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不許動!違者殺無赦!」

「刺客在那裡!上啊!快抓住他!」

大部分人作夢也想不到會有人敢公然行刺,現場像是炸開了鍋般,陷入極度的混亂之中。

刺客射出驚天一箭後,並沒有立即逃走,反而靜靜佇立在原地,面露嘲諷,反倒是原本擠在他身旁的眾人,瞬間避之唯恐不及地遠離那人幾十步遠,深怕被人當成是他的同夥。

不愧是人皇座下最倚賴的禁軍親衛,在一片混亂之中,已第一時間組織起來,將此人團團圍了起來。

「你是何人?」禁軍統領踏前一步,渾身狂冒冷汗地大喝道,內心對此人深惡痛絕。幸虧中箭的人不是當今聖上,亦不是其他皇親國戚,否則他脖子上這顆腦袋恐怕當場就保不住了。

刺客看上去年約四十初頭,貌不驚人,令人委實難以想像他會犯下如此驚天大事。

「哈哈!」面對質問,刺客只是不屑地冷笑幾聲。

禁軍統領濃眉倒豎,下令道:「先抓住他,再嚴刑逼供!」

「哼!你們休想逼我說出什麼!」刺客突然一把褪去上半身的衣物,露出纏繞半身、類似火焰的圖騰,並大吼一聲:「蠻荒長存、永垂不朽──!」後,便舉起手中的短刀往脖子一抹,自盡了。

見狀,現場自然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啊!居然是蠻荒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啊啊……蠻荒又要入侵中土了嗎?」

「查!一查到底!誰曾跟這人交流過的全都要老實交代!」

剛發覺情況不對勁,人皇已被距離最近的眾皇子及兩名親王護衛在身後,緊接著源源不絕地出現的禁軍,一層又一層地將這些重要人物包圍起來,嚴密到連一隻蚊子都飛不進來的程度。

「蠻荒……」人皇雙手握膝端坐,一臉嚴肅地微瞇起雙眸,以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喃喃自語道:「太碰巧了,真的……是蠻荒的人?」

「若真是蠻荒之人,究竟是如何潛伏到中土境內的?」一旁的哲王附和般喃喃自語道。

不知在戰無絕的懷中待了多久,梵天已失去對時間的感覺,除了專注地撐住對方傾頹的虛弱身子以外,腦袋完全無法運轉,連父皇的安危與否一時都沒留意,直到一名親衛悄然走上前,在他耳邊低語,梵天才猛地回過神來。

「太子殿下,放開此人吧……看樣子是一箭穿心,此人已經沒救了。」那名親衛瞄了戰無絕背脊上的傷口一眼,頓時猛打了個哆嗦,不解此人為何還能站著。

沒救了?梵天驚愕地瞪大眼,抬眸看向上方仍維持著護著自己姿態的戰無絕,見他臉色蒼白至極卻仍朝自己露出一抹安撫笑容,不禁心痛如絞。

才剛獲得一名完全忠誠於自己、且證實可以為自己捨棄生命的強大屬下,就要這樣白白失去了嗎?

「不──!」梵天怒吼一聲,抱緊身側的戰無絕,生怕他就這樣離自己遠去了。「你胡說!他不會死的!快叫御醫來!」

「殿下,此人真的不行了……」那名親衛擔心那名刺客或許還有同夥,太子殿下繼續待在此處實在太過醒目,連忙朝一旁的同伴使個眼色,示意他們幫忙將兩人分開,並扶殿下離去。

「慢著!」不遠處的人皇自然也有留意到梵天這邊的情況,畢竟他是此次遭受襲擊的主角,見狀,陡然站了起來,臉色鐵青地大喝道:「快傳御醫過來想辦法救活他!他若死了!本皇就要所有相關的人陪葬!」

「……諾!」

所有人都愣住了,發呆了幾秒後才醒悟過來,連忙依言行事。

擋在人皇身前的兩名親王不由得互看一眼,心想這名奪下首日三冠王稱號的青年還真是頗得人皇的青睞呀,可惜……一個不錯的人才,卻極有可能就這樣廢了,也算是他運氣不好。

御天用力憋住了,才沒失聲笑出來,今天的情況真是峰迴路轉,想必那把「戰王弓」過不久又會被收回來了吧?擎天見梵天流露出一臉悲悽,不禁有些不屑,在他想來,一名屬下死了就死了,何需如此在意。雲天默然不語,注視著遠處蠻荒刺客橫躺在地的屍體,若有所思。

「殿下……」早在人皇下命令前,幾名隨行的御醫已經收到通知並飛快趕來了,一到現場得知人皇居然下了死令,頓持渾身冒冷汗,連忙上前朝梵天勸說道:「這樣站著不是辦法,讓我們先扶傷患回去營帳內躺下吧?」

「可是……」察覺戰無絕的體溫越來越冰冷,梵天的內心充滿恐懼,深怕自己一放手,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殿下,屬下沒事……放心吧。」戰無絕自然明白梵天的憂慮,嗓音嘶啞地安撫了一句後輕輕推開他,在御醫的安排下,倒下來側躺在臨時弄好的簡易擔架上,讓他們七手八腳地抬了下去。

徒留梵天茫然若失地呆立現場良久、良久。

 

****

 

「好了,不相干的人都先出去吧,沒有我們的吩咐,誰都不准進來干擾。」

待戰無絕被人小心翼翼地抬入營帳內,並安置在一塊軟墊上後,三名御醫連忙驅趕其他人離開,其中除了一名年約三十歲左右的年輕御醫盡職地伸手幫戰無絕搭脈查探情況以外,另外兩名老態龍鍾的御醫卻是動也不動,只是憂愁滿面地對望。

以他們的老經驗來看,又豈會不知此箭早將此名青年當胸對穿,且位置又恰好在心臟處,必死無疑了,此時還能留著一口氣在已是天大奇蹟,待深入肉中的箭頭一拔出來,恐怕就死得不能再死了……這樣的傷患,該怎麼救?偏偏人皇又下了死令,一個處理不當,恐怕就是人頭落地的下場哪……

「啊!」那名幫戰無絕搭脈的年輕御醫,突然驚叫一聲,滿臉不解地往後跌坐在地上。

聞聲,另兩名御醫狐疑地望向他,開口道:

「白鑫,就算人死了,也不必這麼慌張吧?」

「唉,終於死了嗎?」

「沒…沒……」

「沒什麼?說清楚點!」

「沒、沒事!此人脈象悠長穩定,比尋常人還強壯,一點事情都沒有!大大違背常理啊!」

「怎麼可能!」兩人同時大驚,連忙朝戰無絕撲去。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