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在氣氛變得愈來愈微妙之際,梵天終於忍不住乾咳一聲,轉移話題道:

「對了,方才晉見父皇的時候,父皇突然讓我們傳看一本奏摺,裡頭提到戰王一族最近……」

知曉事關重大,梵天也不隱瞞,將父皇的意思及當時在場眾人的意見向戰無絕照實地說明白了。

皇族之間的談話基本上是不能傳於外耳的,梵天對他如此坦承,足以證明他對戰無絕的信賴已達到很深的程度。

「蠻荒不能入侵中土的百年之約確實已經到期,但,蠻荒那方尚未出現重新征戰的徵兆,戰王一族卻已經積極備戰……還是在連年旱災的糟糕情況下?」戰無絕喃喃自語著,將這些消息瞬間消化完畢後,他還是無法理解自己的子孫們腦子裡頭在想些什麼。

「哈,十二皇叔還打探到一個小道消息,據說戰王一族意欲發動戰爭的理由,是因為失蹤多年的二公子戰無玦落入蠻荒人的手中,但是,你不就正在我的身邊嗎?」梵天笑睨他一眼,自信滿滿地接著道:「本宮強烈懷疑,戰王一族的大公子戰無缺將你秘密關押到天牢後,擔心東窗事發,所以才編造出這麼一個天大謊言,如今積極備戰,有可能是為了加強自己對戰王一族的統治力及威信,以防止你日後回去奪權,其心可誅!本宮甚至覺得,突然出現的蠻荒刺客,有可能就是戰王一族派來的,為的就是掀起中土皇室的恐慌!進而答應他們討要軍糧及擴軍的要求。」

「咳……殿下說的不無道理。」戰無絕有些心虛地附和道。若非知道自己哪裡是什麼戰王一族的二公子戰無玦,恐怕也會覺得梵天的判斷有幾分道理吧。細想梵天口中的小道消息,一抹不妙預感驀地浮現戰無絕的心頭。自己的一個嫡親子孫,或許真的落入蠻荒之族的手中了……

對於戰王一族上下幾乎不分彼此異常團結的向心力,有嚴重階級制度的中土之人或許難以理解吧,但,這就是歷經幾個朝代開創又覆滅,卻仍在北方屹立不搖千百多年的戰王一族的生存之道。一名族人、哪怕不是嫡親血脈一但不慎落入蠻荒人之手,戰王一族都會想盡辦法將之營救回來,更不用說如今落難的人是二公子戰無玦了。

至於蠻荒刺客的出現,若確實並非戰王一族指使的話,裡頭恐怕隱含一個巨大的陰謀。

梵天神色複雜地看了他一眼,有些內疚地道:「本宮或許該跟你說聲抱歉,在尚未徵求你的同意之下,便向父皇請命,逼得你不得不回去再度面對兄長,及重新陷入凶險的境地。」

若是忠誠於自己的戰無絕在自己的幫助之下能順利奪權,甚至只有奪回來一小部分也好,自己的羽翼就能瞬間壯大,震懾底下的皇弟們了……戰無絕確實很不錯,心智卓絕又武功高強,但,個人的力量仍遠遠比不上一個龐大家族的支持,在戰無絕多次有意無意的蠱惑之下,梵天終於下定決心。不過,也不能怪他選擇利益較大的那方,哪怕他原先的本性有多麼善良純真,在性命飽受威脅之下,一絲心機及殘酷也早被催生出來了。

「不,這本來就是屬下的主張,殿下能下定決心,屬下倒覺得十分欣慰……」戰無絕搖首,內心一時有百般滋味縱橫交錯,沉聲道:「況且,成皇之路的底下,本就是一片枯骨。」

若清河當年不是貴為太子殿下的話,是否能長命百歲呢?

戰無絕是有感而發,梵天卻誤會他的意思了,情急之下握住他的手,真誠地道:「不!本宮在此對天發誓,只要本宮日後能順利登基,絕對不會恩將仇報,更保你成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基業。」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嗎?好大的誘惑呀,但,眼前的人兒又怎能理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呢?戰無絕頓時感覺有些索然無味。他最想要的,便是梵天恢復前世的記憶,重新回想起他和自己之間曾經有多麼的相愛,不過,這一切又談何容易?

「你不信嗎?」見他神情落寞、低頭不語,梵天的心頭情不自禁地揪緊了一下。

「不是……此事可否日後詳談?屬下有些累了……」

梵天這才驚醒過來自己正面對一名傷重之人,不禁暗暗責怪自己太過粗心。

「嗯,不打擾你的休息了,你先安睡在此,待換藥的時間一到,本宮會再喚御醫過來協助。」

隨手拉來一條薄薄的毯子蓋在戰無絕身上後,梵天柔聲絮叨了幾句,便乾脆地轉身走了出去,顯然是不願再打擾他的安歇。

梵天一走出去後,戰無絕一雙原本有些黯然無神的眸子乍然爆發出精光,腦筋高速運轉起來。戰王一族畢竟是他的根基所在,如今即將發生大事,他又怎會不放在心上?

雖然從梵天口中得知的線索不多,卻也已經足夠,身為戰王一族曾經的最高執掌者,戰無絕並不同意戰王一族在條件不足的惡劣情況下,向蠻荒全面發動戰爭。

中土之人過的安逸生活實在太久了,突然要他們繃緊神經提供後盾及支援,鐵定不會太理想,加上這次突然出現的蠻荒刺客更是一大疑點,戰王一族正愁沒有開戰的理由,那名刺客就自動送上門來了,還唯恐眾人不知他來自蠻荒,這絕對是一樁陰謀!即使明知是陷阱,戰王一族仍會閉著眼睛吞下去。

而中土皇室更是無法拒絕,千百年來對蠻荒的恐懼已經深入骨髓,如今出現一點徵兆,哪怕是假,也要想辦法先消除隱患。

戰王一族天性光明磊落不屑做這種卑鄙行為,這次的事件,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誰的受益最大?是不甘繼續安逸下去的軍方?亦或是期待中土爆發戰亂、而無力顧及後方的南方三國?

「難不成南方三國已悄然聯合,需要時間壯大?若我的猜測是真,南方恐怕出了一名了不得的梟雄……」戰無絕有些憂心地喃喃自語著。

在前世,當戰無絕某次在北方領兵作戰時,南方就曾爆發過一次叛亂行動,差點令戰無絕的千里奔襲計畫功敗垂成,這次,他又嗅聞到了同樣的不妙預感。

看來即使有自己的幫助,梵天在成就皇圖霸業的途中仍佈滿除之不盡的荊棘……戰無絕微微握緊拳頭,將堅定的目光落到了遙遠的北方。

在那裡,有他的家鄉、族人、資源、情報及一切,任誰…都無法阻止自己重新拿回來!前世,因為一場意外而雄心頓滅,導致許多人傷心失望,這一世,戰無絕發誓自己絕不會再重蹈覆轍!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