲陪在他身旁,臉龐幾乎克制不住笑容。

跟王子在一起,會很容易產生彷彿回到小時候的錯覺,那種沒有傷害、沒有心機、沒有鬥爭,一切都很純真美好的年代……

 

『小王子──』

 

正冥想著,忽地一聲水袋墜落地面爆破的悶響,將武叡哲驚醒過來。

「怎麼了?」往旁低頭一看,見兩尾紅色小魚在地面一灘水窪中猶作垂死掙扎,武叡哲實在不忍心,連忙捏起來放在手掌心上,左顧右盼看到路邊不遠處還有一家撈魚攤,他趕緊衝過去,向一頭霧水的老闆道聲歉後,將手心上大難不死的小魚扔了進去。

「班代!武叡哲!武叡哲──!」

才剛要回頭,便聽到王子站在路中央,雙手掩面,像瘋了似的拼命喊他,令不知發生何事的武叡哲心頭不由得一緊,慌忙回到他身邊。

「王子,你……」手指才剛碰觸到他的削瘦的肩膀,王子便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他,臉龐深埋在他的頸項處,渾身顫抖個不停,像是站在天寒地凍的冰雪之中,急需人體的溫暖。

「我不要走!我不要離開你身邊!」

撕心裂肺般的悲傷叫聲,彷彿被父母丟棄在深山的孩子般,淒厲得令人不忍卒聽。

「我沒有拋下你啊,你先冷靜下來。」武叡哲手足無措地輕拍他的背脊,忽覺頸邊一濕,腦袋霎時一片空白──他哭了?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快帶我離開這裡!快離開!求求你!快帶我走!求求你好不好!」王子仰起淚濕的臉龐看著他,臉色蒼白到極點,拼命哀求道。模樣又可憐又脆弱,讓人恨不得將他狠狠摟進懷裡守護一輩子。

察覺他顫抖得整個人幾乎都要散掉了,武叡哲既心疼又困惑地安撫道:「好,我們回去,現在就回去。」

王子焦慮地巡視四周,緊抓著武叡哲的手臂,手指幾乎要陷進他的肉裡卻不自知,毫無血色的唇瓣不住輕顫。

「被發現了……怎麼辦……」

「什麼?」武叡哲皺起眉頭,疑惑到極點。

「要快點回去……」

「王子?」

「我不想離開你……我不想……」王子臉色蒼白,六神無主地喃喃自語著。

「不會的,我們不會分開。」

武叡哲拼命安撫,警戒地環顧四周,卻無法從路人一張張疑惑的臉龐上看出什麼異樣來,最後武叡哲索性將他一把抱了起來,往車子方向跑去。

沒什麼好怕的,有什麼天大難題,自己都會一肩擔起幫你解決!武叡哲在內心暗暗許下承諾。

 

****

 

一路飛車回家後,王子幾乎是被武叡哲用公主抱式的姿勢帶回屋內,然而無論他如何撫慰,王子仍是渾身顫抖個不停,雙手緊緊纏住武叡哲的手臂不放。

「他們來了……怎麼辦……」

「發生什麼事了?『他們』是指誰?」

「一定是來帶走我的!怎麼辦……我不想離開你……」

「王子,你冷靜一點。」

 

「小王子殿下……」

 

一道沉穩的呼喚聲,忽然劃破室內緊張的氣氛。

「是誰?」武叡哲一驚,猛地回過頭。這一看過去,一對眼珠子差點從眼眶中瞪出來。

只見兩隻一黑一白、身形如豹般碩大的貓憑空出現在客廳內。

「小王子殿下,二星侍衛烈、焰在此向您請安。」這一對黑白大貓異口同聲道,並且學人類直立起身,背脊微躬,右手斜橫在胸前,頗具侍衛架勢,看得武叡哲一愣一愣的,半晌發不出聲音來。

雖然知道王子並不是人類,而是身為九尾靈貓一族,但是親眼見到貓型動物直立起身又開口發出人音,那種衝擊及震撼感還是無與倫比的。

 

****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