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想怎樣?」梵天一陣心煩意亂,連表面上的禮貌都懶得維持了。御天類似的手段不知動用過幾回了,每回一來,必弄得這裡雞犬不寧,甚至對自己身邊的人隨意抽打辱罵,梵天阻擋過幾回,卻總壓不滅對方高張的氣焰。其中一個主要關鍵還是御天高貴無比的身分,再加上他身邊的人也一個個都是皇親國戚或者開國功臣之後,有哪個不長眼的下人敢上前幫忙擋駕?梵天也不忍心派底下人去送死,於是,一個人孤軍奮戰的下場就是受盡委屈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了。

直接把主控權扔回來?嘖嘖,真是連一點挑戰的價值都沒有啊……徐耀宗微微搖首,手中摺扇「唰!」地一聲打開,慢悠悠地道:「既然太子殿下不想聽我廢話,那我便直說了,聽說您最近招攬了一名身手不錯的高人,御天殿下聽了頗有興趣,便想過來和您打一個賭。」

戰無絕一手捏爆一根粗大木樁的消息不止傳遍梵天的勢力範圍內,也迅速鑽入各個皇子的耳中。沒辦法,誰叫他是父皇「暫時」屬意的皇太子呢?只要出現一點稍大的動靜,都能牽動其他皇子們敏感的神經。

雖然御天認為梵天已不過是一名苟延殘喘的落水狗,但他還是要來敲打一下,不只如此,更要尋找機會將之狠狠打死,最好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打賭?」

「不錯,御天殿下最近碰巧也招攬到一對身手不錯的雙生兄弟,對兩者之間的武力誰高誰低頗有興趣,便想來和太子殿下打一個賭,我們各派出一人對戰,誰輸了,便要易主臣服……」徐耀宗話語一頓,不待吃了一驚的梵天回覆,隨即轉向一旁始終不發一語的戰無絕道:「想必你便是太子殿下新招來的……」

梵天眉頭一皺,搶步出來擋在戰無絕的身前,厲聲打斷徐耀宗的話道:「本宮拒絕!他是本宮的屬下,不是讓人用來打賭的工具!」

「這……」依徐耀宗的身分,自然不可能強逼一名皇太子低頭,不禁遲疑地望向身後的御天。

一見梵天如此寶貝呵護的模樣,御天對此人更加渴望了,頓時朝徐耀宗一使眼色。

徐耀宗搖了搖扇子,眼眸一轉便輕笑道:「呵呵,太子殿下可不要誤會了,您特地招來一名高手,想必是為了兩日後的狩獵大典在做準備吧?但您就這麼放心自己招來的人靠得住嗎?御天殿下也是一番好意,帶人來幫太子殿下試試那人的身手,若是漂亮地贏了這一局,太子殿下不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

「這麼說來,你倒是在為本宮著想了?」梵天一臉譏諷地看著他。

「呵呵,正是。試一試也無妨吧?勝負還未可知呢。」徐耀宗厚著臉皮步步進逼道。

梵天恨得暗暗咬牙。沒錯,贏了的話,本宮確實高枕無憂了,但若輸了呢?戰無絕一被御天的陣營招攬過去,自己手邊還有什麼人拿得出手?可是……梵天神情複雜地偏頭看向戰無絕,其實他心底很清楚,今日不管自己如何嚴詞拒絕,御天這幫人都不會收手的。

「喂!你的意思呢?太子殿下推三阻四的,是不是看不起你的身手啊?是個男人就出個聲,自動認輸我們也不會笑你!」

一名臉孔粗獷的人突然出聲道。看似粗魯無文的發言,卻是暗含激將法。這名和徐耀宗一搭一唱的人,乃另一名開國功臣穆長天的後代子孫穆克敵,在家中排行第四,有著深厚的軍方背景,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和徐耀宗一文一武並列御天的左右臂膀。

在所有皇位競爭者當中,御天的實力無疑是最堅強的一個。雖然跟隨他的都只是一些在家中年紀排行靠後的世家子弟,但能結交到這些人也不簡單。皇子們不能隨意結交朝內的重臣權貴,但和那些大臣的兒子、孫子往來卻不犯忌諱,畢竟這些都是未來繼承皇位後的基礎班底。若非梵天佔著嫡長子這個身份,以實力、勢力、魅力這三點來論,今天「太子」這個位置絕對輪不到他來坐。

「殿下,」被點名的戰無絕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只偏頭朝滿臉不安的梵天露出一抹無懈可擊的俊美笑容,輕聲道:「您相信我嗎?」

 

您相信我嗎?

 

梵天心頭猛地一顫,不知怎地似乎歷經過似曾相識的場景,眼神逐漸迷濛,夢囈般道:

「是的,我相信你,你一定會為我擊敗敵軍、凱旋歸來!」

敵軍?貌似我們只會派出一個人應戰啊?聞言,御天和同伴們面面相覷,百思不得其解。莫非梵天被他們刺激過頭,氣傻了?

殊不知,現場真正被刺激過頭的人其實是戰無絕。聽見梵天夢囈般的話語,饒是自制力驚人的戰無絕仍駭得差點跳起來。若非強行壓抑住,他恐怕已喜不自禁地仰天大笑、或是狀若癲狂地淚流滿面。

不會錯的!梵天就是清河,清河就是梵天。而離清河真正歸來的日子,絕對不會太遠!

「……是。」戰無絕壓抑住渾身的激動,彎下腰輕輕擲起梵天修長優美的右手,往自己的額頭碰了碰。

這是傳承已久的古禮,代表對一個人無限謙卑地臣服、遵從、聽令……若是此戰不慎輸了,戰無絕鐵定會選擇當眾自殺,而不是依照約定投向敵對陣營。

見狀,御天不知為何心底不太舒服,忍不住冷哼一聲,沉聲喝道:

「擊敗他!」

「是!」

一對遠遠站在眾人身後,始終面無表情、不動聲色,彷彿局外人的雙生兄弟走了出來。兩人年約二十歲上下,頭剃俐落短髮、眼神清明,手邊皆持著一根木製長棍。

「吾名戰無絕。」戰無絕眼神平靜地看著兩人,率先自報姓名。

雙生兄弟對視一眼,站在左邊的男子率先站了出來,朝戰無絕拱了拱手。

「在下長風,請您賜教。」

「你不是我一合之敵,不如兩人一起上吧!」戰無絕搖首,撩起衣襬繫在腰帶上,豪情萬丈地道。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